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沁园接头-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三十章 沁园接头

    书房之中,徐老公爷望着满面死灰的徐二,一言不发。

    “老公爷,小的真不是存心的啊!”徐二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做最后的挣扎。

    明中信微微一笑,上前一把扶起徐二。

    徐二吃了一惊,望着明中信,再看看徐老公爷,不知所措,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徐管事,刚才受惊了!”明中信拍拍徐二的肩膀安慰道。

    受惊?徐二满面不解地看看明中信。

    明中信看看徐老公爷,见他面无表情,但也没有阻止的意思,微微一笑。

    “徐管事,其实,刚才老公爷与我是在演戏,只是累你受惊了!”

    演戏?徐二更懵了,不明其所以,呆呆望着明中信。

    “想必你也知晓,咱家小公爷是中了两支利箭,一支是你射的!”

    “徐二真不是存心的!”徐二一听,激灵灵打个冷颤,大声叫道。

    “明白,明白!”明中信连忙拍着他的肩膀,安抚于他,“不只是我明白,你不是故意的,老公爷更加明白你对小公爷的忠心,这是毫无疑问的!”

    徐二一听,感激地望着明中信,真是好人哪,为自己开脱!

    “你也知道,第二支利箭是从牢狱外射来的,也就是说,在牢狱外面还潜伏着一人!”

    嗯!徐二点点头,表示认可。

    “而这个潜伏着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究竟属于哪一方,是敌是友,想必,你也很想知晓吧?”

    嗯!徐二重重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而这个潜伏之人实乃是令小公爷昏迷不醒的罪魁祸首!”

    确实,如果不是那支箭,只怕徐小公爷也不会至今昏迷不醒!自己也不必如此的担惊受怕了!那潜伏之人真真是可恨啊!徐二如是想。

    “依我与老公爷的判断,那人必然与那朱员外有关,更有可能是朱员外布置的帮手。故此,我们就演了这出戏,令他以为,那人是令小公爷摆脱死亡的功臣,这样的话,他就会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供出那人的藏身之所,到时,咱们就可以将这罪魁祸首捉拿归案,也为小公爷报了这一箭之仇!”

    徐二眼前发亮,冲明中信道,“这也就是说,老公爷不是真的怪罪于我了?”

    “你多想了,像你这般忠心耿耿的管事,老公爷岂能怪罪于你!”明中信笑道。

    “谢过老公爷不怪之恩!”徐二一听,伏跪于地,冲徐老公爷痛哭流涕道。

    “罢了,这也怪不得你,是我一时起意,想要套出那贼人的话,幸亏明师爷及时与我配合,否则,单纯我一人,只怕这场戏也会演砸的!在此,明师爷,徐某再次谢过!”说着,徐老公爷冲明中信一拱手,眼中闪过一丝感激。

    “老公爷说笑了,说起来,小公爷的中箭也与我有关,找寻凶手,我也是责无旁贷的。所以,我只是尽了一份应尽之责罢了!”明中信连忙还礼道。

    徐二则是在旁细细思索着,毕竟,身为管事,他的心思也是极其细腻的,否则,怎么能够在偌大的国公府脱颖而出,受到小公爷的青睐呢?

    之前是因为他被徐老公爷的态度吓坏了,如今安下心来,细细思索,明中信与老公爷的心思他也就猜了个**不离十,毕竟,他也是经历过整件事情的,内情他最是了解,思前想后,个中内情也就明了了!

    想必是这二位人精,见大刑无法令朱员外开口,灵机一动,想到了“骗”这一招,因为,他们知晓,当时那朱员外被明中信打晕,个中内情必然不是很清楚,他们营造一个氛围,将虚拟情况设置出来,令那朱员外误会,做出错误判断,凶手也就手到擒来了。

    情况也正如他们所料,那朱员外上了钩,不过,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毕竟,朱员外所给的信息还未曾经过验证,谁知道他是否是真的上当了。

    “明师爷客气了,如果不是你妙手回春,只怕我家小儿就命丧黄泉了!”徐老公爷正色道。

    “好了,咱们就不要互相吹捧了,还是先将正事办了要紧!”明中信一脸惭色地摆摆手,将话题引回正题。

    “也好!”徐老公爷也是杀伐果断之辈,也就不再纠缠于这些,点头应道。

    随即他转头,望向徐二,“徐二,此事由你去办,如果办得好,将功折罪。切记,此去,必须恭恭敬敬将此人迎回来,但在此过程中,你不得多言!”

