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围剿贼人-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零四章 围剿贼人

    而此时,恍过心神的马匹一阵阵长嘶,狂叫不已。

    大家一阵手心脚乱,连忙紧紧抓着缰绳,控制着马匹不再长嘶。

    良久,良久,大家令马匹重归安静,但是马匹依旧不时狂甩头颅,依旧无法从惊骇之中回神。

    此时,控制着马匹的王守仁看向一脸理所当然的赵明兴,随即想到了什么,猛然心神一震,再想之前赵明兴所言,难道这就是明中信的计策?居然如此暴虐?

    “大人,我等先行一步,还请随后突击!”赵明兴冲王守仁大喝一声,“兄弟们,咱们去接应教习!”

    说着,赵明兴放开了兰馨儿,一挥手,当先冲向了山脚。

    学员们齐声应是,挥动手中兵刃,跟随赵明兴冲向了山角!

    此时的兰馨儿则是满面的惊喜,跟随学员们而去。

    王守仁回过神来,吼道,“将士们,冲!”

    军士们还有些懵,但却不妨碍他们严格地按照王守仁的指示做,催马奔向了山角。

    却说,赵明兴带领学员们冲过了山角,却见到一片惨像。

    在不远处的地出现了一个大坑,天空中烟雾飘渺。周围残枝断臂撒了一地,马嘶之声不绝于耳,贼人们与马匹倒了一地。

    有那苟延残喘之贼人倒于地,哭爹喊娘不已。

    学员们倒吸一口冷气,满面震骇。

    “先找教习!”赵明兴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惊骇之情,吩咐道。

    呕!听得一阵反胃之声,学员们望去,却只见兰馨儿紧捂着嘴在那儿干呕,显然被这副惨像惊着了。

    “你们两个,看顾大小姐,其余人跟我来!”赵明兴吩咐一声,当先向前冲去。

    “是!”两位学员齐声应是,左右护卫着兰馨儿。

    兰馨儿强忍着恶心,“走!”

    催马跟随赵明兴向前冲去。

    两位学员紧紧跟随着兰馨儿,寸步不离。

    再转过一个山角,却只见两拨人马正在对峙着,一方是那群贼人,尽皆满面灰尘,而一方却是一个人,大家定眼望去,却正是那明中信。

    但此时,他们尽皆是灰头土脸,而座下的马匹尽皆不见踪影。

    “教习!”赵明兴带头大喝一声。

    明中信转头冲赵明兴等人一笑,举手示意。

    “明中信,你使得什么妖术?”一位满面漆黑之人恨声向明中信喝道。

    哟,听这声音,正是那朱员外。

    此时,他面目狰狞,紧咬牙关,恶狠狠瞪着明中信。

    “我早说了,将这家伙击杀就行,你还说招揽他!”旁边一人叫道。

    赵明兴等人望去,却只见一个灰头土脸的家伙在旁边叫嚣着。

    仔细一看,哟,这不是那位尊者吗

    “闭嘴!”朱员外转头看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道。

    “这时候了还内哄啊!”明中信笑道。

    “明中信,现在就让你血债血偿!”朱员外未等说完,和身扑向了明中信。

    而在朱员外扑向明中信之时,叫道,“速战速决!解决明中信,大家!”

    尊者也反应过来,和身扑向了明中信。

    却只见贼人们尽皆扑向了明中信。

    “!”赵明兴一挥手,学员们尽数扑向了贼人。

    “且慢!”此时正好王守仁等催马赶到,见赵明兴要扑向贼人,连忙叫道。

    “大人,我等得前救教习!”赵明兴并不停马,继续催马前。

    “明兴,结阵攻击,更加适合!”王守仁叫道。

    赵明兴虽未回身,但却眼前一亮,是啊,真是急糊涂了,现在咱们可是有优势了!

    赵明兴连忙叫道,“大家停!”

    学员们应声拉住缰绳。

    “结阵!弓箭准备!”赵明兴吩咐道。

    十余位学员齐齐举起弓箭,指向贼人。

    “朱护法,敌人到来,咱们撤吧!今日注定无法成行,留待来日吧!”尊者百忙中看了一眼学员们,以及随后赶来的王守仁等,急道。

    “无妨,他们不敢,不见这明中信还在此吗!”朱员外与明中信相搏,头也不回叫道。

    “对啊!”尊者眼前一亮,继续扑向明中信。

    而此时远处的王守仁却是一脸纠结,是啊,如果一轮齐射,虽然贼人会伤亡惨重,但只怕身在其中的明中信也无法身免啊!

