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虚虚实实-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五十六章 虚虚实实

    更令他崩溃的是,前面那位钦差大人王守仁居然满面笑意地望着他们,旁边则是一众军士学员,也是满面的讥笑,仿佛在嘲笑他们。

    诡异的是,这些家伙居然不乘胜追击,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不怕咱们的第二轮冲击吗?

    无论如何,被如此挑衅,大供奉怒了,“整队!”

    一声令下,李米收笼队伍,听候调遣。

    当然,他们也是派了人员在前戒备,深怕王守仁的钦差卫队乘他们立足未稳,再行攻击。

    然而,他们的担心是没必要的,“王守仁”以及他的钦差卫队只是静静地望着他们,毫无攻击的意思。

    大供奉虽然万分不解,但他却深深庆幸,如果刚才被攻击,只怕即便咱们能够立足脚,只怕也会损失惨重。

    想到此,不由得讥笑对面的指挥官,如此良机居然不懂得抓住,真是战场菜鸟啊!

    但也幸亏对面是个菜鸟,否则一轮冲击,自己就得崩溃啊!

    当然,现在对面的吴起也是一脸无奈地望着“王守仁”,本来,他见居然取得如此显著的效果,也是心中激动,强烈建议“王守仁”抛弃既定计划,乘胜追击,但却被否决了,他也无法左右此时的“王守仁”啊!

    只好任由这个良机稍纵即逝,心中为之叹息。

    但谁让现在是人家“王守仁”做主呢!

    就在大家心思各异之时,突然,一阵轰隆之声传来。

    众人皆惊,纷纷望向声音来处。

    这一望,大供奉心中大惊,那轰隆之处,不是别处,正是山丘之后,那儿只留下了一队人马,在阻击钦差卫队的先头部队。

    此时的山丘之上销烟四起,具体情况如何,他们自是无法知晓。

    这是怎么了?难道是那先头部队也运用了那种武器?

    然而,现在身在战场哪容得他细想。

    回头见队伍已经整顿完毕,但自己人却尽皆是满面惊容,望向山丘。

    “兄弟们,咱们前面的队伍已经没了那种武器,咱们冲杀过去,击杀钦差就是大功一件,到时,吃香的喝辣的也由得咱们啊!”大供奉一番分析,令得贼人们心中稍定,转而望向前方的钦差卫队,眼神之中重新出现了贪婪的光芒。

    “兄弟们,目标就在前方,冲啊!”

    一声令下,重新整顿好的队伍冲向钦差卫队。

    眼前的钦差卫队居然依旧保持队形,毫不慌乱,看到这一幕的大供奉心中涌现了一股不好的感觉,但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然而,经历过无数次血泪教训的李米却在不知不觉间,将马匹偷偷放慢,时刻观察着前面的钦差卫队。

    两支队伍距离一箭之地时,大供奉大叫道,“起盾!”

    一时间,贼人们纷纷将盾牌立于身前马前。

    “放箭!”“王守仁”大喝一声。

    大供奉自是听到了这一声大喝,心下庆幸,“王守仁”如此吩咐,显然那件武器没了。

    嗖嗖嗖,一阵箭羽之声传来,夺夺之声不绝于耳。

    盾牌显然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虽然有人中箭惨叫,但相比之下,却是杀伤力降到了最低。

    然而,就在大供奉心中庆幸之时,却只听一阵惊叫之声传来,“大供奉,快退!”

    大供奉懵了,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未等他反应过来,一阵轰隆之声却已先行传来。

    啪一声,一件物事甩在了他的脸上,用手一摸,啊,血,肉!

    大供奉抬眼望去,眼前销烟弥漫,队伍中央出现了无数片空白,地上、马背上、人身上尽皆是鲜血、残肢以及血肉,周围则是满面惊慌的属下们以及长嘶不已的马匹。

    就这一下,居然损失了近半的兵力。

    这些坑爹货,居然在长箭之上绑了那件武器,先让咱们大意,再以火箭袭击引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有武器你早说啊!

    这还不算完,又是嗖嗖一阵箭羽,这下,大供奉心中更惊,不敢再大意,拨马就走。

    这光景,没法过了,谁知道这钦差卫队居然还有那件武器,先避其锋芒吧!

