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挑拨离间-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零二章 挑拨离间

    吴起望望那巍然屹立的峭壁,摇头不已,“这,连鸟都飞不去,人又如何去?”

    明中信看看一线天,退而求其次道,“也罢,但还请将军派斥候前去一线天那边查探,看是否有伏兵?”

    “这般隐秘之所,还有何人能够前来?”吴起一皱眉。

    “吴将军,要知道,咱们能够从老吕头口中得知这条捷径,自会有人从他口中知晓!”明中信眼中射出一道寒光,直刺吴起。

    吴起心神一震,再看看旁边的王守仁。

    王守仁点点头,示意首肯。

    吴起转头吩咐斥候前去探查。

    斥候领命而去。

    大家下马静候。

    王守仁紧锁眉头,望着一线天,久久不语。

    明中信与吴起分别派学员与军士在周围警戒。

    久久,久久,斥候未曾回转。

    “吴将军,还请再派人前去查探!”明中信来到吴起近前,拱手道。

    吴起也是紧锁眉头,看看天色,点点头。

    又派出几名斥候前去查探。

    又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这下,吴起变了脸色。

    “大人,末将带人前去查探一番!”吴起来到王守仁面前,躬身道。

    王守仁点头首肯。

    “明师爷,还请在此护佑大人!”吴起冲明中信一拱手。

    “那是自然,还请吴将军仔细查探!小心为!”明中信叮嘱道。

    吴起点点头,带领一队人马转身而去。

    王守仁与明中信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忧虑,毕竟,已经派出两队斥候,却未曾回转,这是要出事的节奏啊!

    但是,二人现在不能讨论,否则,会动摇军心。只好无奈地对视一眼,转头望向一线天。

    就在此时,突然,后方喊杀之声响起。

    二人惊诧地望向身后。

    却原来,后方居然有旗杆飘扬,一队人马手舞兵刃,冲他们而来。

    王守仁大惊,拨马转身,抽出随身利剑,望向那队人马。

    “战备!”明中信叫道。

    军士们瞬间反应过来,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严阵以待。

    赵明兴等学员更是挽弓在手,随时准备进行血战。

    蹄声阵阵,那队人马冲到近前。居然有百十余人,尽皆是彪形壮汉!一个个杀气腾腾!手执兵刃,望着这边。

    他们身后,竖立着一杆旗帜,面写着斗大的一个字,“朱!”

    明中信心中一动,打眼观瞧这支队伍。

    却只见,那队人马当中一人拨马来到队前,冲这边叫道,“明家主,别来无恙乎!”

    明中信望着来人,眼中一道寒光闪过。

    “教习,这不是那朱员外吗?”赵明兴附在明中信耳边道。

    “嗯!”明中信点点头。

    “他不是被武大人和马大人抓走了吗?怎会在此?”赵明兴语气中带着不解,问道。

    “其中定有缘由,看看再说!”明中信悄声道。

    “明师爷,这是山贼?但他们怎会认得你?”王守仁来到近前,一脸疑问道。

    “大人,大事不妙啊!这伙山贼乃是弥勒会的余孽!”明中信紧锁双眉道。

    “弥勒会?”王守仁大惊,“就是那明教?你识得此人?”

    “不错,当先那人乃是潜伏在陵县的弥勒会中人,此人本应被抓,但不知为何,却来到了此处,此事有些蹊跷啊!”

    “他究竟是针对我,还是针对你?”王守仁一下抓住了重点。

    明中信苦笑一声,“不好说!但我想,针对我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行了,明家主,不要嘀嘀咕咕了,我此来,乃是为的你!”那朱员外笑意盈盈道,“如果你跟我们走一趟,我自不会为难大家!”

    “妄想!你这奸人,有种放马过来!”未等明中信答话,赵明兴满面怒容,叫道。

    “哟,哪里冒出你这么个人来?”朱员外并不生气,笑道。

    “朱员外,你真的只是为的我而来?”明中信挥手制止了赵明兴与他口角,问道。

    “不错!朱某此来,是想与明家主叙叙旧!说一说恩怨!”朱员外依旧是满面笑容。

    “大胆,你们这些弥勒会余孽,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人为,难就不怕王法吗?”王守仁忍不住了,大声叫道。

    “王法?”朱员外大笑,指着王守仁道,“你与我们说王法?”

