第五百九十六章 安营扎寨-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九十六章 安营扎寨

    “咱们得制定计划,每日赶路必须有计划,不可盲目,以防错过住宿,最主要的是不能错过宿头,还碰到山贼野寇,否则不只是耽误咱们的行程,而且还会危害咱们的安全。不过,这些都得建立在找到一位老行尊的基础之,才能实施!”明中信望着二人缓缓道。

    李兵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佩服,毕竟,这些他还真的未曾考虑过。

    “嗯!有见地!”王守仁听着,也是一脸的认同,“也就是说,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一位通熟道路的老行尊!”

    “此为明某的浅见,还请钦差大人明断!”明中信松了口气,终于糊弄过去了。

    “明师爷,你还有什么建议”王守仁望着明中信眼中亮光闪现。

    明中信看了一眼王守仁,看来,想要糊弄王守仁只怕不行啊!看来,得拿出一些干货了。

    “回禀大人,我想,咱们两拨人马分开的话,只怕联络会有些问题,故此,得商定一些暗号暗计,以确保两支队伍互相知晓,而且前头部队出问题的话,后面队伍还可以予以救援,不会令得两支队伍失去联络,身陷险境!”

    这下,李兵的眼神变了,这可是军中的一些行军要领,这明中信从何得知不由得惊讶地望着明中信。、

    相反,王守仁却没有露出太过惊讶之情,毕竟,他知晓,明中信之前已经培养出了十八位武进士,如果说他对行军没有什么造诣,那可就是大笑话了!而且,这些问题,王守仁之前几日已经与两位将军商议过了,不过,他们是探讨的如果队伍失散之后的联络方法,而非兵分两路。

    这兵分两路之策,也是王守仁经过详细斟酌之后的主意。

    “还有吗”王守仁继续道。

    明中信看看王守仁,心中明了,只怕这位钦差大人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了!

    “还有,那些暗号标计可得区别于军中所计,否则,如果有军队识得,只怕会引来不必要的纠缠!”明中信提醒道。

    这下,王守仁也陷入了沉思,明中信说得是啊!毕竟,他们定的暗号标计脱胎于军中暗号,会被有心人识破的。

    王守仁与李兵对视一眼,眉头一皱,如果现在再改,只怕会耽误时间啊!毕竟,军中自有一套标识,如果贸然更改,只怕不妥啊!

    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本小册子,递给李兵,“李将军,时间紧迫,也没时间再行商议,这本小册子中就是我总结的一些暗号标计,咱们两支队伍先行按照你们先行制定的暗计行事,如果我们这支队伍有事,会紧急启用这小册子中的暗计。”

    王守仁与李兵对视一眼,眼中透出一丝惊异,这明中信居然是有备而来?如果依照他的做法,这样的话,两支队伍就都有时间学习这些暗号标计,而且还不耽误事,待得两支队伍学会这些暗号标计之后,正好投入使用,真真是两全齐美啊!

    李兵望向明中信的目光中有一丝探寻,随后望向王守仁,毕竟,是否用这套暗号标计,得经过王守仁这位第一长官同意才能实行啊!

    “好,就依明师爷所说!”王守仁斩钉截铁同意道。

    李兵见王守仁同意,接过小册子,小心翼翼地收好。

    王守仁深深看了明中信一眼,不再逼问,缓缓将目光投向了吴起。

    却只见,此时的吴起,早已经从队伍中挑选出了人马,静候王守仁的命令。

    “行了,咱们先起程!”王守仁一拨马,冲李兵吩咐道,“李将军,大队人马就拜托你了!”

    “末将遵命!”李兵躬身应是。

    王守仁冲李兵点点头,不再说什么,拨马而走。

    明中信冲赵明兴等人使个眼色,拨马而去。

    王守仁领着一队人马直奔前路。

    然而,随着队伍前行,明中信感觉有一丝不对,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细想之下居然想不出来,神识笼罩于队伍前后,居然也未曾发现有人跟踪,这是怎么回事?

