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于千明悟-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四十章 于千明悟

    明白什么大家一头雾水。

    不解地望着明中信。

    然而,更令他们诧异的是,于千居然冲明中信点点头,“不错,我明白了!”

    唯有徐老公爷与王公子一脸的恍然,同时,将钦佩的眼神投向了明中信。

    “明白就好,希望你好自为之!”明中信冲于千点点头。

    “我自会依律而行!”于千仿佛看开了一切,自有一股清新闲逸之气,满面淡然道。

    “那就好,恭喜你!”明中信一拱手,露出一丝笑意。

    “谢过!”于千冲明中信淡然点头道。

    明中信一笑,不再开口。

    明义、吴起、吴御医则是一脸懵逼样,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满眼的迷芒,好似这二人来自异次元,说的话他们怎么都不懂呢?

    “对了,小心云南!”于千眼中闪过一丝戏谑,冲明中信道。

    “明白!”明中信点点头。

    “希望你真的明白!”于千若有所思地看着明中信。

    “王大人,你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吗?”吴起看看王公子,一脸疑问道。

    “一点点!”王公子笑道。

    “一点点?”吴起懵了,王大人这是怎么了,怎么也是这般,让人打哑迷,太过份了!怎么能如此歧视咱们弱智群体呢?

    吴御医则是懵逼地望着于千,今日此时的于千居然给他一种看不透的感觉,但却比之前那般阴沉的感觉顺眼的多了!虽然,他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他明白,于千与往日不同了,这就好!至于其他,那都不是事儿!于是,他欣慰地望着于千笑了。

    明义则是挠挠头,望着徐老公爷问道,“老公爷,他们傻了吗?尽说些不懂的话!”

    徐老公爷深深地看了明中信一眼,唉,真是一代鬼才啊!居然如此轻描淡写地就说通了一位一心寻死之人!甘心受国法制裁,还解开了他的心结,令其重获新生。自己当年这么大年纪之时可没有这份心智。

    但他也不会向明义解释这二人的行径,皆因他知道,明义这人心思粗大,说了他也不懂。又何必浪费口舌呢?

    “行了,明义,将于太医押送刑部,看刑部如何定夺!“徐老公爷未回答明义的疑问,看看于千,吩咐道。

    “诺!”明义应命,走上前去,将徐老公爷面前的一应证物尽数用布包好,背在背上。

    “于千!”吴御医见于千要被带走,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叫出了声。

    “吴伯父,我想通了,你应该高兴啊!”于千洒然一笑。

    吴御医深深看了他一眼,不再说什么。

    “走吧!”明义上前一把拉起于千,就要将他带出了房间。

    “且慢!”于千冲明义道。

    “怎么,你还要出什么幺蛾子?”明义一瞪眼,虽然徐老公爷没有说什么,也想放了这于千,但他却从心底过不去,毕竟,这小子杀害了小公爷啊!

    “明义!”徐老公爷一声厉喝。

    明义悻悻然地白了于千一眼。

    “老公爷,此前种种,是于千太过执着了,不过徐奎壁确实是罪有应得,于某绝不会后悔将他杀死。”于千转身面向徐老公爷,诚恳道。

    “于千,你小子”明义大惊,这小子临走之前居然还要刺激徐老公爷,真是活腻歪了!

    然而,于千却并不理会于他,继续道,“但是,于某知晓,徐奎壁只是被弥勒会威胁加入,也可能是考虑到您,希望你早日找到弥勒会威胁徐奎壁的证据。否则,只怕”

    说到此,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徐老公爷,转身冲明义道,“走吧!”

    说着,抬腿向门外行去。

    徐老公爷望着于千的背景,一阵沉吟,于千未尽之话,他心中自然清楚,如果不能找到那些证据,只怕弥勒会还会纠缠于他,到时,也许自己就会进退两难了。

    王公子、吴起、明中信、吴御医等人望着徐老公爷,不由得一阵唏嘘,此番事情峰回路转,真心是之前难以想象的啊!

