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心急如焚-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一十五章 心急如焚

    十六哥也是吃了一惊,不过看看声音来处,只见是一位身着紧身医的一位十余岁的公子,心下大定,看来,自己的事情到了这位公子的心里,这是赏自己的!

    “谢公子赏!”十六哥站起身形,冲公子一抱拳。

    “继续!得好,呆会有赏!”公子淡然一笑,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子,在手中掂量掂量,微笑示意。

    十六哥瞬间眼光大亮,显然,这位公子不差钱,如果伺候好了,只怕自己今日还真的发财了!

    “公子,您瞧好吧!”十六哥作个揖,喝口茶,气势逼人地开讲。

    “却,这一声大叫,正是那一队人马当中传出,定睛望去,却是那队人马中被绑着的几位壮汉其中一位,在大叫‘冤枉’!”

    什么?冤枉?众人皆是一惊。

    那位公子也是专注地望着十六哥,等候下文。

    “却那一队人马,一听之下,迅速有人用鞭子抽打那位喊冤壮汉,令其闭嘴,然而,却有其他壮汉纷纷叫道冤枉。这一下,徐公爷也不能忍了,上前就与那队人马理论!”

    那公子听到此处,眼神大变,但却是强自镇定,皱皱眉头,继续听着。

    而十六哥却未曾看到,反而见公子继续听着,卖弄道,“刚开始,我也以为,徐公爷既然开口,只怕这几位壮汉就能够获救了。然而,我错了!”

    到此处,十六哥自得地望着众人,尤其是望着公子。

    “后来呢?”大家一见十六哥停顿,心下大急纷纷追问道。

    而公子,眼神中也是显出了一丝急切,被十六哥看在眼中。

    十六哥心中一笑,不话,反而拿起了手中的茶杯,细细品茗起来。

    “快啊!”众人催促。

    公子不二话,将手中的银子扬手一扔,刚刚好落在了十六哥的桌上。

    十六哥一见之下,心中一寒,没曾想,这位公子还是位练家子?通常,这些练家子脾气可不好,一个不好就会上手,将自己整治一番,心了,可不能自己砸了锅啊!

    十六哥立刻放下茶杯,作揖陪笑道,“谢公子赏!”

    “少废话,继续!”公子面色一沉,沉声喝道。

    “却徐公爷开口之后,那领队之人居然毫不卖面子,反而强硬无比,想要离去。”十六哥不敢怠慢,继续,“显然,这些家伙肯定干了不少坏事,怕徐公爷发现,故此才想要匆匆离去。”

    “徐公爷难道就任由他们离去吗?”旁边众人愤然道。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依徐公爷的脾气,这些人不给面子,自是饶不过他们。随后,徐公爷下令拦住了他们,要他们一同前去中军都督府审理此事。”十六哥一扬脖,与有荣焉道。

    “好!”

    “霸气!”

    旁边一阵附和叫好之声。

    “然而,这些人居然依旧不去,居然狡辩是要去兵部交接,让徐公爷前去兵部听取审理结果!”

    “不能!”

    “绝不能让他们逃走!”

    “其中肯定有隐情!”

    “对,肯定有猫腻!”

    众人纷纷叫嚣推测道。

    “显然,他们在兵部肯定有人,否则,不会前去兵部的!”更是有人在旁腹黑道。

    “切,别以人之心渡君子之腹好吗?也许,人家真的是前去兵部交接。毕竟,兵部也是大明的官吏嘛!”有那聪明人不屑道。

    “别吵了,你们又没在现场,还是听听十六哥如何吧!”有人做和事佬。

    对啊!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十六哥。

    “兵部有没有人?我不知晓?正常交接与否?我也不知晓,但我知晓的是,徐公爷给咱们南京人长志气!”十六哥满面钦佩道。

    “如何长志气了?”大家心情激昂无比,追问道。

    “如何长志气?咱徐公爷根本不放过他们,坚持让他们前去中军都督府,由徐老公爷明断此事!”

    “好!”

    “不错!”

    “徐老公爷刚正无比,自会禀公断案!”

