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茶肆获信-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一十四章 茶肆获信

    李行者无辜地看看朱员外,他本来是想拍马屁的,却未想拍在了马腿上,只好抿抿嘴继续道,“那明中信确实不是逃跑,而是在他向远处遁去之时,向我们队伍中扔了一些武器!”

    说着,李行者满面的惊惧之色,住嘴不言,浑身都在瑟瑟发抖。

    “究竟遇到了何事?”徐奎壁满眼的疑虑,这李行者怎么了,不是听说这家伙天不怕地不怕,是个傻大胆吗?向来是冲锋在前,无惧生死的!能够令他都感到害怕,只怕这明中信还真的是拿出了什么了不得的武器?

    朱员外与王尊者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丝无奈,果然,这明中信还是出了幺蛾子,他们身有体会,故而,也不催促李行者,只是望着他,希望他早点从惊惧之中走出来。

    “哦!”李行者过了一盏茶时间,缓过神来,见众人望着他,哭丧着脸,“那明中信居然能够运用武器招出天雷!”

    天雷,又是天雷!朱员外与王尊者面色大变,这明中信究竟有多少天雷,要知道,他们以为他已经在一线天前一战之时用完,未曾想,他居然拿着这“天雷”又去祸害李行者的队伍,怪不得李行者失败被擒呢?直到此时,他们才彻底了解到,原来咱们黑老大不用笑黑老二,根本就是被同一个人一次祸害的!

    “你确定是天雷?”徐奎壁却是满脸的感兴趣,问道。

    “小人敢赌咒,确实是天雷,要知道,他将手中的东西扔到队伍之中,瞬间炸了开了,一个个兄弟被炸得满面漆黑,甚至手臂腿脚都满场横飞!”李行者眼中闪过惊惧之色,但却信誓旦旦向徐奎壁解释道。

    “之后呢?”徐奎壁没再问,开口道。

    “不只是那明中信,那些学员们也是将一件物事扔向了队伍中,而且也是不断引来天雷,炸得兄弟们哭爹喊娘,士气瞬间崩塌,而且座下马匹尽皆吓得跪倒在地,再无力起身,可怜兄弟们被甩下马匹,被那王守仁乘势追杀,令得我们全军覆没。可怜兄弟们被那些军士吹了头颅领功请赏啊!”说着说着,李行者有些涕不成声。

    “之后呢?”徐奎壁眼中闪过一丝狂热,再次追问。

    “之后?”李行者收拾心情,抬头望向徐奎壁,心下有些懵圈,这徐尊者究竟是要问什么?

    就连那朱员外与王尊者也是一脸的懵然,望向徐奎壁。

    啊!徐奎壁见他们尽皆望向自己,明白自己问得有些笼统,组织语言,问道,“我是说,在那明中信使用了物事一轮之后是否再次使用?”

    “啊!”李行者瞬间点头,表示明了,原来徐尊者是问的这啊!

    朱员外与王尊者却是若有所思地看看徐奎壁。

    “不瞒徐尊者,我也很好奇,如果那明中信还能够引来天雷,为何不连续引来呢?要知道,当时虽然那天雷对咱们造成了极大的损失,但也只不过炸死咱们几十号兄弟,其余只不过是有些懵有些伤,如果他再行使用,只怕单是这天雷就能够令咱们全军覆没啊!”李行者满眼的庆幸。

    “不过,过后我细想啊,认为明中信这引来天雷肯定有所限制,或者他根本已经无力引来,故而,才没有再行攻击咱们。而且,当时,如果不是王守仁那家伙乘势袭击咱们,我重整旗鼓,组织弟兄们反攻,咱们还真有可能现场翻盘啊!”

