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情势突变-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三十三章 情势突变

    “好了,不用与他说这些,成王败寇,明中信,你待怎样?”朱员外却是一脸平静地冲王尊者道了一声,转头看向明中信。

    “我?与我何干?”明中信一笑,双手一摆。

    “明中信,何必得理不饶人呢?如果不是你的话,相信徐老公爷肯定想不到用如此计谋来赚咱们!”朱员外眼神一闪,道。

    “这你可猜错了!”明中信笑着摇摇头,“此计是徐老公爷想到的,我只是适当地配合了一下而已!”

    朱员外面现厌恶之色,就待反唇相讥。

    “不错,是老夫的主意!”一个声音从军士当中响起,一人缓缓走了出来。

    “老公爷!”朱员外就是一怔。

    “朱员外,你可真是藏得深啊!”徐老公爷叹息道。

    “我?”朱员外就是一愣,“老公爷此话怎讲?”

    “今天,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来问你,这位是否就是埋伏在牢狱之外的那位?”徐老公爷一指王尊者道。

    “不错!”事已至此,朱员外光棍地承认道。

    “那你是否射出了一箭?”徐老公爷转头看向王尊者。

    “不错啊!”王尊者此时也不再隐瞒,挺胸承认道。

    听到此处,朱员外心中一动,面色瞬间苍白,抬眼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笑笑,冲他微微点头。

    坏了!朱员外心下大惊,后悔不迭,上当了,当了大当了!

    “那好,请看此箭,是否就是你所射之箭矢?”说着,徐老公爷从后面拿过一支箭矢,扔向王尊者。

    王尊者看看落在眼前的箭矢,望向徐老公爷,点头道,“不错,正是某的利箭!”

    “你就这么肯定,不再仔细看看?”徐老公爷再次问道。

    “我的箭与众不同,我自是一眼就看了一个真切,不错,正是我的箭!”王尊者自信地点点头。

    朱员外在旁边阻止不及,心下气急,这个白痴,你就不看现在是什么情形,一点都不动脑筋,什么事情都敢承认!

    “好,真好!真心是好!”徐老公爷面带悲愤连连点头道。

    “老公爷,且听我等解释!”朱员外大急,叫道。

    “不用解释了,事实俱在!容不得你们再行狡辩。”徐老公爷抬手制止了他的解释。

    “好,既然罪魁祸首找到了,那徐某就好好算算这笔帐!”徐老公爷收拾心情,冲王尊者咬牙切齿道。

    一瞬间,朱员外想通了前因后果,面泛后悔之色。

    “老公爷想算什么帐?”王尊者却是满面不解。

    “小儿幸得你的照顾,差点命归黄泉,这笔帐咱们好好算算!”

    王尊者一听,面色大变,望向徐二,“徐管事,你难道是骗我的?”

    “不错,谁让你射了咱家小公爷一箭,差点让某再也见不到小公爷,这笔血海深仇咱们可得好好算算!”徐二咬牙切齿道。

    朱员外与王尊者面面相觑,苦笑不已。

    本来他们就是骗人的祖宗,如今居然被这个小小的管事骗倒,也真心是报应啊!

    “老公爷,你待怎样?”朱员外沉声道。

    “咱们一码归一码,既然你们自己喊冤枉,被小儿带了回来,徐某自是要将此事先行查清楚,再行定夺,至于小儿的冤仇,咱们过后再算!”徐老公爷回复平静,淡淡道。

    朱员外一听,心中一沉,徐老公爷显然已经看了出来,咱们与王守仁之间的事绝对有猫腻,先解决公事,再行寻私仇,到时,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对于国公府的名声也没什么影响!老狐狸!

    “行了,将这两人押下去!好生看管!”徐老公爷吩咐道。

    军士上前,就要绑朱员外与王尊者。

    王尊者钢刀一横,就待反抗。

    朱员外一把抓住他,摇头道,“王兄弟,是我连累你了,如此情形,何必妄动,咱们还是束手就擒吧!”

