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镖书传信-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二十四章 镖书传信

    “吴御医,小儿还能否取箭了?”徐老公爷望着晕厥的徐奎壁,询问掌科御医道。

    掌科御医眉头一皱,“依当前的状况而言,小公爷的身体状况不是那么的好,如果强行取第二支箭,只怕”

    “吴御医但说无妨!”徐老公爷心中一紧,面色一沉。

    “不瞒老公爷,之前小公爷背部那支利箭其实并没有伤及内脏,故此取箭并不难,也还在可控制范围内,故此先行取出。但这胸前利箭却是伤到了小公爷的五脏六腑,又由于箭尖带勾,如果妄动,真的会大出血,到时可就收拾不住了!”掌科御医斟酌着话语,向徐老公爷解释道。

    “你就说,把握多大吧?”徐老公爷询问道。

    “一成把握!”掌科御医面带难色,道。

    “一成?”徐老公爷那如同洪钟敲响的声音再次响起,但这次,明显声音之中带着几丝惊慌。

    “一成都算多的了,实在是徐小公爷的伤势太重,射箭之人太狠,这根本就是想要将射杀之人置之死地而后快啊!在此种情形之下,下官还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究竟是否要取箭,还请老公爷示下!”掌科御医苦笑一声。

    “这?”徐老公爷这下可就心中踌躇了。

    但时间伤势不等人,徐老公爷究竟是行伍中人,杀伐果断,咬咬牙,抬头冲掌科御医道,“好,就取吧!如果小儿有所损伤,也怨不得吴御医,是他福薄!”

    “好!”掌科御医沉重地点点头。徐老公爷话虽如此说,但他却是不敢掉以轻心,反而要在细节方面更加的细心谨慎,如果徐小公爷真的出事了,只怕徐老公爷心中对自己也是会心怀芥蒂的。

    徐老公爷提着心,吊着胆,望着掌科御医,等候他动手。

    而掌科御医心中压力甚大,望着平躺着的徐奎壁心中无底,但也得硬着头皮干下去啊。

    掌科御医以目示意,大家准备,太医们神情紧张地准备着,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今日如果出了差错,这可无法弥补,徐老公爷发飙,谁也拦不住。

    但今日却不得不做此事,毕竟,徐小公爷性命危在旦夕,不得不救啊。

    众人屏息静气,等候掌科御医下达命令。

    “准备!”掌科御医也是心下矛盾,但却不得不做。

    然而,就在此时,却只听嗖的一声。

    “何方神圣!”徐老公爷心下大怒,望向声音来处。

    波,一声,柱子之上出现了一支镖书。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柱子。

    掌科御医停下了手势,静候徐老公爷的吩咐。

    自有徐二屁颠屁颠上前取下镖书,递给徐老公爷。

    徐老公爷面带疑惑地接过镖书,展开观瞧。

    却只见镖书上写着,“服下丹药,要想徐小公爷活命,找王钦差。”

    嗖一声,又一个物品飞射而来。

    徐老公爷抬手一接,物品入手。

    低头观睢,却只见一张宣纸包着的东西,打开宣纸,正是一粒丹药。

    徐老公爷疑惑地望着丹药,愣神不已。

    掌科御医等人望着徐老公爷,呆立当场。

    嗖,又是一声。

    徐老公爷不再奇怪。

    看向柱子。

    不出所料,又是一张镖书。

    徐二取下镖书递给徐老公爷。

    徐老公爷展开观瞧,几个字赫然展现,“要想徐小公爷活命,切不可私自取箭,切记,切记!”

    徐老公爷不敢怠慢,冲掌科御医叫道,“吴御医,且住,看看此丹药,是否对症?”

    掌科御医一愣神,反应过来,上前接过徐老公爷手中的丹药,与一众御医研究起来。

    “如何?”徐老公爷紧张地问道。

    “不瞒老公爷,咱们还真的不知晓此丹究竟何物所制?”掌科御医苦笑一声。

    徐老公爷一听,沉吟不语,低头细思。

    半响之后,抬头道,“还请吴御医为小儿服下此药。”

    “徐老公爷三思啊!”掌科御医大惊,劝慰道。

    “我意已决!还请吴御医成全!”徐老公爷满面坚毅,决断道。

    掌科御医望着徐老公爷长叹一声,只好依从。

    丹药服下,却只听得徐小公爷长出一口气,缓过神来。

    而且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红润起来,不再苍白无血色,眉宇之间也是一片舒展。

    掌科御医以及太医们惊骇不已,这丹药有这么神?

