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中信出手-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九十九章 中信出手

    却只见一队人马乘马而来。

    王守仁等对视一眼,皱眉不已,这阵战,有些大啊!

    王守仁冲吴起使个眼色,吴起一挥手,军士们纷纷上前,来到辕门,手执兵戈,严阵以待,静候这不知敌友的队伍。

    “咴!”一阵马叫之声,来人停下了马匹,利落地翻身下马。

    王一尊等人迅速上前,迎向了来人。

    “马捕头,您终于来了!”王一尊满面喜色地冲为首之人拱手道。

    “嗯,王会长也到了啊!”那马捕头矜持地点点头。

    王一尊向后一招手,那痛哭的妇人上前立刻被推到了近前。

    “马捕头,这位就是苦主,她当家的被虏猎而来,就被关在这营帐之中。”王一尊一指王守仁等。

    “是吗?”马捕头皱眉望向王守仁等。

    “是啊!大人,还请为民妇做主啊!”说着,那妇人噗嗵一声跪在了马捕头面前。

    “这位大嫂,请起,你当家的如果真是被虏,本捕头自会将他救出!”马捕头虚扶一下,一脸正气道。

    “谢大人!谢大人!”那妇人连连嗑头致谢。

    王守仁等冷眼旁观,看着这出好戏。

    马捕头一脸严肃地向王守仁等走来,身后一些捕快迅速跟随上前。

    “不知道是哪位大人来此,还请为马某通禀一声!”马捕头来到军士们面前,一拱手道。

    吴起看了一眼王守仁,见他点头,连忙上前。

    “某等有公干路过此地,不知你来此有何贵干?”吴起上前反问。

    马捕头上下打量一番,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拱手道,“这位大人,有苦主说当家的被你们的人虏来此地,已经报案,还请说明一下。”

    “是吗?有这等事?”吴起一脸的震惊。

    真是好演员啊!望着一脸索然无辜的吴起,明中信差点笑出声来。

    马捕头望着吴起,再看看周围的军士,眉头紧皱。

    “马捕头,有人看到正是这位官爷带走的老吕头。”此时,王一尊上前指认道。

    “唉,你可别血口喷人啊!”吴起叫起撞天屈来。

    “就是你!”旁边冲过一位年轻伙计。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带走的?有何物证?”吴起耍起了赖。

    “这?”伙计一时为之语塞。

    “你不是到我们行会找的行脚行尊吗?问了许多人!”又一位伙计上前指认。

    “是啊!我找了,但你们不来啊!”吴起认道。毕竟,这事他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问的,抵赖不得。

    “那就对了,咱们不去,你就虏了咱吕师傅啊!”伙计们叫道。

    “切!”吴起一脸的不屑,“我只是问了啊!你们不去,我为何不虏你们,要去虏那位什么老吕头呢?”

    “我家当家的就是你虏走的,奴家亲眼看到了!”那位妇人上前叫道。

    “欲加其罪,何患无词!”吴起冷哼一声,一副不屑争辩的模样。

    “你?”妇人伙计被吴起的无耻气坏了,满面激愤地望着他,如果眼光能杀人的话,只怕吴起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小老儿也看到了,正是这位军爷前去找行脚行尊的,绝无差错!”王一尊在旁道。

    马捕头冲王一尊点点头。

    “那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将你们说的老吕头虏走的?”吴起冲王一尊森然一笑。

    王一尊瞬间打个寒颤,看了一眼马捕头,向后退缩一步。

    马捕头在旁一直观察着吴起的神色,此时见他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冲王一尊点点头,安抚一下。

    转头望向吴起,“这位军爷,如此争辩毫无意义,不如,让本捕头进去看看,老吕头是否在大帐之中?这样也好让咱们死心!到别处去再寻寻!”