    说着,他在徐老公爷与明中信看不见的角度冲王尊者使个眼色。

    王尊者眼中露出一丝恍然,放下了钢刀。

    军士们上前一把将二人拿下,绑了个结实,押往牢狱。

    “明师爷,你是否将钦差大人请来,咱们到时公审一下,好还你们一个公道?”徐老公爷转头看向明中信。

    “也好!我这就去请钦差大人!”明中信点点头。

    “好,待你回来,再行致谢!”徐老公爷一拱手道。

    “老公爷客气了!明某去去就回!”明中信说完,转身而去。

    “老公爷,你就这么放他离去?”徐二凑上前来,低声问道。

    “怎么?你有什么鬼心思?”徐老公爷偏偏头,目光闪烁看看他。

    徐二一见之下,心中一紧,“小人不敢,只不过现在情形还并不是十分明显,就这样让他走,小人觉得有些不妥罢了!”

    “行了,你这次的功劳我记下了,去好好照顾小公爷去吧!”徐老公爷不再应话,转移话题道。

    “是!”徐二连忙点头应是。

    徐老公爷却是头也不回地向书房走去。

    且说明中信骑马直奔城外。

    快马加鞭,来到了驻地。

    “谁?”一个声音喝问道。

    “我!”明中信应了一声。

    “教习!”从旁边树林之中跳出两位,正是赵明兴与一位学员。

    “嗯!王大人呢?”明中信问道。

    “王大人与吴大人都已回到营地,正在安歇!”赵明兴回道。

    “嗯!继续警戒!”明中信点点头,吩咐一声,催马向前。

    “明哥哥!”有一人如乳燕般骑马飞奔而来。

    明中信抬眼望去,笑意浮上了容颜。

    “馨儿妹妹!”明中信望着来人叫道。

    吁,来人拉住了缰绳,痴痴望着他。

    不是别人,正是女扮男装的兰馨儿。

    “馨儿妹妹!”明中信语气更加温柔地唤道。

    噗,却见兰馨儿如梨花带雨般,泪如雨下。

    明中信手足无措地坐在马上,不知如何办才好。

    “傻样!”兰馨儿望着明中信手足无措的样子,噗呲一声笑骂了一声。

    见兰馨儿雨过天晴,明中信恢复了平静,深情道,“馨儿妹妹,受苦了!”

    “嗯!”兰馨儿瞬间羞红了脸,低下头颅,作小儿女状。

    “馨儿妹妹,我有要事要向王大人禀告,就不与你详谈了,你先回营帐之中准备,咱们得去南京城了!”

    “嗯!”兰馨儿听话地点点头。

    驾!明中信催马向前,兰馨儿拨马回头,二人并排向营地行去。

    二人时不时将目光投向对方,在对视之时,眼中柔情一闪,但却羞涩地转过头去,一股温馨暧昧的气氛包围了他们。

    温情的气氛总是短暂的,不时二人看到了营帐。

    “明师爷!”未等二人接近营帐,却只见吴起已经迎到近前。

    兰馨儿未等吴起与她打招呼,瞟了明中信一眼,拨马向自己的营账奔去。

    吴起看着兰馨儿的背影,充满深意地冲明中信笑笑。

    “吴将军,身体可还好?”明中信白了他一眼,翻身下马。

    “身体倍棒!”吴起一捶自己的胸膛,笑道。

    “那就好!”明中信点点头,“王大人呢?是否安歇了?”

    “没呢!你不回来,咱们谁也睡不着啊!”吴起笑道。

    “嗯,走,咱们去见见王大人!”明中信转身向营账中走去。

    二人步入营账,却见王守仁正端坐在营帐中发呆。

    一听有动静,王守仁望向营账口,瞬间面上泛起了笑容,一跃而起,“明师爷回来了?”

    说着,迎上前来,同时,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显然,是在看明中信是否有伤在身。

    见明中信除了满身灰尘之外,毫发无损,瞬间笑容更加灿烂。

    “劳大人挂怀!”明中信一拱手道。

    “应该的,应该的!”王守仁连连点头,拉着明中信就往主案处走。

    三人纷纷落座。

    “快说说,南京城中如何了?”吴起未等王守仁开口,急问道。

    明中信笑笑,将自己在南京城中的所见所闻所作所为一一道来。

    王守仁与吴起听得是一愣一愣的,他们未曾想到,自己离开之后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真是太跌宕起伏了!

