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国公反目-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三十四章 国公反目

    王守仁与吴起探寻的目光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面色微变,神识展开,就待查探。

    “钦差大人,还不束手就擒!”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响起。

    徐老公爷?明中信不是为之一愣,他听出来了,徐老公爷话语之中隐藏着一丝丝巨大的隐痛,这是怎么了?

    众人望向声音来处,却见徐老公爷缓步来到军士们身后,满面寒霜地望着王守仁。

    “这位就是徐老公爷!”明中信连忙在王守仁耳旁介绍道。

    “徐老公爷!本钦差有礼了!”王守仁点点头,一拱手,冲徐老公爷道。

    “嗯!”徐老公爷沉声一哼,将目光望向明中信,闪烁着一丝丝痛恨。

    咦!明中信心中一紧,难道?瞬间眉头紧锁,将神识扩展开来罩向整个中军都督府。

    哦!嚯然发现,此时,徐二正跪在书房之中,满面悲痛之色,身上满是伤痕,显然,是被人所打,为什么呢?难道真的如同自己所想?

    再查探其它地方,却再无一丝可疑之处,就连牢狱之中的朱员外与王尊者也只是相视无语,满眼的无奈,显然,在担心他们的处境,估计与他们无关!

    “徐老公爷,你让本钦差束手就擒,总得给个说法吧!”王守仁正色道。

    徐老公爷眼中杀气直冒,但却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咬牙切齿道。

    “好!那就请明师爷解释一下,为何小儿的伤势突然发作,命归黄泉!”

    “啊!”一瞬间,王守仁与吴起面色大变,震惊地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却是微一皱眉,眼中恍然之色闪现,还真是如此!

    但同时心中一沉,这个死局该如何破呢?徐小公爷人又是如何死的呢?

    “明师爷,还请给徐某一个交待!”徐老公爷望着明中信道。

    “老公爷,不知小公爷的遗体现在何处?”明中信反问道。

    “怎么?你难道还想鞭尸不成?”徐老公爷没好气道。

    “老公爷说笑了!”明中信一脸正色道,“明某是想检查一下,小公爷究竟因何而死?明某的一条命并不值钱,就算赔给老公爷又有何妨!但是,明某深知,自己的性命是小,小公爷的死因是大,如果就此不明不白的赔上性命,不只是明某不甘心,只怕小公爷在地下也不瞑目啊!更不想让那暗中之人的诡计得逞!”

    哦!徐老公爷一听,面泛疑色!

    “徐老公爷,本钦差也说两句!”王守仁拱手道。

    “王大人请讲!”徐老公爷眼中的痛楚稍减,冲王守仁道。

    “老公爷应该想想,如果明师爷与小公爷的死有关,那他为何还自投罗网,前来中军都督府?如果明师爷真是居心叵测之辈,为何还要现身治疗小公爷?这岂不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吗?”

    徐老公爷眼神一动,陷入沉思。

    明中信感激地看了王守仁一眼,此时此地,王守仁还想着为他开脱,真心不容易!虽然现在他也身在其中,如果被徐老公爷认定凶手就是自己,那他也逃脱不了干系,但人家毕竟是钦差之身,徐老公爷绝对会考虑到这一层关系,而且,肯定会将他送回京师,让陛下查明真相,王守仁如果真的牵涉其中,才会被治罪,相比之下,如果自己被认定,只怕会当场被这愤怒的徐老公爷碎尸万段的!想必,陛下绝不会因自己而去责罚徐老公爷的!毕竟,自己的份量怎么也及不上一位小公爷吧!

    更何况,王守仁此时在不明真相之时开口,就相当于将这份责任揽在了身上,不说这份情谊,就说这份信任就值得相交啊!

    故此,王守仁此时的求情开脱,是真心不容易啊!明中信心中万分感念,但此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应该迅速查明小公爷的死因,才能令自己脱身,否则,今日之事可就大了!

