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意外内情-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四十五章 意外内情

    难道这封信中有什么刺激到老公爷了?

    不管如何,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明中信飞向前,一把抓住徐老公爷的腕脉,神识迅速笼罩他的全身,为其检查。

    明义一脸惊色地望着他,难道这明师爷还懂医术?

    但他却不敢打扰明中信,只是双目圆睁紧盯着明中信,想从明中信面知晓徐老公爷究竟有没有事!

    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根银针,迅速下针,直刺徐老公爷要穴。

    瞬间,徐老公爷一声轻吟,醒转过来。

    “老公爷!”明义面一喜,轻声叫道。

    “无妨,老公爷只是一时急气攻心,晕厥过去,没什么大毛病,休息一下就好!”明中信收起银针,冲明义道。

    话虽如此,但他知晓,这徐老公爷的状况与那封信有密切关系,悄声瞅了一眼信,摇头不已,这小公爷究竟在信中说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令得老公爷如此,死了都不让老公爷安生,真真是不孝啊!

    徐老公爷轻咦一声,醒转过来。

    抬眼看看抱着他的明义,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一丝生气显现,一把抓住明义道,“明义,我儿没有背叛大明,我儿没有!”

    啊!明义听得都傻了,这老公爷是得了失心疯了吗刚才还找到了徐奎壁在弥勒会的**明,现在就这般说,难道受刺激过渡

    而旁边的明中信却是心中一动,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那封信,他肯定,这结论一定是在老公爷看信后所得出的!看来,其中另有隐情啊!

    “老公爷!”明义轻声叫道。

    徐老公爷见明义一脸的不信,闭目定定神,缓缓坐了起来。

    “明师爷,东西是你找到的,你觉得,是否另有隐情”徐老公爷将目光投向明中信。

    明中信轻笑一声,若有所指地瞅了一眼那封信,“老公爷,咱们还是以事实说话为妙!”

    徐老公爷一愣,看看手中的信,笑了一下,是啊,自己真是急糊涂了,有此明证,哪里需要再向明师爷求证呢

    “明师爷,你且看看!”说着,徐老公爷眼带笑意地将信递向明中信。显然,他现在心情不错。

    明中信也不矫情,真接前接过了信,低头观看。

    旁边的明义恍然,看来,老公爷还真不是无的放矢,不由得好奇地望向明中信手中的信。

    “父亲大人台鉴:孩儿不孝,现在身为弥勒会南京城分坛尊者。”信的抬眼第一句就令得明中信心中一顿。这是不打自招啊!而且,显然这是为徐老公爷准备的!

    但徐老公爷绝不会因这句话而晕厥过去的,看来,原因还在下面,明中信继续看下去。

    “说来惭愧,孩儿至入了弥勒会,才知晓父亲大人的苦心,孩儿真真是不孝,在此向父亲大人叩拜谢罪!”

    “说到此处,父亲大人肯定会无比震怒,孩儿为何会入了这弥勒会?孩儿现在也真是悔不当初啊!也愧对列祖列宗!”

    “孩儿此番入弥勒会,乃是因孩儿做下了罪孽之事,这些罪孽之事虽然是无意中犯下,但却罪无可恕,想当日,弥勒会将这些罪证放在孩儿面前,孩儿也是异常震惊,但却辩无可辩,毕竟,这些尽皆是孩儿下令所为,避无可避,罪证确凿,如果送往京师,相信孩儿之罪罪无可恕!更会将祖先及父亲的威名毁于一旦。孩儿震惊之下,手足无措,在弥勒会威逼利诱之下,一时糊涂应下了入会之誓。待想要反悔,却是已经悔之晚矣,将亲笔入会誓词落在了人手。”

    “而且,孩儿还被下了毒,身不由已,只好应命行事!”

    “当然,孩儿刚开始也确实在逼不得已之下,做出了一些不当之举,犯下了更深的罪孽,每日晚间总会被噩梦所惊,午夜梦回,孩儿深深后悔,但悔之晚矣,日日被良心责被的滋味真心令孩儿差点崩溃,在这种情形之下,孩儿才提笔为父亲写下这封信!”

