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危在旦夕-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零五章 危在旦夕

    却只见一位军士骑马而来,未等来到王守仁面前,一下摔下马来。

    王守仁的亲卫连忙上前,将军士扶起,来到王守仁面前。

    却只见他满身伤痕,灰头土脸,满脸焦急。

    “大人,快走!一线天前面有伏兵!”军士一见王守仁急叫道。

    王守仁与明中信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惊骇,还真有伏兵?

    “快说!伏兵多少?吴将军呢?”明中信望着军士,问道。

    “快走!现在不是说这的时候,吴将军在后阻拦那些伏兵,让某回来向大人报信!快走吧!”军士都快急疯了,冲王守仁吼道。

    王守仁理解地点点头,“将这位军士扶下去,安心养伤。”

    “大人!迟了就来不及了,吴将军就白白牺牲了!”军士依旧大叫。

    “行了,张嘴!”明中信肃然向军士道。

    啊!军士愕然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不再废话,一扬手,一支银针刺在了他的两颊,军士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巴。

    一道白光闪过,投入了军士的口中。

    明中信一拍军士背部,咕噜一声,军士一扬脖,咽了下去。

    “这是什么?”军士大惊,望向明中信。

    “伤药!先行休息片刻,呆会还得带我们前去营救吴将军!”明中信简明扼要道。

    啊!军士吃惊地望着明中信,再看看周围的情况,瞬间明了。

    那一地的残肢断臂令他清醒,那些东西身着衣装并非军士们的服装,表明王守仁他们已经遭遇了贼人袭击,而四处奔跑剿匪的军士表明,这些贼人没有讨了好去,估计被军士们一网打尽,现在正在清理战场。

    他也就不再啰嗦,坐于当地,休养生息。

    王守仁以目示意,亲卫迅速向那一线天处奔去,显然是去侦察一番。

    “明师爷,只怕吴将军无法支撑多长时间啊!”王守仁冲明中信道。

    明中信会意,点点头,“明某明白!”

    说着,明中信转头叫道,“明兴,速战速决,还有事!”

    “是!”正在交战的赵明兴大声应了一声。

    “速战速决?”尊者眼中闪过一丝恨意,正好,我也有此意。

    不约而同,尊者与赵明兴二人加快了攻击手段,一时间,兵刃交战之声不绝于耳。

    明中信看了一眼,一皱眉,“乾进坤退,坎上离下!”

    正在交战的赵明兴眼前一亮,依令而行,一瞬间,尊者感觉有些束手束脚。

    “兑前震后,艮上巽下。”

    赵明兴一转身,正好转到了尊者身手,刀背一震,正好砍在尊者脖颈之处。

    尊者一下晕了!

    王守仁目瞪口呆地望着赵明兴,这两三下就将尊者打倒了,再看看明中信,心中大叫,太神了!

    而明中信却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之事,回身对王守仁道,“大人,还请鸣金收兵,速去救援吴将军。”

    “哦!”王守仁回过神来,吩咐道,“好!亲卫,鸣金!”

    一阵锣声响起!

    “教习!”赵明兴来到明中信身前,拱手望着他。

    “嗯!”明中信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教习,学生愧对您的教诲!”赵明兴一脸羞愧,低下了头。

    “今后加练一个时辰!”明中信轻描淡写道。

    “啊!”赵明兴一脸惊喜地抬头看向明中信。

    “怎么?不想,那就加练半个时辰!”明中信面呈不悦之色。

    “就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赵明兴面呈惊慌之色,连连摆手。

    “嗯!”明中信轻哼一声,“将朱员外与尊者绑了,你负责押解他们!”

    “是!”赵明兴应了一声,随即一脸的庆幸之色。教习不追究了,这就是天大的好事啊!更何况还有那加练的美差!

    旁边的王守仁则是一阵惊愕,一个时辰,半个时辰?这是什么鬼?

    更令他惊愕的是,明中信明明为赵明兴减了加练时间,为何这赵明兴却是这般惊慌?违背常理啊!

    而他也注意到,在明中信让赵明兴回绕之时,旁边学员们居然面呈羡慕之色,这是什么鬼?这明家还真是违背常理之极啊!一家子都是如此怪异啊!

