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忽悠王尊者-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三十一章 忽悠王尊者

    徐二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迅速转身举目望向发出动静之处。

    然而,放眼望去,却是没有任何身影。

    徐二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就待继续念。

    “怎么徐管事这是怎么了”一个戏谑的话语突然出现在他耳中。

    徐二身形一滞,缓缓转身望去。

    却只见一位瘦小的汉子出现在身后。

    “王大哥!”徐二一见之下,心中一跳,连忙拱手道。

    不错,此人正是那王尊者,未曾想,他居然藏在此处。

    “你来此何干?”王尊者虽然面带笑容,但眼中却闪过一丝警惕。

    “王大哥,其实,是朱大哥让小弟前来找你的!”徐二陪着笑脸道。

    “朱大哥?”王尊者一阵狐疑。

    “不错,朱大哥被人打伤,现在中军都督府养伤,行动不便,只好让小弟前来请王大哥前往相聚。”徐二点头不已。

    “真的?”王尊者依旧是满面狐疑道。

    “唉,如果不是朱大哥让我前来,我岂会知晓大哥你在此地?”徐二苦笑不已。

    嗯!王尊者点点头,确实,自己此番躲在此处任谁也不会知晓自己居然在此,也只有朱护法知晓,这徐二前来,必然是朱护法所派,否则,根本说不通。更何况这徐二还拿着朱护法的信物,可信!

    但是?一想到那事,王尊者心中就是一阵别扭。

    “哦,对了,徐小公爷现在哪里?”王尊者踌躇一会儿,问道。

    “小公爷?在家啊!”徐二一愣,应道。

    “在家?”王尊者听了,就是一呆。

    “是啊!”徐二一脸的理所当然,但随即叹道,“唉,小公爷现在在国公府大发雷霆,暴跳如雷,将我等训斥半天,而且之前,他还被我射伤,受了箭伤,心中极是不爽,更令他气愤的是,居然被那劫狱的蒙面人逃走了,尤其是朱大哥还假装蒙面人前去劫狱,这背叛之举令小公爷极其痛心,如果不是您,只怕现在朱大哥已经被下了大狱了!”

    “什么?”王尊者一阵迷糊,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与自己所见所想这么的不同呢?

    要知道,这段时间,自己可是心怀忐忑,疑神疑鬼啊!担心无比,深怕老公爷找自己算帐,但这徐二带来的消息却是这般的不一样,究竟可信否?想到此,他疑惑地望向徐二。

    “行了,王大哥,咱们走吧,小公爷还等着你呢!”徐二上前就要拉王尊者。

    啪,王尊者一把将徐二的手打开,戒备地望着他,问道,“你说说,究竟是什么情况?”

    “唉,王大哥,还能是什么情况!就是那王守仁被劫走了,咱们徐小公爷大发雷霆,气急败坏,但却也不能把恩人忘记,让我前来请您嘛!”

    恩人?王尊者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什么时候成了恩人了?

    “你先说说,究竟是何缘故,我竟然成了恩人?是谁的恩人?”

    徐二一听,一愣神,随即恍然大悟,笑道,“还能有谁,自然是您,王大哥了!至于是谁的恩人?”

    说着,停顿一下,看看王尊者,徐二一脸的羡慕道,“自然是咱小公爷的恩人了!”

    小公爷的恩人?王尊者这下可懵了,这是从何说起呢?自己居然万了徐小公爷的恩人?

    王尊者一脸的不可置信道,“我不是射中了”

    说着,他意识到什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惊慌地看看徐二。

    “行了,您就别掩饰了,您身小公爷射了一箭,对吧!”徐二挫摇头笑道。

    “你怎么知晓?”王尊者大惊,随即钢刀一闪,驾在了徐二的脖子之上,恶狠狠问道。

    “别,别啊!”徐二惊叫道。

    “说,你从何知晓?”王尊者如凶神恶煞般问道。

    徐二苦笑一地质局,“王大哥,咱能不能先把刀放下,小弟吃不得吓的!”