    而旁边的徐老公爷长出一口气,看来,这暗中之人没有骗自己!

    “吴御医,还请为小儿诊断一番!”徐老公爷冲掌科御医拱手道。

    这是医者本份,掌科御医自是不会推辞,上前把脉。

    片刻之后,他依旧愣神。

    “吴御医,有何不妥?”徐老公爷心怀忐忑问道。

    “恭喜老公爷,贺喜老公爷,小公爷的伤势稳住了!如果没有大的动作,绝对没有生命危险1”掌科御医回过神来,冲徐老公爷一拱手,报喜道。

    “真的?“徐老公爷也是一呆,随即惊喜地一把抓住掌科御医道。

    “千真万确!”掌科御医强忍着痛楚,回道。

    徐老公爷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望着掌科御医道,“抱歉,抱歉,徐某失礼了!”

    但他面上的喜色却是不退。

    “无妨,无妨!”掌科御医自是不会计较,反而长出一口气,这烫手的山芋出手了,他自是心下欢喜。这点痛楚算得了什么!

    “吴御医,还请看顾小儿!日后,徐某自有厚报!”徐老公爷一拱手,正色拜托道。

    “哪里,哪里,吴某应有的本份!岂敢当得老公爷如此厚爱!”掌科御医哪敢受此重礼,连忙回礼道。

    “小儿就拜托吴御医了,先不取箭,先行照看!徐某先行告退!”徐老公爷也不拖泥带水,

    掌科御医一听,更是大喜,如果不取生前,更好,这是你的决定,与我无关,至于照顾之谘,这更是没什么问题,连忙应是。

    徐老公爷一拱手,冲徐二喝道,“走!”

    当先而去。

    徐二看看躺着的徐小公爷,无奈地摇摇头,只好跟随而去。

    二人来到一处避静之所,徐老公爷回身,满面严霜,问道,“徐二,你且将事情的经过一一道来!”

    徐二心中咯噔一下,然而,他却不敢有所隐瞒。

    反而,噗嗵一声跪倒在地。

    “老公爷恕罪,徐二保护小公爷不周,还请责罚!”

    “行了,收起这一套,我要听真话!”徐老公爷面带厌恶,但却无法责罚他,只好厉声道。

    “是,事情是这样的!”徐二不敢怠慢,将事情一一道来。

    徐小公爷如何与王守仁相遇,如果听到有人喊冤枉,徐小公爷如何声张正义,将王守仁带回了中军都督府,又是如何在牢房之中被人劫狱,两拨人马如何前后夹击,进来劫狱,徐小公爷如何愤不顾身阻拦于他们,而自己又是如何误伤徐小公爷。

    这一切事实,不敢隐瞒,一一详述。

    当然,其中免不了要赞扬一番徐小公爷,将自己的罪责往小里说。

    徐老公爷也不打断于他,只是静静地听着。

    不说徐老公爷在此审问徐二,且说那些镖书,不是别人,正是咱们那位主人公明中信所发。

    明中信为何有此行为,这却得从头说起。

    不错,诸位看官已经猜到了,劫狱的第二批人马,正是明中信一行,及时赶到,救下了王守仁。

    当日,他兵分几路,进了南京城。

    明代南京城内的布局是这样的:城东的皇城是政治区,城北是军事区,手工业和商业所集中的区域及居民区仍在南唐至宋元以来旧金陵城的范围内。这个区域东起大中桥,西至三山门今水西门,南自聚宝门今中华门,北抵北门桥今珠江路北。在这片地区,有10余万手工业工人聚居在城南的18个坊内。其中有三个“织锦坊”,都在聚宝门内的镇淮桥附近一带。在镇淮桥的西南,分布着“鞍辔坊”、“弓匠坊”、“箭匠坊”、“铁作坊”、“银作坊”、“毡匠坊”和三个“杂役坊”。此外,还有“习艺街”和“广艺街”等,也是手工业者聚居的地方。

