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阻击贼人-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五十七章 阻击贼人

    而此时,旁边的李米却是暗暗叫骂,这大供奉,真他娘的磨叽,废什么话!你人马比他们多,直接上啊!

    然而,这些埋怨他可不能宣之于口,否则可真就捅了马蜂窝了!这大供奉听说可是小心眼得很,一件小事都会被他记上一年,自己心的腹诽自是不敢向他显露。

    苦命啊!继续拼吧!李米奋起反抗,与吴起战于一处。

    大供奉打量半天,也没发现什么不对,老脸一红,看来,是自己小心得有些过份了!

    “众兄弟,大家上!”大供奉挺胸抬头,意气风发地下令道。

    瞬间,钦差卫队所有战斗人员严阵以待,紧紧盯着大供奉等人。

    贼人们红着眼,恶狠狠盯着目标“王守仁”,贪婪之色溢于言表。

    叫喊着,冲向钦差卫队。

    “王大人,还没到啊!”那边的吴起见贼人冲击而来,也不再藏着掖着,满面焦急叫道。

    大供奉、李米心中一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埋伏

    二人瞬间多了个心眼,战斗之余四下打量着。

    “无妨,会来的,先让贼人们猖狂一会儿,到时候再收拾他们!”“王守仁”笑着叫道。

    难道有援军大供奉与李米心中一惊。

    “兄弟们,速战速决,绝不可让他们逃脱了!”大供奉也怕夜长梦多,无论有无援兵,都得速战速决啊!立刻高声叫道。

    众贼人哄然应是,驱马更急。

    望着贼人们整齐的队形,“王守仁”嘴角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射!”

    一瞬间,嗖嗖嗖,一阵阵箭羽之声响起。

    贼人们自是早有准备,瞬间立起盾牌,挡在身前。

    然而,他们错了,人家“王守仁”的这道命令针对的并不是他们,而是他们座下的马匹。

    马匹惨叫这声,嘶叫之声,跌倒之声响成一片,队形瞬间被破坏,乱做一团。

    幸好,有前面的马匹挡着,后面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也仅仅只是前几排受到了攻击伤害,而后几排,拨马绕过了受伤的同僚们,闪身扑向钦差卫队。

    哟,变聪明了嘛!“王守仁”眼前一亮,心中腹诽,显然,这大供奉学聪明了,将部队之间的层次划分开来,前后有些间隙,并不是一拥而上,这样的话,前面的人出现问题,后面的人就有了反应时间,不会被一网打尽,也不会被相互影响。太狡猾了!

    然而,这样真的有用吗?“王守仁”心中暗笑。

    “抛!”又是一声令下。

    学员们瞬间一个个变得兴奋异常,将手抛向了空中。

    大供奉听到“王守仁”的命令,心中瞬间感觉沉了下来,立刻勒马观瞧。

    一个个冒着火星的药包飞向了两侧的人群。

    李米凄厉大叫,“快躲!”

    同时,奋起劈砍,一时之间居然将吴起砸得毫无还手之力。

    随后,将刀一撤,拨马就逃。

    与此同时,轰隆隆一阵惊天动地的声音响起。

    大供奉瞬间脸色变得异常苍白,这,这,这小子居然还有武器?

    在他面前,“百花”齐放,兄弟们被抛得四散开来,血肉横飞,又是一个修罗场景。

    大供奉眼前一片血红,“完了,完了!”

    无论如何,大供奉都想不通,为何这钦差卫队的武器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供奉都懵了,居然不知道躲闪了。

    一根残肢飞射向他,如果被射中,只怕他不死也得重伤啊!

    “大供奉!”一个身影扑上前来,将他掀翻马下,残肢也一闪而过,狠狠插在了那道身影身上。

    “小七!”大供奉反应过来,在地上滚了一滚,望向那道身影,眦目欲裂大叫。

    然而,那位小七望向他的眼神充满了笑意与不舍,瞌然闭目。

    “王守仁!”大供奉口中狠狠蹦出三个字,转头望向“王守仁”所在的方向。

    “我与你誓不两立!”大供奉咬牙切齿,蹦七个字,翻身上马,就要冲向“王守仁”。

    “大供奉!”后面几人一把将大供奉的马匹缰绳拉住,劝道,“事不可为,还请退去,以图后谋!”