    大家纷纷点头称许。

    “大家伙,你们确定就是那伙人的不对?”旁边的公子满面严霜地问道。

    “当然!”

    “那是自然!”

    “我家徐老公爷在南京从未冤枉过一人,而且还经常接济民众,是个大善人啊!”

    “不只是徐老公爷,就连徐公爷都是谦谦君子,与人为善啊!”

    一瞬间,旁边的百姓居然称诵起徐国公来!

    公子在旁边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徐国公府在南京居然有如此口碑?难道真的是禀公而行?无论如何,自己得赶紧将此消息告知教习啊!

    想到此,他也不再等候,飞身上前一把抓住十六哥,喝问道。

    “十六哥!最后徐公爷将那伙人抓拿了吗?”

    “唉,痛,痛!”十六哥一阵大呼叫,龇牙咧嘴。

    “哦,不好意思!”公子连忙松了松手,“快,到底最后如何了?”

    十六哥疑惑地看看公子,回道,“当然是回中军都督府了!”

    “什么?”公子眼睛瞪得圆圆地。

    “啊呀!”十六哥直接跪倒在地。

    “放手,放手!”到此时,大家自然是相帮邻里,纷纷叫道。

    “啊!”公子一阵大叫,手指瞬间松开了十六哥。

    “快给咱们十六哥赔礼道歉!否则,要你好看!”乡邻们纷纷责骂道。

    公子看看周围的情况,满面通红,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冲四周一拱手,“得罪了!”

    话音未落,却只见公子用手在十六哥脖颈之处一个手刀,十六哥应声而倒。

    公子手臂一夹,居然将十六哥夹起,冲出人群,飞身上马,一个盘旋,将马匹转了个一百八十度,双腿一夹,直奔街尾而去。

    啊!大家愣了,目瞪口呆地望着公子的背影,久久不出话来。

    “抢劫了!抢人了啊!”待得他们反应过来,大叫不已。

    然而,公子与十六哥,还有马匹已经了无踪迹。

    “报官,报官!”有人叫道。

    大家纷纷附和,冲向了官衙。

    而那公子,正是前来南京城接应王守仁的赵明兴,他在逛街之时,听了十六哥的讲述之后,心中了然,与徐公爷有冲突的,肯定是王守仁他们,大急之下,只好将知情的十六哥虏掠而去,让明教习问个明白,究竟发生了何事!也好有一个应对!

    赵明兴快马加鞭,狂奔向钦差卫队所在之地。

    赵明兴心急如焚,恨不能让座下的马匹飞起来。

    然而,就在他狂奔之际,突然,看到前方远处滚滚浓烟飞升而起。

    不好!那是钦差卫队所在之处,难道?

    他不敢想下去,用手中鞭子抽着座下马匹,在平时,他可不舍得抽座下马匹,毕竟这可是他一路之上的战友,他岂能舍得虐待于它,然而,此时教习危在旦夕,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现在,他只想插上翅膀,飞到明教习身边,与他共同面对困境。

    此时,他后悔得想要拍死自己,如果不是自己贪图南京城的繁华,瞎逛,只怕自己早已知晓王大人被抓之事,也早已赶回去报信,明教习有了应对,岂会有此浓烟?

    你,你什么时候不好看景致,偏偏在此要命的关头看,废物,你个废物,教习那般器重于你,将接钦差之事交与你,你就是这样办事的?

    该死,该死,真该死!

    赵明兴自责之余,更是狠狠抽动手中的皮鞭,催促马匹赶路。

    终于,转过一片树林,钦差卫队驻扎营地就在眼前。

    然而,赵明兴却是拉住缰绳,驻立于地,呆若木鸡!

    眼前的惨景,令他的心沉了下去。

    却只见钦差卫队驻扎之所一片狼藉,浓烟滚滚,旗帜营帐被烧个精光,黑色的残存木头依旧在噼里啪啦作响。

    残缺的旗帜也在风中摇曳,本来,这旗帜乃是明黄色,象征着钦差在此,而此时,却是残边缺角,黑不溜球,一看就是被摧残了无数次的残花败柳。

    然而,伤心,绝望,后悔,都不是此时赵明兴该有的情绪,强忍着悲痛,赵明兴飞身下马,步入了钦差卫队驻扎之所。

    越往里走,赵明兴心中越是悲凉。却只见营地之中,帐篷处,栏杆上,却尽皆是密密麻麻的箭矢,地上则尽皆是布满了被烧得只剩下黑色的箭杆。令他头皮发麻,这得有多少箭矢,才能够造成如许效果!

