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一线天之役-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一线天之役

    “好了,朱护法你们先行歇息吧,余下的事我自会安排!”徐奎壁微微一笑,安排道。

    “不行!”朱员外脱口而出。

    “朱护法还有何见教”徐奎壁面色一变,不悦道。

    “徐尊者,朱某并非对你指手划脚,实乃是这明中信与咱们仇深似海,朱某想要亲自出手将其拿下,故此,在此请缨,亲自前往捉拿于他。”朱员外见徐奎壁面带不悦,连忙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徐奎壁面色稍稍缓和。

    “另外,那明中信不知为何手中好似有一种武器,似天雷般,炸裂开来,杀伤力巨大,所以,咱们此次行事还须得谨慎小心啊!”说着,朱员外一脸的心有余悸道。

    “是吗?”徐奎壁一脸的不可置信。

    “徐尊者,我也不想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朱员外满面苦笑,“实在是这明中信太过妖孽,之前我就是小心再小心了,但是,这家伙根本就不是能够依常理推测的,总是出其不意给我们一些惊吓,要知道,针已经在他手上栽过三次之多了,至于济南府王尊者,更是已经栽过数次了。”

    王尊者在旁连连点头,心有余悸地佐证朱员外的话。

    “真的?那倒要听听,这家伙如何个妖孽法?”徐奎壁一脸的感兴趣。

    于是,朱员外与王尊者轮番上阵,你一言我一语,从在陵县突然崛起开始,直至他在一线天处那般神鬼莫测的将他们一网打尽,将明中信的所作所为细细道来。

    “徐尊者,你现在知晓这明中信是何等难缠了吧?”朱员外叹口气,“如果不是我暗中留了一手,用暗桩通知你我等被抓,只怕这次真的是栽了!”

    “原来如此!”徐奎壁听完他这话,心下一阵恍然,原来这明中信与弥勒会还有如此深的纠葛,那就怪不得这朱护法对明中信有如此执念了。

    而这朱护法的话语之中,就可以看出来,这明中信还真是人才!不过做为敌人,这可就是弥勒会的心腹大患了!

    “徐护法,你们所说的‘天雷’究竟是何物呢?”然而,徐奎壁依旧有疑惑,这“天雷”究竟是何物,能有如此大的威力,他能够看出来,虽然王守仁与吴起,还有明中信将当时的炸响归纠于天雷,但那必然是他们隐瞒了一些事,而这些事却是对自己来说很重要,尤其是现在要对付有明中信在内的钦差卫队,如果不弄清楚此事,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啊!

    朱员外与王尊者对视一眼,苦笑道,“不瞒徐尊者,这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当时我们都被炸蒙了,根本就来不及看那是何物,但很确定,就是明中信使用的,但我们认为,那可能是一种火药,但火药没这么大威力啊!否则,这大明岂不是早就一统天下了,我们思来想云,这很有可能就是明中信研制的一种秘密武器,而那王守仁与吴起可能知晓内情!”

    “是吗?”徐奎壁低头猜测,随即抬头望向那贼人首领,“李行者,你又为何被擒?要知道,你可是也有三百余人的队伍啊!岂能被几十人的卫队所擒?”

    “对啊!”朱员外与王尊者也是一脸的纳闷,要说他们被擒还情有可原,是因为自已等人太过集中,一下被明中信那不知名的秘密武器炸蒙了,但这李行者可是分散在一线天另一处出口,即便那明中信有那般神鬼莫测的武器,但却无法将其一网打尽啊!

    李行者一直以来就听这几位大佬探讨,根本不敢插话,但如今他们尽皆望着他,听他解释,无奈一笑,娓娓道来。

    “朱护法说过,你们在集中之后,想要偷袭那王守仁,以减少损失之时,被那明中信抛出武器炸死了整整一半人马,其实,我也没好到哪去!”

    “怎么?你也被炸了?”朱员外与王尊者异口同声问道。

    “不错!”李行者苦笑一声,“二位难道没听到我们那边的爆炸之声吗?”