    “请恕孩儿懦弱,不敢向父亲坦白此事!孩儿也知晓,这些弥勒会中人只是利用孩儿,但一则有罪证在其手,二则身中剧毒,三则没脸向父亲坦白,也深怕父亲痛心,故此,违背着良心,在这条罪孽之路越走越远,更是越陷越深。”

    “但是,孩儿,不甘心啊,为人所制,实在是有辱中山王之后的名声啊!故此,孩儿虽然一方面在助纣为虐,但是,却也在暗中准备着反击,收集着弥勒会的信息,当然,弥勒会不是善茬,也在防着孩儿反击。虽然孩儿贵为弥勒会尊者,但是,却被这暗中的特使所支配监视,故而,孩儿不敢贸然行事,只能强忍着屈辱徐徐图谋,希望有朝一日时机成熟,将南京城的弥勒会贼人一网打尽。”

    想来,这就是徐老公爷晕厥的真正原因了。明中信心中暗想。

    自己与那弥勒会打了这么多交道,本就应该知晓,这弥勒会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就是要控制各行各业,为他所用,想来,这徐奎壁应是他们的重点目标,如此情形也不足为奇了。

    而徐老公爷本就为徐奎壁入了弥勒会心痛懊悔,虽然心中深信徐奎壁已经湿身,但却一心想要找到一些理由为子开脱,如今这封信正好给了他一个好的借口,他自是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方面心喜,一方面心痛,两相交织,自会崩溃晕厥。

    “孩儿这些年有心经营之下,弥勒会对孩儿的戒心也在逐渐减弱,故此这些年孩儿虽然做恶众多,但却也掌握了一些弥勒会的秘密,还记在了小册子当中,在此,孩儿提醒一下,那墙壁之的暗阁中的小册子,根本就是假的,那是弥勒会让孩儿制作的迷惑人的诱饵,那枚令牌也是假的,如果按册查人,必会一无所获,还会惊动了弥勒会中人,令其隐匿。这些本就是弥勒会的一种手段,抛出一个诱饵,令人在不知不觉中中招,还令其警惕。孩儿真正的令牌其实只是一些暗语手势,唯有尊者级以高层才知晓,尊者以下才是用令牌证明身份。切记,切记!当然,这些暗语手势孩儿已经记在了小册子中,但是,每位尊者的暗语手势是不同的,切记!”

    明中信一听,有些瞠目结舌,这弥勒会居然如此缜密谨慎?

    尊者以居然是如此联络,这可真是大出意料啊!如果不是这徐奎壁爆出,只怕他还真以为令牌能够证明身份,自己等人差点被那于千带偏啊!

    明中信不由得心神大震,看这徐奎壁还有什么要爆料的!

    “跟随此信的小册子才是孩儿精心探查到的弥勒会隐秘,如果父亲大人能够找到,孩儿也就心安了!”

    啊!明中信不由得将目光投向那本小册子,原来,这才是真正记载弥勒会隐秘的东西啊!那墙壁之的暗阁内居然是愰子?这弥勒会还真是小心啊!

    “对了,小册子中孩儿也记载了之前孩儿造的孽,如果孩儿到时能够亲自为已罪孽赎罪一切皆罢,如果孩儿不能”

    相信,此时他的心神震荡,无法自已。

    另起一张,“如果孩儿不能回来,那还请父亲大人劳心,为孩儿将这些罪孽赎了,孩儿来世再行向父亲大人尽孝!”

    明中信发现,这张纸居然有泪痕之印,这徐奎壁居然落泪了?

    “孩儿近日有任务,那特使也已经现身,指示孩儿阻挡云南赈灾的钦差,最好能够将其留在南京城,令赈灾之事泡汤。孩儿听那特使的意思,此次在南疆有大的行动,但却不知是何行动。”

    明中信心中一惊,大行动,这与于千所说是何其相似啊!未曾想,居然连这贵为尊者的徐奎壁也不知晓具体的行动,看来,这行动还真是隐秘啊!但越是隐秘,就越是危害巨大啊!

