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计捉于千-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三十六章 计捉于千

    “诺!”心腹低头应诺。

    “好了,下去吧!”徐老公爷点头吩咐道。

    此时的他,早已没有了刚才的怒气,有的,只是一脸的疲惫,经历了丧子之痛,他早已身心疲惫。

    “老公爷,你们这是?”王守仁上前,一脸不解地问道。

    徐老公爷勉强露出了笑容,一摆手,“走!”

    话音刚落,他转身向后堂走去。

    王守仁与吴起对视一眼,闪过一丝疑惑,但却毫不犹豫地跟着他向后堂行去。

    徐老公爷也不说话,只是一阵急行,三人来到了一个小院,一间卧房中。

    房中简陋异常,桌上落满了灰尘。

    徐老公爷也不嫌脏,来到桌前,探手在桌下摸索半晌,咯吱一声。

    随着一声脆响,地面出现了一排台阶,伸向地底。

    王守仁与吴起对视一眼,心下有些了然。

    徐老公爷当先走下台阶,冲他们一招手,隐没入黑暗当中。

    二人一咬牙,紧随而下。

    待他们下了台阶,咯吱一声,身后机关关闭,眼前瞬间陷入了黑暗当中。

    就在眼前一片黑暗之时,突然,一个声音响起,眼前火光闪现。

    二人闭闭双眼,再次睁开双眼之时,却见眼前已经大亮,徐老公爷站在前方,冲他们示意。

    二人看看周围,却原来他们身处一处暗道之中,两侧墙壁之上亮起了油灯。

    暗道延伸向前,不知通往何处。

    见徐老公爷示意,二人急步前行,跟着他向前而去。

    半刻钟之后,三人来到一个封闭密室,徐老公爷冲墙壁之上一按,墙壁之上瞬间出现一个小门。

    徐老公爷打开小门,冲外面招招手,只见人影一闪,一人闪了进来。

    嚯,王守仁与吴起吓了一跳,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明中信。

    二人心中恍然,这肯定是二人约好的!

    “明师爷,接下来?”徐老公爷望着明中信问道。

    “老公爷,现在咱们得化装一翻,去抓那贼人!”明中信冲二人点点头,打个招呼,转头朝徐老公爷道。

    “好!”徐老公爷点头道。

    “化装?”王守仁与吴起面面相觑,如何化装?化什么装?

    明中信也不说话,从怀中取出几件物事,冲三人神秘一笑,道,“你们先坐,且看明某手段!”

    三人虽然心下惊奇,但此时此地,也只有相信他了,于是,依言找个凳子坐下,静候明中信施展手段。

    明中信仔细端祥徐老公爷的面相,闭目沉思片刻,取过物事,拿起一支毛刷,刷刷刷,在徐老公爷的脸上施展妙手。

    王守仁与吴起目不转睛地望着徐老公爷,看这明中信要施展何种手段。

    然而,他们的目光根本跟不上明中信的动作速度,片刻之间,明中信住手,迷封着眼睛端祥徐老公爷。

    而王守仁与吴起却是有些瞠目结舌。

    却只见此时的徐老公爷面容大变,本来是枣红色的脸庞,此时却是变为了一个白面中年人,迥异于之前的面容,如果不是那锐利的眼神,只怕他们已经辩认不出这是徐老公爷了!

    不理会二人心下的震惊,明中信冲徐老公爷道,“老公爷,你现在的身份是一个白面中年人,注意你的行动举止,切不可露了马脚!”

    “嗯!”徐老公爷稍稍点头,一言不发,转身向来的暗道行去。

    “明师爷,这是?”王守仁看看徐老公爷的背影,冲明中信问道。

    “老公爷前去安排,咱们得快点了!”明中信一笑。

    “明师爷,究竟是什么事情?”王守仁按耐不住好奇之心,问道。

    旁边的吴起也是好奇不已,望着明中信眼神中充满了探寻之色。

    “来吧,我边做边为你们解释!”明中信取过工具,就要在王守仁面庞上面做文章。

    嗯!王守仁点点头,闭嘴不言,任由明中信在他脸庞上面施为。

    明中信边做边解释,王守仁与吴起二人听得是频频点头。

    由此,他们也了解了整个计划。

    时间匆匆而过。

    待王守仁与吴起化好之后,徐老公爷也已经回来。

    “老公爷,具体事项我已经向二位大人交待清楚,万事齐备,咱们走吧!”明中信最后落笔,抬头冲徐老公爷道。

    此时,王守仁变为了一个面如冠玉的翩翩少年,那个风流倜傥,无以言表。

    而吴起却化身为一个向高马大的凶恶壮汉,身份是王守仁身边的家丁。

    “你?”徐老公爷指着明中信的脸庞道。

    “无妨,路上化!”明中信收起物事,冲徐老公爷一笑。

    徐老公爷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当先而行。

    三人紧随其后。

    然而,徐老公爷并不是走向来路,反而走向另一侧。

    王守仁与吴起按下疑惑,亦步亦趋紧紧跟随。

    却见徐老公爷又是动了一下墙壁,居然又是一道小门。

    待四人出了暗道,却来到了一间书房。

    而出了书房,却是中军都督府的一道侧门。

    侧门外,有一顶轿子停在一边,轿旁有几位家丁打扮的人正在等候。

    徐老公爷低头进了轿子。

    王守仁与吴起傻眼了,自己二人怎么办?