    “明师爷,之前对不住了!”徐老公爷沉吟许久,回过神来,冲明中信一拱手道。

    “无妨,事情讲明就好!”明中信点点头。

    “王大人,此前小儿的多番陷害,还请你大人有大量,看在小儿已经身死的份上,不要放在心上!”徐老公爷冲王公子道。

    “老公爷客气了,王某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就此罢了。但是,下面军士们毕竟受到了一定的损伤,还请”王公子话未说完,只是望着徐老公爷。

    “当然,军士们所受损伤,徐某自有一番补偿,以偿小儿的罪孽!”徐老公爷点头道。

    “王某在此代军士们谢过老公爷体恤!”王公子一抱拳,谢道。

    “惭愧,惭愧!”徐老公爷连连摇头,满面凄然之色。

    是啊,本来,徐老公爷只是想来此找出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谁曾想,内里居然还有如此隐情,更令他痛心的是,儿子居然加入了叛党弥勒会,这对他的打击是致命的!

    “吴御医,咱们就此告辞,之前的多番不是还请你原谅!”徐老公爷平复一下心绪。

    “老公爷客气了,切不可如此,是我太医院对不住您!”吴御医连忙客气道。

    “老公爷,你先走吧,王某还有些事要与吴御医商议!”王公子冲徐老公爷一拱手道。

    “哦!”徐老公爷看看王公子,心下有些疑惑,但却没说什么,一拱手,转身离去。

    诚然,一番计较之后,他确实没有心思与人客气,毕竟,一则儿子身死,二则知晓了儿子之前的丑事,再无脸与众人分说。

    众人望着他的背景一阵唏嘘,一代国公,居然被儿子如此牵累,也真是可怜可叹啊!

    “王公子,你与我有何事?”吴御医望着王公子,有些疑惑,毕竟,自己与王公子是第一次见面,能有何事?他甚是疑惑。

    王公子微微一笑,冲吴起一点头。

    吴起从怀中取出一物,递给吴御医。

    嚯,吴御医一看那明黄色的绸缎,心下就是一惊,这是圣旨啊!

    连忙就要起身叩拜!

    “行了,吴御医,就咱们几个,就不用如此多礼了!”王公子笑道。

    吴御医怔然地望着王公子。

    “好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乃此次云南赈灾钦差王守仁,这位是吴起吴将军,这位是明中信明师爷,乃是陛下钦点的赈灾人选。”

    “久仰久仰!”吴御医连连拱手道。

    “行了,别客气了,你听过咱们的名声?”吴起冲吴御医道。

    吴御医干笑着,尴尬无比。本来,自己不过是客套而已,未曾想,这吴起居然直接揭穿,真是不懂人情事故!

    “好了,我也不废话了,其实,此次赈灾,确实有求于吴御医,尤其是你负责的盎镞,乃是此次赈灾的重中之重!”王守仁不再废话,直承道。

    “赈灾?”吴御医有些犹疑。

    “不错,难道吴御医没有接到朝廷下发的旨意?”王守仁有些奇怪。

    “没有啊!历来,圣旨皆是太医院院使接的,与咱们下面根本没什么关系,即便有关系,也是院使下发的指令,咱们根本见不到圣旨,何谈了解圣旨呢?”吴御医无奈道。

    “哦,原来如此!”王守仁点头表示理解,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咱们想要请你们帮忙,必须通过院使,是吗?”

    “不错,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果只是诊病,我就能拍板,但如果是朝廷指令,那就必须经由院使指派了,否则,我就是越权,会被同僚,嗯,你懂的!”吴御医话未讲完,给了王守仁一个眼色。

    王守仁秒懂,毕竟,圣旨下达,也分优差与苦差之分,如果是优差,人家院使自然会派自己的心腹前去,领这份优差,如果是苦差,才会分派到底下,让太医们自选。这也算是潜规则的一种了。

    “但是,此次赈灾还真得由你们盎镞科出面,否则,赈灾之事真心不好办啊!”王守仁苦笑一声,冲吴御医道。

    “这?”吴御医一听,皱皱眉头,低头思索。

    半晌,吴御医抬头道,“如果由我们出面倒也不是不行,但你必须争得院使的同意,我这儿自然是万分乐意的!”