    “老公爷,现在说什么都是假的,如果小公爷真的是明某治疗方法之错,明某绝不推托!还请老公爷允许明某再次前去为小公爷检查一番,以明死因!”明中信满面肃然道。

    “不用查了,小公爷的死因就是你治疗的原因!”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

    众人望去,却只见一人满面肃然地走进了小院。

    “吴御医!”徐老公爷迎了上去。

    “老公爷,下官失职,还请恕罪!”吴御医一见徐老公爷,满面沉痛地躬身倒地请罪道。

    “你说说,小儿真的是治疗错误才身死的吗?”徐老公爷一把抓住吴御医,目光炯炯地望着他的眼睛,杀气凛然。

    吴御医激灵灵打个冷颤,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显然,如果吴御医一句话不对,只怕徐老公爷会愤起杀人!

    徐老公爷见吴御医不说话,身形瑟瑟发抖,一时恍然,将杀气收敛,稍稍松开了抓着吴御医的双手。

    “吴御医,想必你已经检查过小儿的状况,小儿究竟因何身亡,还请明言!”徐老公爷努力将话语讲平和,但语气之中的杀气却是怎么也无法掩饰。

    不过,吴御医终究缓了过来,开口道,“老公爷,吴某一直守在小公爷跟前,不敢寸步离开,但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小公爷突然醒转,要喝粥,一碗粥喝下去,小公爷突然就伤口迸裂,流血身亡。”

    说到这儿,吴御医停顿一下,看看徐老公爷的脸色。

    徐老公爷眼中一丝痛楚闪过,抬手示意,继续。

    吴御医见徐老公爷没有发飙,长出一口气,继续道,“本来,下官以为是那粥中有毒,令得小公爷伤势发作,故而,立刻下令将与那熬粥有关人等关押起来,检查那粥,然而,一番检查之后,粥却并无任何毒素,也未与伤势药剂冲突。”

    “随后,下官与各位太医详细检查了小公爷的身体情状,也是并无任何异常,故此下官大胆推论,可能是因为治疗小公爷的箭伤的药剂或者是手法不妥,从而致使小公爷一命归天!”吴御医看看明中信,下了论断。

    “你这老小子瞎说什么,咱家师爷岂是那般样人,你不要血口喷人啊!”未等明中信反驳,吴起怒了,好家伙,来了一趟南京城,好的事没遇上,尽皆遇上了冤枉咱们的小人,真心是气煞我也!

    “这位将军,吴某只是就事论是,绝无半点私心,请你不要血口喷人!”吴御医看看面无表情的徐老公爷,冲吴起回了一句。

    “庸医,你学艺不精,自己检查不出来,就如此妄下论断,你是不是见咱家师爷医术比你高明,羡慕嫉妒再加上恨,就在此陷害好人啊!真心是其心可诛啊!”吴起一脸不屑道。

    “你?”吴御医气得浑身发抖,“竖子,你可以污辱咱的医术,但你绝不能污辱咱的医德,老夫与你拼了!”

    说着,吴御医就冲向了吴起。

    然而,却被徐老公爷一把抓住,沉声道,“吴御医,事情没弄清楚以前,何必与他人置气!”

    “老公爷,此竖子歁人太甚啊!”吴御医气急败坏叫道。

    “好了,是非自有公断,有何恩怨,过后再说!”徐老公爷一瞪眼。

    看到徐老公爷发火,吴御医瞬间萎了,不敢再出声,低头不再言语。

    “明师爷,你是否能够束手就擒?”徐老公爷望着明中信缓缓道。

    “好!”明中信也不犹豫,应声道。

    “明师爷!”王守仁与吴起大惊,叫道。

    “王大人、吴将军,是明某连累你们了!”明中信微微一笑。

    “你?”王守仁与吴起话语到嘴边无法说出什么来。

    “行了,明某一人做事一人当,明某不会如此没担当的!”明中信笑笑,以目示意二人稍安勿躁。

    王守仁与吴起这么长时间与他相处,自是明白,明中信决定的事,再难推翻,而且,他眼中的意思他们明白,肯定是有后手,且静观其变吧!

    “徐老公爷!”明中信转头冲徐老公爷道,“明某可以束手就擒,但是有两个条件!”

    “你说!”徐老公爷满面怪异地看看明中信,到了如此田地,这明中信难道还有什么幺蛾子?

