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请君入瓮-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三十二章 请君入瓮

    “对了,咱们将都督府军士们麻翻,老公爷没有怪罪?”王尊者沉吟半晌,抬头道。

    “当然,老公爷岂会怪罪你们,你们也只是不想让军士们有所损伤罢了!相比之下,小公爷的性命才是最主要的!这些小事,老公爷自不会放在心上!”徐二连忙应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老公爷体谅!”王尊者点点头。

    “这是哪里话来!老公爷刚开始到是有些生气愤怒,但听得吴御医分析之后,觉得你们想得周到,这些是看在眼中,记在心中的。老公爷多方思量之后,对你们那是感激无比啊!就等着您去了,好好感谢您呢!”徐二是一脸的激动,解释道。

    “这样啊!”王尊者又是一阵沉吟,猛然抬头道,“行了,我还是不去了!”

    “为什么?”徐二一听,心下大急,不自觉脱口问出。

    “怎么?我必须去吗?”王尊者一听,脸现狐疑之色。

    “啊,不!去不去自然是王大哥你做主,只是老公爷再三交待一定要请到你,毕竟,老公爷想要当面致谢,如果你不去,只怕小弟又得受到斥责了!”徐二一愣,随即脸现一丝失望。

    “唉,去不去是我的决定,与你何干!放心,老公爷会体谅的!”王尊者拍拍徐二肩膀安慰道。

    “也罢,我就如此回禀吧!”徐二失落地看看王尊者,点头应道。

    “慢走,不送!”王尊者看了一眼徐二,点头道。

    “王大哥保重!”徐二就待回身出园,突然,身形一滞,回过身来,冲王尊者道,“对了,差点忘记。”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物,递给王尊者,“王大哥,老公爷说了,如果请不到你,就将此物交给你,也算聊表寸心了!”

    王尊者一愣神,这是何物?但也就顺手接了过去。

    低头一看,哟,居然是银票。

    翻看一下,嚯,真是大手笔啊!居然尽皆是一千两银子的银票,有个十余张吧!

    王尊者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但收敛表情,将银票递给徐二,“无功不受禄,王某不能接受。”

    “王大哥,如果你不接受,只怕小弟回去,真的会被责罚的,还请你体谅一下小弟吧!”徐二大急。

    “这?”王尊者一阵踌躇。

    “行了,王大哥,小弟必须得完成差使,还请你帮帮小弟。”说着,徐二一把将银票塞入王尊者怀中,转身跑向园外,“王大哥,改日小弟再行拜谢。”

    王尊者拍拍怀中的银票,面露贪婪欣喜之色,眼中有了一丝坚定。

    且说徐二,来到园外,见到徐福与二位家丁正在等候他,见他一出来,满面谄笑地迎了上来。

    “徐管事,巡视完了?”徐福道。

    “嗯!不错,再接再厉,我自会向小公爷建言,调离你的!”徐二一脸正色道。

    “谢过徐管事!”说着,徐福一把抓住徐二的手,满面感激地道。

    “嗯!我走了!”徐二点点头,转身而去。

    但在转身之际,眼睛一瞟,手中早已多了一物,面上泛起微笑,好小子,懂事!

    “徐管事!”二位家丁望着徐二有些不解,以眼神询问。

    “走吧,路上说!”徐二冲他们一使眼色,当先行去。

    “送徐管事!”徐福也是满面笑容地躬身送徐二他们。

    徐二等人不紧不慢地向前行去。

    “徐管事,可请到了人?”过了拐角,一名家丁忍不住了,问道。

    “唉,人家淡薄名利,不想出面啊!罢了,咱们回去禀报老公爷,如果有什么罪责,我担着了!”徐二长叹一声,摇摇头。

    “哦!”二位家丁也是一脸失望,无奈地点点头。

    “行了,我还不怕你们怕什么,一切有我!”徐二一拍胸脯,应诺道。

    “那是,有徐管事出马,老公爷必不会怪责咱们的!”一位家丁拍马屁道。

    “好了,就会拍马屁!”徐二笑着打了家丁一下,但却是一脸的享受,显然,这个马屁拍得对路。

    “走,咱们先去吃喝一番!再回去禀告!”徐二当先领路向河畔的酒楼行去。

    两名家丁一听,眼中冒光,屁颠屁颠跟随他而去。

    来到酒楼,一番吆五喝六,大吃二喝,三人酒足饭饱,起身就要回府。

    就在三人来到河边,就要上船之际。

    “前面可是徐兄弟?”一个声音喊道。

    咦!有人认得我!徐二驻足,抬眼望去。

    哟,这不是王尊者得吗?

