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有人下绊-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九十七章 有人下绊

    明中信站起身形走出帐篷。

    赵明兴紧随其后。

    却只见王守仁的钦差大帐前,吴起灰头土脸,肋下夹着一位老者,从马上飞身而下,直奔大帐之中。

    明中信眉头一皱,叹了口气,“哎,真是粗鲁啊!”

    “教习,这是怎么回事?”赵明兴疑惑地看看明中信。

    明中信展眉而笑,口中说道,“有好戏了!”

    好戏?赵明兴有些不解地看看明中信,希望得到解惑。

    然而,明中信却是一脸神秘地笑意,并不答话,起步向钦差大帐走去。

    赵明兴紧紧跟随着他,帐篷外的学员们待要跟随,却见赵明兴使个眼色,停下了脚步,目送二人离去。

    就在此时,从学员们的身后,鬼鬼崇崇出现一个人头,偷偷摸摸看了一眼明中信的背影。

    明中信瞬间回头,这个人头迅速躲了起来。

    而回头的明中信看看大家,没发现什么,回身继续。

    而一旁的赵明兴却是神情紧张地看着明中信,再看看学员们,见明中信回身,偷偷出了口气。

    “怎么?有什么事吗?”明中信的声音响起。

    “啊!”赵明兴面色一紧,随即恢复平静,一脸的不知情,“没什么啊!”

    古古怪怪!明中信看看故作镇定的赵明兴,显然,这小子有事,现在自己要去看热闹,就先行放过你小子了,呆会儿再说!

    明中信迈步进了大帐。

    却只见王守仁面沉似水地坐于桌案之后,望着前面瑟瑟缩缩的老者。

    “回禀大人,行脚带到!”吴起躬身向王守仁奏报道。

    “小人小人见过大人!”老者匍匐于地,颤颤巍巍回道。

    王守仁不理会老者,望着吴起,沉声道,“你是如何请的这位老者?”

    吴起一惊,抬头看看王守仁,眼睛瞟了老者一眼,笑道,“当然是去行会请的,这位老人家可是行脚几十年,对大江南北的路途熟悉无比,正合用!”

    “啪!”惊堂木声响起,大家吓了一跳,纷纷望向王守仁。

    而吴起更是惊得吓了一跳,而那位老者却是一阵哭叫,“大人恕罪,大人恕罪,小人愿意,小人愿意!”

    赵明兴一阵惊异,望向老者,却见那老者吓得嗑个没完!

    心下讶异,抬头望向吴起。

    吴起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狠狠瞅了老者一眼,看向王守仁。

    此时,王守仁离桌而起,转过来,来到了老者面前。

    “老人家,快快请起,快快请起1”王守仁弯腰,扶住老者。

    “小老儿不敢,小老儿不敢!”老者却是固执地磕个没完。

    “老人家,本官在此向您致歉,这位将军乃是粗人,还请不要见怪!他有什么做得不对的,还望您多多海涵!”王守仁和颜悦色道。

    “小老儿不敢!”老者显然被吓得不轻,只是磕头,除了这五个字,什么都不会说了!

    王守仁转头恶狠狠瞪了吴起一眼,显然,这老者是被他吓坏了,也不知晓这吴起用了什么恐吓手段!

    吴起连忙讪笑着上前,“老人家,我家大人让你起来,你就起来吧!”

    老者一见吴起过来,吓得一跃而起,向王守仁身后躲去。

    显然,在他眼中,吴起比这位大人还要可怕啊!

    吴起摸摸鼻子,冲王守仁谄笑道,“大人,这位老人家可能是没骑过马,吓着了吧!”

    “是吗?”王守仁冷哼一声,转头望向老者,解释道,“老人家,我们此次请您来,是想请您为我们指条前往云南的捷径。”

    “小老儿知晓!小老儿知晓!”老者看看吴起,依旧瑟缩着道。

    “不知您能够带我们去吗?如果您不方便,可以标注一下,我们自去!”王守仁满面和气道。

    老者此时也看出来了,这位大人显然比那吴起官大,而且更加和气,慢慢定定心神,看着王守仁。

    王守仁一脸期待地望着老者。

    老者目光诚恳地向王守仁道,“不瞒大人,去云南的捷径,到是有,但是,要想标注,只怕很难,毕竟,此去路途遥远,有很多的小径,根本无法标注,只能有人带着前去,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迷路,到时可就误事了!”