    但如此好的歼敌机会怎么也不能放弃啊!

    虽然咱们这边是骑兵,一轮冲击也会造成可观战果,但人家即便是被不知名的武器伤亡近半,但如果不利用咱们的优势,齐射贼人,只怕自己这边也会伤亡不少啊!

    毕竟,人家现在也依旧余有百余人啊!

    不提王守仁有些纠结,但见赵明兴就像根本未曾见到明中信在贼人的包围之中一般,举手准备齐射。

    而学员们也是不管不顾,依令弯弓搭箭。

    “教习,齐射!”赵明兴大叫道。

    王守仁、尊者以及贼人们大惊失色,居然有人不顾明中信死活要齐射,这是疯了吗!

    “不要!”一声尖叫划过长空。

    王守仁望去,却只见正是那位兰家大小姐,花容失色地望着赵明兴。

    虽然,她想扑前去阻止赵明兴等人齐射,然而旁边的两位学员却是拦在前面,不让她前。

    急得兰馨儿直跳角,目瞠欲裂。

    “大家放心,他们只是虚张声势,不用怕,全力搏杀这明中信!”朱员外却是一声大吼,加紧了攻向明中信。

    “好!”然而,远处的明中信一个身法步,射过了朱员外的攻击,一声长啸,大叫一声。

    “射!”赵明兴一声令下,坚定无比。

    而王守仁、尊者、兰馨儿大声叫道,“不要!”

    但是,弓箭是不会听他们的吩咐的,一排箭矢射向了贼人。

    贼人们一片大乱,齐齐挥动手中的兵刃阻挡箭矢。

    尊者也是一阵手忙脚乱。

    最惨的是朱员外,他心中赌定,依明中信在学员们心中的地位,绝不会将箭矢射向他们的教习。如果是王守仁的话还说不定会弃掉明中信,一心只为立功,下令射箭。但他无论如何也未曾想到,这些学员们居然会如此冷血,下手不留情,将箭矢射向他们,这其中可是有他们引以为傲的明教习啊!

    于是,在毫无防备之下,朱员外悲摧了,几支箭矢射中了他,虽然他的反应是极其灵敏,但却未防到真的有箭矢啊!于是,在他躲过了几支箭之后,一阵手忙脚乱,被两支箭矢射在了双臂之。

    怎会如此?朱员外一阵惊叫,望向赵明兴。

    然而,他却忘记了,旁边可是还有位杀神啊!

    借他一失神的机会,明中信飞身前,几支银针出手,射在了朱员外身。

    “你!”朱员外指着明中信,面现悔恨,栽倒在地。

    “朱护法!”旁边正在躲箭矢的尊者大声惊叫。

    然而,已经无法挽回朱员外被擒的事实。

    嗖嗖嗖,箭矢横飞,像是长了眼睛般射向贼人。

    “退!退!快退!”尊者一阵大呼小叫,当先冲向身后,就要落荒而逃。

    但是,真的如此简单吗?会让他逃掉吗?

    “大人,还请下令追击!”此时赵明兴催马赶到了王守仁面前,一阵急道。

    “啊!”王守仁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知所措地望着赵明兴。

    “大人,乘胜追击啊!否则贼人就真逃了!”赵明兴催促道。

    “好!全军追击!”王守仁一挥手,下令道。

    “杀!”军士们早已经被眼前的热血战场刺激坏了,早已跃跃欲试,此时王守仁一声令下,催马奔向战场。

    贼人们见军士们冲来,更是一阵惊叫,狼奔而去。

    但是,真的能逃掉吗?

    于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演了。

    此时,战场的一角,明中信笑着拦在了尊者的面前。

    “尊者!还是留下来吧!否则,朱员外可是会很寂寞的!”

