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准备接触-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十章 准备接触

    “你是说明中信知道弥勒会?”石文义再次问道。

    “是啊!他早就知道啊!”柳知县与钱师爷互视一眼,这有什么可奇怪的?

    “你们确定!”张采再次确认。

    “不错。”

    “那他说如何知道的呢?”

    哦,柳知县与钱师爷恍然大悟,原来这两位以为明中信有问题,二人啼笑皆非。

    “两位大人,你们是否以为他是自己知道的,所以他有可能本身就有问题?”柳知县笑道。

    “难道不是自己知道的?”石文义与张采一时怔住了。

    “不错,他是自己知道的,不过,他知道的是------”柳知县和钱师爷笑弯了腰,以前还不知道,明中信居然-------,现在一想想,。太可乐了!、

    两位见多识广的锦衣卫大人这下可懵逼了,望着乐成一团的两人,心道,这是怎么了?

    “对不住啊,两位大人。”钱师爷向两位大人致歉道,想要接着说,却“噗”一声,又笑了。

    柳知县笑着接话道,“两位大人,恕我们无礼,实在是太可乐了,再让我们笑会儿。”

    那两人望着这二位,一时惊呆了,不,应该是三位,再加上门旁回望的李玉!石文义三人成为了背景。

    良久,柳知县二人强忍住笑,解释道,“其实,明中信之前已经抓到一个内奸,也是一个仆役。”

    居然还抓了一个仆役,这可是一个新线索。两人忽视了之前柳知县二人的无礼,腰杆迅速挺直望着他俩。

    “那仆役现在何处?”石文义急切地追问道。

    “也已经自杀身亡!”钱师爷接道。

    已经死了,石文义与张采一阵失望。

    “不过,明中信与他谈过,这名仆役叫周汉,他是顶替别人进的明府。他透露说,在明府卧底乃被逼所为,只因为儿子被抓,不得已听命于使者,其他的他不敢透露,怕祸及儿子。最后还请求明中信如果有机会救他儿子出火坑。而后就自杀了。”

    拜托,你们不要这么大喘气好吗?石文义二人一阵无语。

    “周汉临死前透露说这个组织叫‘米驼会’。”说到这,柳知县与钱师爷再次大笑。

    “米驼会!”石文义与张采一脸懵样,这是什么鬼?

    哦,瞬间,二人反应过来,也是一阵大笑。

    原来,原来,明中信将弥勒会听成了米驼会,怪不得柳知县他们笑个不停。真是太可乐了!

    而李玉此时再次转过头来,望着柳知县、钱师爷和两位上司,一脸懵逼样,难道笑也会传染的吗?

    好容易止住了笑,钱师爷道,“另外,明中信说,周汉还提到和他接头的使者是在本县的一个客栈和一个破庙中。”

    石文义和张采对视一眼,不会这么巧,难道是我们住的那个客栈?

    “本县有悦来客栈和迎松客栈,白玉娘娘庙。应该就是这三个地方。”钱师爷这个l县通继续解释道,“而且,县尊大人还派了眼线盯着这三个地方。但却未曾告诉他们是在查弥勒会,而是说,为防止再有贼人打劫乡绅富户,要严查来往客商,有可疑的,随时捉拿回来。”

    原来,那两个捕头就是他们派的,怪不得昨日要查我们,我们可不就是可疑人员嘛!

    还以为这l县管理有多严密呢?原来另有目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聪明!石文义心中暗赞。

    看来,这明中信无可疑之处,真可谓做得滴水不漏啊!是个人物!

    不过,越是如此,越暴露出他的不凡,这样更得与他联合了啊!

    石文义决心更加坚定。

    又一条线断了,张采无精打采地问道,“还有其他线索吗?”

    柳知县看着钱师爷,钱师爷摇摇头。

    虽然怀疑明家背后有势力,但这就不必告诉他们了。不能害明中信啊,毕竟锦衣卫可并不比贼人们心慈手软啊!

    柳知县转头看着石文义道,“没了!”

    “那好吧,我们再将我们所掌握的信息与你们核实一下。”石文义道。

    于是,双方再次一一核实,确无差错。

    最后,石文义语出惊人道,“我们怀疑,明家背后,确切的说是明中信背后,还有暗中势力在帮他。”

    这一声惊雷,炸得柳知县与钱师爷一阵眩晕。

    完了,完了,明中信你被锦衣卫盯上了,自救多福吧!

    暗暗观察二人神色的张采心中暗笑,看来,这柳知县与钱师爷还真的与明中信有所联系,而且联系还不浅,否则现在他们不会如此神情。

    “看来,你们应该也猜到几分!”张采笑道。

    此时,张采的笑容在柳知县二人眼中就是恶魔的笑容,太可怕了。

    “没有,没有,我们怎么会猜到呢!”柳知县二人连忙否认。

    “好了,别再吓咱们的知县大人了。”石文义出来打圆场,一语道破自己的来意,“我们的真实目的并不是要对付明中信和明家,而是,我们需要明家的帮忙。”

    柳知县和钱师爷精神一阵恍惚,哦,他们说不找明家麻烦!

    是吗?二人对视一眼,望向石文义,需要得到再次确认。

    石文义点头表示他们没听错。

    定定心神,柳知县问道,“需要明家帮什么忙?”

    “确切来说,应该是需要您二位的帮忙。”张采道。

    “我们?”柳知县更加惊疑。

    “不错,你们,我们需要你们做中间人,为我们引见明中信,并打消他的敌意,最好是争取到他的配合与合作,一起对付弥勒会。”石文义终于将来意和盘托出。

    这到是可以,凭自己二人与明中信的关系,明中信应该会给自己二人面子,而且明中信与弥勒会也是不共戴天,做这个中间人,应该不难。二人不约而同地互看一眼,点头同意做这个中间人。

    但正如石文义与张采的猜测一样,现在柳知县还不能公开与明家走得近,只能派钱师爷全权代表,做这个引见人。

    一群人在一起交头接耳地商议与明中信接触的细节。

    明中信,你小子接招吧!

    大明朝最大的特务组织就要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