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突发奇想-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五十三章 突发奇想

    三人向他行去。

    “吴将军,来,坐!”

    “明义兄,来,坐!”

    “王守仁”热情地喊二人坐到他身边,至于“明中信”,他却是置之不理,连眼神都没给。

    旁边的学员们一脸怒气地望着“王守仁”,这家伙如此慢待咱们教习,真心可恶!

    而吴起与明义却是满眼复杂地望着“王守仁”,至于目光,居然一丝也没投给“明中信”。

    这下,更令学员们气愤。

    “教习,来这边坐!”赵明兴上前拉着“明中信”向学员们走去。

    “明中信”也是满眼复杂的眼神望向“王守仁”。

    这下,军士们的眼神变得诡异起来,这二位是怎么了,有什么仇如此不可解!

    “明中信”的眼神更是令得他们想得多了,这二位还真的闹翻了!

    吴御医则是满面不解,这二位为何如此呢?他可是知晓,此番王守仁可是全凭明中信的医术才能够化险为夷,这就过河拆桥了?还是兔死狗烹?

    心中虽然疑惑,但自己毕竟是初次加入这支队伍,有些话不好问出口,只好将这个疑问藏在心中。

    学员们尽皆将怨恨的目光投向了“王守仁”,要知道,别人不清楚,他们可知道此番一路之上明教习费了多大心力精力保护这个白眼狼,如今他却如此对待明教习,太可恨了!

    然而,明教习没有发令,他们也只好将这份憋屈闷在心中,一个个对待饭菜如同仇人般,尽皆狼吞虎咽,仿佛吃掉它们就是为明教习报仇一般。

    更令他们诡异的是,作为心腹爱将的赵明兴一直没有发怒,甚至连一个愤怒的眼神都没有,只是如同往日般侍候“明教习”后,默默走到一旁低头吃饭,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

    于是,这一顿午膳在诡异的气氛中结束。

    从始至终,“王守仁”都谈笑风生,直接无视了“明中信”。

    而吴起与明义则是强颜欢笑,应酬着他,至少在大家的眼中是如此。

    “王守仁”一声令下,大队伍继续向前。

    而“明中信”则是被发配到后面断后。

    众人同情的眼光瞅了一眼他,却无能为力。

    “明中信”至始至终只是满眼复杂地望着“王守仁”,却没有说一句话。

    再次起行,“王守仁”走在队伍前面,兴致高昂地与吴起明义高谈阔论,指点江山,欣赏大明南疆这大好风光。

    一时间,他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当然,学员们恨不能用眼揍他,躲得他远远地,与“明中信”远远吊在队伍的后面。

    无人注意的是,“明中信”逐渐隐在了学员们的包围中,再不见身影。

    如此这般,行了十余里之后,“王守仁”面泛乏累,不再说话,在吴起与明义的劝说之下,转身上了一辆马车歇息。

    队伍重新恢复了平静,默默向前疾奔。

    唯一有的是,一位在前查探的斥候军士进入马车向“王守仁”禀报之后,退出马车,向队伍后面奔去。

    片刻之后,在斥候军士的带领下,明中信来到马车前面,神态恭顺地向“王守仁”请安,随后上车。

    众人神态各异地注意着马车之中。

    哪曾想,片刻之后,马车之中传来了王守仁训斥的声音,还越来越大声,明中信先是辩解,随后却是王守仁的呵斥之语,明中信辩解不过,变得唯唯喏喏。

    一些军士面泛同情之色,遇到这般不讲理的上官,真心不好过啊!

    不自觉地,大家心中对“王守仁”有了意见。

    随后,明中信退出了马车,面上有些愤恨之色,但却又是如此的无奈,独自退回了学员当中。

    之后,队伍中安静了许多,只是默默赶路。

    王守仁也再没有出幺蛾子,安安静静在马车中歇息。

    吴起与明义沉默不语,面色保持着阴沉,仿佛对王守仁也有意见一般,队伍中气氛变得无比压抑。

    还别说,大家在如此压抑的气氛之下,埋头赶路,居然速度快了很多。

    “吴将军、明义护卫,我家教习请你们去后面谈谈!”赵明兴赶到近前,冲吴起、明义抱拳道。

    吴起与明义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这明中信究竟是何人?他是要干吗?