    “对啊!如果没鬼,就让马捕头进去搜一遍!”旁边有伙计叫嚣道。

    “不错,马捕头说的在理,如果你们没做,为何不敢让咱们进去查查?难道,是做贼心虚?”王一尊瞬间满血复活,在旁一扬脖道。

    “大胆,军帐重地,岂容尔等在此放肆!”吴起一听,瞬间面色肃然,巍然喝道。

    见到吴起的凌然怒色,一时间,伙计们有些瑟缩,毕竟,吴起的杀气乃是从战场而来,气势逼人,他们自是感到害怕。

    不自觉得,他们将目光投向了马捕头。

    “你们这样,更是心虚的表现!”王一尊壮着胆子,看一眼马捕头,再次叫道。

    “不错!让我们查查!”一见吴一尊开口,伙计们也叫道。

    “这位军爷,事关保定府父老,还望通融一番!”马捕头一举手,制止了大家的叫器,冲吴起一抱拳,道。

    “通融!你是哪位啊?”吴起一斜眼,嘴一歪,一副兵痞模样,望着马捕头。

    王守仁此时也是一脸笑意,在旁看着吴起表演。

    “这位乃是咱们保定府马捕头,一直以来就为咱们百姓做主,今番你不让查也得查!”王一尊上前一步叫道。

    “嗯!”吴起恶狠狠瞪了王一尊一眼。

    王一尊吓得迅速退后一步,满面惊恐道,“你恐吓我!马捕头,老吕头一定就在营中!”

    马捕头眼神为之一滞,面色一沉,“军爷,此乃保定府地界,还望您配合,否则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别怪本捕头没有提醒你!”

    “哟,软的不行来硬的啊!”吴起一阵怪叫。

    马捕头面色阴沉地望着吴起,“军爷,还请通融一二!让本捕头进去一探!”

    “绝无可能!”吴起也是面色一肃,眼中泛起红光摇头道。

    “那就怪不得本捕头了!”马捕头盯着吴起,缓缓道。

    吴起斜眼一笑,冷冷道,“有什么招数放马过来!”

    呛啷、呛啷一阵兵刃出鞘之声响起,却见那马捕头及身后的捕快们手执腰刀,恶狠狠望向吴起,就等马捕头一声令下,就要冲进大帐。

    吴起也是满面肃然,一举手,军士也将手中兵刃紧握,直指马捕头等人。

    现场瞬间变得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旁边的王一尊等百姓面色大变,纷纷后退。

    然而,在明中信的神识之中,却见那王一尊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但是这丝欣喜很快被他掩藏了起来。

    而那位妇人却是满面惊喜,希冀的目光投向了马捕头,显然,马捕头的行动在她看来,乃是救自己当家的,自是无比期待。

    王守仁也是面色铁青,但如果动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啊!但此时却是骑虎难下,如果此时服软,只怕传回京师,会很难看啊!但如果兵戈起,自己更是难逃责难!

    “哟,哟,哟,这是干什么!这是干什么!”明中信一脸笑意地插入了吴起与马捕头中间。

    吴起是一脸的不解,眉头紧皱,望着明中信,这位现在出来凑什么热闹!

    马捕头却是偷偷松了口气,有人打圆场就好,他也看出来了,这群军士不比寻常的兵痞,进退有矩,气势凌然,不可小觑啊!如果发生争执,只怕自己也讨不了好啊!还平白树敌!

    王守仁眼神一松,望着明中信,看他有何招数,劝退这马捕头。

    “马捕头,借一步说话!”明中信一脸笑意地望向马捕头。

    “嗯!”马捕头望着明中信一皱眉。

    “马捕头,他们是打着拖延的小算盘,切不可中计啊!”旁边的王一尊叫道。

    “是啊!”

    “是啊!”

    “让他们把老吕头转移走就麻烦了!”

    旁边的伙计百姓纷纷附和道。

    马捕头眉头皱得更紧,望着明中信,有些踌躇。

    明中信微微一笑,望着马捕头的眼睛,缓缓道,“马捕头,咱们到一旁叙话!”