    “那你就带我们去就好了!”吴起插言道。

    老者一听,吓了一跳,惊恐地望着吴起。

    “嗯!”王守仁重重一哼。

    吴起吓了一跳,满脸堆满了笑容,“当然,老人家的心思也是很重要的!”

    未曾想,满面堆笑的吴起更加吓人,老者一见之下,一个趔趄,差点向后倒下。

    王守仁连忙扶住,转头冲吴起道,“吴将军,你还是下去吧!”

    吴起看看惊恐的老者,无奈地摇摇头,冲王守仁行礼后,转身而出。

    “老人家,坐!咱们坐下说!”王守仁冲老者笑笑。

    老者冲账外看看,见吴起确实出去了,深深出了口气,缓缓坐于一旁的铺团之上。

    明中信到旁边,为其倒了杯水,放于老者面前,“老人家,喝杯水,定定神!压压惊!”

    王守仁白了明中信一眼,这位明师爷,这明显是冲自己说的!不过,还是有点眼色的。

    王守仁也不看明中信,坐于旁边的铺团,向老者一笑。

    “老人家啊!本官此次乃是前去云南有急事,必须赶时间前去,否则,迟一日,家人就会多一日受苦,您也不希望本官失望吧?”

    “大人,小老儿愿意为大人标清楚,而且详细为您解说一番。”老者说着,面现为难之色,“但是,这几年小老儿身体日益衰弱,根本无法支撑去云南,如果勉强跟去,小老儿病在路上不要紧,就只怕是耽误了大人的事啊!况且,您这是要尽快赶去,小老儿的身体根本无法支撑啊!”

    “哦!这倒是个问题!”王守仁上下打量一番老者,却只见他瘦骨嶙峋,确实是身体有些虚弱啊!一脸失望道,“也罢,本官不勉强,先行派人向你学习一下路途捷径,但本官还是希望老人家为我们推荐一位年轻力壮的行脚,钱不是问题!”

    老者目光闪烁,听到钱不是问题这几个字,眼神亮了一下,但随即暗淡下来,“不瞒大人,年轻的,没有什么经验,也不熟悉路径,年长的,身体瘦弱,根本无法支撑,难啊!”

    这一切,明中信看在眼中,盯着王守仁,看他如何做?

    王守仁一听,脸现失望之色,“也罢,老人家就先下去为咱们画下路径吧!待画完路径、教会我的改正之后,本官自会派人送你回去!”

    “吴将军,带老人家下去,准备笔墨,画路径!”说着,王守仁冲帐外喊道。

    “大人!”老者叫道。

    “哦,老人家有事请说!”王守仁回头望着老者,问道。

    老者面现尴尬之色,“大人,小老儿不会写字画图!”

    “啊!”王守仁傻了,望着老者,一阵尴尬,自己都忘记了,不是每一位百姓都会写字画图的,毕竟,行脚之人尽皆是粗鄙之人,如果会识字,也不会当这行脚之人了!

    老者不会写字画图,那就无法标注路径,而且人家还不能去,更无法领路,两难啊!这可怎么办?

    “大人!”吴起进来,望着王守仁,轻声叫道。

    “唉,先容本官想想!”王守仁一摆手。

    吴起无奈地站于一旁。

    明中信心中好笑,毕竟是位书生,未曾处理过事情,一时之间就麻爪了!罢了,看在你帮过咱明家的份上,我就帮帮你吧!

    “大人,我有一些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明中信冲王守仁一抱拳。

    “对啊!”王守仁眼前一亮,自己眼前有一位这么有办法手段的人怎么就不知晓利用呢?眼泛光芒,急道,“好,明师爷,快快讲来!”

    “其实,咱们可以找位熟悉地形之术的人,让老人家口述,画出路径,然后让老人家为其纠正,即可成图啊!”明中信解释道。

    “对啊!”王守仁一拍大腿,自己真是有些糊涂了,如此简单之法,怎会想不到呢?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咱们队伍之中皆是行伍之人,找一位会画图之人都难,如何再找一位熟悉地形之术的人?