    “快说!小公爷是不是知晓了是我射的他,想找我报仇!”王尊者瞪大双眼,恶狠狠道。

    徐二见说服无效,只好放弃,任由王尊者拿刀驾在他的脖子之上。

    “王大哥,如果小公爷想找你报仇,岂能只有我们三人前来?只怕早已大军围住了沁园了!而且,您认为,朱大哥是出卖兄弟的人吗?”徐二苦笑反问道。

    对啊!王尊者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其实,你那一箭,正好救了小公爷的命!故而您现在是小公爷的救命恩人啊!”徐二叹道。

    “真的?”王尊者先是一喜,随即更加的狐疑,不会这么巧吧?

    “唉,罢了,我还是将当时的情形向您说明一下吧!否则只怕您也不信!”徐二偷眼看了王尊者一眼,叹了一口气。

    王尊者则一本正经地看向徐二,静待他讲述。

    “其实,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朱大哥,被那蒙面首领打晕在地,而家丁们与朱大哥手下战于一处,而那另一批蒙面人则挡住了我们两拨人马,让另一批蒙面人的首领将王守仁与吴起救了起来。”

    王尊者眼中闪过一丝凶光,但随即收敛起来,继续听徐二讲述。

    “随后,咱们攻向那另一批蒙面人,但却无法突破,而那蒙面人首领令得他们先走,自已断后。就在此时,小公爷奋不顾身阻挡于他,而我们也冲向那蒙面人首领同时,我也张弓搭箭,寻找机会偷袭于他,希望能够将其拿下。”

    “然后呢?”王尊者不自觉询问道。

    “然后,小公爷与那蒙面人首领交了手,但却不是对手,被那贼人轰在一旁。”

    “啊!那小公爷是否了伤?”王尊者眼中神光一闪,问道。

    “唉!那能不受伤啊!”徐二摇摇头,叹息道,“就是这样,那蒙面人首领也不放过咱们小公爷,居然要冲他下毒手。”

    “啊!后来呢?”王尊者惊叫一声。

    “当然是没能够下了毒手!”徐二露出了笑容,满面钦佩地向王尊者道,“这也幸亏有您那一箭啊!”

    “我那一箭?”王尊者眼前一亮。

    “不错,您那一箭射得正是时候,当时蒙面贼人想要痛下杀手,但您那一箭令他投鼠忌器,放弃下杀手,躲向一旁,同时可能是不甘心失败,将小公爷顺势挡向那一箭,而小公爷却毫无抵抗之力,只能被那一箭射中。”

    “咦,那小公爷岂不是会中箭?到时可就命在旦夕!”王尊者惊疑道。

    别人不知晓,他可知晓自己那箭是如何的歹毒,不只有倒刺,还有一些血糟,如果拨箭只怕会钩伤内脏,进而放血,令得中箭之人大出血,回天乏术,命归黄泉。

    “没关系,咱们小公爷福大命大,你可不知晓,你那一箭正中小公爷的胳肢窝,只是带起了一些血肉,只是一些皮外伤,根本没有中箭!”徐二笑道。

    “哦,原来如此!”王尊者至此才有些明白,从这情形看来,自己那一箭还真的是救了小公爷一命!

    “唉,其实,您那一箭,不只是救了小公爷一命,而是两命啊!”徐二叹道。

    两命?王尊者这下就懵了,这是怎么话说的?救了两命。

    徐二眼中闪过一丝不好意思,长叹一声,“惭愧啊!其实,当时,小弟也射出了一箭。”

    你也射出了一箭?王尊者心中就是一惊。

    “不错,当时我见情势危急,也是救主心切,再加上想要射杀那蒙面贼人,但射出此箭之后,却发现,机缘巧合之下,箭尖正好射向小公爷的要害,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小弟当时死的心都有了!而且,当时万念俱灰,想要以死谢罪!”

    真的?王尊者满面不信地看着徐二。

    徐二苦笑一声,“您别不信,当时那般情形,真的是如此,不过,要不是您那一箭,只怕我现在已经自杀身亡了!”

