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准备救援-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一十九章 准备救援

    明中信与赵明兴望着十六哥,静待他将详情一一道来。

    十六哥带着激动而又紧张的心情张口详述自己所见。

    想当初,他贪睡睡过头,赶往茶肆,却不小心见到了徐小公爷,作为一个资深的八卦党,他心中好奇,驻足看热闹,想知道点独家,聊作谈资,未曾想,还真的看出了一件大八卦,还从其中获得极其丰厚的利润。

    君不见,自己已经骗了一些茶钱,而现在眼前这位更是给了一枚金叶子,这可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啊!

    刚开始,他见王守仁与徐小公爷相谈甚欢,甚是好奇,这位是何人,居然能令徐小公爷另眼相看,还那般礼遇。

    他本以为,这王守仁肯定会大喜过望与徐小公爷把臂言欢。

    但却未曾想到,那王守仁居然将结交徐小公爷这般美事一推六二五,还急切地想要离去。

    他心下替那王守仁将如此好的机会错过,也看不到什么八卦。

    但更令他想不到的是,那一声高喝“冤枉”,居然令情节反转。

    徐小公爷居然转眼就变了脸色,要禀公执法,要求那王守仁一行前往中军都督府,让徐公爷禀公处理。

    见到如此戏剧化的反转,他岂能不看?岂能不想知晓最终的结果?

    于是,接下来的一幕令他看得过瘾,那王守仁居然要反抗,想要离去。本来,他还担心,人家人数众多,徐小公爷吃大亏,未曾想,徐小公爷居然早有准备,挥手之间,情势大变,徐小公爷居然在暗中藏着众多家丁,一拥而上,将王守仁等围了起来。

    对峙之下,那王守仁也无奈束手与徐小公爷赶往中军都督府。

    他尾随而去,到了中军都督府,他却再无能进去看后续情节,无奈离去。

    但他可以肯定,那王守仁等人必定会被拿下,因为,他在中军都督府外呆了很长时间,但却未曾见到王守仁他们出来,想必,已经被中军都督府拿下。

    对于他的猜测,明中信紧锁眉头,陷入沉思。

    十六哥偷眼观瞧着明中信,希望这位小哥能够信了自己的话,随后再有打赏那就太棒了。

    赵明兴在旁听着大急,但也不敢随便打扰明教习的思路,只是在旁空自着急,抓耳挠腮,心急无比。

    “你再将当时那贼人喊冤枉之后的大家的表情变化说说!”明中信沉吟片刻,抬头细问道。

    十六哥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当时各人的表情动作,事无巨细,详细无比地讲述了出来,尤其是王守仁与徐小公爷的表情讲得更加详述。

    明中信静静听着,时不时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但更令人心惊的是,他那光亮充满了阴冷之气,令偷眼看他的十六哥心惊胆寒,不敢再看他一眼,垂头详述。

    随后,明中信又细问了一些细节,十六哥不敢隐瞒,一一描绘,尽力重现当时的场景。

    “嗯,这几枚金叶子你拿着,先下去歇息吧!”明中信从袖中取出几枚金叶子,递给十六哥,吩咐道。

    十六哥欣喜无比,但却有些犹疑地看看明中信,显然,刚才那阴冷的目光吓着了他,不敢放肆。

    明中信收敛阴冷的目光,微微一笑,“拿着吧!此事事关重要,汝得此谢礼理所应当!”

    十六哥看看明中信再无那般吓人的目光,点点头,双手颤抖着接过金叶子,双手紧紧握着金叶子,鞠躬道谢不已。

    赵明兴一拉十六哥,拉着他出去安排。

    当赵明兴回转帐篷之时,却见明中信正提笔在纸上画着什么!

    咦,明教习为何身上还有笔墨纸砚?可知道,当时可是在战场之上,连战马都无法保全,谁会注意将这些笔墨纸砚带在身边?但想想明教习的神奇,也就不再惊讶了!