    他摇摇头,甩开了这些想法,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救援吴起,千万不能还未到云南,就折损一员大将啊!

    而此时,军士们也已经拨马而回,一个个面带喜悦之色,看看他们马背上捆绑的人头,显然是军功到手,心情愉悦之极啊!

    王守仁与明中信看到此种情形,相视一笑,看来,今天还真的是收获颇丰啊!

    “军士们,此处先不用打扫战场,吴起将军在前面中伏,危在旦夕,咱们必须马上前去增援营救!救人如救火,除受伤军士在此休整之外,全体出发!”待军士们集合完毕,王守仁也不矫情,安排之后一声令下,迅速出发。

    学员们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一指赵明兴,“你在此看管俘虏,顺便护卫受伤军士!”

    赵明兴一听之下,看明中信脸色,知晓没有商量的余地,只好满面哀怨地望着明中信。

    然而,明中信根本不理会于他,转头对兰馨儿吩咐道,“你随明兴在此休整,我去去就回!”

    兰馨儿看看明中信,知趣地点点头,应随下来。

    “走!”明中信一声令下,学员们紧随而去。

    学员们趾高气扬地冲过赵明兴面前,一个个傲娇地冲他一扬脖,得意非常。

    把个赵明兴气得,满面通红,牙根紧咬。

    但却毫无办法,毕竟,自己是受明教习安排,不干也得干,就让这些家伙神气一回,以后再找回场子。转头不看学员们,却是看到了旁边委顿在地的朱员外与尊者,不由得气不打一出来,上前踢了他们一脚。

    朱员外与尊者此时已经清醒,抬头愤愤然望向赵明兴。

    “哼,还敢瞪我?”赵明兴面色一变,就是因为这两个家伙累赘,累得自己在此守护,还敢如此嚣张,气往上涌,对他们又是一顿暴打,将刚才受的气尽数撒在了朱员外与尊者身上,

    朱员外与尊者人在屋檐下,只好忍气吞声,低头不语。

    “明兴,不要虐待他们,估计呆会明哥哥还有事要问他们!饶过他们吧!”兰馨儿看不过去,上前劝道。

    “是!”赵明兴一见兰馨儿,满面堆笑,应承道。

    嗯!兰馨儿点头一笑,去旁边休息。

    赵明兴狠狠瞪了朱员外与尊者一眼,就近找了一个地势高的土堆之上,看管着他们顺便警惕地留意着四周动静。

    毕竟,明中信的吩咐中,可是包含了要随时警惕,守护这些伤员及兰馨儿,他可不能懈怠!

    不提赵明兴如何看守护卫,且说王守仁他们。

    明中信驱马来到那位报信的军士马匹面前,并列而行,与王守仁一同询问吴起遇伏的情势。

    军士此时已经恢复了精神,面色红润地望着明中信,眼中闪过了丝丝感激之色,显然,他明白,如今生龙活虎地站在此处,乃是明中信的药丸起效,自不会有所隐瞒,将吴起的情势一一道来。

    却原来,刚开始吴起派了两拨斥候前去查探情况,但却久久未归,不得已,他亲自带人前去查探。

    然而,经过一线天之时,警惕非常,但却并无丝毫发现。

    出了一线天,还是未有所发现。

    于是,吴起带人前行,想要先行找到斥候,看到底出了何种变故,然而,一路行去,根本没有一丝线索。

    但这却让吴起更加谨慎,因为,斥候的失踪表明绝对遇到了不可抗力,危险必然已经出现,由不得他不谨慎。

    吴起带着军士,呈扇形前行探查。

    就在吴起地毯式搜索之时,终于发现了贼人们的踪迹。

    而贼人们见埋伏被发现,群起而攻。

    吴起大惊之下,奋起反抗,虽凭借他的勇力,暂时敌住了贼人们的攻势,然而,毕竟敌众我寡,他只好且战且退,逐渐退到了一线天出口处,凭借地势的便利,暂时顶住了贼人们的攻势。

    但他明白,这终究不是长久之际,而且,他也顶不住多长时间,同时,担心有人在背后包抄钦差大人,心中异常担心钦差大人的安危。

    于是,他派了军士前来报信,让钦差大人迅速退回徐州府,汇合李兵之后,再行通过一线天。而他留在一线天阻挡贼人,为钦差大人赢得时间。

    军士一口气说完这些情势。

    王守仁与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钦佩与一丝感激,这吴起明显是想牺牲自己为他们赢得时间,但他却在无后援之下,迟早会被贼人们攻破防线,到时他与军士们必然会被恼怒的贼人碎尸万段!

