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事毕起程-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章 事毕起程

    马捕头不理会他们的惊诧,冲身后几位捕快道,“你,你,你,在此陪同王会长等候!”

    “诺!”几位捕快低头应是。

    “王会长,这下放心了吧?”马捕头冲王一尊道。

    事已至此,王一尊也没什么意见了,无奈地点点头。

    “大嫂,咱们还是去找老吕头吧!”马捕头看着吕氏妇人道。

    吕氏妇人看看马捕头,瑟缩着将目光投向王一尊,满眼哀求。

    王一尊冲她无奈地点点头。

    吕氏妇人转头,向马捕头点点头。

    马捕头转头深深看了一眼王一尊,转身将吕氏妇人与那吕姓少年扶马,回头冲明中信一抱拳,催马而去。

    余下的一些捕快纷纷马追去,而王一尊随行的行会之人以及先来的百姓们却是满眼地无奈,人家走了,咱们怎么办啊!随即将目光投向了王一尊这位主事之人。

    王一尊以目示意,让大家在此等候,大家也就不再说什么找块石头坐于当地。

    吴起愤愤然看着马捕头的背影,这家伙真是没礼貌,居然连道别也不!

    王守仁却是在旁深深看了一眼明中信,转头向吴起吩咐道,“吴将军,冬日之时,寒冷异常,不要让王会长等受风寒,去为王会长及几位差爷找些毯子遮风挡寒,让他们在此等候消息。”

    “诺!”吴起神情一滞,不情不愿地应声。

    “你,去给他们拿几条毯子!”吴起面带不愉之色,冲一名军士吩咐道。

    “诺!”军士转向回帐中取毯子。

    “谢过大人、将军!”王一尊此时一脸笑意地向王守仁与吴起致谢。

    “哼!”吴起冷哼一声,转身不再理会于他。

    “对了,再为他们热些姜茶,暖暖身子!”王守仁笑笑吩咐道。

    “嗯!”这下,吴起更加有意见了,冷哼一声,但却也依言而行。

    王守仁却是笑笑,转向冲明中信道,“明师爷,咱们回帐中一叙!”

    “好!”明中信笑着点头,转身随王守仁向大帐行去。

    钦差大帐中。

    王守仁与明中信坐定。

    王守仁笑着冲旁边的亲卫道,“去给明师爷茶。”

    “大人客气了!”明中信连忙拱手道。

    “明师爷,说说吧,你是如何让那马捕头深信老吕头不在咱们营中的?”王守仁笑道。

    “大人,你看是否缺了什么人?”明中信不答反问。

    “缺人?”王守仁一愣,左右看看,咦,心中一动,若有所悟。

    王守仁看着明中信,恍然道,“你是说?”

    “不错,我那位护卫已经将那老吕头送出大营。”明中信笑道。

    对呀!明中信那随身护卫赵明兴早已在不知不觉间不见了。

    “哦!”王守仁点头示意明了,随即疑惑了眉梢,“但你又如何让马捕头相信的呢?”

    “不难,只是用了一些小手段,不过,这些手段不了台面,明某就不在此献丑了!”明中信笑道。

    王守仁看看明中信,也不为难于他,“那你将那老吕头送到了何处,难道是保定府?”

    “不!”明中信摇摇头,解释道,“我只是将那老吕头送于他们回保定府的大路之,让护卫暗中等着,让那马捕头回去再找找,找到之后,自不会再来麻烦咱们!”

    “高啊!”王守仁点头赞道,“如此一来,那马捕头也怨不到咱们头了!”

    “而且,那老吕头胆小,绝不敢将此事告知马捕头,最后也只是不了了之罢了!况且,相信那马捕头是个明白人,只要确认那老吕头的生命安全无碍,也不会无缘无故再找咱们麻烦的!”明中信补充道。

    王守仁笑着点点头,下打量着明中信,心下暗道,看来,带这明中信还真是有用啊!一声冲突被他化解得无声无息,真是厉害!不过,他究竟用了什么手段呢?