    马捕头眼神一滞,不自觉点点头,迈步就要向一旁走去。

    “马捕头!”王一尊尖叫道。

    马捕头眼神一清,就待停步。

    “马捕头,请!”明中信眼神一凝,声音沉重了一些。

    马捕头微一停步,继续走向一旁。

    “马捕头!”王一尊一脸焦急地大叫。

    然而,却没有卵用,眼睁睁看着明中信与马捕头走到一旁。

    王一尊使个眼色,旁边有几位伙计,冲向马捕头。

    此时,吴起机灵地一挥手,几位军士瞬间拦在了他们面前。

    望着寒光闪闪的兵刃,伙计们退缩了,不再敢向前。

    在众目睽睽之下,马捕头与明中信在旁一阵耳语,马捕头频频点头。

    在众人不注意的角落中,王一尊面色有些灰白,目光瞟来瞟去,眼中不时闪过一丝狠辣,但看看军士们手中寒光闪闪的兵刃,轻声叹息一声,收敛起了眼中的狠辣。

    而旁边的一些伙计一直盯着王一尊,见王一尊露出狠辣之色,纷纷将手藏于身后,但随着王一尊眼中的狠辣收起,也是偷偷松了口气,将手收回。

    此时,明中信不自觉地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失望。

    马捕头冲明中信一抱拳,转身来到那位妇人面前,“大嫂,咱们回去吧!”

    “什么?回去?”妇人为之一呆,不自觉望向马捕头。

    旁边的众人也是一阵惊愕,不自觉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这位到底与马捕头说了什么?居然让马捕头放弃了追查?

    王守仁也听到了此话,不自觉不解地望向明中信,他就这么有办法,居然令得马捕头改变主意!真是不可思议啊!

    “不错,吕师傅就在路上等着咱们!”马捕头一脸诚恳道。

    “真的?”妇人虽然不解,但这是马捕头说的,她自是有了几分信心。

    “大嫂,如果找不到,我再回来,为你做主!”马捕头保证道。

    “那好吧!”妇人勉为其难地点点头。

    “不行,老吕头一定在这大帐之中,咱们一走,他们就会跑的!”王一尊上前拦在了妇人面前,冲他道,“如果回去,老吕头可就死定了!”

    “王会长!”马捕头面色一沉,不悦地望向王一尊。

    “马捕头,你不能被他们蛊惑啊!”王一尊转头看着马捕头,一脸的痛心道,“他们这些外乡人不可信啊!”

    “马捕头,既然这位王会长不信任,不如,就让他留在此地,监视我们,看我们是否会走。如果你们找到老吕头,就回来接他回去,如果你们找不到老吕头,再回来向我们要人。”明中信笑着走到近前,冲马捕头道。

    “嗯,也好!”马捕头点头道。

    “不行!”王一尊脱口而出,一脸地惊惧。

    “这也不行,那也不地,不如就由王会长想个主意!”明中信笑道。

    “对啊!就由王会长说吧,如何你才放心?”马捕头也望着王会长道。

    “对啊”此时,那位妇人也是没了主意,望着王会长,一脸的期待。

    “不如,咱们进大帐查查?”王一尊看看马捕头,小心翼翼道。

    “嗯!”马捕头面色一沉,“王会长这是不相信我了?”

    “不敢,不敢,小老儿不敢!”王一尊见马捕头面色一变,连忙道。

    “那你这是要?”马捕头问道。

    “不如,马捕头留几位差役老爷陪我?”王一尊缓缓道。

    马捕头一皱眉。

    “好啊!”明中信一拍手,“就依王会长!”

    众人一惊,不约而同地望向马捕头。

    这位根本就没有经过马捕头,要知道,马捕头才是这些捕快差役的头,怎么也轮不到你做主吧?更何况,刚才两拨人马可还是敌对的,马捕头会听你的?

    王一尊面泛喜色,冲明中信咧嘴一笑,这就是猪队友啊!我是问的马捕头,你做什么主?他是熟知马捕头的为人的,这位马捕头可是最恨别人为他做主的,即便是府尹大人也得让他三分的,这次,明中信可是踏在马捕头的逆鳞之上了,看你还不死!

    王守仁也是一惊,心中埋怨道,明师爷啊,明师爷,你插什么嘴,让他们定就行了!这下好了,只怕那马捕头要发飙了!

    吴起更是瞪大双眼,望着马捕头,如果他有任何行动,无论如何,得先把明中信抢回来,毕竟,这是自己人啊!

    然而,令他们吃惊的是,马捕头却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明中信,点头道,“好,就依王会长的!”

    瞬间,大家惊异地望向明中信,这位有什么魔力,居然令得马捕头听他的,太诡异了!

    而王一尊更是张大嘴巴,吃惊地望着马捕头,这位还是他认识的马捕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