    “明师爷啊!你的想法是好,如果这是在京师的话,找这么一位不难,但如今可是远离京师了,咱们队伍之中可没有这样的人啊!”王守仁苦笑一声。

    “大人错了,咱们有这样一位!”明中信自信道。

    “有吗?”王守仁一阵疑惑。

    “对啊!咱们有!”吴起眼前一亮,叫道。

    “不错,吴将军说得是。这位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明中信自信一笑。

    王守仁依旧是满面不解。

    “大人,这不就是您吗?”吴起谄笑道。

    “我?”王守仁惊呆了。

    明中信在旁却是哭笑不得地望着吴起。这位还真会联想?

    “我不行!”王守仁回过神来,皱眉道。

    啊!吴起傻了,看着明中信,满眼怪责,你小子,不知道就不要瞎说,害自己拍马屁拍在马脚上。

    明中信猜中了他的心思,心中摇头不已,是你要拍马屁的,而且,你都不知晓我要说什么就随便接茬,这也能怪我?

    明中信无心与他分说,冲王守仁道,“大人,明某自认还懂一些地形之术,学过一些绘画之技,在此自荐为大人画下去云南的路径!”

    哦,原来如此!这一下,王守仁与吴起明白了,原来这位说的是自己啊!害自己等人误会!

    王守仁是满眼的惊喜,吴起却是满眼的埋怨,这位师爷,还真是的,说话大喘气,你一句话说完不行吗?

    “你行吗?”吴起疑惑地问道。

    旁边的赵明兴一听这话,满面愤然,咱们教习不行难道你行?

    在他心中,明教习上通天文,下晓地理,这吴将军怀疑教习,真是不知所谓!

    “到时看看就知道了!”明中信却中不以为然地笑笑。

    “好,那就拜托明师爷了!”王守仁冲明中信一拱手道。

    “大人客气了!明某就下去准备了!”明中信拱手道。

    “好!有劳了!”王守仁点头道。

    “明兴,扶着这位老人家!”明中信吩咐道。

    赵明兴扶起老者,随明中信出钦差大帐而去。

    “大人,您觉得那明中信能行吗?”吴起望着明中信的背影问道。

    “你觉得呢?”王守仁没好气道。

    “末将不知!”吴起自是听出了王守仁语气中对他的不满,讪笑道。

    “本官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但是,吴将军,你以后办事切不可如此鲁莽啊!”王守仁望着吴起皱眉不已。

    “我知道,大人是嫌我对那行脚不客气。但是,大人,你可不知晓,这些家伙是如何难伺候?”吴起苦笑一声,向王守仁细细道来。

    却原来,吴起领命之后,直奔保定府。

    进了保定府后,打听到行会所在之处后,直接去了行会,打听半天,找了几位老行脚行尊,但是,刚开始大家一听要前找人带路,而且银钱充足,都是满面笑容地接待他们,但一听到要去云南,立刻变了脸色,尽皆是找理由,找借口推拖,不再接他的生意。

    刚开始,吴起还以为大家只是嫌路远,但接二连三地被拒之后,他留了个心眼,偷偷跟在伙计之后,到行会后宅听了一下,却原来,不知是何人居然下令,如果有人要找行脚领路前去云南,必须找理由拒绝。

    听他们的话语,好像这道命令是从行会高层传下来的!显然那位给他们下绊子的绝非等闲之辈。

    吴起气愤异常,待想要抓住伙计问个究竟,未曾想,行会居然击了聚众鼓,将行脚尽皆聚于行会之中,不得外出。

    吴起无从下手之际,只好打听到这位老者是行脚行会之中最好的行脚,而且,因为身体原因未曾去行会,万般无奈之下,心一横,二话不说,偷偷到老者家中抓了他就跑。

    一路之上,刚开始老者还大呼小叫,被他一顿修理之后,老实了!

    故此老者来了之后才如此怕他。

    王守仁一听,皱眉思索,居然有人不让行脚随他们前去云南?这是何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