    嗯!王守仁点点头,看向明中信。

    “王大人,此番赈灾之事,必须有太医院盎镞科人员帮衬!”明中信满面肃然道。

    吴御医瞬间了解,原来是这明师爷亲点的,怪不得人家堂堂钦差大人与自己在这儿浪费口舌。

    “王大人!”吴御医踌躇道。

    “嗯,吴御医有话请讲!”王守仁一见吴御医开口,就知道有门,眼前不由得一亮。

    “其实,想要让我们去也可以!”吴御医斟酌着话语道,“其实,只需要你让那院使知晓,这趟差事没有什么油水,院使自会让我们各科出面,到时,我直接出面接下这趟差事,咱们也就皆大欢喜了。”

    这倒也是个办法!王守仁心道,但是,他其实很是不解,为何这明中信非要这盎镞科的人,其他科的人就不行吗?毕竟,都是太医,也皆懂医术,能有什么区别?

    不过,此前种种都表明这明中信明师爷的神奇,他自是心下对他有信心,也就依着他了。

    “那咱们说好,你不可反悔!”王守仁与吴御医敲定道。

    “那是自然!”吴御医承应道。

    “明师爷,你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王守仁望着明中信,问道。

    本来,他也就是客气一声,未曾想,明中信居然毫不客气道,“嗯,吴御医,不知你们盎镞科能够抽调几人?”

    “这?”吴御医看看明中信,转头望向王守仁,毕竟,现在显然是王守仁在做主,而这明中信不过是一个师爷而已,他自是想看看王守仁的意思。

    “此番乃是明师爷提议的,他有他的考虑,你与他研究即可!”王守仁点点头,解释道。

    哦!吴御医心下一惊,看来,这明师爷在王大人的心中异常重要啊,否则,绝不会听他摆布,用咱这盎镞科的!不由得,吴御医开始正视这明师爷。

    “咱们这盎镞科能够抽调出二十几人,如果去云南,还得少一些,毕竟,故土难离啊,这得看自愿,不过,老夫到是可以亲身前往!”吴御医稍加思索,回道。

    二十几人?明中信稍加皱眉,有些少啊!在他的设想里,至少也得半百人啊,否则根本不够用,毕竟,灾区的情况必须一到就能上手,如果人手不够,还不知要耽误多少人的性命!

    “如果不够,老夫倒是能想想办法!”作为人精的吴御医自是猜到了明中信的担心,想想明中信毕竟对于千进行了劝慰,更令他想通,这份人情虽然不在自己身上,但自己却得领情啊!稍加思索,开口道。

    “哦,还能想办法?”明中信眼前一亮,望着吴御医道。

    “不错,虽然老夫不为院使所喜,但好歹也在太医院呆了这么长时间,总有几位好朋友吧,如果老夫开口,相信借到二三十人不成问题!”吴御医自信道。

    “好!”明中信不由自主欣喜地叫道,“咱们就按五十人标准来!”

    吴御医将目光投向王守仁,毕竟,现在是由王守仁做主,这得看他的意思了。

    “嗯!”王守仁自是不会不同意,冲吴御医点点头。

    “好,咱们就暂定为五十人!但是,必须得院使同意才行!”吴御医丑话说在前面道。

    “那是自然!”这就由不得明中信做主了,王守仁拍板道。

    “好,我就等王大人的好消息了!”吴御医应承道。

    “咱们一言为定!”王守仁笑道。

    “好,一言为定,老夫这就与老友们联系!”吴御医也是展眉笑道。

    “好了,也不着急,吴御医,你先好好养伤,待本官与院使大人定了,自会通知你!”王守仁冲吴御医道。

    “吴某有伤在身,就不送了!”吴御医一拱手道。

    王守仁冲他笑笑,站起身形向外行去。

    吴起与明中信冲吴御医一拱手,随同王守仁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