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江面被围-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六十二章 江面被围

    ,“马千户,既然见到了本官,而本官毫发无损,还望你向指挥使大人以及苏州府的各位大人禀明,代为转达下官的谢意。”明中信正色拱手道。

    “怎么?王大人难道要离去?”马百川显然听出了明中信话中的意思。

    “不错,所以,下官还得请马千户向各位大人转达一下本官的歉意,因公务缠身,无法亲自向各位大人致谢,本官极是歉疚,还望各位大人有所体谅!”明中信点头道。

    “这?”马百川一脸的难为之色。

    “马千户,你也知道,救人如救火,云南宜良的灾民还处在水身火热之中,本官实不能置身事外,现在心急如焚,恨不能立刻赶到云南宜良,为灾民解除苦难,故此,还请马千户向各位大人美言几句,说清本官的苦衷,拜托,拜托了!”明中信连连作揖。

    “也罢!”马百川斟酌再三,他也知晓,“王守仁”所言有理,云南宜良地震危害极大,灾民们盼望着朝廷的态度,而这“王守仁”正是代表着朝廷,他早到一日云南就会早一天消除动荡。现在要劝“王守仁”去苏州府,只怕是于情于理都不合适,只好一跺脚,“马某就向苏州府各位大人如实回禀吧!”

    “谢过马千户!”明中信深深一躬。

    “那王大人此行是要乘船前往?”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马百川也就不再纠缠,关心地问道。

    “正是!”明中信自不会隐瞒,如实道。

    “好,那马某就再送王大人一程!”马百川面带笑意道。

    “啊!”明中信不解地望着他。

    “来人,去租条去宜宾的大船!”马百川向锦衣卫们吩咐道。

    有人应是而去。

    “这?”明中信一指军士问道。

    “王大人,既然来到了苏州府境地,马某不尽心招待心中过意不去,租船这点小事就由马某代劳,同时也好向苏州府的各位大人有个交待!否则,各位大人知晓后可就要瞒怨马某慢怠王大人了!”马百川笑道。

    明中信也不客气,拱手谢过。

    “对了,马千户,王某问句不该问的,不知苏州府境内可有匪患?”明中信迟疑一下,终究问出了口。

    “匪患?”马百川一愣。

    “就是那倭寇、盗匪,或者是那弥勒会!”明中信观察着马百川的神情,小心翼翼问道。

    马百川惊疑地望向明中信,“王大人怎知晓?”

    “马千户如此问,那就是有了?”

    “不错,最近一段时间,苏州府确实匪患猖獗,令咱们焦头烂额!但要说究竟是哪拨人马,马某还真没法说清!”马百川点头道。

    “不知马千户信不信王某?”明中信细细体察着马百川的神情,如果他信自己,那就不妨送他一场富贵,如果不信,也就当结个善缘!

    “王大人说哪里话来,马某自是信的!”马百川神情一正,拱手道。

    “那好,王某告诉马千户一个信息,无论是倭寇、匪患,只怕与那弥勒会脱不了干系。王某希望马千户重视,回禀指挥使大人,如果任由匪患横行,只怕苏州府过些时日就会出现大乱,如果指挥使大人有所疑虑,还请马千户密切关注,谨慎行事!或许,能立个大功也说不定!”明中信神秘一笑。

    马百川疑惑地望着他,久久不语。

    但是,明中信不再言语,静立等候租船消息。

    马百川知晓人家不会再说了,有这提点也就处是仁至义尽了。

    但这“王守仁”所言是否属实呢?他却是拿不定主意,也罢,先行回禀指挥使大人再说吧!

    “千户,租着了!”锦衣卫回禀道。

    “好,马千户,那王某就先行告退了!”明中信一听立刻一拱手道。

    “好,马某也就不再留客了,还望王大人云南事了,再到苏州府一聚!”马百川一抱拳道。

    “好,有机会,王某定会讨扰!”明中信点头应道。

    马百川将明中信等人送上客船,驻足而立,目送明中信等人!