    朱员外与王尊者对视一眼,仔细回想一下,还真是如此,他们还真的隐约听到了爆炸之声,不过,他们当时刚刚被擒,心情沮丧之下,未当回事而已。如今想来,确实如此!又是那明中信?一想到明中信,二人就恨得牙痒痒。

    “您二位想到了?”李行者面色一垮,继续道,“当时,我们已经胜利在望,那吴起已经被我们杀得仅剩三人,而我已经正好要将吴起斩杀,未曾想,居然有人来援,而且,那箭羽直接就射往我的眼睛,逼得我只好自救,放弃斩杀吴起,要知道,当时只差一点点,我的钢刀已经到了吴起的脖子处,再迟一下下,吴起就会人头落地。但是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

    李行者将这句话重复个没完,无限后悔。

    “又是明中信?”朱员外与王尊者异口中同声猜测道。

    李行者猛一愣,抬头望向二人,“你们怎么知道?”

    二人不由自主一同叹口气,异口同声道,“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个搅屎棍!”

    徐奎壁在旁边也惊讶于二人的默契,不过好笑的同时,心中也是一个激灵,看来,这个明中信还真是个祸害啊!能够让这二位如此忌惮,必然是做出了令他们刻骨铭心的事情,才能有此效果啊!这是个祸害啊!必须除之而后快!

    徐奎壁暗自下了决心。

    “看来,还是朱护法与王尊者了解他啊!不错,正是那明中信,要知道,本来,即便是有一箭射我,但我用钢刀挡过之后,绝对能够再砍那吴起一刀的,但谁曾想,那明中信居然使用了连珠箭,而且,一箭更比一箭劲道足,令得我只好退出几尺之外,先避其锋芒,才能够抵挡得住他的箭矢,所以才错失了斩杀吴起的大好机会!”

    “他还会连珠箭?”朱员外与王尊者大惊,也仅有他们这两位一直以来与明中信作对的对头,才知晓,那明中信的才谋略调教人才的本事,真心不要太强!但如今,居然知晓,那明中信还会连珠箭这种技能,这还让他们如何活啊!

    “是啊!你们不知晓?”李行者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就是这个消息,居然让这二位大佬如此吃惊,难道之前明中信根本就没有展露过这箭术?

    朱员外与王尊者对视一眼,苦笑连连,本来,这明中信采斐然,计谋过人,还不可怕,至少他还有短板,一直以来,就未曾展露过武艺,但已经那般难以应付了。

    如今,居然让他们知晓,这明中信不只会武技,而且还会如此牛逼的箭术,这可真是他娘的!太他妈变态了!

    不由得,他们多想了,如果这厮会箭术,那保不齐他也会其武技,今后看来,要对付明中信的话,必须考虑到意外情况!

    “你们别告诉我,你们根本不知晓明中信会箭术?”徐奎壁这时也有些不解了。

    这朱护法与王尊者居然不知道这明中信会武技,这是怎么话说的!要知道,他们弥勒会历来就是谋定而后动,必须确认对手是谁,具体情况如何,确保万无一失才会做出行动,而如今他们居然告诉自己,这么久以来,他们与明中信纠缠至今,居然不知晓明中信还会箭术!作为弥勒会的一方大佬,他们有这么糊涂吗?

    朱员外苦笑一声,点头道,“不错,此事之前,我们还真不知晓明中信会箭术,只是知晓,他会一些精妙步法,根本就没有自己出手伤过人!即便是这次,也只是派他的学员出的手!”

    “嗯!”徐奎壁也不深究,只是望向李行者,“你继续说!”