    “老公爷是去换装,呆会咱们都得换,否则与身份不符!”明中信解释道。

    二人不由得望向明中信,一时间二人吓了一跳。

    嚯,此时在他们面前的居然是一位古铜色皮肤的小厮,面上呆荫呆荫地。

    但口音却是明中信,如果不开口,他们还真的不会以为这就是那位神通广大的明师爷。

    “好了,王公子先请吧!”小厮一伸手,躬身道。

    这小子,还真是学什么像什么!王守仁笑笑。

    此时的明中信化身小厮,一身的小厮打扮,也不知他从哪里找来的小厮衣裳。

    “请!”小厮再次延请道。

    王守仁点点头,抬眼看去,却见此时徐老公爷已经换了一身儒衫,正立于轿前,妥妥地就是一个师爷啊!

    王守仁也不再废话,冲徐老公爷点点头,上前一低头,钻进了轿中。

    随后,吴起换好衣裳,众人起程,直奔太医院。

    此时的太医院中,却是一片愁云惨雾。

    虽然在整个太医院中,吴御医并不是什么大的头领,但怎么说也是一个掌科御医,被徐老公爷如此折磨,真的是有失体统啊!

    此时的整个太医院掌科御医们尽皆会聚一堂,看望吴御医,有那年轻气盛的太医纷纷叫嚷着,要去中军都督府为吴御医找回公道。

    众御医们看着这些太医一阵苦笑,不说人家徐老公爷位列国公,就说身份不比咱们尊贵极多,单说人家小公爷在你这太医院内养伤你没好好的伺候就算了,居然伺候着伺候着让人家一命归天,这就说不过去了。

    这种情形之下,人家徐老公爷单只是找吴御医出气,没找到太医院大闹一声就算是给太医院面子了!现在居然还想去找人家理论,真是不知死活啊!

    当然,现在这种情形,他们不能出面,只能让吴御医来出这个头。

    毕竟,吴御医是当事人,牵扯其中,有什么意见他得拿个主意。

    于是,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吴御医。

    “诸位,诸位!咝!”吴御医强撑起上半身,向大家叫道,然而,身上的伤痕却痛得他龇牙咧嘴。

    “好了,听吴御医的,看他有何意见!”自有那眼色好的,冲正在吵吵的太医们叫道。

    太医们停下了吵吵,望向吴御医。

    “诸位,吴某在此,感激大家的好意!但是,毕竟此番吴某也确实有错,只是挨了这一顿责罚,在吴某看来,实在是应该庆幸之事啊!”吴御医冲大家拱手道。

    “吴御医,咱们也都进行了会诊,大家都明白,小公爷之死又不是你的错,那徐老公爷不分清红皂白,就将你一顿责罚,真的是太过份了!”有太医叫道,“你难道就没有向老公爷解释分辨吗?”

    吴御医苦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怨恨之色,但却极快地收敛起来,“诸位,事情我已经向老公爷说清楚了,但老公爷迁怒于我,认为我没有尽心,这却是不争的事实,况且,老公爷已经抓到了罪魁祸首,这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咱们就不要再节外生枝了,退一步海阔天空吧!谁让咱们没能人家权大势大呢?”

    话虽如此,但最后一句却是不自觉地将吴御医的怨气发泄了出来。

    “吴大人,如果小子在当时要是尽心一些,细致一些,绝不会发生此事!此事实乃是小子的错,累您代我受过了!”在旁观察的一位太医听到吴御医如此说话,暗暗松了口气,眼珠一转,连忙上前,转为满面愧色地冲吴御医道。

    “于千啊,是我让你服侍小公爷的,这是我的过错,与你无关,不必如此!”吴御医挥手叹道。

    “小子怕难对吴大人啊!”于千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走到塌前,满面悲痛地拱手望着吴御医道。

    “行了,行了!一切尽在不言中了!”吴御医拍拍他的身体,安慰道。

    “您”于千就待再说什么。

    “禀告吴御医,外面有人求见!”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一声禀告。

    “啊!”众太医面面相觑,此时此景,还有什么人前来?