    身后弥勒会贼人纷纷大笑。

    “在这地界,爷爷等就是王法!”

    “不错!”

    “好!”

    “对!”

    贼人们纷纷叫嚣道。

    “听到了吗?爷爷就是王法!”朱员外冲王守仁叫道。

    “岂有此理!你们?”王守仁满面怒容,但面对如此贼人,毫无办法。

    “大人,别动怒,为他们这些渣滞,不值当!”明中信在旁劝道。

    “这位大人,我等并非针对于你,此来,只是为的明中信,如果你与我们方便,我们自会与你方便。只需将这明中信交与我们,但走无妨!”朱员外冲王守仁道。

    “妄想!”王守仁怒目而视,斩钉截铁道。

    “大人,别不识抬举啊!咱们这么多人,如果与你们开战,只怕你也走不掉了啊!”朱员外一指身后的贼人。

    “哼!”王守仁不再与他,转头向军士们吩咐道,“放箭!”

    一声令下,弓弦震动,箭矢如飞,直射向贼人们。

    “哟!”朱员外一见之下,叫道,“盾来!”

    一瞬间,贼人们立盾相挡,噗噗噗,弓箭尽皆射在了盾,毫无效果。显然,这些贼人提前就有了防备。

    “停!”王守仁见此情形,只好叫停。

    军士们听令而行。

    “如何!就你们这几十人,如果不听劝告,只怕今日就要尽皆葬送于此了!还是想想我们的建议吧!”朱员外笑言道。

    王守仁看看身前的这些军士,不错,咱们仅有三四十人,而贼人有百十余人,实力根本不成正比,如果贸然开战,只怕会伤亡怠尽!而自己也会成为阶下之囚。

    但作为一名钦差大臣,岂能被这些贼人吓住,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

    “明师爷,敌众我寡,如果开战只怕咱们会吃大亏啊!不如,咱们退到一线天内,据险而守。此处易守难攻,而且地势狭窄,他们的人数优势也无法起到作用。”王守仁悄声道。

    明中信一皱眉,摇摇头,“大人,此法只怕不妥!”

    “这是为何?”王守仁一阵疑惑,望着明中信,退守一线天,在此处境之下,确实是一条光明大道,不知为何这明中信却觉得不妥呢?

    “大人,你且看那些贼人!”明中信一指朱员外等匪徒。

    王守仁仔细观瞧一番贼人,然而,却看不出什么端倪,随即不解地转头望向明中信。

    “大人,这些贼人根本就是虚张声势!”明中信解释道。

    “不可能吧!他们的人数比咱们多几倍啊!为何要虚张声势?”王守仁看看贼人,摇头道。

    “大人,你且听我的!”明中信一笑,转头望向朱员外。

    “朱员外,你们的信鸽已经被我剿获,你们的打算也被我等知晓,还是不要再装样了!”明中信笑道。

    “信鸽?”朱员外一听,为之一愣,不自主地望向身后。

    “难道,那些信鸽不是朱员外你养的吗?这纸条难道不是你们的暗语吗?”明中信笑着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条,举手摇一摇。

    “啊!”朱员外面色一变,不自觉地望了一眼明中信手中的纸条。

    “怎么?还想骗我们进去一线天?别妄想了!你的计谋早已被我们知晓了!”明中信不屑地叫道。

    “你!”朱员外面色泛红,怒气涌。

    “好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如果我们与你们拼死相搏,只怕你们也很难占到便宜吧?”明中信胸有成竹道。

    “真的是如此吗?要知道,我们的人数可是你们的几倍,如果相搏,只怕你们会死得很惨的!”朱员外恢复了镇静,一撇嘴道。

    “尊者,不要再隐藏了,还是现身吧!”明中信也不答话,冲贼人群中叫道。

    朱员外面色一变,眼皮跳了一下,但随即恢复了正常。

    “好眼力!”却只见人群中催马走出一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济南府弥勒会尊者。

    明中信笑道,“哟,尊者别来无恙啊!”

