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暗阁现世-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四十四章 暗阁现世

    “其实,明某是想到,小公爷会不会将暗阁设在了妻妾之处。”明中信解释道。

    咦!明义眼前一亮,但随即面现难色。

    明中信一下就明白了,毕竟,人家妻妾之所岂能任由自己进出,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明师爷,如果想要去那处,只怕得请示老公爷啊!”明义叹道。

    “嗯!”明中信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二人相携回到了房中,来到老公爷面前,张开嘴,却欲言又止,二人对视一眼,真心没办法开口啊!

    “怎么,有什么难言之瘾吗?”徐老公爷面现不解地问道。

    “唉,明某无能,无法为老公爷分忧啊!”无奈,事涉礼教,明中信终究说明不出口啊,只好惭愧承认道。

    “不对啊,看你们这情形,肯定还有一丝线索啊!”徐老公爷却是表示不信。

    明义想要开口,但明中信却是用眼神予以制止。

    “明某无能!”明中信低头再次承认道。

    “真的?”徐老公爷将目光投向明义,探问道。

    “是!”明义想想,还真心没法开口,而且小公爷已经身死,就不要再坏了妻妾的名声了,只好点头认道。

    “唉,连明师爷也没招了吗?难道这逆子将那些物事藏在了天上地下?”徐老公爷看看二人低落的表情,长叹一声道。

    天上?地下?明中信苦笑一声,口中重复一声,但是脱口说出这两个词之后,身形一颤,如雷击一般,抬头惊喜地望向徐老公爷。

    “怎么?明师爷有线索了?”明义见状,心下就是一惊,问道。

    “嗯!”明中信点点头。

    徐老公爷一听,神情一紧,望向是明中信。

    “难道,真的是在小公爷的妻妾处?”明义脱口而出。

    什么?徐老公爷有些瞠目结舌地望向明义。

    明义哑然,一阵懊恼,自己失言了。

    然而,面对徐老公爷询问的眼神,他还不得不说。

    “明义兄错了,小公爷的暗阁应该就在此处,待我先看看!”为明义解围之后,明中信转身步向房中。

    明义有些难堪,望向明中信,这个坑货,刚才是你说的,如今却话峰一转,将自己卖了,太过份了!

    但他也很好奇,明中信怎么会想到的?难道真的还在此处?

    徐老公爷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喜,看一眼明中信的背影,恢复了一丝信息。随即,将玩味的眼神投向明义。

    明义脸色一红,转头躲过老公爷的目光,转身向明中信走去。

    却只见明中信来到墙壁处,慢慢摸索,缓缓前行。

    明义一皱眉,刚才不是已经检查过了吗?难道刚才有遗漏?

    但他不敢打扰明中信,只是跟在身后,仔细观察。

    但是,明中信的检查程序与之前并无二至。

    明义眼中的疑惑越来越重。

    哦!明中信突然停步,轻声咦了一声。

    明义精神一震,抬头望向明中信。

    却原来,二人来到了一处墙角处,只见明中信缓缓蹲下,将周围的墙壁敲打敲打,侧耳倾听,但是明义都能够听出,这墙壁是实心的,根本没有那空心之声。

    明中信皱眉不已,思索着,眼神扫向房间中央,他站起身形,缓步向前,一步两步,迈着步子,好似在丈量着什么。

    明义有些丈二各尚摸不着头脑,疑惑地望着明中信。

    咦!明中信停下了步伐,蹲下身形,在地面敲敲打打,仔细检查。

    徐老公爷和明义的眼光望着他,疑惑非常。

    暗阁能在地中央?

    突然,明中信展颜一笑,抬头冲明义道,“明义兄,来把匕首!”

    啊!明义吓了一跳,不由问道,“干什么?”

    明中信白了他一眼,“自是找线索!你不会告诉我,你连防身的匕首都没有吧?”