    然而,这次,却再没有爆炸之声,也只是箭羽的破空声音。

    又上当了!大供奉都快哭了,这尼玛,一会儿虚一会儿实,究竟有没有了啊!

    这次,他不敢大意,先离开这儿再说吧,谁知晓这家伙还准备了多少坑等自己跳呢!

    身边的护卫一个个被射穿,倒于马下,但他再也顾不得了!一心只顾逃窜,悔不该不听公子爷的吩咐啊!这家伙,太坑人了!

    “杀!”“王守仁”那声音破空传来,显然,这家伙是准备乘火打劫了!

    但是,大供奉此时可再没有心思回头看了,还是逃吧!

    一瞬间,杀声震天,蹄声阵阵。

    大供奉偷眼观瞧左右,却只见护卫们纷纷落马,心疼啊!这可是自己的心腹之人啊!

    然而,此时他已经自顾不暇,哪还管得了心腹,催马奔逃。

    “大供奉,这样不行啊,必须稳住阵脚,反攻才是啊!”李米催马奔到了旁边,冲他叫道。

    你玛,我也知道不行啊!但你看,这四散奔逃的属下们,能够围拢队伍吗?他们听话吗?大供奉心中苦涩无比,不是他不想,毕竟,咱们的人员超过人家几倍,但军心溃散、士气被夺啊,而且后面还有追兵,根本就没有办法收拢了!

    但随即眼前一亮,这李米身边居然还跟着近五十人,这小子,行啊!没看出来,居然有些才能,在全线崩溃之下居然

    “大供奉,敌军不多,仅有百十余人,小人认为,应该打起旗号,过段距离咱们的人马自会收拢!到时再图一战!”李米建议道。

    哦,不错!大供奉眼前一亮,此前也是被炸懵了,敌军可没有大批追杀的能力。

    想到此,他望向身后,呀,却原来,这支敌军只是在追击自己,根本就无力追杀四散奔逃的属下。

    甚至,在远方,还有人在护卫着那马车队!而追击自己的居然仅有不到百人。

    一瞬间,他了解了“王守仁”的战术,他只是想打得自己奔逃,无法收拢队伍,再进而令咱们四散,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到时,自己这次伏击就算彻底玩完了。

    太阴险了!大供奉心中一恨!

    而这支追赶自己的队伍前面,正是那位钦差大人王守仁。

    这下,大供奉眼前一亮,心中一动,好机会啊!

    如果将这“王守仁”拿下,或者杀死,这次的任务不就达成了吗?

    “李行者,你去抵挡一会儿,待老夫收拢队伍,将那王守仁杀死,咱们这次的任务就算是圆满成功了!”大供奉吩咐道。

    李米一听,脸色一垮,哎,自己这可真是自己作死啊,早知道就逃了,现在大供奉将此等艰巨的任务交给自己,可真是要害死自己啊!

    然而,他却也毫无办法,毕竟,组织内等级森严,如果在战时逃了,只要不在大供奉的眼前,无论如何也说不着自己,但现在自己作死,居然跑到人家面前,这不是上赶着找事吗?好在,自己已经收拢了几十位兄弟,应该能够阻挡一阵,希望大供奉能够赶在自己这支队伍溃散之前收拢队伍吧!

    “是!”李米无奈地应了一声,勒马站定,转向面向钦差卫队,“弟兄们,咱们与他们拼了!”

    也许,这些贼人是李米的心腹手下,故此,这帮人居然应声停下,拨马面向钦差卫队,而且,面泛狰狞之色。

    大供奉满意地点点头,拨马就走。

    在李米的率领下,这批贼人拨马向钦差卫队冲杀而去。

    对面的吴起就是一愣,转头面向“王守仁”。

    “看我干嘛,冲啊!”“王守仁”没好气地叫道。

    吴起牙一咬,手握钢刀,率先冲向了贼人。

    两股人马憋着气冲杀在一起。

    “王守仁”带着学员们在旁观战,喊道,“速战速决!”

