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县衙来人-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十六章 县衙来人

    店小二瞬间眉飞色舞,“客官,您且听我慢慢道来!”

    却说这一日,明家老夫人上白玉娘娘庙去上香,一行人来到白玉娘娘庙前。

    突然,一伙人出现向老夫人一行打听去l县的路,明府管家福伯上前热情指路。却不料,突然间这伙人拔出兵刃一拥而上,要劫财。

    老夫人指示管家,将财物交给这伙人,没料想,他们得寸进尺,居然想要掳走老夫人,这就不能答应了。

    福伯大怒,尔等宵小欺人太甚,待我拿下你等。

    福伯上前拼杀,不一会,这伙五六人就倒了一对半,福伯胜利在望。

    却不想,一声呼哨,呼拉拉又从树林中钻出二三十人将老夫人一行团团围住。

    福伯真可谓是忠肝义胆,没有抛弃老夫人一行,反而浴血奋战。

    然而,毕竟寡不敌众,节节败退,渐渐地,福伯撑不住了,他大叫,“天要亡我明家啊!”

    不料想,此时明家少爷明中信如天神般下凡,带领学堂学员们及时赶到,将众贼人一网成擒。

    “你小子蒙我们!”还未等紫脸男子等三人说话,那一桌起了内讧,其余三人将富态男子按倒在地,就是一顿胖揍。

    紫脸男子与小眼睛男子一脸好奇,问道,“明家学堂是什么地方?”

    店小二喝口茶水,待要继续说,却听掌柜的在那道,“狗子,别再说了,外面有客人到。”

    店小二一激灵,“不好意思,客官,我先去忙了。”

    紫脸男子微笑示意,“无妨,你去吧。”

    三人用完饭菜,来到客房。

    “看来这明家还真够可以的,哪儿都有他们的事。”小眼睛男子说道。

    “看来明家是关键,不管如何,这次出来,得带点东西回去。要不然,咱兄弟两个可没法交代。”紫脸男子道。

    “我们是暗访,还是明查?”小眼睛男子望着紫脸男子。

    “人生地不熟,只能依靠地头蛇了。”

    小眼睛男子深以为然。

    啪啪啪,房门一阵颤动。

    “快开门,快开门。”

    二人对视一眼,这是怎么了?

    “客官,请开下门,官爷查房。”店小二的声音传来。

    “干什么?干什么?”李玉的声音传出,看来,他是听到拍房门的声音了。

    “官府查房,将路引拿来!”一个嚣张无比的声音响起。

    紫脸男子向小眼睛男子示意,开门。

    一开门,却见两个中年汉子站在门外,身着黑色马褂,腰间跨着佩刀,系着腰牌。

    旁边站着掌柜的和店小二。

    李玉正站在他们面前,拦着不让敲门。

    “哟,这是怎么了?”小眼睛男子轻佻地说道。

    “你”右手边那位官爷待要发火。

    左手边的赶紧拦着,“这位,最近l县不太平,这不为了你我的安全着想,来往客商都得盘查,您二位配合一下!”

    “这位还说得中听些!”小眼睛男子用眼睛瞥一眼右手那位。

    “你!”右手边那位一阵气结,待要上前与他理论。却被左手那位拦了下来。

    “您何必与我们一般见识,我们也就是跑腿的。”

    “行了。”紫脸男子瞪了小眼睛男子一眼,“官爷,这是我们的路引。”

    “你叫石文义,他叫张采,bj人士,经商,目的地l县还有一位李玉呢?”

    “我在这儿。”李玉应道。

    “让我们看看你们的行李!”左手那位不紧不慢地道。

    “行,请。”紫脸男子石文义抬手相请。

    李玉向旁一闪,让开去路。

    左手那位抬腿进了房间,右手那位紧随其后。

    “哼!“右边那位经过小眼睛张采时冷哼一声。

    “哼什么哼,呆会不要吓尿了。”张采不屑地低声道。

    石文义冷眼看了张采一眼。

    张采一缩脖子,吐吐舌头,返身回房。

    掌柜和店小二待要进房,却被李玉拦在外面。

    “您二位就别进去了。”李玉道。

    店小二伸长脖子向内观瞧,却见房门被李玉闭合上了,什么都瞧不见。

    店小二一阵讪笑。

    李玉站于房门旁,昂首挺胸,目光时不时左右观察,再不发一语。

    在李玉关上房门的一瞬间,左手官差警惕地回望一眼,再谨慎地观察一下石文义与张采二人。

    见无异常,左手官差悄然松了一口气。

    “未请教官爷尊姓大名。”石文义抱拳道。

    “不敢,谢琪是也,这位是石锦。”左手官差和气地说。

    口中虽客气,但目光可不客气,谢琪左右打量房中,却见中央是一张方桌,上面有壶茶水,四个杯子,其中两个杯中有水,明显他们二人刚才正在喝茶,桌旁有四把椅子,之后,就是一张床塌,床塌上有一床被子,一个枕头,其他就空无一物。而在床塌旁的地上,放置着一个包裹,明显就是他们的行李。

    石锦走上前去待要动那个包裹,却见张采伸手拦住了他。

    谢琪一指,“这是何意?”

    石文义一笑,“别误会,包裹中有一些银两,是这次出来做买卖的本钱,我家贤弟有些谨慎。还有一些这次办事的家伙事,怕惊着两位官差。”

    “是吗,还怕惊着我们。”谢琪一阵浅笑,“不怕,我们兄弟可是经多见广,哪能这么轻易吓着!”

    “走开。”石锦想一把将张采推开,没想到,张采居然一动不动。

    “哟,跟我较劲。”石锦一挽袖子,就待上前比划。

    “老石!”谢琪一声喝叫,将其叫住。

    “您看这?”谢琪面向石文义,一摊手,意思是,你看着办。

    “好了,张采,不要和官差较劲了,让人家检查一下,人家放心,咱们也放心!”石文义徽笑道。

    “官差大人!”张采狠狠吐出四个字,恶狠狠道,“呆会儿,别吓破了胆!”放下狠话,退在一旁。、

    “吓破老子的胆的人还没出生呢!”石锦一瞪眼,上前就要打开包裹。

    不知为何,见到恶狠狠的张采,谢琪心中一跳,“难道?”

    未等他说话,石锦已经打开了包裹。

    “呀”石锦一声惊叫,包裹失手跌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