    徐二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连忙迎了上去。

    “王大哥,您这是?”看看王尊者,徐二拱手问道。

    “唉!”王尊者未语先叹,“兄弟啊,本来,我是不想去的,但思前想后,不能让兄弟你为我担这份责任啊!而且,朱大哥的伤势我也得去看看,故此,思虑半天,还是随你回去吧!”

    “好,谢过王大哥!”徐二大喜过望,连连拱手称谢。

    “行了,咱们兄弟,还用得着谢来谢去吗?”王尊者一拍徐二肩膀,豪气道。

    “那是,那是,今后,还得仰仗王大哥提携了!”徐二躬身谄媚道。

    “小事,小事!”王尊者哈哈大笑。

    “既然如此,王大哥,咱们就一同上船吧!”徐二让过一旁延请道。

    “好!”王尊者笑着点点头,飞身上了船头。

    徐二隐讳地冲二位家丁笑笑,上了船。

    一路之上,徐二马屁不断,拍得王尊者都有些飘飘欲仙。

    半个时辰不到,他们来到了中军都督府。

    中军都督府大门前,两侧自有军士站岗。

    徐二冲他们点点头,引着王尊者就进了府内。

    王尊者,眼中闪着警惕的光芒,左右看看,打量一番,见府中并无任何变化,暗暗松了口气,将放在钢刀柄上的手松了松。

    “徐林,去禀告老公爷,王大哥到了!”徐二冲一位家丁吩咐道。

    “是!”徐林应道。

    “慢,不用禀告老公爷,我还是先去探望一下朱大哥吧!”王尊者拦住了徐林,冲徐二道。

    “这?”徐二一阵为难。

    “怎么?有问题?”王尊者一瞪眼。

    “不是,不是!”徐二连忙陪笑道,“我只是担心,王大哥到了,我却不禀告,老公爷会怪罪于我!”

    “无妨,到时我向老公爷解释即可,想必老公爷会给我这个面子!”王尊者道。

    “也好!”徐二点头应道,“朱大哥现在偏院养伤,来,这边请!”

    徐二带着王尊者就向偏院走去。

    王尊者边走边打量着周围。

    “王大哥,请!”徐二站于偏院门旁,一把推开偏院小门,冲王尊者道。

    王尊者看看院内,冲徐二道,“你在前面带路!”

    徐二一愣,随即笑了一下,点点头,当先引路,推门而进。

    王尊者将手握在刀柄之上,侧身向院内行去,同时,打量着周围。

    然而,一切是那般的平静,根本没有什么动静。

    但扑鼻而来的,是一阵药味,充斥着偏院。

    徐二一愣,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恍然,面色不变,平稳地向前行去。

    二人来到正厢房,徐二回身冲王尊者笑道,“王大哥,朱大哥就在房中养伤,请进!”

    “你打开房门!”王尊者保持着警惕冲徐二吩咐道。

    徐二无奈地笑笑,一把推开房门。

    二人将目光投向房内,嚯,却只见一人正目光炯炯地望向他们。

    “王贤弟,你来了!”却见那人看到王尊者之后,眼前一亮,叫道。

    一瞬间,王尊者将所有的戒心抛在一旁,大踏步走进房中。

    “朱大哥!”王尊者躬身为礼。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朱员外。

    “好,你来了就好了!”朱员外满脸的笑意,冲王尊者道。

    “朱大哥,你这是?”王尊者上前打量着朱员外,一脸的疑问。

    “无妨,我只是有些小伤,不要紧!”朱员外笑道。

    “听说,徐小公爷没事?”王尊者将探寻的目光投向朱员外。

    “不错,小公爷没什么大碍!还得多亏你啊!否则,咱们可就真的是要全军覆没了!”朱员外叹道。

    “真的是小弟救了小公爷?”王尊者一脸的不敢相信。

    “嗯!”朱员外点点头,随即满面愤然之色,“也是那明中信与王守仁命好,咱们的目标没有达成!否则”