    那行动究竟是什么呢?明中信迫不及待地向下看去。

    “而且孩儿还不能确认这特使的身份,但相信参加此次行动,一定能够接触到更多的隐秘,到时,只需要确认这特使身份,以及这次行动的具体内容,孩儿就算粉身碎骨也会令徐家威名不坠,如果到时孩儿没有身死,必会接受国法制裁,到时,还请父亲大人不要难过!这些都是孩儿罪有应得!”

    “今日,孩儿就将与那钦差接触了!”

    信的内容就到此为止,明中信深深吸了口气,这徐奎壁还真是?

    这些信都是一页页写就,但却不是连贯的,相信是不同时日所写!看来,这徐奎壁也是无法向人诉说,只好以信代人了!同时,只怕也是想求个心安罢!

    他摇头不止,唏嘘不已,真心无法相信,这是一个纨绔子弟的心理路程!怪不得徐老公爷那般呢!

    “老公爷,明某怪错小公爷了!”明中信双手抱拳,眼含歉意,冲徐老公爷道。

    徐老公爷点点头,长叹一声,“不怨你,实在是他之前有些事做得太出阁了!”

    明义看看二人,有些不解,但却无法问出口。

    “老公爷,您准备?”明中信说着,看了一小册子,这可是记载着弥勒会的一些隐秘的,真心想看看啊!

    然而,徐老公爷也不知是没听懂,还是装不懂,在明义的扶持之下缓缓站起身形,“明师爷,时间不早了,你就回去吧!相信王钦差等你都等急了!”

    啊!我的目的为何,你不知道?居然如此转移话题?明中信看着徐老公爷,一脸的不可置信,那你让我看这封信是何用意?

    但随即心思电转,明白了!明中信一阵恍然,这老公爷是想让自己转告王守仁,自己儿子是卧薪尝胆,徐图后事啊!也是想恢复一些徐奎壁的名声!

    徐老公爷不再理会明中信,迈步向外行去。

    明中信看着他的背影,一阵叹息,真是老狐狸啊!罢了,自己总不能强迫人家将小册子给自己看吧!

    还是走吧!想到此,明中信迈步向外行去,准备去找王守仁他们。

    “明义,你不用扶我了,去送明师爷吧!”徐老公爷到了门口,吩咐道。

    “诺!”明义停步应道。

    徐老公爷头也不回地道,“明师爷,此番谢过了!”

    稍稍停顿,开口道,“另外,小儿之事徐某自会报此仇,将那南京城的弥勒会连根拔起!”

    哦,这也算是给了自己等人一个交待吧!明中信一听,人家还给个解释,不错了。也不说话,只是冲徐老公爷的背影拱拱手!

    徐老公爷的背影不见了。

    “请吧!明师爷!”明义伸手延请道。

    如此,明中信与明义向府外行去。

    一路之,二人沉默不语,各想各的心思。

    前面灯火通明,明中信抬头一看,正是悦来客栈。

    “明师爷,明义就送您至此了!”明义冲明中信一拱手道。

    “明义兄客气了!”明中信冲他一拱手。

    “告辞!”明义毫不拖泥带水,一抱拳,返身离去。

    明中信看看远去的明义的背影,思索片刻,返身向客栈内行去。

    “哟,客官是要住店吗?”店小二一见明中信进入,连忙前打问道。

    “国公府明义安排的客人在哪间客房?”明中信问道。

    店小二一愣,瞬间变得更加殷勤,带着明中信向楼行去。

    未等二人楼,却只见吴起大踏步走了下来。

    “明公子!”

    “哦!吴大哥!”

    二人默契地对视一眼,将店小二打发走,相携来到了王守仁房中。

    “明师爷,老公爷叫你去究竟为的何事?”王守仁见了明中信,寒喧两句,好奇地问道。

    “唉,找那小公爷的**明!”明中信直言不讳道。

    哦!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点点头,显然,这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找到了吗?”吴起眼前一亮,问道。

    二人白了他一眼,废话,找不到自己明师爷能回来吗?

    吴起一见二人的白眼,瞬间反应过来,一阵尴尬,是啊,如果没找到,明中信会如此回来吗?

    “说说,究竟是如何找到的?还找到了什么?”王守仁好奇道。

    于是,一番令他们震惊无比的话从明中信口中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