    “这样也就是说,徐老公爷已经心中有数了!那朱员外与王尊者也已经被擒了?”王守仁再次确认道。

    “不错!如今徐老公爷心中有数,只等咱们前去对质之后,就会将朱员外与王尊者绳之以法!顺便报这伤子之仇!”明中信点点头。

    “你说,咱们此去是否有危险呢?”王守仁望着明中信,问道。

    “这?”明中信一阵迟疑,表面看来,现在确实是没有什么危险了!但徐小公爷还未醒来,谁知道他的心里是如何想的?如果他醒来,还向着朱员外这些弥勒会余孽,将一切矛头指向咱们,那咱们可就真的危险了!、

    “王大人,咱们尽快去见徐老公爷,将朱员外他们的罪行一五一十和盘托出,相信徐老公爷一定会禀公处理的!”吴起在旁急道。

    “唉!”王守仁笑笑,这位吴将军还真的是急性人,他根本不知道,还有问题没有解决,此行不一定对自己有利啊!

    “吴将军,还有些问题,咱们不能如此冒失,让王大人再次陷入到危险境地啊!”明中信开口了。

    “危险?有何危险?”吴起一愣,望向明中信。

    “那徐小公爷可是与朱员外他们勾结的!”明中信提醒道。

    啊!吴起恍然大悟,不错,那徐小公爷此前就态度暧昧,谁知道他还会出什么幺蛾子!这得考虑啊!一时间,他也哑口无言了。

    “况且,谁知晓南京城中还有没有弥勒会余孽了,如果王大人因咱们的疏忽出现什么差迟,咱们可赔不起啊!”明中信继续道。

    “行了,明师爷,你就不用吓他了,毕竟,南京城还是咱大明的国土,哪有那么多的危险!”王守仁笑道,“我相信,徐老公爷是朝廷重臣,绝不会与弥勒会余孽同流合污的!而那弥勒会余孽更是土鸡瓦狗,不值一提!我就走一趟,向徐老公爷证明咱们的无辜!”

    “不行,王大人,你不能冒这个险!”这下,吴起倒是认真起来了。

    王守仁与明中信相视一笑,“好了,有你这位将军在,哪还有什么魑魅魍魉敢出来作乱!”

    “那倒是!”吴起不自觉点点头,自得不已。

    二人看着他的情状,不由得笑出了声。

    吴起挠挠头,“笑什么!就是嘛,有我在,你们的安全肯定有所保障啊!”

    “是,是!有吴将军在,刀山火海咱们也不怕!”明中信笑道。

    吴起明显听出了明中信言语中的调侃,狠狠瞪了他一眼。

    “话虽如此,但咱们不可不防,这样吧,你们商量一下,咱们的人不能尽数进入中军都督府,具体如何安排,你二人准备一下吧!”王守仁笑着吩咐道。

    “是!”二人齐声应是,自去商量安排。

    营地之中,瞬间行动起来,拨营起寨,井然有序地进行列队。

    一番安排之后,王守仁、吴起、明中信安排妥当,向南京城进发。

    在即将进南京城之时,一行人兵分三路,由赵明兴等学员带领两队人马,先行进城。

    王守仁、吴起、明中信带领一队人马缓缓进了南京城,直奔中军都督府。

    王守仁望着挂着中军都督府的匾额一阵唏嘘,这是二进宫了啊!就是不知道,此番又是何等待遇呢?

    明中信上前向军士一抱拳,“这位军士,请回报老公爷,王大人前来拜会!”

    军士一见是明中信,躬身道,“老公爷吩咐了,王大人前来只管进去,不用禀报!”

    明中信点点头,回身向王守仁禀告。

    王守仁笑笑,与吴起对视一眼,这番真的是待遇不同了!

    走吧!王守仁缓缓点头,领着吴起与明中信步入中军都督府。

    当然,随着他们的军士们留在了府外。

    进了府门,明中信左右打量一番,却见院中的军士冲他笑着点头,回之以礼,他引领着王守仁向书房行去。

    然而,未走两步,突然,仓啷啷一阵兵刃出鞘之声,众军士围向了他们。

    “这?”一瞬间,王守仁、吴起、明中信心神大震,不由得面面相觑。

    一个念头不由得浮上了他们的心头。

    这,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徐老公爷也与弥勒会余孽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