    二人不说什么,拨马回头,向队尾赶去。

    学员们瞬间散开,将二人纳入包围圈,注意到这一幕的人们隐隐见到明中信在那儿张着笑脸抱拳相迎,随后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学员们将里面封了个严丝合缝。

    一时间,大家心思电转,有担忧的,有欣喜的,有期待的,心绪不一而足。

    而此时,包围圈中,三人相视而笑。

    “明师爷,王大人走了?”吴起左右看看,问道。

    “嗯!一切天衣无缝!”明中信笑道。

    “那马车中的是军士?”明义问道。

    “不错,从现在起,他不会再出马车一步,但会不定时掀帘让人看到,接下来,就看咱们的了!”明中信点头道。

    “既然王大人已经安全撤离,那咱们接下来要如何做?”吴起问道。

    “接下来,我会与吴御医呆在一起,传授一些防疫之法,你们二人必须随时保持警惕!务必保证咱们不会入了贼人的包围圈,只需一日就可!”明中信肃然道。

    “为什么?到了云南传授不行吗?”吴起皱眉不已。

    “对啊,咱们现在不是应该思谋如何躲过埋伏吗?”明义也是一脸疑问。

    “你们觉得,现在咱们这么大目标能够躲过人家的查探吗?”明中信反问道。

    吴起与明义面面相觑,不错,现在这么大的目标真心没办法消失不见啊!但就这么等死吗?那也不是咱们的风格啊!

    “一则,王大人刚刚离去,我们不能立刻做出一副要逃命的驾势,而应该不动声色,让贼人放松警惕,为王大人争取时间,走得越远越好,所以,咱们还得为王大人争取一日时间;二则,接下来,咱们可能会分散,到时,我怕我无法及时赶到云南,现在我传授给太医们这防疫之法,到时只要有几位太医赶到云南,就可以协助王大人做好防疫,那咱们就算成功了!”

    吴起与明义一听,一阵沉默,是啊,此番如果被伏击,大家很大的可能会四散,只能各顾各的,谁知道谁能活着,现在必须将这份希望分散,明师爷考虑得周全啊!但他们又真心无法接受,明师爷这样相当于在托付身后事,好似他也无法保证自己能够突围而出,到达云南,只能将这份希望传递下去。这又让他们心中无比沉重。

    “不要这么消沉,我也是为防万一,如果分散,说不定我还比你们先到达云南呢!”明中信笑道。

    吴起与明义看看明中信,依旧保持沉默,显然不相信明中信的话。

    “要不然,咱们打赌,谁先到了云南,请大家喝酒!”明中信笑言道。

    “好,某就与你打赌,不到云南的是小狗!”吴起深吸一口气,强颜欢笑道。

    “好!到时咱们不醉无归!”明中信豪气道。

    明义看着一脸豪气的明中信,心中五味杂陈,叹道,如此俊杰难道真的要英年夭折?

    “好,击掌为誓!”吴起也被激起了豪气,举手示意道。

    啪啪啪三声掌击,誓言落定。

    “好,接下来,咱们三人分一下工!”明中信道。

    “分工?”吴起与明义投以疑惑的目光。

    “不错,为防止遇袭后一盘散沙的状况,咱们必须明确自己的分工范围,才能更好地应对袭击。也能够尽量地减少损失!”明中信解释道。

    “那如何分工呢?”

    “吴将军依旧负责京城带来的军士们!明义兄负责自己带来的军士,我负责太医院太医们与学员以及各项物资。咱们各自安排自己分工范围,争取在遇到袭击时不会自乱阵脚。”

    “这样不好吧?”二人对视一眼,面色阴沉,质问道,“明师爷,你如此安排,是否是对我们的污辱?”