    “哦,那王守仁与明中信也不知现在何方?咱们得赶在他们与徐老公爷见面之前做些事情,否则,只怕情势会有所变化啊!”王尊者点头道。

    “晚了,那明中信现在就在徐老公爷跟前,咱们再耍什么手段都有些晚了!”朱员外长叹一声道。

    “什么?”王尊者眼睛瞪得老大,一阵狐疑。

    “怎么,你不知晓?明中信已经到了府中,还救治了小公爷!”朱员外疑惑道。

    “不好!”王尊者面色大变,回身看向徐二。

    然而,此时房中早已没了徐二的踪影,却原来,在他们叙旧之时,徐二早已逃出了房中。

    “怎么了?”朱员外心中虽然一紧,脸色一变,但却强自镇静,问道。

    “朱护法,只怕咱们中计了!”王尊者一跺脚,气急道。

    “中计?”朱员外为之一呆,一直以来,他就以计谋著称,此时居然说自己中计了,一时转不过弯来。

    王尊者却不答话,嗖一声飞身来到窗户旁,用手推开窗户,向外望去。

    霎时间,面色大变,随即转身,冲朱员外苦笑一声,“终日打雁,被雁啄瞎了眼了!”

    朱员外心中一跳,“真的中计了?”

    王尊者点点头,苦涩地一笑,“唉,早就感觉有些不对了,但有您的信物在手,我还是情愿相信情势有利,却未曾想,您这次也是失算了!”

    朱员外面色难看地强自撑起身体,移步向窗户走去。

    王尊者上前扶着他,来到窗前,推窗望去。

    一瞬间,傻在当场。

    却只见院中早已围满了军士,张弓搭箭,直指房中。

    “真的上当了!”朱员外苦涩一笑,口中喃喃自语道。

    “朱员外、王尊者,是束手就擒,还是顽抗到底呢?”一个声音响起。

    朱员外与王尊者一听,一阵咬牙切齿。

    这个声音,只怕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一切事情都坏在他的手里。

    “走,咱们出去!”朱员外一咬牙,吩咐王尊者道。

    王尊者也不答话,扶着朱员外推门而出。

    却只见明中信立于院中,满脸笑意地望着他们。

    “明中信!”从二人口中一个字一个字蹦了出来,但其中的恨意却是满满。

    二人目光之中放射出极度的仇恨之色,如果目光如箭,那明中信只怕早已经被射成了刺猬。

    明中信不以为意地一拱手,“二位,别来无恙乎!”

    “哼!”二人不约而同地冷哼一声,偏过头颅,不再看他。

    然而,王尊者看到旁边的徐二之时,目光之中就像要喷出火来,正是这家伙骗了自己,一脸的老实像,却是如此的诡计多端。

    想到此,王尊者恨得牙痒痒。

    徐二却是满面得意地冲他笑笑,一拱手,“王大哥!”

    “徐二,你小子可真会演戏啊!”王尊者咬牙切齿道。

    “不敢,不敢,如果不是王大哥配合,小弟也不会如此成功的请到您啊!”徐二自得地一笑。

    “你?”王尊者见到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气得差点吐了血。

    仔细想想,还真是!自己是自讨苦吃啊!人家徐二已经说过了,由得自己,来去自由,但自己却是暗中跟着人家,看他是否说的是真话,是否有埋伏,也正是多方观察之下,发现没有伏兵,没有后手,自己被那报酬所迷惑,被那贪婪所支配,才在徐二登船之际,现身与他回来的。从始至终,人家根本没有强迫自己,是自己的贪婪害了自己啊!

    此时想想,后悔莫急,‘“”

    “徐管事,你此番作为究竟为何啊!!”“呵呵,你以为呢?”

    “徐管事,一切事务,尽皆中上面的事情,咱们这些中小阶层根本没什么干系啊!”

    “呵呵,哥哥,虽然,没什么关系,但却是真心没什么利益,但却真心是关系咱们的生家性命啊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