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苏州卫围-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六十一章 苏州卫围

    进“咱们不进苏州府,那咱们又要如何保证贼人们不穷追猛打呢如果咱们无法摆脱贼人,那又有何用呢”赵明兴提出异议。

    “那你觉得,什么时候是最好的脱身之机呢”明中信激赏地看看他,心下充满了期待。

    明中信微微一笑,“最好的时机就是现在!”

    “现在”赵明兴有些不明白。

    “你先去查探一下,那些贼人是否已经离去!”明中信笑而不答,反而吩咐道。

    赵明兴一听,眼睛一闪,若有所悟。

    赵明兴回来之时,一脸的怪异。

    “如何,贼人是否已经退去”明中信笑道。

    “教习英明,但他们为何要退去呢”

    “因为他们当中有一个聪明人!”

    “聪明人”

    “还记得吗,那一路设计咱们之人”

    “啊!”赵明兴恍然大悟,“难道那人就在其中”

    “嗯!”明中信笑着点点头。

    “也就是说,那人见事无可为,就意然退去!”赵明兴双眼发光,兴奋道。

    “不错!那人看穿了咱们的目的,所以当机立断,做出了撤退的决定!”相反,明中信反倒是一脸的遗憾。

    赵明兴眉头一皱,心中豁然开朗,教习是这是惋惜人家没追上来啊!

    “唉,本来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只要他们敢追上来,我拼着这条命也想要将他们缠住,让他们来得去不得,未曾想,那家伙果然做出了最英明的决定。”

    “您是想要将那位幕后之人擒住”赵明兴满眼的震撼,他可没想到,一路之上只是舍命奔逃的明教习,居然有如此大的心思,居然想反戈一击,将这追兵一网打尽!

    “难道不行吗?”明中信望着赵明兴道。

    “可您看咱们这人员?”赵明兴一指周围的学员们,满面的难色。

    “我明白,你觉得,咱们的人员稀少,远远少于人家,还不够填人家的牙缝的,是吗?”

    “这?”虽然赵明兴心中是如此想的,但想及不好扫了教习的面子,嘟囔着无法开口。

    “行了,你那小心思,我很清楚,不要不好意思,教习还没那么小气!”

    “还是教习懂我!”赵明兴讪笑着拍马屁道。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明中信正色道,“其实,咱们有一大优势,就是,咱们是光明正大,贼人们是心怀鬼胎。要知道,这可是接近苏州府的,而且,咱们已经发出了信号,相信有之前的爆炸之声,再加上那八个字,配以王大人的身份,即便是那苏州府领军之人蠢笨如猪,也定会派人前来查探接应,也许还可能派出精锐前来援助,到时,只要咱们稍稍拖延住贼人们,待援军赶到,这些贼人自会成为瓮中之鳖,如果配合得好,一番围剿,只怕那位也许还会折在这儿,即便逃了,也无妨,起码咱们也将这股贼人消灭了,到时,咱们去往云南之路也会顺畅得多!你说,我冒这险值不值得?”

    赵明兴低头细思,还真是如此,况且,依咱们教习的深谋远虑,再加上他层出不穷的诡异手段,相信没人能够奈何得了他,这样的话他说的还真有可能实现!

    “况且,咱们只是缠着他们不让他们逃走,那就更加简单了,而且危险系数更加小,你说,这样的情况下,我一劳永逸,是不是太过划算了?”明中信笑意盎然道。

    “高,实在是高!”到了如今这步田地,赵明兴也剩下拍马屁的份了!

    “低调,低调,咱们要谦虚,不可骄傲啊!”明中信一脸的自得,嘴上却是那般的欠揍。

    赵明兴有些哭笑不得,咱们这位教习什么都好,就是不时地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欠揍感觉,太难以令人接受了!

    “行了,既然人家已经逃了,咱们也得赶紧走了,否则,被苏州府的人碰到,只怕咱们就走不成了!”明中信看了一下天色,正色道。

    赵明兴当然是应是了,至于他们的去向,有明教习在,用得着他操心吗?

