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信鸽疑云-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零一章 信鸽疑云

    王守仁与吴起也是一惊,随即望向空中。

    然而,空中什么也没有啊!哦,不对,还有两只小鸟,但除此之外,什么也没啊!而且,那两只小鸟也只是两个黑点啊!

    二人不解地转头望向明中信。

    此时的明中信却是抬着头,一动不动,紧紧盯着天空,口中吩咐道,“明兴,弓箭!”

    赵明兴连忙送上弓箭。

    明中信接过弓箭,一刻不停留,拉弦上箭朝天射出了几箭。

    看到此情形,王守仁、吴起张大嘴巴,呆立当场。

    “连----珠-----箭!”半晌之后,吴起都结巴了。

    却原来,明中信根本就没有停留,连连射出数箭,而且连成一线,直奔空中的小鸟。

    这是干吗打鸟加餐吗王守仁与吴起有些疑惑。

    吱!吱!几声尖叫,从空中落下了两道黑影。

    明中信脸露微笑,收回弓箭,递给赵明兴。

    赵明兴催马上前,向黑影落下的地方奔去。显然是去捡战利品去了。

    “明师爷,你这是要给我们加餐吗?”王守仁不解地问道。

    吴起在旁也是一脸的期待,望着明中信,显然,他也很好奇明中信无缘无故怎么有此兴致,还射猎,这是要闹哪样?

    “呆会自知!”明中信神秘一笑,冲王守仁道。

    “切,我们稀罕吗?”王守仁不屑地嗤之以鼻。

    噔噔噔,赵明兴兴高彩烈地奔了回来。

    “教习,咱们真的能够加餐了!”

    明中信笑笑不语。

    而此时的王守仁与吴起却是满脸地哭笑不得,他们望着赵明兴手中那小小的鸽子,一阵苦笑,这能加餐?开什么玩笑?

    却只见赵明兴手中正是两只鸽子,只有成人手掌般大,骨架却是极大,根本就没有几两肉,一口下去,估计就什么都没了!让谁吃?

    再加细看,却只见两只鸽子颈部被射了个对穿。

    “好箭法!”吴起不由自主叫道。

    王守仁也是点头不已,惊异地望向明中信,但想想明中信学员们在武举之中的表现,倒也不再有大的惊诧,毕竟,能够培养出那般出色的武将人才的,哪能没几两刷子!

    此时,赵明兴来到近前,将两只鸽子交给旁边的学员,举起双手恭恭敬敬呈给明中信两个小竹筒。

    王守仁与吴起双目一亮,难道这才是明中信的用意?

    明中信平静无波地接过竹筒,转手递给王守仁,“大人,请看!”

    “这是?”王守仁看着明中信,等候他的解释。

    “大人一观就知晓!”明中信却并不答话,一指竹筒,笑道。

    王守仁疑惑地看看明中信,这小子,肯定知晓内情,却这般卖关子,真是讨厌!

    吴起也凑上前来,伸长脖子想看这是何物?

    王守仁低头观察一下竹筒,从一端打开,哟,里面居然是一个纸卷!

    眼神有了一丝变化,展开纸卷,低头观瞧。

    眼神大变,迅速将另一个竹筒打开,运作一滞。

    吴起更加感兴趣,猛往前凑。

    王守仁脸色一肃,将手中纸条递给吴起。

    吴起接过低头观瞧,面色大变,叫道,“这还了得!”

    “明师爷,你早就料到了?”王守仁目光一凝,望向明中信。

    “非也!只是事情不符合常理,故而中信心有疑虑,故此才有这般所为!毕竟,防患于未然!”明中信摇头道。

    王守仁点点头,将另一张纸卷递给明中信,“你看看,这是何意?”

    明中信也是好奇无比,接过纸条,低头一看,矣,这是什么鬼画符?

    却只见纸条上面画着几个符号,另外写了几个大写的数字,贰玖柒叁肆陆,这是何意?