    但是,徐奎壁一听之下,却是有些失落的模样。

    相应的,朱员外与王尊者也是有些失落。

    唯有李行者在那儿摇头后悔。

    “无论如何,咱们必须活捉这明中信!”沉吟半响,徐奎壁抬头望着他们,一字一句道。

    “不错!”朱员外与王尊者眼神中闪着坚定,随声附和道。

    “既然咱们意见一致,那咱们就商量一下,群策群力,如何将那明中信活捉?”徐奎壁点头道。

    嗯!朱员外与王尊者点头应是。

    几人将头颅凑在一起,密谋行动。

    而此时的地牢之中,王守仁等人五花大绑,各自被推进了牢房之中。

    “大人!”吴起不自禁有些愤然,向差点被推得跌倒在地的王守仁叫道。

    “无妨!”王守仁一个趔趄,站住身形,冲吴起微笑道。

    “老实点!”那管家模样的家仆见状,大声喝道。

    “你?”吴起愤然就待与之理论。

    但王守仁轻咳一声,制止了他。

    吴起看看王守仁,不再说什么。

    一众家丁随之离去。

    牢房之中安静下来。

    监察御史面色灰白,打量一下周围,转头望着王守仁哭丧着脸道,“王大人,咱们怎么办?就死在这阴暗潮湿的地牢之中?”

    “哼!”吴起满眼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扭过头颅不想理会于他。

    “梁大人无妨,咱们还有一线生机,静待就好!”王守仁冲监察御史微微一笑道。

    “真的?还有一线生机?”监察御史瞬间满血复活,瞪大双眼,激动地望向王守仁。

    吴起也是惊奇地回转头颅,望向王守仁。

    “咱们不是还有明师爷吗?依他的本事,必然会发现咱们失踪,依他那慎密的心思巧思,肯定能够找到咱们,到时,咱们自会获救!”王守仁充满信心地道。

    吴起瞬间眼睛亮了起来,是啊,还有那位妖孽啊!自己怎么就忘记了!

    “明师爷?”监察御史眼中闪过一丝亮光,但随即黯淡了下去。

    随即苦笑一声,摇头叹息道,“唉,不可否认,这一路之上,明师爷确实表现出色,但他每次却是凭借的外物,此番对上中军都督府!只怕?”

    说着,监察御史眼中的绝望之色更加浓厚,缓缓坐在墙脚,不再发言。

    经过他这一提醒,吴起眼中也有了一丝动摇,是啊!虽然明中信确实有些本事,但这次面对的可是中军都督府啊!他敢冲撞中军都督徐公爷吗?

    王守仁看到二人的脸色,微微一笑,坐于一旁,不再说话,毕竟,身处绝境,心中患得患失是理所当然之事!罢了,由得他们吧!相信明师爷就好!缓缓闭目养神,不再发一言。

    牢中恢复了安静!

    此时南京城外的钦差卫队当中,明中信安然躺于大帐之中静思。

    赵明兴蹑手蹑脚进了大帐之中,望着明中信。

    “嗯!明兴,有何事?”明中信闭着双目,开口道。

    啊!赵明兴吓了一跳,本以为教习在思考事情,所以不敢打扰,才蹑手蹑脚进来,想等教习有所得时再行禀报,未曾想教习已经知晓是自己,收敛心神,回道,“教习,膳食已经准备妥当,还请用膳!”

    “哦!”明中信睁开双目,望向赵明兴,“你们先用吧!我等候王大人回来再一同用膳!”

    “这?”赵明兴眼中闪过一丝亮光,“那好,我就让他们用膳,我与教习等候王大人!”

    “不用,这些时日,你也累了!下去用膳,顺便休息一下!现在身处南京城外,想必不会有不开眼的贼人前来骚扰咱们的!你不用如此紧张!”明中信笑道。

    确实,虽然这些学员们,包括赵明兴经过了他的培训实力提升极快,但毕竟身体还是十几岁的少年,一路行来,精神又随时保持紧张,想必都已经疲累非常了,现在既然没什么事,就让他们休息一下,缓和缓和精神吧!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否则他们这根弦拉得太紧,总有断的时候的!

    “我去吩咐!”赵明兴也不推辞,转身而去。

    一阵吆五喝六之声传来,显然,赵明兴在向大家传达自己的指令,明中信微微一笑,重新闭上双目静思。

    咦!明中信心中一动,叹息一声,睁眼道,“你小子,要不要这么倔,让你下去休息,你就去啊!我又不用你陪!”

    却原来,赵明兴这小猴子又重新站在了自己旁边,守护着。

    赵明兴憨然一笑,面向帐外,不再理会明中信。

    也罢!明中信摇头不已,坐直身形,一指旁边,“坐吧!”