    接下来,明中信一行以更加夸张的方式抱头鼠窜。

    他们自是怕被苏州府的援军赶到缠住,那明中信的逃亡计划就无法实现了。

    所以,当一队人马赶到现场之时,只见到了一地的狼藉,却无一丝发现,皆因,贼人们已经在特使的吩咐下,将尸体尽数拉起,只余下一个充满悬念的战场,让苏州府来人猜测不已。

    苏州府来人心中也更加焦急,要知道,他们早已知晓,从京师派了一位钦差大人要前去云南赈灾,但为何来到苏州府境内,他们却是不知,但他们知晓,如果钦差大人在他们的地界出事,只怕他们也得跟着吃挂落。

    更何况,人家还放出烟花来求救,但自己却没救着人,这是怎么话说的?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不提这苏州府来人如何纠结?且说咱们的明中信,带领着学员们一通蒙头赶路。

    “教习,咱们这是去往何处啊?”赵明兴按捺不住好奇问道。

    “你看!”明中信往前一指。

    赵明兴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哟,居然是一条河?

    “教习,您这是?”

    “去,租几条船!”明中信吩咐道。

    “和人家船家说要去往何处?”赵明兴问道,这,显然也是他想问的!

    “入长江河道!”明中信倒没瞒着他。

    长江?赵明兴一时恍然,是啊,如今咱们往东走,而云南在西南面,想要赶上吴将军他们,只能走河道啊!

    要知道,长江干流流经青海、西藏、四川、云南、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等行省,而这苏州府的河道与长江相通,如果从此处下河,直奔长江河道,逆流而上,相信能够缩短到云南的路程!太妙了!

    而那贼人们绝对想不到,咱们居然不进苏州府,反而迫不及待地下河入江,直奔云南,也许这就摆脱了贼人们的追击了!

    “不对啊!”赵明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面色古怪地望着明中信。

    “怎么了?”明中信见他面色怪异,问道。

    “教习,现在可是冬季啊!”赵明兴意有所指道。

    “冬季?”明中信为之一怔。

    “是啊!冬季长江不会上冻吗?咱们到了长江河道难道还能坐船不成?明教习不会想不到吧?”赵明兴一脸的理所当然,戏谑地望着明中信。

    想必,明教习这段时间动脑过渡,如此简单的常识居然想不到。

    能够看到明教习出糗的时候可不多,原来他也有想不到的啊!还被自己纠正!太好笑了!赵明兴心中一阵得意,想像着明中信尴尬的模样,陷入了意淫当中。

    明中信瞬间恍然,哦,原来这小子在这儿等着我呢?

    一时间,明中信为之失笑。

    “梆梆梆”明中信给了赵明兴一个爆栗。

    “干嘛啊!”赵明兴摸着疼痛无比的脑袋,一阵懵逼。

    难道明教习面子上过不去,就这样报复自己吗?

    赵明兴发现,旁边的学员们尽皆偷偷抿嘴偷笑,也是一脸同情地地望着他,但眼神说不出的诡异。

    小子们,你们就算不帮我,也不用这样讥笑我吧!赵明兴心中大叫。

    “唉,平时让你小子多读点书,你小子每次都找借口去习武,真是的!唉!”明中信摇头叹息不已。

    怎么了?难道是我不对?赵明兴一听,疑惑地看着明中信。

    再看看大家,大家瞬间把目光投向别处,看都不看他,也不帮自己说话。

    难道是我错了?不由得,他怀疑道。

    “诺,你给他解释一下!”明中信都懒得理他,没好气地一指旁边笑得最厉害的一位学员道。

    “好!”这位学员毫不客气地应了一声,戏谑的目光投向赵明兴。

    “小子,好好解释!”赵明兴面上有些发热,有些害臊,他心中明了,肯定是自己错了,但还是放不下老大的面子,用眼神威胁学员道,你小子,好好解释,否则有你好看。

    学员一见之下,瞬间萎了,“长江河道在四川行省宜宾以下四季通航,根本没有上冻一说,而最主要的原因是冬季最低气温高于结冰的临界点,无结冰期。”

    啊!赵明兴瞬间想到了,怪不得这些家伙一个个在那儿偷笑,原来咱们之前学过啊!