    明中信一肚子的疑惑,但又不能向人说,差点憋坏。

    赵明兴等人见明中信一脸疑惑,也不敢提出疑问,只是埋头赶路。

    就这样,晓行夜宿,王守仁依据地图,循路而行,这一日,来到了保定府城外。

    王守仁让吴起去城中寻找行脚的老行尊,大队人马在城外远远地驻扎。

    明中信欲言又止,毕竟,人家王守仁是一把手,自是以他的吩咐为主,别人不得异议。

    自己的意见只能等人家出言询问才能建言啊!谁让自己现在还与他不熟!

    赵明兴等人自是以他为马首是瞻,埋头不语,下马为其准备帐篷。

    王守仁不理众人,催马寻找一个高处,静立观看地势。

    明中信看看王守仁,犹豫一下,催马跟了去。

    王守仁听到蹄声,回头看看明中信,不再言语,只是静静打量着地势。

    明中信静立于侧,不言不语。

    “明师爷,你还准备了什么?”突然,王守仁头也不回地问道。

    明中信看看王守仁,回道,“大人,就是一些小玩意,不值一提!”

    “是吗?”王守仁头也不回地问了一声,不再言语。

    明中信有些讪然,毕竟,这话可真是亏心啊!明显就是假话,而且,人家王守仁绝对心下明了,只不过是没揭穿而已。

    二人静静立于当地,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不言不语。

    “大人,帐篷已经准备妥当,还请大人回去歇息!”钦差亲兵前回道。

    王守仁点点头,催马回转军营。

    明中信跟随而回。

    王守仁也未理会于他,只是进了自己的大帐自去歇息。

    明中信摸摸鼻梁,无趣地回转自己的帐篷。

    “教习,我见过那个钦差!”赵明兴看看左右,望着不远处的钦差大帐,低声道。

    “是吗?”明中信有些惊讶,这是赵明兴第二次向他说了,之前是时间紧迫,之后是只顾赶路,忘记了询问,此时见赵明兴又提,自是好奇不已。

    “进去说!”明中信低头进了帐篷。

    赵明兴紧随其后,学员们自动立于明中信帐篷左右,负责警戒。

    明中信坐定,望着赵明兴,“行了,说吧!你究竟在何处见过王大人”

    “教习,钦差王大人,就是那日在武举考场中帮助过我的考场官员!”赵明兴凑前道。

    “什么?你确定?”明中信瞬间瞪大了双眼,他做梦也未想到,这位王大人与自己居然还有些渊源!

    “本来,我还不确定,但这一路之,通过我细细观察之后,现在极其肯定,这位就是当日那位考场官员!”赵明兴望着明中信,目光炯炯道,“当日,我被那两位差役专心打扰搅和,心浮气躁,故而,注意力异常集中,想要深切记住那两位差役,故而,那位考场官员过来驱赶走他们之时,我真切地记住了他的样貌,只不过,今日这位钦差大人身着便服,一时未敢相认。但现在,我敢肯定,就是他!”

    “是吗?”明中信心下打鼓,这位王大人居然还帮过明家,那自己对他的态度应该如何呢?

    本来,他已经打定主意,咬定青山不放松,咬定牙关不吐口,这位钦差只要不问自己绝不出一计,而且每一计都会有所保留,自己只需低调行事,一路之,装聋作哑,只要平安将云南宜良的地震事宜办好,平安归来即可!

    但现在居然发现,人家之前对明家有恩,那之前自己的小算盘就不能作数了,但今后的方针要如何,还有待于自己重新制定!真是头痛啊!

    “教习,咱们无论如何得感谢钦差王大人啊!”赵明兴在旁敲边鼓道。

    “嗯!我自有盘算!你先不要相认!待我观察些时日再说!”明中信嘱咐道。

    “是!”赵明兴低头应是。

    “对了,你对军士们的行营扎寨有何心得?”明中信转移话题道。

    “不瞒教习,本来,咱们有些自大,以为经过教习传授军营之事,就算比不军营中人,也不会太差,没想到,这些时日,见到这些军士的行营扎寨居然有那么多花样,兄弟们有些自惭啊!这些军士真心不可小觑啊!”一提这行营扎寨,赵明兴两眼泛光,赞叹道。

    “是吗?被打击到了?”明中信笑道。

    赵明兴讪笑道,“不错,确实挺受打击的!”