    李行者收回讶异的眼神,老老实实言道,“在我挡住明中信的连珠箭之后,明中信也赶到了吴起身边,停止了运用箭术。于是,我重整齐鼓,将弟兄们招集起来,安排好阵形,准备一鼓作气,冲入一线天,将他们斩杀。”

    几人默不作声,直直望着李行者,听他讲述。

    李行者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些压力,咽口唾沫,继续,“却未想到,那王守仁也赶到了,但那明中信却未等候王守仁,而是带着十几名小娃娃冲向我们。”

    “然后呢?”徐奎壁听得入神,不由得期待下面的结果。

    李行者苦笑一声,“我见到明中信带着十几名小娃娃冲向我们,心中大喜,认为他们真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鸡蛋碰石头,找死!欣喜之下,下令兄弟们冲锋,杀向他们,争取在一个回合之间,将他们斩落马下,再乘势而为,冲进一线天,灭杀钦差卫队。”

    重头戏来了,徐奎壁、朱员外、王尊者心情紧张地望着李行者,令他压力倍增。

    李行者咽咽唾沫,不敢迟疑,揭晓答案,“而就在我们两队即将相逢之际,那明中信带领的小娃娃们居然一分为二,从我们左右两侧分裂而去,根本就不与我们相争。”

    “不可能啊!他们十几人,而你们可是有三百余人啊,他们岂能躲过你们?”徐奎壁一脸疑问道。

    “我也不知晓,不过,倒也不是没有接触,明中信分为两队之后,其实还是与我们有了交手的!就是,就是”李行者面色难为,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

    “说,究竟出了什么事?”徐奎壁面色一沉,厉声道。

    “唉,不敢欺瞒徐尊者,其实,我们有兄弟与他们交手,但是,不说明中信这家伙,即便是那些小娃娃,驭马之术居然一流,而且攻杀之法极是特殊,未等接触,咱们的兄弟们就纷纷落马!无一例外,与之接触的兄弟们纷纷落马,根本无一合之敌。更甚者,那些无主之马居然被他们一一躲开,那驭马之术简直是神乎其神。”

    说到这里,李行者满眼的钦佩之色。

    徐奎壁却是满眼震惊,作为一个将门之后,他可是知晓的,在战场之上,冲杀之时,将敌人杀死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能够驾驭着自己的马匹躲过战场上的一些人与马,那需要如何精湛的驭马之术!况且还是在对方的大军之中,就更加难能可贵了!

    这明中信究竟是如何的妖孽,能够令这些娃娃练得如此精湛的驭马之术?

    徐奎壁知晓,将门之战阵之术中有一条,就是,在战阵之中只要找到敌人队伍的弱势之处,也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只需找到敌人战阵之中的薄弱之处,就可攻其一点,令其战阵乱套,到时,可以造成一种万军中之取敌将首级的假象,进而令敌方军士士气低落,一击即溃,历史上有那么多的以少胜多的战例,虽不敢是尽皆如此,但却也占了大多数,也成就了如许多的名将。

    但他不敢相信,那明中信明明不过是一个香门第之人,又是如何掌握的这战阵之术?

    而且,如果明中信掌握了这战阵之术,那他可就是自己的心腹之患了啊!

    不可能,一定不可能!徐奎壁不由得否定自己的假想。他一定是一时运气!不错,一定是运气!

    “后来呢?”朱员外与王尊者听得都傻了,但他们更加关心的是明中信如何力挽狂澜,将李行者三百人的队伍一网打尽,还生擒于他。

    李行者偷眼打量一下三人,继续道,“本来,这也没什么,我们也只是阵脚大乱而已,但他们十几人根本先造不成多大的伤害,但是,就在这时,也就是明中信两支队伍分别来到兄弟们的侧翼之时,突然,他们尽皆勒马住脚,反而冲向了两侧的远方,当时,我以为,他们是要逃跑!”

    “切,明中信会逃跑?笑话!”王尊者听到此处,不由得一撇嘴,不屑地看着李行者。

    “不对,只怕明中信还有后招,你不能大意啊!”朱员外却是脸色大变,急切道。

    “唉,朱护法与王尊者真是神人,居然料中了!”李行者满眼的佩服之情,一竖大姆指,拍马屁道。

    “废话,快说,到底如何了!”朱员外却是黑着脸,厉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