    明中信皱眉不已。

    “明师爷,这是何意,你懂?”王守仁在旁苦笑。

    此时,旁边的吴起也已经看完,但却也是一头雾水,望向现场学问最高的王守仁,此时一听王守仁居然问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这是传递消息的暗号!咱们无法破解啊!”明中信也是苦笑一声。

    “既然如此,咱们截获也没用啊!谁知道这是何人所为?”王守仁皱着眉头。

    “暗号?”旁边的吴起一听,连忙低头,细细观瞧。

    一时间,王守仁与明中信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希冀,难道吴将军知晓这暗号的意思?

    在二人的注视之下,吴起看了半天,摇头不已。

    一抬头,看到王守仁与明中信居然正在看着他,讪然一笑,将手中纸条递给王守仁。

    “如何,吴将军有何解释?”王守仁抱着一丝希冀问道。

    “嘿!”吴起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讪笑道,“不瞒大人,俺也不知晓这是何意,本以为与军中暗号相通,未曾想根本对不上!”

    王守仁满眼失望,摇摇头,看了一眼明中信,长叹一声。

    “大人,既然吴将军也知晓不是军中暗语,那咱们就没有打错!”明中信劝慰道。

    “话虽如此,但无法破译此暗语,心中终究有一根刺啊!”王守仁叹了一声。

    “大人,这有什么,也许是商家暗语啊!与咱何干?”吴起听到二人的对话,心有疑惑,问道。

    王守仁看看吴起,摇摇头,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冲明中信一摆手,“明师爷,你向吴将军解释一番!”

    吴起将目光投向明中信,“明师爷,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猫腻?”

    “吴将军,您觉得何人会圈养这信鸽?”明中信一拱手,问道。

    “何人圈养?”吴起一皱眉,“军中、商人啊!”

    明中信微微一笑,一指天空中飘着的雪花,问道,“现在可是严冬啊!您觉得,除了军中,商贾会花大力气培养这些能够在冬雪中传递消息的信鸽吗?”

    “啊!”吴起眼珠一转,有些语塞。

    “商贾中人,即便想要传递消息,也可以通过驿站传递,还能够做到保险安全,不会误事。况且,在冬季一般的商贾基本上不会外出做买卖,除非是一些冬季用品,但这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啊!故而,我判断这根本就不是商贾圈养的信鸽!”

    “那是何人?”吴起皱眉不已。

    “那就不好说了!”明中信意味深长道。

    “你这是不脱裤子放屁吗?既然不知道,那有何重要的!”吴起摇头不已。

    “吴将军此言差矣!事情反常即为妖,在这冰天雪地中,居然有人用信鸽传递消息,而且,还是两只信鸽一同传递,这是怕有一只出问题另一只是替补,以保万无一失啊!这样看来,只怕这消息很是重要啊!也许与咱们有关呢?”明中信摇头道。

    吴起眼前一亮,好似想到了什么,脸泛得意,“不对啊!这些信鸽的方向可是向咱们后方的,应该与咱们无关啊!”

    明中信一皱眉,“这倒是个漏洞,但是,这也不代表与咱们无关啊!也许,这是给后面的人放消息的!还是得小心为上!”

    “这?”吴起一听,有点道理,想要反驳,却也没什么理由啊!

    不由得,他望向了王守仁,毕竟,动脑筋的事,王守仁甩他几条大街,况且人家是第一长官,当家作主,为今之际也只能听钦差大人的了!

    王守仁在旁点头不已,显然,认同明中信的判断,“你二人的分析皆有道理,但咱们此番任务艰巨,还是小心为上,吴将军,从现在起,咱们进入战备状态!让军士们多加小心!”

    “诺!”吴起低头应是。

    “明师爷,你再细细研究一番这暗语,争取解出来,否则,咱们太过背动了!如果真的是针对的咱们,只怕前选择路是极其难行啊!”王守仁望着明中信,语气沉重道。

    “大人放心,明某一定会尽心竭力解开此暗语的!”明中信肃然拱手应随。

    “那就好!”王守仁点点头,就待下令。

    却只见明中信低头沉吟道,“不过?”

    “不过什么?”王守仁一皱眉。

    “不过,明某还有一个建议,不知大人听不听?”