    “你们也不用妄自菲薄,据我观察,只怕这次钦差王大人带出来的这支队伍可能是边防精锐!”明中信拍拍赵明兴肩膀安慰道。

    “真的?”赵明兴一阵惊愕,抬头望向明中信。

    “你家教习什么时候骗过你们了?”明中信一瞪眼,反问道。

    “那倒没有!”赵明兴心下一惊,连忙讪笑道。

    “哼!我就让你口服心服!你没见到吗!这一路之,那些军士坐起立行,自有一番章法,而且你没看到吧?他们的身体自始自终都保持在一种作战状态之中,双眼不时警惕地望向周围,随时保持着调试的警惕,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而且,经过这番急行军之后,他们的神情居然毫无疲态,而且,在安营扎寨之时,还精力充沛,他们在行营扎寨之时,自有一番法度,不经过人吩咐指点,就自司其职,井然有序地进行安排,这根本就是经历过血战之后的精锐之师,才能有的行径啊!”

    赵明兴细细思考一番之后,惊讶地望着明中信,明教习所说居然与学员们告诉他的一模一样,而且还更加详细全面。这是怎么回事?

    他跟在明中信身边,一心只是注意着保护教习,将教习的安危放在了第一位,根本就没有心思去顾及别的,这些他都是从别的学员口中得知,而在他的观察之下,明教习根本就未曾回头,只是紧紧跟在钦差王大人身后,一刻也未曾离开,怎会对一路之的事情了如只掌呢?

    但他想想之前明教习的诸般灵异之事,也就为之释然了!在他眼中,明教习有什么奇怪的行径都不奇怪!明教习是无所不能的嘛!

    赵明兴收起惊愕之色,“教习,您是说,这支队伍乃是边防精锐?”

    “不错!咱们那位陛下对这位钦差大人还真是心啊!居然派出了如此精锐随他南下,不可思议啊!”明中信口中饱含深意道。

    “教习,您是说,这些精锐是圣派遣的?”赵明兴惊讶地望着明中信道。

    “嗯,不错!如果不是陛下下旨,只怕就算是兵部,也不会派如此精锐随钦差南下吧!毕竟,现如今,北方吃紧,精锐之师本应派往最艰苦之地,但现在居然被派到咱们身边,这就有些不对了!”明中信缓缓点头。

    “这位钦差王大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被陛下如此重视?”赵明兴探寻的目光投向明中信。

    明中信微微一笑,“据我所知,咱们这位钦差王大人根本就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后台,他的父亲也仅仅是礼部右侍郎,前朝状元而已!”

    “原来如此!”赵明兴点点头,随即眉头一皱,“那陛下为何如此兴师动众呢?难道,是为的,教习?”

    说到此,赵明兴一脸惊讶地望向明中信。

    “不能如此说!只不过是诸般机缘巧合罢了!”明中信摇头道。

    赵明兴望着明中信,欲言又止。

    “怎么,你有什么想法?”明中信自是注意到了他的神色,开口问道。

    “难道,陛下也知晓有人要对付教习,故此派了人来保护于您?”

    明中信为之失笑,“唉,傻孩子,我有什么重要的,陛下还派人保护我?我想,陛下只是担心破坏了云南赈灾之事,故此派人前来保护钦差大人,咱们也只是沾了一点光而已!”

    赵明兴就待反驳,明中信一举手,“好了,不用瞎猜了,你家教习没你们想得那么重要!否则,陛下就不会派我前去云南辅助钦差赈灾了!对了,让学员们认真观察,好好学习,能学到多少是多少!此番出来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切不可浪费了!”

    “是!教习!”赵明兴低头应道。

    却在此时,外面传来一阵吵杂之声。

    二人对视一眼,又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