    “好了,教习,我去找船家租船去了!”赵明兴冲明中信喊了一声,抱头鼠窜而去。

    大家一瞬间哄堂大笑,难得一见啊,赵老大居然这般狼狈!

    “行了,都安静点!”明中信也是好笑无比,这家伙平时不好好用功,如今吃亏了吧!

    明中信望着赵明兴的背影,摇头叹息。

    便他心中有丝忧虑,虽然他对自己的计划有信心,但想及那位对自己了如只掌的特使,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只怕自己的心思会白费!那家伙可是很是妖孽呢!希望自己此番能够不被他看穿吧!

    罢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再说吧!

    赵明兴顺利地租到了船只,明中信将几十人分为向批,分别上船。

    一路之上,学员们尽皆兴高采烈地探讨这两岸的风光,虽然现在是冬季,但却气候温和,两岸的景致也是不错的。

    赵明兴见状,就待呵斥,却被明中信制止了。

    明中信见他们如此高兴,心下也是安慰,同时有些怜惜,这些小家伙小小年纪,跟随自己来到这异乡,一路之上由于战火连连,都绷紧了心弦,难得见他们有些轻松的心态,就让他们玩个痛快吧!

    赵明兴悻悻然坐于明中信一旁。

    “好了,明兴,不要太过紧绷了,去与他们玩一会儿吧!”明中信笑道。

    “您的安全是最主要的!”赵明兴一本正经道,“分开之前,馨儿姑娘吩咐过我,一定要保护好您!”

    明中信一听,脑海之中闪现出了一个温柔的身影,兰馨儿,是啊,馨儿妹妹如今怎样了呢?

    分开之际,本来,兰馨儿是想要与自己一起的,但自己却狠下心来吩咐她,必须离去,否则,有她在身边,会令自己分心他顾,到时,只怕两人都会有危险,想想当时,馨儿妹妹那委屈的眼神,他就一阵揪心,然而,自己也是为的她好啊!

    她根本不知晓,自己离去之后要经历怎样的磨难,还是与大队伍一起安全啊!相信吴将军与明义兄会照顾好她的!

    不觉间,明中信有些愣神。

    赵明兴见此情形,微微一笑,站起身形,望向沿河两岸,警惕的目光闪烁不停。

    一路无事,船行顺利,到达了长江入河口。

    而学员们早已疲惫不堪,兴奋的心情也已经平静下来,安然坐于船中静候靠岸。

    众人下船,明中信望着入江口,就准备吩咐。

    突然,哗啦啦,冲出一群人,将他们团团围住。

    完了!还真被他猜到了!明中信心中一惊,抬头望向这批人马。

    哟,怎么会是穿着大明官兵的军服哟?明中信一愣,望向来人。

    “前面可是钦差王大人?”那批人马当先一人抱拳道。

    “正是本官,不知对面是哪位大人?”明中信一抱拳,回礼道。

    明中信此时还是王守仁的面容,毕竟,他还得引诱那些贼人,为王守仁等人争取时间,也就一直未恢复原貌。此时正好借用一下,也好再向外界散布一下钦差王大人现身苏州府,迷惑一下贼人!

    “苏州卫指挥使座下千户马百川见过王大人!”来人报道。

    “哦,原来是马千户,不知您这是?”明中信一指这阵战。

    马百川笑道,“此前不是见到大人的求援烟花了吗!咱们立刻赶到,没想到却是迟了,只见到了战场,心中震惊,以为王大人有了闪失,故此,咱们一番搜寻,想要将贼人让捉拿,为王大人有个交待,未曾想居然查到有人租船,抱着万一的心态前来,没想到,却接到了大人,真是万幸啊!”

    “那本官就在此谢过马千户了!”明中信满眼的感激,冲马百川作了一揖。

    “不敢,不敢,此乃是本官的份内之事!王大人太过折煞我了!”马百川连连作揖回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