    功臣、官僚和其他贵族的府第,多位于城南和城中。如大将徐达的府第,也就是魏国公府,位于今城南的瞻园路,地名叫“大功坊”,由于他死后被追封为中山王,通称“中山王府”。据说,中山王府的西边原有一座大牌坊,是明太祖特地为徐达建造的,坊上题有“大功”二字。但是,另外两个功臣吴侦和吴良兄弟很不服气,就乘酒醉时故意把题榜打碎。后来,徐达又在东边造了一个牌坊,与“大功坊”遥遥相对。又传说,朱元璋原来答应把“旧内”朱元璋的旧王府,在今内桥附近的王府园一带赐给徐达。回宫以后又觉得皇帝住过的地方不应该赐给臣下,就改用其北“关公庙”的地基来为徐达建造王府,并表明他是把徐达当做三国时代蜀国大将关羽来看待的。今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和瞻园,就是当年徐达府的一部分。又如城中部偏东的“常府街”今太平南路杨公井以东,是第二名功臣常遇春的府第,由于他死后被追封为开平王,因此又称“开平王府”。常遇春曾经带兵追逐元顺帝直到开平今内蒙古多伦西北,功劳很大,仅次于徐达。朱元璋特地在今杨公井附近造了一座花牌楼来表彰他的功绩,所以明清时期这一带的地名又叫“花牌楼”。再如今中山东路之北的“邓府巷”和城南的“信府街”,分别是功臣邓愈后来追封为宁河王和汤和原封信国公,后来追封为东瓯王的府第。

    明代南京的学校和词庙,除“应天府学”设在夫子庙外,多数集中在鸡笼山麓。如当时的国立大学“国子监”,设在今成贤街四牌楼的东南大学一带。而功臣庙、历代帝王庙、关羽庙、城隍庙、真武庙、蒋王庙祭汉代秣陵尉蒋子文、卞壸庙祭东晋忠臣卞壶父子、刘越王庙祭南唐大将刘仁瞻、曹武惠王庙祭北宋大将曹彬和元福寿庙祭元末守金陵死难的大臣福寿等,也都建于鸡鸣山南,通称为“十庙”。在“功臣庙”中,主要祭祀以徐达、常遇春、李文忠、邓愈、汤和和沐英6人为首的功臣共21人,俗称“功臣楼”。在南京的民间故事中,盛传有“朱元璋炮轰功臣楼”之说。据考证,明代初年的相当一部分功臣,确实是被朱元璋害死的。但其方式比较隐蔽,时间也有先后,并非在“功臣楼”一予以打尽。如军师刘基刘伯温是由朱元璋通过丞相胡惟庸派医生毒死的。徐达攻下元大都今北京以后,不久背上生疽俗称“搭背”。回南京时病情已较重,据说朱元璋故意赐食烧鹅,促成了他的死亡。朱元璋的外甥歧阳王李文忠,也是生病时被太医害死的。

    南京的国子监建成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它的面积很广,东到小营,西抵进香河,南至珍珠桥,北迄鸡笼山麓,大体上相当于六朝皇宫的中心区。今东南大学一带是国子监的主要部分,所以保存有古桧树一株,人们称之为“六朝松”。鉴于六朝皇宫在隋兵灭陈时就被夷为平地,树木更难幸存,因此这株古桧树很可能是600年前明代国子监的遗物。因为在国子监以后,可以成为“贤人”,故将所在街坊命名为“成贤街”。又因成贤街的南口和东、西两侧各有牌坊一座,国子监的甫门外还有一座大牌坊,所以俗称为“四牌楼”。现在,这两个地名仍然沿用着。

    这一切,都与明中信无关,但却是他必须掌握的,因为,他必须对南京城了如支掌,才能救得了王守仁,故此,他在一路之上,向大家说明这些情况,让大家有所了解。尤其是中军都督府周边的情况,向大家详述一番,以备大家在劫狱之后能够逃出生天,失散之后不会没有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