    “两位说笑了,你们负责保护咱们,我负责安排内务,这很公平,也符合资源的合理利用啊!”明中信面不改色道。

    “这?”这话没毛病,人家说得确实在理,咱们二人只是武人,对内务自是不如人家熟练,自己的职责也是保护好队伍中的各位,这个安排很合理。但吴起与明义总感觉不对,却又找不出原因。

    “好了,既然你们觉得有理,那就这么定了!”明中信乘胜追击,定下了策略。

    “哦!”二人疑疑惑惑地应了声。

    “切记,此事只能咱们三人知晓,切不可告知其他人,以防乱了军心,只需暗中加强控制即可。”明中信嘱咐道。

    二人点点头,以示明白。

    “好了,我要去办正事了,拖延保护的事情就拜托二位了!”明中信拱手道。

    一提正事,二人瞬间肃然,点头应是。

    学员们瞬间裂开了一条缝隙,容他们三人进出。

    “对了,咱们说的是分散之后的事情,而明师爷却说的是整体队伍的事情,他偷换概念!”望着明中信的背影,明义突然眼前一亮,愤然道。

    “对啊!”吴起也反应过来,“这家伙,又戏弄咱们!”

    不知不觉间,他们又被明中信涮了一把,二人一阵气急,就待找明中信算帐。

    然而,想及明中信所说的要保密,二人又是一阵无奈,如果咱们二人现在找他理论,一不小心,他们的秘密就会暴露,唉,不能坏了大计,随后再说吧!

    二人对视无言,长叹一声,分头行事,各自安排。

    队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安排,表面上风平浪静,一切无事。

    而明中信却是与吴御医不时探讨着防疫之事,同时,二人也在不停向太医们与各科学生传授防疫之法。

    吴御医则是满心的欢喜,以能够学得明中信的医术激动,同时,每时每刻都在不断地刷新自己对明中信的钦佩之情。

    他之前可未曾想到,明中信小小年纪,不只是在外伤的治疗之上有造诣,在防疫方面的见解也是那般的不凡,钦佩之下,更加用心汲取明中信身上医术的养分。

    同样的,本来被吴御医或骗或逼来的太医和各科学生们还有些不服怨气,如今见居然能够想到如此不凡的医术,他们尽皆放下成见怨气,潜心学习,不知不觉忘记了时间空间,尽心去学习这前所未见的医术。

    一日又一日,平静而无波的日子令大家心中有些烦燥。

    这一日,突然,明中信抬头望向远方,眉头紧皱,“明兴,召集大家,随时戒备。”

    赵明兴一愣,随之反应过来,眼中闪过一丝热烈,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吴御医,让太医们和学生们准备一下,随时撤退!”明中信满面凝重地望着吴御医吩咐道。

    “好!”吴御医毫不犹豫地应道,这几日,明中信的学识早已经令他心服口服,而且,明中信已经向他言明了即将遭遇的事,具体应对之策也已经商讨完毕,现在就是施行的时候了。

    明中信下得马车,上马向吴起他们奔去。

    吴起与明义见到明中信,皱眉不已,这几日,明中信一直躲着他们,显然是知晓自己的小算盘会被揭穿,深怕咱们找他的麻烦,故而躲着咱们,如今不召自来,这是要干什么?

    “吴将军,明义兄,咱们要遇到麻烦了!”明中信开门见山道。

    啊,本来要找他算帐的二位瞬间被这个消息吓到了,不解地望向他。

    “前面有伏兵!”明中信直言道。

    “伏兵?”二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咱们派了斥候还不知晓,你居然知晓了,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相信我,我也派了斥候,刚才回报,确实前方有伏兵!”明中信满眼诚恳,焦急道,“咱们再不应对,就晚了!”

    见明中信如此前所未有的焦急,二人也是将信将疑,但却不敢赌这个消息是假的,因为,如果是真的,这可是涉及到几百人的性命啊!

    一时间,信号大作,大部队停在当地,军士们瞬间提起精神,万分戒备地望向四周。

    吴起与明义就待要再行派出斥候向前搜索探寻。

    “慢着!”明中信制止了他们。

    二人不解地望向他们明中信。

    “二位,咱们大干一场,如何?”明中信面带笑意道。

    “大干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