    徐二眼珠一转,瞬间明白了徐老公爷的用意,连忙点头应承。

    “好了,附耳过来!”徐老公爷冲徐二吩咐道。

    徐二连忙屁颠屁颠上前,将耳朵附过去,听候吩咐。

    徐老公爷虽然在吩咐徐二,但他的目光却不时投向了明中信。

    却见明中信气定神闲,面不改色地拿起茶杯,细细品铭,一点好奇之色也没有。

    徐老公爷暗暗点头,不错,觉得住气,也不为自己的不信任所动容,大气啊!

    “好了,就是如此,去吧,办得漂亮一些!”徐老公爷冲徐二一点头,吩咐完毕。

    “是!”徐二精神抖擞地应了一声,意气风发地转身而去。

    “明师爷,咱们就静待好消息吧!”徐老公爷与明中信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不提徐老公爷与明中信在中军都督府中如何安排,且说徐二,领了军令,带着几名家丁出了中军都督府,直奔南城秦淮河而去。

    秦淮河,中国长江下游右岸支流。古称龙藏浦,汉代起称淮水,相传秦始皇东巡会稽过秣陵,以此地有“王气“,下令在今南京市区东南的方山、石硊山一带,凿晰连岗,导龙藏浦北入长江以破之,唐以后改称秦淮。唐杜牧泊秦淮诗行世后,秦淮河之名始盛于天下。李白留别金陵诸公诗中,也有“六代更霸王,遗迹见都城。至今秦淮间,礼乐秀群英”的诗句,出现了“秦淮”河名。

    秦淮河有南北两源,北源句容河发源于句容市宝华山南麓,南源溧水河发源于南京市溧水区东庐山,两河在南京市江宁区方山埭西北村汇合成秦淮河干流,绕过方山向西北至外城城门上坊门从东水关流入南京城,由东向西横贯市区,南部从西水关流出,注入长江。

    秦淮河大部分在南京市境内,是南京市最大的地区性河流,历史上,其航运、灌溉作用,孕育了南京古老文明,被称为南京的母亲河。

    大明朝,是十里秦淮的鼎盛时期,富贾云集,青楼林立,画舫凌波,成江南佳丽之地。明太祖朱元璋下令元宵节时在秦淮河上燃放小灯万盏,秦淮两岸,华灯灿烂,金粉楼台,鳞次栉比,画舫凌波。

    而秦淮夜色,则是南京城的一景。

    夜晚的秦淮河畔,宛如半掩素纱的娇娘,朦胧中带着几分妩媚。恰如一首诗中说的“十里秦淮,十里珠帘”。去南京游玩,夜晚不能不去秦淮河。

    秦淮灯火甲天下。夜游秦淮,泛舟观灯一饱眼福自不必说,还有各种小吃让你一饱口福。特别是在白鹭洲“风情万种”大舞台观看大型水上实景演出夜泊秦淮,肯定能让你大开眼界。

    桥是江南水乡的魂灵,也是秦淮河的魂魄。水上之旅穿过的第一座桥便是文源桥。夫子庙又称孔庙、文庙,用来祭祀我国古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孔子。文源桥,顾名思义,即是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文化源远流长。

    虽然孔圣儒家文化盛行于秦淮河畔,但秦淮河更加著名的是,秦淮美女桃花地。

    继续前行,一股幽香袭来,河畔原来蔓延着层层叠叠的青柳与夹竹桃。经过平江桥,有水上“明珠”之称的白鹭洲,把一幅五彩斑斓的夜景图陈列在我们的眼前。这是明代开国功臣中山王徐达的私家花园,得名于诗仙李白的诗“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这里也是一个以桥为特色的园林,园内宛如襟带的小桥有15座,座座典雅玲珑。什么独孔桥、三孔桥、七孔桥短的如玉帘,长的若玉带,淋漓尽致地点缀着幽丽的园子。一座红黄相间的牌坊横跨水面,上书“风雅白鹭”。据传南朝时这里已是佳丽如云,及至大明,成为秦淮佳丽学习技艺的场所。