    尤其是大账处,密密麻麻,简直是箭矢挨着箭矢,插得整整齐齐。显然,来犯之敌是想要一举将营帐中人射成肉酱,绝不想给营账中人一丝活路。

    赵明兴颤抖着手,将箭矢一一拨出,再清理一遍,看箭矢下面是否有遗体!

    然而,箭矢之下,没有任何物品尸体!不对,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应该是箭矢底下只有烧成灰烬的帐篷。

    不由得赵明兴心中有些惊喜,难道明教习没有被伏击?

    赵明兴怀着惊喜莫名的情绪,又深怕这只是一个梦,一个奢望,深怕转眼间发现明教习以及学员兄弟们的尸体,自己空欢喜一场。

    他心翼翼地检查着营地,一寸一寸检查,一点一点翻看,然而,还真的未曾发现一具遗体,就连一些本应有的血滞都没有一滴,有的,只是一些被烧成灰烬的物事。

    渐渐地,赵明兴恢复了信心,教习肯定没被伏击!否则一定会有遗体!

    但转念一想,不对啊!如果教习没被伏击,怎会什么都没有,起码他知道,依明教习的禀性,他绝不是一个背动挨打之人,肯定会有所反击,而此处居然没有一具遗体,这就很是诡异了!

    但他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明教习是倡促应战?战略性撤退?故此,无一丝损伤?

    但营地之中根本就没有一个脚印,就是战后有人打扫战场,也必会留下脚印啊!而这个营地却是无丝毫痕迹,仿佛战后根本无人进入营地一般,这不科学啊!

    要知道,如果是敌袭,袭击之后肯定会前来查看袭击战果啊!岂会毫无痕迹?

    但诡异的是,种种迹象表明,这个营地在战后除了自己只怕再无人进来过啊!

    这是怎么回事?

    对了!突然,赵明兴眼前一亮。

    回转身形,冲向营地之外。

    来到马匹近前,一抬手,将晕迷的十六哥放在了地上,翻身上马,绕着营地奔驰不已,先是一个圈,随后逐渐地扩大,同时,双眼睁得老圆,查看着周围的痕迹,圈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慢,赵明兴的眼神也越来越尖锐,越来越细致。

    终于,他一拉缰绳,勒住了马匹,翻身下马,一点点,一寸寸向前摸索着,仔细查看起来,渐行渐远。

    突然,他眼神大亮,翻身上马,拨马回头,直奔营地。

    催马来到了十六哥存放之处,翻身将十六哥拉上了马匹,横放在马鞍之上。

    拨马回头,冲向了他发现痕迹之处,缓缓向前,但他的目光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地面,显然,他是发现了什么痕迹。

    走了一段路程,他翻身下马,再仔细摸索查看一翻,再翻身上马前行。

    就这样,走走停停,查查摸摸,他渐行渐远,而他的目光也越来越亮,眼中也逐渐出现了惊喜之色。

    行行复行行,猛然,他一抬头,咦!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间远离了南京城,向来路退去。

    但随即,他仿佛想到了什么,眼中笑意涌现,眼神更加坚定,催马向前。

    突然,赵明兴耳朵一动,望向远方。

    拉住缰绳,将马停下,侧耳倾听,细听了片刻之后,他眼中惊喜之情闪现,催马来到旁边,翻身下马,将马拴在一个大石头之上。

    看看四周,赵明兴蹑手蹑脚向前潜去。

    赵明兴心翼翼行进一段时间,就会查探一下周围,细细倾听周围的声讯,随后转变方向,继续潜行。

    如此这般,终于,声音清晰可闻。

    “子,不要再反抗了,还不将明中信交出来,更待何时?”一个声音传来。

    赵明兴大喜过望,明教习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