    赵明兴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旁边。

    “你这是铁了心要等着了?”明中信望着他问道。

    “嗯!学生不饿!”赵明兴点头应道。

    然而,随着他的回答,咕嘟一声,肚子叫了一声。

    明中信为之失笑,戏谑地望着他。

    “这肚皮,真不争气!”赵明兴满面通红,一拍肚皮,自嘲道。

    “好了,我知道你小子倔强,这样”明中信停顿一下,没好气道,“你现在去城中兵部等候王大人,与他们一起回来!省得在我面前让我心中膈应!”

    “是!”赵明兴兴奋异常,一跃而起。

    “对了,你小子可知晓路途?”明中信叫住了他。

    “这?”赵明兴瞬间懵圈,是啊,自己可没来过南京,岂知晓南京兵部在何处?

    “就知道你小子毛毛躁躁这性格!来,我给你指一下路!”明中信翻个白眼,没好气道。

    赵明兴摸摸头颅,讪笑一声,乖乖来到明中信旁边,静听他讲解南京城的布局。

    片刻之后,赵明兴脑海之中有了谱,转身而去。

    “这小子!”明中信望着他的背影,摇头失笑不已。

    不提明中信在营中静候,单说那赵明兴来到城门之处,送上路引,进了南京城。

    嚯,一瞬间就被这陪都的繁华景象所迷住了。

    南京城中街市纵横,店铺林立,车马行为摩肩接踵,标牌匾额林林种种。佛寺、官衙、戏台、民居、水榭,层层叠叠茶庄、金银店、药店、粮油谷行,应有尽有,真可谓“小桥、流水、人家、绿树、桃花”、“舂米不觉汗滴苦,农家喜闻稻米香”、“前店划拳行令乐,后场挂炉烤鸭忙”,好一幅繁华、富庶、热闹的市井生活画面。

    而且与京师相比,南京城更有一种江南之地婉约之景,令得赵明兴目不暇接,看个没完,两只眼睛根本就不够用。

    他心中知晓,南京城内没有什么危险,而王守仁等人办事必不会那么早完结,于是左顾左盼,缓缓步在南京城街头,观赏着江南景致。

    “听说没,刚才有人在街边喊冤呢!”一座茶肆内,有人议论道。

    刚开始,赵明兴不以为意,观赏着旁边的景致。

    “是啊!听说是从城外押着人进来的,没想到被徐小公爷听到,一怒之下,就将他们抓了!”有人洋洋得意道。

    “城外?”赵明兴心中一动,站住身形,竖起耳朵细听。

    “瞎说,徐小公爷岂会管这等事!”旁边自有人不愤道。

    “切,我可是亲眼所见!”那人辩解道。

    “真的?”有人不信。

    “废话,你也知晓,我这习惯,每日不喝点茶就不舒服,昨日吃了些酒,睡过了头,起床后直奔茶肆而来,未曾想今日起得竟然这么巧,在路上看到了一场好戏!”那人翻翻白眼,不屑道。

    “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旁边有人怂恿道。

    “哼!”那人冷哼一声,叫道,“小二添茶!”

    “小二,将十六哥的茶水计在我帐上!”自有人明了他的意思,叫道。

    “兄弟,仁义!”十六哥一竖大姆指,赞道。

    “那是!不过,还请十六哥给咱们说说!”

    “明白!”十六哥点头笑道。

    “咳!咳!”十六哥轻咳两声,咕噜一声,喝口茶,润润喉咙,开言道,“话说,十六哥我起床不些延迟!”

    “十六哥,还是说正是吧!”旁边有人起哄道。

    “切,不说说引子,岂能说到正题!”十六哥不屑地看看周围。

    然而,他也知晓,大家想听的是什么,于是继续卖弄道,“且说十六哥我来到街头,却只见那玉树临风,貌似潘安的徐小公爷正站于街头与一队人马寒喧。”

    茶肆内,一片安静,大家眼巴巴望着十六哥,听他白活。

    “突然,一声大叫突破天际!”

    大家一惊,但都知晓这好戏上场了,更是注意力集中,竖起耳朵听着,深怕遗漏了精彩瞬间。

    而十六哥却是微然一笑,看向茶杯,大家一阵不悦,这小子又吊咱们胃口。

    然而,看过去,哦,大家明白了,这小子是要茶呢!

    “小二,只管添茶,十六哥的茶钱今日算我的!”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嚯,这是阔少啊!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声音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