    吴起一阵气急,你不上来帮忙吗?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一看这些家伙就是一支精锐,绝不是那些乌合之众,你让我如何速战速决?或者你去追那位大头领也行啊!

    “哎,李行者,别来无恙啊!”“王守仁”在旁叫道。

    李米面色难看,却没理会他。

    “哟,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见认不得了?”

    “看来,呆会儿咱们得好好亲近一番了!”

    这家伙真是烦死了!李米一阵难受。

    “看来,得快把李行者抓住啊,否则,他只怕还不想理会咱们!学员们,是你们大展身手的时候了!”“王守仁”回身冲学员们道。

    就在此时,伴随着嗖一声,一声惨叫响起。

    却只见贼人中一人翻身落下马去。

    李米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偷眼观瞧,却见那位属下喉咙之处居然插着一支短箭。

    “你们偷袭?”李米大叫。

    “你没空与我说话嘛!我只好将他们解决之后,将你擒下,自然会有空聊天!”“王守仁”笑道。

    “无耻!”李米恶狠狠道。

    “王守仁”不以为意,依旧是笑容满面。现在可是自己占的上风,这些许漫骂又算得了什么!

    嗖,又一声,同样的,又一位贼人中箭落马。

    随后,嗖嗖之声不绝于耳,一位位贼人纷纷落马。

    令得贼人们神经紧张,都不敢用尽全力与眼前的军士搏斗。

    然而,一切都无法避免,李米身边的贼人越来越少,李米更是惊怒交加,但却毫无办法。

    反而得更加得加强警惕,深怕自己也步了后程。

    与他交手的吴起却是频频翻白眼。

    眼见得手下越来越少,李米急了,虚晃一刀,就待返身脱逃。

    然而,就在此时,却只听得身后一阵马蹄之声传来。

    心中一喜,难道是大供奉收拢起人马了?

    抬眼望去,还别说,真是!

    却只见大供奉领着一大队人马,直奔而来。

    看那驾势,居然有三四百人!

    对付咱们这钦差卫队那是够够的!李米满面笑容,催马向前,就要去与大供奉汇合。

    然而,你当吴起是吃素的啊!

    身后脑后响起了阵阵风声,李米面色大变,连忙回身挡驾!

    “李行者,别怕,某家来也!”一阵喊叫之声传来,是大供奉!

    顶住,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了!李米心中大叫,手中钢刀频频抵挡吴起的重击。

    然而,这一下下重击,令他手臂发麻,甚至整个肩膀都要散驾了,想要脱身,那可是千难万难了。

    李米心中大叫,快来啊,我招驾不住了啊!

    “王守仁”却是淡定地勒马望向大供奉率领的大队人马,像是根本不担心的样子。

    远处赶来的大供奉有些心中没底,难道这王守仁又准备了什么埋伏武器?

    举手制止了大家前行,勒住缰绳,左顾右盼,好似在找王守仁布置的破绽。

    “大供奉,我这儿没什么埋伏啊!”“王守仁”笑道。

    信你才有鬼了!大供奉不屑道,现在他可不敢大意,要知道,现在他手中的底牌也就现在面前这些人了,如果再被王守仁坑了,那可就没地方说理去了!

    故而,他谨慎小心地派人上前去查探。

    大供奉这小心翼翼的样子,令“王守仁”一阵好笑。

    当然,他是不会向他说明,自己还真心没什么埋伏的!

    一番查探,贼人探子冲大供奉连连摇头。

    大供奉松了一口气,细想也是,刚才战况那般紧凑,岂有机会再行埋伏,自己也是谨慎小心得有些过份了!

    腰杆一挺,“王守仁,且将我家李行者放了,我也许会饶你一命!”

    “王守仁”看看李米,笑笑,“想要李行者,那就你上前来,我自会放了了!就怕你不敢上前啊!”

    我可不会上当,大供奉心中一突,这小子这般挑衅,是何用意,难道又是一个陷阱?

    大供奉眼中的犹疑令得“王守仁”好笑,还真的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锦绳啊!也好,这样的话,正合我意!

    不经意间,“王守仁”的眼神扫向山丘那面,但是,山丘那边依旧是销烟弥漫,再没有什么动静,眼中一丝焦急一闪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