    明义一听,顿时满面笑容,反手从身上摸出一把匕首递给明中信。

    明中信接过匕首,用力一插,进入了砖缝之中,用力一翘,一块砖跳了出来。

    明中信将砖取过,看向下面。

    明义连忙探过头,望向砖下。

    嚯,砖下赫然是一个铁环。

    明中信抓住铁环,用力一拉。

    咯吱吱,一阵响动。

    明义抬头望去,瞬间傻眼了,却只见刚才他们所在的墙角升起了一个暗阁。

    不由得,他将钦佩的眼神投向了明中信。是啊,自己等人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这明中信出马,虽有波折,但却居然真的找到了,而且还是藏得如此隐秘的暗阁。

    而徐老公爷此时也是一阵愕然,他也未曾想到,这处暗阁居然在墙壁角落,机关启动按纽居然在地中央砖下,这可真是意外啊!

    怪不得咱们找不到,因为咱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墙壁之上,倒也想过地面有暗道密室,而且还在桌下、桌后、墙壁之上都找过了,但却尽皆是实心,根本没有一丝线索。自己做梦也想不到暗阁居然是如此设计的,显然是在防着人们找寻。自己儿子什么时候有些缜密的心思了?

    无论如何,找到了就是好事。

    徐老公爷站起身形迈步向墙角走去。

    明中信却是站于地中央,并未上前,毕竟,谁知道暗阁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还是避避嫌吧!要知道,自古以来,秘密知道得多了,死得也是很快的!

    徐老公爷上前将暗阁打开,咦!

    一声轻哼,随后就是一阵翻书之声。

    “哼!”徐老公爷冷哼一声。

    明中信与明义明显听到了声音之中的怒气,显然,找到的这东西令老公爷有些愤怒。但是,他们二人只是站着,并未上前,任由老公爷处置暗阁中的东西。

    徐老公爷转身,望向明中信,“明师爷,这里也没什么弥勒会的东西啊!”

    啊!明义就是一阵愕然,暗阁中没有证据?

    明中信却是胸有成竹地一笑,“老公爷稍安勿躁,暗阁之后还有暗阁啊!”

    什么?徐老公爷与明义就是一愣。

    明中信笑笑,迈步上前,来到暗阁前。

    徐老公爷闪过一旁,任由明中信观看。

    只见此时的暗阁内空空如也,根本就什么都没有,显然,徐老公爷收起来了。

    明中信在暗阁四周敲打敲打,脸上微微一笑,双手抱住暗阁,向上用力,啪一声,暗阁离开了地面。

    徐老公爷与明义望去,却只见暗阁所在的地面居然下面居然是空的,赫然也有一个铁环。

    二人对视一眼,闪过一丝惊疑,居然如此隐秘,暗阁下仍有暗阁?

    明中信将暗阁放过一旁,拉住铁环用力一拉。

    咯吱吱一阵声响。

    徐老公爷与明义徇声望去,却只见与屋顶紧挨着的墙壁之上居然出到现了一个暗阁。

    啊!二人有些瞠目结舌。

    这暗阁一环扣一环,真心让人想不到啊!谁能想到,暗阁之后还有暗阁,居然还是距离如此之远,如果第一个暗阁找不到,第二个暗阁自是无法启动。

    而找到每一个暗阁之后,谁会想到还有第二个暗阁,真心是算准了人的心理,这心思,真是太缜密了!

    “老公爷,且看看暗阁内有什么吧!”明中信提醒道。

    徐老公爷反应过来,目光莫名地看看明中信,长叹一声。

    不管如何缜密,终究都被这明中信找到了!