    明中信在船上冲马百川拱手致谢而去。

    船只缓缓而行。

    “船家!”明中信待马百川的身影渐行渐远,冲船老大一招手。

    “这位大人,有何吩咐?”船老大屁颠屁颠来到近前,弯腰低头,一副狗腿子的模样,显然,马百川那锦衣卫的衣着令他心生惧慴,相应地对明中信等人也是心中忌惮。

    “船家,我们与那锦衣卫只是一面之交,你不用怕我们!”明中信温言道。

    然而,船老大依旧是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显然,明中信的话无未能取信于他。

    都让锦衣卫为他租船了,还一面之交,骗傻小子呢!

    明中信见船老大的模样,心中暗暗摇头,知晓他不信。

    “给,这是船资!”明只主扬手扔给他一件物事。

    哟!船老大触不及防,吓了一跳,但长年行船,身手矫健,接了过去。

    定睛一看,哟,却是一锭银子。

    再听明中信如是说,哦,这是租船的费用啊!

    但是,他哪敢要啊!

    “这位大人,船资已经付过了,还请收回!”船老大抬头望向明中信,恭恭敬敬将银子双手捧着奉上。

    明中信笑笑,望着船老大,“真的付过了?”

    船老大讪讪一笑,低头不语。

    明中信知晓,显然,那位锦衣卫绝对没付钱,要知道,这船老大既然在苏州府的码头厮混,对这些锦衣卫自然心存敬畏,即便锦衣卫付钱,他哪敢收啊!

    “行了,拿着吧!你也得养家糊口,再说,咱们此行中途遥远,这锭银子还不一定够呢!只要到了宜宾,自会再行追加!”明中信说着,转身向船舱而去。

    船老大目光闪烁,也就再未推辞,眼神中充满了一丝感激。这年月,这样的官老爷少了啊!

    船行入江,平稳地前行。

    “教习,前面有船只挡住了去路!”赵明兴冲进船舱,望着闭目养神的明中信叫道。

    “是吗!”明中信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道金光,飞身站起,向船舱外行去。

    船老大一脸紧张地望着前方,目光犹疑不已。

    而学员们早已立于船头,手执兵刃,满眼戒备地望着对面。

    明中信与赵明兴未理会于他,二人立于船头,望向前方。

    却只见前方有几只船只一字排开,挡住了去路。

    当中一只船上立着一个瘦削的身影,见明中信,哦,不,是“王守仁”出来,面上泛出喜色。

    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大供奉。

    “呆,对面可是王大人?”大供奉一脸戏谑道,“哦,不,可是明师爷!”

    “对面这位,不知道特使大人到了吗?”明中信不答反问。

    “啊!”大供奉愣了,这明中信居然知晓是公子爷当面?

    而此时对面的几艘船上贼人们纷纷亮出了兵刃,满眼兴奋地望着明中信,这是等到正主了啊!

    就这一愣神,明中信心下明了,还真是那位,也是,如果不是他,如何能够料到自己要走水路!

    “好对手啊!”明中信面泛笑意低声道。

    赵明兴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明教习,他还以为教习疯了,都到这步田地了,居然还赞扬敌人,真是疯了!

    “教习,这特使怎会知晓咱们走这水路?”赵明兴紧张地问道。

    “算到的呗!”明中信一脸笑意道,“这家伙,不枉我的对手啊!”

    “教习啊,咱们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了,得想想办法如何脱身才是正理啊!”赵明兴急道。

    “往哪儿跑,人家摆明了就是瓮中捉鳖,咱们就束手就擒吧!”明中信笑道。

    赵明兴翻个白眼,不再说什么,是啊,咱们这位教习如此轻松,显然是算到了这种情况,那自己就不用再着急了,他肯定有招数脱困!自己还着急个什么劲!

    “对了,教习,既然他们料到了咱们要走水路,为何不在码头围剿咱们,反而在这水面上?”赵明兴心中一定,有了闲情逸致,问道。

    “笨哪!”明中信反手给了他一个爆栗。

    赵明兴懵了,教习为何要打自己?