    “不行,我要为小七报仇!”大供奉此时的蒙面巾已经飞去,露出了一张青色脸庞,右面的脸上有一块红色的胎记,显得是那般的丑陋。

    “大供奉,怪不得你要蒙面呢,如此尊容,还是不要出来献世了!”“王守仁”那刻薄的话语传了过来。

    大供奉胸膛起伏,面目青赤,显然,被气得七窍生烟。

    挣扎着就要冲上前去。

    然而,旁边的几位护卫紧紧抱住他,拖着马匹向后撤去。

    “大供奉,别中了他的激将之计,事不可为,咱们还是先行撤退,请示公子爷后再来算这笔血债!”几位护卫纷纷劝道。

    大供奉眼中的血色渐渐隐去,重新恢复了理智。

    “小三、小五,放开我!”大供奉苍老的声音阴沉着道。

    “大供奉!”护卫们急得都快疯了。

    “行了,我不会再冲动了,咱们撤!”大供奉深深望了“王守仁”所在的方向一眼,沉声道,“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是,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护卫们也是群情激愤道。

    嗒嗒嗒嗒嗒嗒犹如万马奔腾,一阵声音从后传来。

    大供奉等人抬眼望去。

    而“王守仁”与吴起满面喜色地望向声音来处。

    却只见一队人马,灰头土脸急奔而来。

    这是何人?不由得,大供奉、李米等人心下犹疑道,难道,是咱们的援军,已经将钦差卫队的先头部队全歼了?

    然而,事实注定要让他们失望,灰尘消散,明义的脸庞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之中。

    啊!大供奉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望向明义。

    “大供奉,快逃吧!”李米此时来到了近前,急催道。

    “唉!悔不当初啊!公子爷,我对不起您啊!”大供奉面色青紫,大叫一声,仰天喷出了一口鲜血。

    “大供奉!”护卫们大惊,连忙扶住他。

    然而,此时的大供奉已经是气息奄奄,晕厥过去。

    “快走!”李米急令道。

    小五将大供奉扶上马匹,自己坐于他身后,催马逃窜。

    几位护卫在身周护卫,冲向侧方。

    吴起等人就要追击。

    然而,就在此时,“王守仁”回头望去,侧耳倾听片刻,面色大变。

    “慢着!停止追击!”“王守仁”吼道。

    吴起等人不解地望向“王守仁”。

    “吴将军,快,去将太医们带上,咱们速速进入山丘小道。”“王守仁”急令道。

    吴起一听,更是疑惑地看了“王守仁”一眼。

    “贼人追来了!”“王守仁”急叫道。

    啊!吴起瞬间面色大变,不敢再行迟疑,拨马转身飞奔向马车驻扎之处。

    “都去组织大家进山丘小道!”“王守仁”面色铁青地看了一眼大供奉们逃窜的方向,叹息一声,冲学员们命令道。

    瞬间,整支钦差卫队行动起来,不再管四散奔逃的贼人。

    “王守仁”则催马向前,迎向明义。

    “怎么了?”明义不解地望着他。

    “快,将大家迎进山丘小道。追兵来了!”“王守仁”面色铁青道。

    啊!明义也是面色大变,不敢迟疑,加入了组织撤离的行列。

    而“王守仁”驻立原地,面色铁青地望着来路,不时焦急地看看组织撤离的人员。

    不过,效率还是可以的!

    在明义赶到之时,吴起已经组织大家,催动马车,向山丘小道走来。

    “所有学员,留下!明义兄、吴将军,兵分三路,各自带一部分太医和各科学生逃往云南,给,这是地图,按图上的路径走!”说着,“王守仁”从袖中取出几张纸,分别递给了二人。