    “对了,那老吕头走了,这路径图?”王守仁不再追问,从怀中取出图纸问道。

    “大人但请放心,明某已经将路径记熟于心,路再找些行脚加以验证,绝对没有差错。”明中信自信道。

    “这样啊!”王守仁望着明中信那自信的模样,心中稍稍安定,毕竟,既然有人从中阻挠,只怕自己再派人前去行脚行会找人带路,只怕也不现实,倒不如相信这明中信!

    “教习!”一个声音悄无声息出现。

    王守仁吓了一跳,望向声音来处。

    却只见赵明兴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明中信身后。

    而明中信却像是早已知晓一般,头也不回道,“那老吕头呢?”

    “已经被马捕头接手!万无差错!”赵明兴躬身回道。

    “嗯!”明中信点头表示明白。

    “大人,大人!”正在此时,吴起的声音传来。

    王守仁望向大帐门口,却见那吴起大踏步走了进来,面泛笑容,“大人,辕门外的百姓已经退去!”

    王守仁看了一眼赵明兴,看来,他还说得真对,马捕头已经找到了那老吕头,不然,百姓们绝不会退去。

    “大人,现在危机解除了!”明中信笑道。

    “嗯!”王守仁笑着点点头。

    吴起有些懵,这二位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和睦了?

    “吴将军,让军士们各司其职,埋锅造饭,休息一夜,明日咱们一早赶路。”王守仁吩咐道。

    一说到正事,吴起也就不再多言,应声而去做准备。

    “来,明师爷,解释一下咱们接下来的路径,争取在最短时间到达云南!”王守仁冲明中信道。

    “诺!”明中信自无不可。

    明中信前将图纸铺开,一一为王守仁解释,同时,将周边环境一一道来。

    就在二人的讲解与倾听之中,夜色降临。

    “大人,明师爷,该用膳了!”吴起来请。

    二人相视一笑,王守仁冲吴起道,“吴将军,来,咱们就在帐大用膳!”

    用膳之后,王守仁还要让明中信为他讲解,然而明中信却是脸色一肃,“大人,路途遥远,人员疲累,如果没有好的体力,绝对无未能在短时间内到达云南,所以,今日还是就这样吧,早些歇息,在路明某再为大人讲解!”

    “也好!”望着一脸正经的明中信,王守仁无奈地点点头,只好依从,毕竟,人家说得有道理,况且,如果自己累趴下,这趟差事也会被耽误的!

    “罢了,都下去歇息吧!”王守仁无奈地一摆手,认可了明中信的提议。

    “大人歇息!”几人躬身退出大帐。

    “明师爷,今日吴某才知晓您的本事!高,真是高啊!”吴起冲明中信一竖姆指,赞道。

    明中信为之一愣,这位可真是粗线条,现在才说,这得憋了多久。

    “吴将军谬赞了!明某愧不敢当!”

    “磨磨唧唧,真不是男人!”吴起见明中信如此客气,一脸嫌弃道。

    明中信有些哭笑不得,这位还真是直性人,这么不给面子,当面就赞,当面就贬!

    “行了,咱这老粗与你们这些读书人说不到一起,睡觉去了!”吴起一撇嘴,转身而去。

    “你?”赵明兴一脸愤色,就待前理论。

    明中信连忙抓住他,“行了,人家也是说的大实话!你要干吗?”

    “他?”赵明兴气愤异常,指着吴起的背影道。

    “好了,吴将军心直口快,乃是性情中人,不可心怀芥蒂!”明中信正色道。

    “是!”赵明兴不情不愿地低头应是。

    明中信望着赵明兴摇摇头,到底是年轻啊!沉不住气!他也不再相劝,转身回转帐篷。

    赵明兴恶狠狠望了吴起帐篷一眼,跟随明中信回转。

    而此时,五只信鸽从保定府中飞起,两只飞向北方,三只飞向南方。

    一夜无话。

    天刚放亮,一阵号角之声,营盘一阵吵杂,造饭洗潄,拔营起寨,赶路!

    经过河间府,进入了山东行省。

    明中信望着这熟悉的一切,一阵亲切之感泛起。

    “怎么!想家了?要不,回去看看?”王守仁笑道。

    明中信白了他一眼,“就算我想回去,你让吗?”