    且说徐二等人,来到这园子外面,乘坐小舟前行,小舟荡入一处蜿蜒曲折的长廊,渐次进入佳境。长廊其实就是诗词碑廊,每块碑上刻有李白等名人诗句,且诗句左侧皆刻有美人肖像,“才子配佳人”般地展示着秦淮河的风花雪月。

    终于,来到了一座小门。

    且望去,只见小门之上,书写着“沁园”二字。

    此乃中山王府的私家花园。

    徐二看着这副匾额,心中叹息,真是胆大啊!居然藏身此处,任谁也想不到啊!

    感叹什么的都是虚的,还是办正事要紧!

    徐二收拾心情,满面堆笑,上前敲门。

    吱呀一声,小门洞开,一个头颅伸了出来,

    “呀,徐管事啊!”却只见那人一阵讶异的惊叫,小门大开,扑了出来。

    “哦,徐福,今日是你值守啊!”徐二矜持地笑笑。

    “正是小的啊!”那徐福却是不以为意,满面谄笑地迎上前来,拱手作揖,谄媚之情不一而足。

    “徐福啊!近日园中可有什么事情?”徐二皱眉问道。

    以前的话,听到这些谄媚之语,徐二心中自是心中无限欢喜,但今日有命在身,却被这徐福缠着,就有些心烦了!只好岔开话题。

    “哦,劳徐管事动问,园中一切安好!并无什么事情!”徐福应道。

    “哦!”徐二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抬腿迈进了沁园。

    徐福紧紧跟随,屁颠颠,为徐二解释园中情形。

    但是徐二心思满满,根本就听不进去他的叙述。

    只是眼睛滴溜溜转着,左右打量着,眼神怪异无比。

    行行复行行,二人来到一个荷花池旁,徐二驻足,左右打量一番,一挥手,制止了徐福的唠叨。

    “行了,你且下去吧!我在此静静!”

    徐福瞬间呆住了,看看周围,如此荒凉之所,徐管事来此做甚?

    然而,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自己只是小厮,人家可是管事,大着自己很多级的,更何况,人家可是小公爷面前的大红人啊!人家如何吩咐,自己如何照办即可!就是可惜了这个巴结上司的机会!

    要知道,这留守泌园的工作可是苦差事,不说这工作如何,单说这份寂寞就能让人发疯,偌大一个园子,愣是没几个人住,包括自己只有五六人,还是分别在各个大门小门处把守,只有在用膳之时才能见面,也没多少话说!这能让人发疯啊!

    而且,平时国公府根本就没人前来查探,如今这徐大管事居然亲自前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缘啊!

    此番这等良机如果自己把握住,让徐大管事招呼一下自己,不说什么肥差,只需离开此处,自己就得拜拜诸天神佛了!

    心中虽然万般想法,但奈何人家徐大管事吩咐,只能照做啊!否则,惹得人家生气,再多句嘴,将自己赶出徐府,那可就哭都没地方哭了!

    “徐管事,我就在外面候着,有何事尽管吩咐!”说完,徐福一躬身,听话地转身而去。

    “你们也出去吧!”徐二冲两位家丁摆摆手。

    “是!”两位家丁也应声出去。

    徐二见众人皆去,坐于池旁的围栏处,盯着荷花池水发呆,久久不语。

    会勒弥,急事因,事执掌,有赤朱。十二个字忽然响彻在荷花池旁。

    仔细一听,一看。哦,原来是徐二在那儿自语。

    在他自语之时,眼珠却是上下滴溜溜乱转,四下打量着,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然而,根本没有任何响动。

    再念,打量,查探。

    依旧是毫无动静。

    徐二急了,站起身形,四下打量着,嘴里念念有词,依旧是那十二个字。

    哦!徐二猛然一拍脑袋,眼神一亮,从怀中取出一物,举过头顶。

    大声念道,“会勒弥,急事因,事执掌,有赤朱。”

    语音未落,哗啦啦,一阵响动在寂静的荷花池旁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