    他上前观瞧,哟,这不是南京城的地图吗?还有,这不是那中军都督府所在的街道吗?却只见,明中信已经将南京城街道的每一个建筑物画得分明,明教习什么时候去过南京城吗?为何画的那些自己所见过的街道一模一样?而且,他画这有何用处?难道是想?

    一瞬间,赵明兴眼神变了,同时眼中充满了惊骇。他以探寻的目光投向明中信。

    明中信仿佛能感应到他的目光,抬头冲他一笑,“急了吧?”

    “教习,你是想要劫”赵明兴满面担忧,话到嘴边,不敢再往下说,只是担忧地望着明中信。

    “怎么?不敢说出来?怕了?”明中信微微一笑,道。

    “真的是要?”赵明兴这下确认了,眼中闪过一丝坚定,“只要教习吩咐,龙潭虎穴明兴也敢去!”

    “你知道我的想法?”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感动,问道。

    “是啊!钦差大人被抓,这是大事啊!如果咱们再不救援,只怕钦差大人会被冤死啊!到时咱们回京可就无法交待了!”赵明兴语气沉重道。

    “哟,你怎么会如此想?”明中信一脸玩味地望着赵明兴。

    “这?”赵明兴看看明中信那玩味的目光,反应过来,明教习这是考校自己啊!

    赵明兴低头斟酌片刻,抬头紧紧盯着明中信,道,“我认为,那徐小公爷确实有些不对劲,而且,整件事透着一股阴谋之气!在此时,只握钦差大人生命安全无法保证!咱们必须救出钦差,而今时今日唯有劫狱一条路!”

    “哦,不说劫不劫狱!先说说看!为何你认为这件事有阴谋?”明中信笑着点点头,投以鼓励的眼神。

    赵明兴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从明教习的话看来,自己肯定是说对了,但却更加不敢乱说,边思索,边缓缓道,“首先,那徐小公爷出现的时刻太过巧合!”

    “巧合?人家徐小公爷出现在南京城岂不是很正常?”明中信故意反问道。

    啊!赵明兴被问住了,看着明中信,有些失措。

    “说说你的判断依据!说错了也无妨!”明中信笑着鼓励道。

    赵明兴看着明中信鼓励的眼神,恢复了一些信心,但却更加小心地回道,“刚才教习你反复询问十六哥,王大人与徐小公爷见面之时的表情,尤其是那贼人喊冤枉之后的表情,就是在怀疑徐小公爷出现的时机不对,也就是想要知晓这徐小公爷是否与那贼人相识?”

    “嗯!”明中信不置可否,点点头,示意继续。

    “而且,正常程序的话,如果徐小公爷听到有人喊冤枉,肯定会过问,但王大人要求去南京兵部断案之时,他却坚持要去中军都督府,这就有些不合常理了!最合理的处理方式乃是徐小公爷与王大人一起前去兵部,起个监督作用。尤其是王大人提出这个建议之后,他却一口否决,这就有悖常理了!”

    “况且,从他之前与王大人相谈甚欢,还邀请王大人去吃茶的样子来看,他本应对王大人更加欣赏信任才好,岂能被一个贼人的一句话改变态度。而且还是如此的强硬,逼王大人前去中军都督府,更可疑的是,他为何在南京这个自己的地盘出门还带如此多的家丁,这就更显得这徐小公爷有问题了!”赵明兴越说思路越清楚,兴奋道,“所以我敢肯定,这徐小公爷肯定有问题!”

    “但是有一点,为何那徐小公爷堂堂国公之后,会与弥勒会贼人有关呢?”明中信摇头问道。

    “这?”赵明兴被问住了,是啊!那徐小公爷乃是堂堂国公之后,岂能会为了小小的贼人如此兴师动众?这不合常理啊!

    明中信微微一笑,语重心长道,“明兴啊,要坚持自己的意见,至于这徐小公爷为何与贼人勾结,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许是因为钱财,或许是因为美人,或许是因为权势,总之有很多种可能的!咱们遇事就要敢想,敢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切记啊!”