    “明义,去找个梯子!”徐老公爷吩咐道。

    明义应声而去,临行之时,钦佩的目光瞅了明中信一眼。

    徐老公爷与明中信静立当地,久久不言,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

    “老公爷,请!”明义将梯子支在墙壁处,冲徐老公爷道。

    徐老公爷望着头顶的暗阁,一时居然有些踌躇。

    明义眼神中闪过一丝痛心,轻叹一声,想劝却不敢劝,只好任由徐老公爷呆立了。

    好在,徐老公爷片刻之后,眼神一定,迈步走向了梯子。

    上了梯子,徐老公爷望向暗阁里,轻啊一声,动作静止,久久呆立。

    明义抬头望着呆立的徐老公爷,一阵担心。

    徐老公爷长叹一声,从暗阁中取出物事,缓缓下了梯子。

    “老公爷!”明义见到面色苍白无比的徐老公爷,不由得叫了一声。

    仿佛这一会儿工夫,徐老公爷又老了几岁。

    “明义啊,那逆子还真的入了弥勒会!”徐老公爷苦笑一声,沙哑的声音中隐藏着痛楚道。

    说着,他将手中的物事递给明义。

    明义接过物事,低头一看,眼神一痛。

    不错,这些物事一为令牌,上书尊者二字,另有一本小册子,正是弥勒会的名册。

    这下,证据确凿,徐奎壁入弥勒会之事板上钉钉了。

    “明师爷,谢过了!”徐老公爷转头望向明中信,目光复杂地道谢道。

    “老公爷客气了!”明中信一拱手道。

    “明义,送明师爷回去,明日咱们再去拜访!”徐老公爷点点头,吩咐道。

    “诺!”明义应声道,转手将物事递还给徐老公爷。

    “且慢!”明中信叫道。

    啊!徐老公爷目光一凝,望向明中信,“明师爷还有何指教?”

    明中信面色一正,“老公爷,还有暗阁!”

    啊!徐老公爷面色一变,瞪大双目,不可置信地望向明中信。

    “明师爷,真的?”明义也是大惊,不由叫道。

    “不错!”明中信点头道。

    “在哪呢?”明义不由得望向客厅。

    明中信转头看向明义,轻笑一声,一指墙角处,暗阁下,“明义兄,将此处挖开!”

    啊!明义一愣。

    “东西就在此处!”明中信一见,只好解释道。

    明义将信将疑地看了一眼明中信。

    明中信但笑不语,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罢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明义见他丝毫不为所动,只好伸手。

    “你这是?”明中信有些不解。

    “给我匕首啊!”明义笑道。

    哦!明中信反应过来,不由得脸色一红,自己还真心没想到,顺手将匕首递还给明义。

    旁边的徐老公爷望着二人,不说话,只是将目光不时扫向墙角。

    明义上前,蹲下,细看暗阁内,却见铁环正镶在侧壁,四面皆是铁片,不由得抬头望向明中信。

    “往底下挖!”明中信提醒道。

    明义点点头,用手伸进暗阁摸索着,寻找着力点。

    明义眼前一亮。

    抽出空手,将匕首探入暗阁,用力一撬,咯嘣一声。

    明义面上一喜,从暗阁中撬出一张铁板。

    铁板入手,明义面上怔一怔,低头观瞧一番,将之放过一旁,望向暗阁内。

    瞬间,喜色盈面,探手进入暗阁取出一个包裹,站起身形直奔徐老公爷。

    此时的徐老公爷也是呆在一旁,他做梦也没想到,在两个暗阁之后居然还有第三个暗阁,而且还藏得这般隐秘,他心中一动,面上一紧,难道?不敢想啊!

    徐老公爷呆呆地望着明义。

    “老公爷,请看!”明义满面喜色地将包裹递给徐老公爷。

    哦!徐老公爷顺手接过包裹,满面凝重地打量,心中忐忑不已。

    要知道,之前弥勒会的**明藏得那般隐秘,而这包裹中的物事比之更加隐讳,显然更加重要,如果是他犯的事,那这得多大的罪孽啊!

    他颤抖着手,都不敢再看,眼中神色犹疑不已。

    明义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想从他神色上猜猜,这些物事究竟是何物?

    而明中信却避嫌般地转过头颅,不好再看。

    徐老公爷踌躇再三,终究要面对现实啊!他颤抖着手,将包裹打开,终于小公爷的遗物现世了。

    咦!明中信心中疑惑,他的神识自是看到了这些物事,里面居然只是一张折叠着的纸和一本小册子。

    但是,他没有大意,藏得如此隐秘,绝对是重要的物事,是什么呢?他心下好奇不已!

    徐老公爷也是一怔,顺手取过纸,打开来。

    呀,居然是写的一些字,好像是一封信!明中信的神识之中,印出了上面的东西。

    徐老公爷上下观看,突然,身形开始剧烈颤抖,老泪瞬间喷涌而出。

    “老公爷!”正在观察徐老公爷的明义大惊,叫道。

    然而,他的叫声根本阻止不了徐老公爷的感情。

    “儿啊!”一声凄厉的叫声响彻在客厅当中,徐老公爷仰天向后倒去。

    明义大惊失色,迅速抢上前去,一把扶住了老公爷。

    明中信心下大惊,望向徐老公爷。

    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