    “明师爷但讲无妨!”王守仁一听,哟,难道明中信还有什么招?冲明中信徽笑道。

    “大人,既然这种种迹象表明,可能有人针对咱们,就不能避免那老吕头给咱们的路线已经暴露,不如,咱们换条路如何?”明中信望着王守仁提议道。

    “这?”王守仁望着明中信,眉头紧锁,沉吟不语。

    “换什么?既然咱们有了准备,我就不信,何人敢冲击咱们大队,王大人但请放心,有末将在,必保大家无事!”吴起一听,拍着胸脯道。

    “这样啊!”王守仁看看吴起,再看看明中信,一时下不了决心。

    “大人,能避则避啊!毕竟,咱们的主要职责是云南赈灾啊!”明中信一拱手,急切道。

    “大人,不可被虚无缥缈之事自乱阵脚啊!本就是猜测,万一猜测错误,咱们可是要耽误很长时间的啊!而且,您请放心,有末将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绝对会令来犯之敌有来无回!”吴起挺胸道。

    “也罢,咱们先行按原来路线前行!”望着吴起自信的模样,王守仁心神一定,下了决心。

    看到明中信面色有些阴沉,王守仁上前笑着安抚道,“明师爷,咱们只要小心些,决不会出事的,况且有吴将军这位百战将军及这些勇猛军士护卫,不会有事的!”

    明中信无奈一笑,“既然大人有了决定,明某岂能再坚持,也许,明某是杞人忧天吧!”

    王守仁笑笑,不再说什么,下令道,“加紧起行!”

    “诺!”吴起与明中信齐声应诺。

    随后,一路之上,王守仁与明中信再不调笑,埋头细思,致力于那暗语的解析工作。这暗语究竟是何意!然而,想破了头,他们也毫无头绪,毕竟,没有丝毫线索,凭空如何能够想得出!

    二人不时对视叹息,但却毫无办法!

    继续吧!埋头苦思!

    吴起却是担负起了行军之责,将队形依据地势不断变化,以应对随时到来的突袭或突发事件,全身心投入了保卫工作当中。

    学员们更是在赵明兴的带领下,暗暗形成一个包围圈,将明中信与王守仁围在当中,护佑他们。

    随着行进的过程中,任何事件皆未发生,过了几日,根本毫无状况,吴起紧绷的弦有些松懈,督促也不再是那般严谨。

    这一日,大家进入了南直隶淮安府。

    嚯,前面有座山峰挡住了众人的去路。

    却只见,众人前面峭壁林立,山峦重重,根本无路可走。

    斥候来报,“大人,前面无路可走!”

    一时间,众人呆立当场,随后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明师爷,你不会是带错路了吧?”未等明中信说话,吴起皱着眉头看向明中信。

    王守仁的眼神也投向了明中信,眼中充满了疑问。

    明中信笑笑,“诸位莫急!且随我来!”

    明中信当先而行,赵明兴等学员紧随其后。

    王守仁与吴起对视一眼,相互点点头,跟随而上。

    明中信带他们七转八拐,来到一处。

    抬头望去,嚯,却只见,在那峭壁之间,夹峙着一条缝隙,一丝亮光从缝隙之中射出。

    “一线天?”王守仁眼中放射出一道光芒,喜色泛于脸上。

    吴起却是目瞪口呆。

    随后的军士们也是仰头观瞧,满眼的震惊。

    “大人,何谓一线天”吴起回过神来,向王守仁问道。

    “一线天,因两壁夹峙,缝隙所见蓝天如一线而得名。较为知名者有峨眉山、华山、黄山、江郎山、武夷山、九宫山、三清山等处的‘一线天’美景。此一线天,应该可以过去!看来,咱们冤枉明师爷了!”王守仁笑道。

    “原来如此!”吴起一脸的恍然大悟。

    “过了此处应该不快到南京了!走!”王守仁意气风发,一指一线天道。

    “慢!”明中信举手制止道。

    “哦,明师爷还有何见教?”王守仁一愣,拨马问道。

    “大人,还请稍安勿躁!”明中信冲王守仁一拱手。

    王守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吴将军,还请派斥候到左右峭壁处查探一番。”明中信看向吴起。

    吴起一皱眉,“有这必要吗?”

    “事关钦差大人安危,还请吴将军小心!”明中信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