    吴御医也是一愣。

    “进来说话!”于千愣神之后,反应过来,连忙走到门前,打开房门冲外面道。

    “诺!”从外面走进来一位,正是那太医院的门子。

    “你说有人前来求见?”吴御医满面不解地问道。

    “是,本来小人已经让他过几日再来,但他却是坚持要将此物送给吴御医看,说是吴御医见了此物,一定会见他的!”门子回禀道,同时,双将一物举过头顶。

    吴御医就是一怔,反应过来后,于千点点头。

    于千上前将物事拿过来,逞递给吴御医。

    哦!吴御医一见此物,双眼放光,急忙抬头道,“快,快,将来人请到这儿来!”

    门子一听,愣了,还真是!连忙应是而去。

    众太医也是愕然,难道是吴御医的故人?不然,他绝不会如此喜形于色啊!而且这个人对于吴御医来说,绝对是极其重要的人啊!

    “吴御医,你且歇着吧!我等明日再来看望于你!”有太医有眼色地站起身形,冲吴御医告辞道。

    一见有人带头,其他太医们自是反应过来,连连告辞。

    “好,好!谢过诸位前来探望,恕吴某不能起身相送了!”吴御医拱手道。

    “无妨,无妨,你且将养好身体再说!”太医们回礼后,起身离去。

    “于千,代我送送诸位师长!”吴御医冲于千吩咐道。

    于千自是应命。

    就在于千送各位御医之时,却见一位翩翩公子、一位书童小厮、一位师爷、两位壮汉家丁相携而来,与他错身而过,在门子的引领之下,进了吴御医的卧房。

    “吴伯父,别来无恙?”外面送客的于千只听得房中一个年轻的声音道。

    “哦,原来是王公子,一别经年,王兄可还安好?”吴御医的声音响起,听那声音,极是欢娱。

    “谢吴伯父关心,家父一切安好!”

    一应一答之间,房中声音小了下来。

    于千望着各位太医离去,迅速回转房中。

    却只见吴御医与那王公子相谈甚欢。

    师爷、书童小厮、壮汉家丁站立一旁,伺候着公子。

    “于千,快过来,见过我家王世侄!”一见于千进门,吴御医冲他叫道。

    一听吴御医如此说,那王公子立刻站起身形,笑意盈盈地望着于千。

    “王世侄,这位是于千于太医,可别小看了他,医术极是精湛,你们年轻人今后要多多亲近啊!”吴御医笑道。

    于千连忙上前,冲王公子就是一礼,“见过王公子!”

    然而,就在他等候王公子见礼之时,却只觉得头脑嗡的一声,晕了过去。

    “你们这是?”吴御医疑惑地望着大家道。

    那位师爷道,“吴御医,别来无恙?”

    “老公爷?”吴御医就是一愣,听出来了,望着师爷不确定道。

    “嗯,就是此人服侍的小儿?”徐老公爷哼了一声,冷然望着倒地的于千问道。

    “不错!正是此人!”吴御医点头确认道。

    “不对,此人没有武技在身啊!”出手的那位壮汉就是一阵疑惑,望着吴御医问道。

    听声音,正是那吴起吴将军。

    吴御医也是一脸的懵然,摇头不已。

    “没有武技,不代表没有杀人的技艺!”小厮冷然道。

    哟,这不是明师爷吗?吴御医恍然。

    “好了,现在不是探讨这些的时候,明师爷,你看还需检查什么?”徐老公爷脸色一肃,问道。

    “吴御医,这于千在太医院的住宿之所在哪?”明中信冲吴御医问道。

    “就在出门左手那间厢房!”吴御医一指,回道。

    “这院中可还有其他人?”明中信问道。

    “没了,其他人等就在外面的偏院当中,只有我与于千在此接待贵客!”吴御医摇摇头道。

    “不错啊!独门独户啊!好与贵客接触,独享资源啊!”明中信调笑道。

    吴御医脸色就是一红,低头不语。

    明中信不再刺激吴御医,转身来到房门口,举手在窗户上捅了一个小孔,冲外面望望,之后,回身冲吴起点点头。

    二人走出房门,向旁边行去。

    徐老公爷也冲另一位壮汉家丁点点头。

    壮汉紧随而去。

    三人进了厢房就是一阵搜索。

    徐老公爷望着倒在地上的于千,面色青一阵红一阵,怒气渐涌,好似恨不得将这于千碎尸万段一般。

    “老公爷,小不忍则乱大谋啊!”王公子在旁劝道。

    嗯!徐老公爷冷哼一声,转头他望。

    吴御医与老公爷的眼神一对,就是一阵心虚,躲闪着徐老公爷的眼神。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