    “打你,你真的是笨哪!在码头围剿咱们,你当咱们大明的军队是假的啊!如果贼人们敢在码头围剿咱们,只怕军队立刻就会出现,先把他们围剿了。更何况,他们显然知晓马千户他们在码头,岂能往死路上走。”明中信摇头不已,“再则,在这水上拦截咱们,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咱们躲无处躲,即便咱们逃了,也只是在这江上,他们追击也容易一些啊!”

    赵明兴一时恍然,对啊,这是基本的道理,自己晕头了居然想不到,真的是该打啊!

    他一时不好意思地为之讪笑。

    明中信翻个白眼,不再理会这个晕头的小子。

    “对面可是明师爷!”大供奉发话了。

    “正是鄙人!”

    “我家特使说了,明师爷还是束手就擒,然后请上这艘船,特使会与明师爷把酒言欢的!”大供奉充当了传话筒。

    明中信心中一动,按理说,自己已经被围在了长江中央,根本无路可逃,这特使为何还是不想露面呢?难道,真的是熟人,怕与自己见面,怕被认出来?

    想到此,明中信的神识瞬间笼罩住了那艘船。

    然而,船舱之中端坐着一位蒙面人,手端茶杯,正在悠闲自得地喝着茶。

    这体形,这穿着?明中信心中一阵犹疑。

    “大供奉,我还是想见见特使,也许,见了面之后明某会立刻束手就擒呢?”

    大供奉一听此话,沉吟片刻,转身进了船舱。

    这下,明中信可是密切注意着那特使,不过他听不到声音,只是见到了特使听闻大供奉的回话,沉默片刻,低语几句,但仍旧是端坐不动。

    大供奉返身出了船舱,“我家特使说了,明师爷是绝对不会束手就擒的,还是打过再说吧!也许,明师爷还有什么手段能够逃出这生天呢!还让我们小心些,切不可一时大意放走了明师爷!”

    明中信笑了,“特使大人还真是我的知音啊!明某再行诈骗就有些小气了,特使大人说的不错,明某这人是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这一节就算掀过了!能请问一声,特使大人究竟是哪位熟人,为何对明某如此了解?如果是故人,还请出来相见一面!”

    “行了,特使说了,宁愿相信死人,也不相信明师爷的那张嘴,兄弟们,攻!”大供奉说着,脸色一变,厉声喝道。

    一瞬间,箭羽横飞。

    此时,学员们纷纷立起了盾牌,将明中信、赵明兴围在当中。

    “船老大,躲进船舱!”明中信厉声喝道。

    船老大一个激灵,翻身进了船舱。

    “接着!”说着,明中信迅速向内围的学员扔过去一样东西。

    学员们配合默契地接住,低头一看,哟,是一支浆。

    “外围负责抵挡,内围负责划船,冲中间那艘船冲过去!”明中信命令道。

    学员们哄然应是,一队举着盾牌抵挡着箭矢,一队分立两边,划浆行船。

    只见得这艘大船居然迅速调转船头,直冲那大供奉所在船只冲了过去。

    “卟卟卟”一支支箭矢射在了船上,但是却未伤及明中信分毫。

    “火箭!”大供奉的声音响起。

    霎时间,一根根火蛇射向大船。

    “我的船啊!”船老大凄厉的声音响起。

    明中信冷静地吩咐道,“不用管,只管向前冲,火势交给我。”

    “明兴,将这口罩分发下去,令大家掩住口鼻。”明中信递给赵明兴一撂口罩。

    立刻,学员们全副武装,镇定自若地应对,根本就管火箭烧船。

    赵明兴此时一把将船老大从船舱之中拽了出来,为其戴上口罩,按压着疯狂的船老大。

    此时的船老大面色赤红,激动异常,如同疯了一般,强行挣扎,但在赵明兴的控制之下,注定了他的反抗是徒劳的。

    卟卟卟,火箭中的,一时间火势渐起。

    明中信不慌不忙,把手一扬,一股股白色粉沫从他手中洒出,飞向火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