    “明中信,这一切都是你!”尊者咬牙切齿,恶狠狠瞪着明中信,仿佛想要用目光将他千刀万剐一般。

    “错!这是自作孽,不可活罢了!”明中信好整以暇道。

    “明中信,我与你拼了!”尊者不说二话,扑向明中信。

    “别不识好人心啊!我是想让你们这难兄难弟一起啊!”明中信一脸的遗憾,摇头道。

    尊者毫不领情,攻势更猛。

    明中信如闲庭信步,转悠在尊者周围,躲闪着尊者的攻击,就是不出手。

    尊者眼中闪过一丝贼光,拨身便走。

    却原来这尊者是声东击西,真实用意是想要逃啊!

    明中信也不追击,只是笑着看尊者落荒而逃。

    尊者逃出了几丈远,偷眼回身见明中信未曾追来,立住脚步,大笑道,“明中信,后会有期,本尊者会回来的!”

    “尊者,还是留在此地吧!”明中信笑道。

    “想留我,你也得追得我吧!我去也!”尊者得意道。

    说着,他转身就要逃窜。

    然而,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却原来,不知何时,他的身前已经被几位学员围住了。

    而学员们也正张着弓搭着箭,笔直指着他。

    “明中信!”尊者从牙缝中蹦出三个字。

    “尊者,还是听我家教习的话,与朱员外作伴吧!”此时,赵明兴一抬手,冲尊者道。

    “妄想!”尊者说着,直冲向前。

    嗖嗖嗖!几支箭矢射在了尊者的前进之路。

    吓得尊者连忙一个蹦跳,空中出了半丈远。

    “明兴,下马,我检验一下你的训练成果!”明中信却在此时叫了一声。

    “是!”赵明兴听令而行,一个翻身下了马匹,将弓箭背身,箭矢归鞘,缓缓从腰间抽出了钢刀。

    一个刀花挽起,直指尊者。

    “尊者,教训一下我这学员吧!”明中信叫道。

    “哼!”尊者冷哼一声,但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小子,如果你们用箭矢,只怕我已经成了刺猬,现在嘛,让这乳臭未干的娃娃来,这不是送菜嘛!我就以他为人质先行离去,留待来日再行找你的晦气!

    尊者下定决心,也未等赵明兴前,冲向了赵明兴。

    尊者势大力沉地劈砍向赵明兴,赵明兴躲过一旁,回身一刀,直劈尊者的后背,尊者躲过一旁,重新一手力劈华山,砍向赵明兴,再躲,再闪。

    霎时间,二人战作一团。

    然而,二人你来我往,但就是相互奈何不得,不过打得真是精彩!

    “保持警惕,观察他们的交战,找出弱点!”明中信缓步前,吩咐学员们道。

    “是!”学员们应声之后,更是仔细观察着二人的交战。

    “明哥哥!”此时,兰馨儿身疲目红地来到近前,小鸟依人般抓住明中信的衣襟,委屈叫道。

    “好了,我这就是没事吗?别担心了!”明中信回过头,望着兰馨儿,看着她的红目,眼中闪过一丝心痛,拍拍兰馨儿的小手安慰道。

    “嗯!”兰馨儿目光移动着,下打量着明中信下,显然是在查探是否受伤?

    “别担心了,没受伤!”明中信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颅,笑道。

    “明师爷!”一个声音响起。

    明中信看去,不是别人,正是那王守仁,身边跟着几位护卫,笑意盈盈地来到近前。

    “大人!”明中信取过兰馨儿的手,冲王守仁拱手道。

    “你呀!”王守仁下看看明中信,摇头道。

    “累大人担心了!”

    “我倒不担心,就是你这位红颜知已都急坏了!”王守仁指着兰馨儿,笑道。

    兰馨儿一听,瞬间羞涩地低头不语,躲在明中信身后,再不敢看王守仁。

    见到兰馨儿的小儿女形态,王守仁与明中信相视而笑。

    “中信啊!你究竟使了何种手段,居然造成如此场面?”王守仁一指那惨烈无比的大坑及旁边的残肢断臂,问道。

    “一点小玩意!不值一提!”明中信笑道。

    “小玩意?”王守仁晒然一笑,知晓明中信现在不想谈及此事,想必涉及到一些秘密,也罢,还是留待日后再套取这项情报吧!毕竟,来日方长,还得一路向南,去云南呢,机会有的是!

    “大人,大人!”一阵急呼传来。

    随之,一阵马路之声传来。

    明中信与王守仁对视一眼,这是怎么了?随即,齐齐望向一线天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