    “托福啊!明家主,咱们又见面了!”尊者笑道。

    “尊者,想必这是你们二人的计谋吧?”明中信道。

    “什么计谋?”尊者一愣,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下打量一下尊者,笑道,“还真能装,难道你们不是想要在前面狙击我们吗?”

    说着,明中信一指身后的一线天。

    “高明!这都被你看穿了!”尊者一竖大姆指,笑道,“不过,就算你看穿又如何,只握你们也是插翅难逃了!”

    “真的是这样吗?”明中信自信一笑,“要我说,只怕你们这次任务有一个重大的漏洞啊!”

    “漏洞?”朱员外的眼神稍有变化。

    尊者却是面色不变,依旧笑道,“有漏洞?开什么玩笑,我等在此狙击你等,难道你们还能逃跑吗?后有追兵,前有阻挡,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王守仁此时也知晓了形势,不由得面色一紧,不自觉望向身后的一线天,眼中充满了担忧,毕竟,听他们所言,前面还真的有敌人阻挡,想必吴将军此时也已经与前面的贼人短兵相接了吧!

    幸亏咱们没有进了一线天,否则,被贼人两边一堵,咱们就是瓮中之鳖啊!也就任人宰割了!想到此,不由得一阵庆幸,幸亏明中信警慎!万幸啊!

    “明师爷,现在咱们怎么办?”王守仁悄声问道。

    “怎么办?凉办呗!”明中信苦笑一声。

    “明家主,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还是束手就擒吧!只要你束手就擒,咱们自会放过这位大人及军士们!你说呢?”尊者笑道。

    “对啊!咱们也只是与你有仇怨,又与这位大人及军士们无仇无怨,犯不着大动干戈啊!”朱员外在旁补刀,“千万不要因为你一人,令得这么多汉子受池鱼之殃啊!”

    说着,他们看了一眼王守仁与军士们。

    明中信心中一紧,这些家伙,还真是会挑拨离间啊!这是话里有话啊!显然,这些话说给军士们听的,这是想要挑起军士们对自己的疑虑。

    相对来说自己是一个无足轻重之人,此番他们的职责是护卫钦差大人前往云南赈灾。在他们心中,钦差大人是第一位的。如果能够舍弃自己一人,解救他们这么多人,这笔买卖是很划算的!更何况那朱员外已经挑明了,此来是为的自己,与军士们根本无关,他们根本用不着护着自己。

    而如果他们护着自己,就得与这数百人相争,敌众我寡之下,伤亡绝对无法估量。更甚者,也许会全军覆没!

    相形之下,这朱员外的提议很是令人心动啊!

    毕竟,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啊!如果能够牺牲自己一人,换得钦差大人与他们的平安,这笔买卖值得谈啊!

    而且,在他神识当中,有些军士的眼神已经有了一丝变化,显然,他们应该心动了!

    而此时的赵明兴与学员们,不自觉地将明中信围了一圈,并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军士们。

    明中信心中一紧,糟了,学员们已经被说动了,在此情形之下,他们已经无法信任这些军士,防备着军士倒戈一击!

    如果学员与军士们心中隔阂,就无法协同作战,这是从内部减少战斗力啊!厉害啊!这朱员外与尊者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啊!即便无法说服军士们将自己献出去,但却在学员们与军士们之间埋下了一根刺,呆会儿开战之后,各个击破就有了把握!

    明中信心中叹息,只好将目光投向赵明兴,轻轻摇摇头,让他们分开,不要如此护着自己,尽量减少军士们的反感吧!

    而他的神识更是铺展开来,将全场的人员笼罩起来,毕竟,人心隔肚皮,谁知道有何人会动心,下手,将自己送与朱员外这些贼人!

    他得时刻警惕,随时防备从背后来的冷剑,也随时防备着朱员外等贼人的突袭。而那王守仁的心思也不知为何!自己总得小心了!万一他心动的话,只需一声令下,自己就会成为被抛弃的棋子!

    为今之计,可以依靠的也只有这些学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