    他必然知晓这个后果,但却义无反顾地实行!这吴起大局观念不错,就当前形势来说,这是最好的方案,确实应该如此做!

    但他的这种英雄气概却感动了王守仁与明中信,毕竟,他们也才刚刚认识不长时间,但人家却如此相待,虽是职责所在,但这是不可抗力啊!他本不用如此的!

    “行了,全员加速,增援吴将军!”王守仁心怀激荡,大声喝道。

    “是!”军士们齐声叫道。

    一时间,军士们加快了行进速度。

    “大人,不如由我们先行前去增援,毕竟,一线天地势险恶,不需要多人,咱们赶去行行稳住阵脚,迷惑贼人,再行剿灭这些贼人!”明中信冲王守仁请命道。

    “也好!你先去吧!”王守仁见过此前明中信那神鬼莫测的手段,心中有底,点头应道。

    “走!”明中信一挥手,学员们紧随于他,催马脱离了队伍,直奔一线天而去。

    而此时,在一线天的另一边,吴起挥动着大刀,将冲上来的贼人一刀两断。

    “弟兄们,顶住!为了后面的兄弟,顶住!”吴起血盈眼眶大吼一声。

    “是!”

    然而,却只有两位军士答应,而且两位军士,包括吴起,尽皆是浑身浴血,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贼人的,形象无比狼狈,但却是目光炯炯,恶狠狠望向对面的贼人,挥刀砍向贼人。

    其余军士却早已尸横当场。而他们的马匹,也早已身上插满利箭,倒于尸堆之下。显然,他们被弓箭攻击,无奈之下,只好以马匹堆成防线,才得以幸免。

    终于,在吴起的左挡右突之下,一拨贼人被杀伤怠尽。

    而吴起却是累得跪在了尸堆之上。

    “将军!”两位军士一左一右扶着吴起,跪在尸堆之上。

    此时,再行细看,却原来,他们脚下是军士们的尸体,一起堆在了一线天出口处,与那些贼人的尸体形成了一个尸堆,有一人之高,阻挡着贼人。

    而吴起与两位军士站在尸体之上,居高临下,大口喘息着,望着对面的贼人。

    吴起眼中闪过一丝坚毅,重新拉着两位军士站起,与两位军士形成一个尖刀阵形,他在前,两位军士辅助左右,恶狠狠望向前方。

    虽然一线天并不宽阔,但却也有十人宽,他们根本无法将一线天护卫周全。

    却只见,又一拨贼人蜂涌而至,冲上前来。

    “杀!”待贼人近前,吴起挥动钢刀一招力劈华山,将当头贼人斩倒。

    两位军士也是急攻而下。

    两拨人马拼杀在一起。

    不过,毕竟吴起他们虽然人少,但却是占了地利,居高临下,为他们减少了体力的消耗。

    但见到吴起在劈倒一位贼人之后,艰难地将刀从贼人身上拨出,显然,体力也已经快要透支怠尽,但却强撑着,阻挡贼人。

    而两位军士却是在劈倒贼人之后,跪于尸堆之上,专砍贼人们的双腿,显然,他们已经无力再站,只好尽力而为了。

    “兄弟们,加把劲,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一线天外,显然是首领,在那儿叫嚣道。

    贼人们一听,更加卖力地吼叫着,冲向吴起他们。

    然而,吴起等人虽然体力消耗怠尽,但却一次次在贼人的冲锋之下,挡了下来。

    “噗!”一声,终于,一柄钢刀吹在了吴起的肩膀之上。

    吴起痛得大叫一声,双手挥动钢刀斩进了贼人的腰间,但却无力拨出。

    贼人眼中带着一丝笑意,但却低头看了一眼腰间的钢刀,面容瞬间惊异地看了一眼吴起,垂头而亡。

    “他已经没力了,冲!”那位首领远远看到,大喜之下,挥动手中后器,带领大队人马冲向了一线天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