    “一,还请老公爷不要将此事牵扯到钦差大人!”说着,明中信目光炯炯地望着徐老公爷。

    “这条可以答应你,但是如果查明此事,与钦差大人有关,徐某绝不会放过他的!”徐老公爷斩钉截铁道。

    “好!明某敢保证,此事绝对与钦差大人无关!”明中信点点头,正色道。

    王守仁与吴起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同时一丝坚定之色出现在眼中,但他们只是对视一眼,并未交谈。

    徐老公爷不置可否地看着他。

    “二,请徐老公爷允许明某再去检查一下小公爷的死因!”明中信提道。

    “可以!”徐老公爷点点头。

    “好,明某就这些要求!”明中信光棍地伸出两只手,让徐老公爷上绑。

    徐老公爷一扬下巴,旁边自有军士冲上前去,将明中信绑了个结实,同时,将明中信身上搜了个底朝天。

    随后,军士冲徐老公爷点点头,示意明中信身上并无其他东西。

    “王大人,吴将军,你们是与咱们一起去?还是留在府中喝茶?”徐老公爷冲王守仁一抱拳道。

    “王某自是想去见识一番!”王守仁笑道。

    “好!”徐老公爷也不说话,转身冲中军都督府外行去。

    哗啦啦,从院中冲出两队人马,顶盔贯甲,将王守仁、吴起、明中信围在当中,簇拥着来到了大堂之上。

    却只见大堂之上,一个单架放于地上,被白布盖着。

    徐老公爷一见之下,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旁边的吴御医连忙扶住他,轻声安慰道,“老公爷节哀!”

    徐老公爷推开他,缓步上前,但却是步履蹒跚,显然,是心绪激动,难以平静。

    但此时,谁也不敢惊扰于他,只是静静地望着这位痛失爱子的老人直面惨淡。

    却见徐老公爷来到单架前,静静立着,不发一言,望着白布,一阵瑟瑟发抖,久久保持这个姿态。

    良久,终于,徐老公爷平复下来,缓缓蹲下,摸索着白布,久久难以揭开。

    最终,挡不住心中的情绪,老公爷一把将白布揭开,一张苍白俊俏的脸庞出现在眼前。

    望着这张苍白的脸庞,徐老公爷一瞬间老泪纵横,无声地抽泣起来。

    然而,究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慢慢平复下心绪,摸索一会儿小公爷的脸庞,闭眼冷哼一声,缓缓站起身形,望向明中信。

    那宁如死寂的眼神令得明中信心神一颤,轻叹一声,缓步上前。

    也不理会徐老公爷,缓缓蹲下,看了一眼小公爷的脸庞,伸出绑着的双手探向白布底下抓住小公爷的腕脉。

    “小公爷已经身死,此时已经没有了腕脉,你检查个什么?”吴御医不自禁不屑地冲明中信冷哼一声,质问道。

    明中信转头看了他一眼,一翻白眼,不再理会于他,闭目凝神,神识扩展,探向小公爷体内!

    “装模作样!”吴御医在旁讽刺道。

    王守仁与吴起怒目而视,这家伙,人家在检查,你却在旁疯言疯语,亏之前还那般高调地探讨医德,真心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哼!”徐老公爷冷哼一声。

    吴御医望去,却见徐老公爷面色阴沉地望着他,吓得不敢再行出言,乖乖站于一旁,静候明中信的检查结果。

    在众目睽睽之下,明中信闭目凝思。

    就在大家不耐之时,突然,明中信睁开了双眼。

    “吴御医,除你之外,真的再没人接触过小公爷吗?”明中信目光射向吴御医。

    “真的没有!”吴御医理直气壮道。

    “真的?你可敢打保证?”明中信目光炯炯地望着他,再次确认道。

    “这?”吴御医犹豫了。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尽数投向了他,眼中充满着怀疑。

    “你可要想清楚了!”明中信若有深意地看着吴御医。

    这一迟疑,连徐老公爷也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他。

    “除了我之外,倒是有人接触过小公爷!”吴御医见状,不敢再行隐瞒,仔细回想一下。

    “何人?”明中信接着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