    “算你小子识趣,如果你真的有些想法,估计我会军法从事,砍了你的头。”王守仁一脸的理所当然。

    “那你还这调戏我?”明中信翻翻白眼,不屑地看看他。

    “唉,一路之,太过平淡无聊啊!不调戏你调戏谁?”王守仁无耻地一笑。

    明中信瞅了他一眼,观赏家乡的景致。

    经过这些时日的急行军,明中信与王守仁一直在研究图纸,探讨最佳路线,同时,二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也变得无比亲近,现在也不时地互相调笑。

    “大人,咱们是否歇息?”吴起催马赶到,向王守仁请示道。

    王守仁望望天空中西落的斜阳,“再赶一段!”

    “诺!”吴起拱手应是,转头喊道,“兄弟们,再赶一段,咱们就埋锅造饭!”

    “诺!”军士们齐声应了一声。

    驾!齐声喝道。

    一瞬间,马蹄声声,冲向了前路。

    王守仁与明中信对视一眼,催马赶了去。

    “明师爷,就要离开陵县境内了,你真不回去看看?”王守仁勒住马匹,冲明中信道。

    明中信头也不回,“既然要离开,就不要三心二意,反正回来时可以回去!”

    “哟,古有大禹三过其门而不入,今有中信过家门而不入!壮哉!”王守仁笑道。

    哼!明中信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催马前行。

    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佩服,不再出口调笑,催马追赶。

    吴起看着二人的背影,摇摇头,长叹一声。

    这一路之,这二位的相互调笑真是不遣余力,不分场合,他都腻歪了,但二人却是乐此不疲,尤其是王守仁,总想着不时逗弄明中信,好象他比明中信都小,这很是令吴起纳闷。

    论说,那王守仁一则已经为官几任,二则年近三旬,却是这般孩童心思,不时跳脱的思想令他异常头痛。在行进过程中,不时让军士们演练着阵法,还不时询问他,有如一个好奇宝宝,什么都要问个明白,令他烦不胜烦,偏偏人家还不时以钦差之名压他,令他不敢违逆。真是惨啊!

    而那明中信却是相反,老成持重,谋算极深,在王守仁烦他之时,将其他一切事务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令他省了好多事,也能够腾出手来应付王守仁。

    就这样迥异的性格,却是合作无间,一路之居然没有出什么差错,真是奇迹啊!

    而明中信的那些学员们也是在不断地帮衬着军士们进行安营扎寨,丝毫不弱于一个老兵,有时一些想法甚至给他一些灵感,有些启发,这就令他异常惊异了,这明中信究竟是如何调教的?

    尤其是那赵明兴,虽然不离明中信身边,但那些学员们有事情了,也不时向他请教,随后就有很大的进步,他看在眼中,心中痒痒,想要与那赵明兴切磋,但他却是满面的严霜,根本不理会他,而是紧随明中信,寸步不离,令他毫无办法!无奈放弃!

    罢了,自己此番出来真是见识了一些怪物啊!既来之则安之罢!

    想到此,吴起叹息一声,催马继续赶路。

    这一日,大家来到了泰安州。

    路过巍峨的泰山,大家也未曾停留,只是远远望了一眼,绕山而过。

    远远望去,只见泰山之重叠的山势,厚重的形体,苍松巨石的烘托,云烟的变化,使泰山的景色雄浑中兼有明丽,静穆中透着神奇。

    而微微飘洒的雪花,映衬出了泰山的硬朗挺拔与孤傲伟岸。望着这副雪景中的泰山,王守仁感叹不已,遗憾无比,毕竟,身负重责,必须以责为先,无法游览雪中泰山,真乃遗憾啊!

    “大人,如果遗憾的话可以去游览一番啊!我与吴将军先行赶路,你随后追来咳咳即可!”明中信笑意盈盈地道。

    然而,话刚出口,寒风吹来,明中信一阵咳嗽,咳了个气不接下气。

    本来,王守仁还有些气急,但见明中信这般模样一阵大笑,却又被吹了一嘴雪花,倒吸一口凉气,将他的反击咽了回去。

    二人一阵咳嗽,随即挺身对视一眼,笑盈脸,摇头叹息,在寒风中再不敢大笑。

    吴起在旁也是轻声浅笑,显然也吃过这亏。

    二人恶狠狠瞪向吴起。

    突然,明中信脸色一变,望向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