    “啊!”明义与吴起有些懵,这是怎么回事?不由得望向“王守仁”。

    “这是我早就的打算,咱们必须分兵,否则都得被留下!所以,这些太医学生的命,就拜托二位了!”“王守仁”郑重其是地冲二人深施一礼。

    “你!”明义与吴起眼圈一红。

    “敌人势大,没办法,这次如果不分兵只怕咱们都无未能幸免!请二位听从我最后的命令!由我断后!记住,这是命令!”“王守仁”正色道。

    旁边的众军士、太医、学生、学员都听到了“王守仁”的吩咐。

    尽皆哑然地望向他,眼中闪烁着一种叫感激的东西。

    明义与吴起对视一眼。

    “还有,将所有物资、钱物、药品与马车留在山丘口!当然,马匹都带走!”“王守仁”道。

    啊!明义与吴起眉头紧皱,望向“王守仁”。

    “生命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留下,我会好好保管!如果我到了云南,自会将这些东西带到云南!”“王守仁”满脸自信道。

    “记住,咱们还有赌约呢!云南相见!”吴起不再拖泥带水,深深望了“王守仁”一眼,拨马催促大家进山丘小道。

    明义不再说什么,重重地点点头,转身拨马而去。

    学员们皆无惧色,只是平静地立于“王守仁”身后,默默望着大队人马进入山丘小道,消失在山丘背后。

    而那些马车却尽数被留在了山丘口。

    “行了,希望大家不要埋怨于我!”“王守仁”深深望着大家,在马上,拱手道。

    “誓死追随您!”学员们动作一致,拱手为礼,齐声道。

    众学员无一人眼中闪过犹豫,害怕。

    “好!就让这些贼人见识一下明家学员的武力!”“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欣慰。

    “是!”学员们齐声应是。

    “来,一人拿几包!”说着,“王守仁”走到马车跟前,从一辆马车之中取出物事分别递给每位学员。

    众学员也没有客气,一一接过,发放完毕。

    “好了,砍些树木,堆在马车周围,将这山丘小道给他堵上!”

    一声令下,学员们抽出兵刃,扑向山丘之上的树木。

    还别说,学员们手中的兵刃就是锋利,不费吹灰之力就砍了一大堆树木,将山丘小道堵了个严实!足有一丈多高!

    “王守仁”满意地看看自己等人的杰作,转头冲赵明兴吩咐道。

    “明兴,你带一队,咱们分别上山,狙击贼人!”

    赵明兴不说二话,点点头,同后一招手,一队学员跟随而上。

    “明兴,记住,听我号令,让你撤退之时,绝不能拖泥带水!”“王守仁”低声喝道。

    赵明兴身形抖了抖,回头看了一眼“王守仁”重重点点头,回身而去。

    “王守仁”望着赵明兴的背影叹了一声,低语道,“希望听我的话!”

    “大家走!”“王守仁”一挥手,走向山丘,学员们纷纷跟上。

    嗒嗒嗒嗒嗒嗒,一阵马蹄之声传来,终于,敌踪现形了。

    嚯,却只见,黑压压一片,蜂拥而至。

    “王守仁”已经身在山丘之上,躲于树木之后,定睛望向贼人。

    大部队疾奔向前,须臾之间,来到了山丘小道前。

    突然,从侧面奔来几匹马,上面坐着几个人,直奔队伍前。

    队伍齐齐转向这几人,动作一致,兵器心数指向了他们。

    几人驻足,一阵喊话交涉,几匹马来到了近前,拜倒在地,冲那带头之人一阵禀报。

    沉默,片刻的沉默,但对人们来说是那般的漫长。

    带头之人一挥手,从队伍中冲出几人,一举将这几人拿下,锁于马上,转头望向山丘小道。

    带头之人一挥手,从队伍中奔出几匹马,来到近前,马上之人望向山丘。

    “王守仁”瞬间现身山丘之上,不发一言。

    带头之人一见之下,一挥手,一队人马冲向山丘之前。

    “王守仁”一挥手,瞬间箭羽飞出,射向这队人马。

    一阵井然有序的防守,无一人伤亡,但也无法前进一分。

    又一队人马冲到近前,仍是一阵箭羽。

    就这样,一队队人马增援,一阵阵箭羽飞射。

    居然持平,谁也没占着便宜。

    带头之人不耐烦了,双手齐挥,大队人马冲向山丘之前。

    一阵箭羽对射,终于,山丘之上的箭羽无法再行跟上,淅淅沥沥,后继无力了!

    终于,贼人们来到了山丘前,马车树木之处。

    嗖嗖嗖几支火箭从天而降,瞬间将山丘小道中的物事马车点燃了,熊熊大火烈焰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