    “此话怎讲?”王尊者好奇地问道。

    “唉,在此,徐二先行在此谢过王大哥救命之恩了!”徐二就待抱拳称谢,但看看驾在自己脖子上的钢刀,摇头作罢。

    哦!王尊者讪笑一声,连忙将钢刀收起。

    显然,王尊者已经信了徐二的话。

    “当时,您那一箭正好将小公爷带歪,而小弟那一箭也就没有射中小公爷的要害!故而,小弟当时吓得魂飞魄散,未及检查小公爷的伤势,以为小公爷的伤势无法救治,为自保,小弟咬牙切齿地吩咐家丁们与朱大哥带的人血拼,要将他们拿下,以向老公爷后续交待。而家丁们也是疯了,以为小公爷身死,在以命搏命之下,却也令得朱大哥手下伤亡惨重,最终将朱大哥的手下打死打伤尽数擒下,这却有些不好意思了!”

    “嗯,无妨,相信朱大哥如果了解当时的情形,知道你是情急之下的误判,绝对不会埋怨你的!”王尊者安慰道。

    徐二眼圈一红,惭愧道,“王大哥说的是,过后,我向朱大哥请罪,将当时的情形说清楚,朱大哥也是如此安慰小弟,小弟真是深感惭愧啊!”

    “说说,后来如何了?”王尊者此时的心思已经放在了后续事情之上。

    “唉,当时,小弟晕了头了,以为小公爷生命垂危,心急之下,带着小公爷就直奔太医院,寻求治疗。”

    王尊者点点头,当时事情确实如此,自己在失败之后,在中军都督府周围查探,看到这徐二带着小公爷奔向太医院寻求救治,之后,才躲于此处,等候朱护法,未曾想到,没有等到朱大哥,却等来了这小子,前后印证,这些话确实没有什么漏洞。可信!

    “经过太医们的救治,小弟才知道,自己闹了乌龙,但为时已晚,居然等来了老公爷!”徐二摇头叹息,后悔不已。

    “唉,早知道会惊动老公爷,小弟就查探清楚小公爷的伤势了,也不会被老公爷责打一番了!真是后悔啊!”

    “后来呢?”王尊者却不管他如何后悔,他只关心,小公爷究竟如何了?老公爷对此又是一个什么态度?

    徐二见自己的后悔没什么作用,也就作罢,继续道,“当时,老公爷当面,太医们为小公爷上上下下检查了个遍,而且掌科吴御医对当时的情境作出分析,最后的结论是,如果不是王大哥那一箭,只怕小公爷还真的会命丧黄泉!故此,咱们才知晓,原来是那暗中之人的一箭救了小公爷的命!”

    哦,原来如此!王尊者眼珠乱转,思前想后,没有一丝漏洞,点点头,示意徐二继续。

    “但是,老公爷与小公爷多方印证,却是无法想通,这暗中之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故此,才带着小弟去牢狱之中提审朱大哥!”

    “随后,老公爷也怕有人冒充恩人,故此装作是小公爷被人偷袭暗害,令小弟严刑逼供,但朱大哥真的是条汉子,居然在受刑之下一直不吐口,一口咬定是自己一时报仇心切,冲进中军都督府牢狱之中报仇血恨,才致有此事发生!是他一人所为,那射箭之人并非自己人,也未供出您!真是好兄弟啊!”此时,徐二是一脸的钦佩,眼中闪着一丝感慨。

    王尊者心中一动,眼中闪过一丝感动,但随即隐去,问道,“那你们又是如何令得朱大哥开口的呢?”

    “这却是小弟的功劳了!”徐二满面喜色道,“小弟也是一时钦佩朱大哥的为人,再加上小公爷与你们的交情,小弟偷偷向朱大哥透露了这个消息,但朱大哥依旧不信,以为我是在诈他,故此,他还专门请老公爷当打对面,一一对质,从株丝马迹中听出了漏洞,才向老公爷摊牌,说了个一清二楚。”

    “老公爷也是钦佩朱大哥的为人,又通过朱大哥的一番陈述,终于认可了朱大哥,就将实情一一告知,在互相印证之下,才达成了谅解,朱大哥也就将您的藏身之所告知,并送给我信物,让我来请您,想请您过府予以答谢!这,就是小弟前来的事实以及缘由!您是否前去,您自己作主!”

    说完,徐二目不转睛地望着王尊者,等候他的答复。

    王尊者一阵沉吟,低头不语。

    徐二眼中闪过一丝着急,但面上却是面不改色,静静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