    “是!”赵明兴眼前一亮,如醍醐灌顶,连忙应是。

    对啊,正如明教习所说,徐小公爷既然如此做,肯定有其背后的原因与动机,自己根本不需要知晓他如此做的动机与原因,最重要的是,他如今这样做了,必然有其理由!自己根本不需要深究,只需要推理出,他确实与贼人勾结了,就可以了!至于原因与动机,以后总有一天会知晓的!

    “如今想明白了?”明中信看着他那副模样,知晓他已经想通,也不枉自己点拨他。

    “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王大人现在被关在中军都督府,现在咱们最主要的是要去救出王大人他们!而此时最主要的是咱们必须得知晓,徐公爷对此事知不知晓,徐公爷与这些贼人是否勾结?如果是,那”说到此处,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忌惮。

    他明白,此事如果单纯是徐小公爷的自作主张,还则罢了!如果徐公爷也知晓,还参与其中,只怕王守仁此次真的是九死一生了!

    毕竟,作为一位镇守南直隶的中军都督,徐公爷可是手握大权,具有领兵之权,而国公府经营南直隶,掌中军都督府事,守备南京这么多年,岂是易与之辈?

    只怕他的势力早已深入了南京各个衙门,如果与之对阵,自己真心没多大胜算,即便人家忌惮王守仁的钦差身份,只怕也对他没有多大敬畏,想要暗中让王守仁等人包括自己人间蒸发掉,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故此,为今之际,只能是先将王守仁等人从中军都督府中救出来,再图后事,万不能让王守仁等人留在中军都督府,如果被有心人暗算,不只是令自己与徐国公彻底撕破脸,还会令大明的政局动荡啊!毕竟,一方是国公,手掌一地,一方是钦差,代天巡狩,任何一方出事,也毫无转寰余地。必会引来一场血雨腥风啊!

    徐国公乃是坐地虎,自己肯定无法奈何人家。

    但王守仁可是外来人,虽然顶着一顶钦差的帽子,但他却初来乍到,形势不明朗,更何况现在还被人家关押。如果被人在中军都督府中暗害,弘治天子知晓后必会万分震怒,迁怒于徐国公,到时可就坏了。

    当然,现在徐小公爷作为国公府的后代,肯定知晓此事的重要性,也绝不会让国公府背上暗害钦差的罪名,但是,架不住暗中有那有心人啊!

    如果徐国公与那弥勒会有所勾结还则罢了,必会忌惮天子,而不会加害于王守仁,暂时,王守仁等人还是安全的。

    但如果徐国公与那弥勒会根本毫不相干的话,那可就坏了,弥勒会为了令徐国公上贼船,只怕会不遗余力地将王守仁置于死地,到时让徐国公百口莫辩,逼反他!那可就是天大的祸事了!即便是徐小公爷阻止都无济于事啊!

    不行,必须现在就行动,否则就坏了!

    “如果是的话,那咱们可就真的无法走脱了!”赵明兴也是小脸大变,震惊无比。

    无法走脱?走脱?突然,明中信眼前一亮,不对,徐公爷应该没有参与其中!

    想到此,他脸色更是大变,吩咐道,“明兴,赶紧将学员们召集起来,再将没有受伤的军士集中,咱们得有行动了!”

    “诺!”赵明兴一见明教习脸色大变,也是吓了一跳,迅速返身出帐篷去按指示做。

    明中信平复一下心绪,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嘴里嘟囔一句,“徐小公爷,希望你不要太蠢,被人利用,否则,你家小爷会将你碎尸万段!”

    说着,细看看铺在地上的南京城地图。

    “教习,兄弟们已经集中好了!”片刻之后,赵明兴回报道。

    “哦!先让学员们将这些装备在身上!”明中信一指地上放置着的一些东西!

    赵明兴疑惑地看向地上,嚯,却只见地上竟然有一堆此前自己等学员在秘室内训练时用过的一些器具,瞬间他明白了,此前他还担心没有工具,如何去中军都督府劫狱,现在一见明教习原来早有准备,心中瞬间充满了自信。

    要知道,当时利用这些工具,学员们可以在飞檐走壁,正好此次前去中军都督府这些东西正好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