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诡异本领-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六十三章 诡异本领

    诡异的是,那些火势碰到这些粉沫之后,火苗迅速小了下来,几股之后,火势居然奇迹般地熄灭了。

    这一幕被船老大看在眼中,本来已经绝望哀嚎的他,见到这一幕,双目圆睁,嘴巴张得老大,傻愣愣呆在一旁,不再挣扎反抗,任由赵明兴将他拖在一旁。

    而赵明兴却是见怪不怪,淡然地看着船老大,深怕他又挣扎反抗,到时给大家添乱。

    船老大口中呵呵作响,像看神迹一般,细细看着熄灭的火势,但他想破脑袋也不知晓这究竟是何道理?

    然而,这不妨碍他像看神佛一般地望着还在不断洒着粉沫的明中信。

    缓缓跪坐于地,虔诚地跪拜明中信。

    赵明兴有些好笑地看着船老大,教习这是收到了第一个虔诚教徒了啊!但他显然不会去点破的,这只是明教习教授他们的知识之一,这粉沫乃教习研制的灭火剂是也!

    虽然明中信能够立刻将火势灭掉,但火箭不断射来,在他灭掉火势的瞬间,又有新的火势着起,灭不胜灭。

    这般下去,只怕明中信也无法一直这般灭火。

    好在,就在他灭火之时,学员们齐心协力将大船撑得飞快,冲到了大供奉所在船只的近前。

    而此时的大供奉却是看得分明,那火势不知为何居然小了许多,而且还未对大船造成什么影响,显然,这是明中信的手段,而这般远程打击居然还无法令明中信等人丧失信心,反而直接冲了过来,而且还是这般的快速,心下更是忌惮,这明中信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啊!

    而此时的特使却是已经出了船舱,静立一旁望着大船飞撞而来。

    旁边的大供奉焦急地望着特使,听候他的吩咐,如果没有公子爷的吩咐,他可没那胆子做主如何应对这种局面。

    “明中信想要将咱们撞翻突出重围,咱们就如他所愿,好了,先行避其锋芒,放大船过去,咱们再行追击,我就不信,这明中信在这江上能够耍出什么花样!”特使冷哼一声。

    大供奉连忙大声吩咐,躲避大船。

    然而,两侧船只上的贼人们的攻击却是未停,依旧如同不要钱般地将火箭射向大船。

    但是,好在明中信等人终于操控着大船冲出了包围圈。

    “继续!”明中信厉声吩咐道。

    学员们自是卖力地划着浆,冲向远方。

    然而,毕竟他们这是大船,而人家是中型船只,速度是那般的悬殊,根本无未能摆脱贼人们的追击,当然,火箭的打击也是未停。

    赵明兴不由得将目光投向明中信,虽然他有信心教习一定有办法,但是,毕竟现在的情势不同以往,如果单论逃脱之术,只怕是无人出教习左右。

    但现在可是在江面上,四处皆是江水,如果逃向岸边,只怕人家贼人也不允许啊!

    明中信却淡定无比地望着船后紧追而来的几艘贼船。

    而学员们却是尽皆立于船尾,继续着他们的防护工作,努力降低火箭对大船的伤害。

    明中信也来到了船尾,将一个布袋交给赵明兴,令其继续灭火。而他却无视贼人们的攻击,痴痴地望着江面,心中计算着什么。

    赵明兴一边保护着明中信,一边向大船残留的火势洒着粉沫灭火剂。

    大船之后,贼人们紧紧追赶,仅有一箭之地,而且越来越近。

    “加把劲!甩开他们!”明中信大声吩咐道。

    学员们更加起劲地划着浆,努力想要达到明教习的期望。

    还别说,在大家齐心协力之下,大船与贼人们的距离在不断增大。

    明中信淡然地取出一个大布袋,淡定地打量着大船后紧随而来的贼人船只。

    大供奉陪着特使站于船头,望着大船。

    “特使大人,终于见到你了!”明中信大声叫道。

    特使却是毫无表示,只是静静地望着明中信。

    不知为何,明中信居然有种极其熟悉的感觉,他心中赌定,这特使绝对就是自己的熟人,但是谁呢?他就是想不起来。

    “特使,不管你是何人,明某今日就此别过,咱们下次再见之时再行攀谈吧!”明中信笑着叫道。

    “公子爷,这?”大供奉一听,不知为何,心中居然升起了一丝丝不妙的感觉,仿佛明中信这话说到就能做到一般,不由得他望向特使。

    “明中信要耍花招了,吩咐兄弟们将吃奶的劲都使出来,尽快赶上他们,冲上船去!”特使面上的黑巾抖动一下,急切地吩咐道。

    然而,晚了!

    却只见明中信将手中的布袋一翻,一股股白色的粉沫落入水中。

    奇迹的一幕发生了,船老大终身无法忘记,那一日在江上见到的神奇景象。

    却只见江水以肉眼能够看到的速度迅速凝结成冰,而且继续在江面上漫延,立刻将两支船队之间的江面冰封,眼见着后面的追兵所乘船只与冰块撞在了一块,虽然,冰块被船只借着冲势撞得粉碎,但船只明显被冰块所阻,速度有些减慢,而前面那不断冷冻的冰块却是层出不穷,不断出现,阻挡着船只的前进方向,渐渐地,船只慢了下来,最终被冻在了江面之上,再也无法寸进。

    一时间,追兵与逃窜者尽皆傻了眼,这,这是怎么了,难道难道是河神发怒了?

    要不然,长年能够通航的长江河道怎会上冰结冰呢?

    这神奇的一幕彻底将大家震懵了。

    而看到明中信向江水中倾倒白色粉沫的人们却是以惊惧的眼神望向明中信。

    人家说撒豆成兵,自己居然见到了洒粉成冰,太神奇了!但也太过诡异了,这可是神仙手段,这明中信怎会有此种手段?难道,难道这明中信其实是披着人皮的“神仙”?

    就连那特使也震惊得无法言语,毕竟,这一幕太过神奇,太过诡异了!

    而那亲眼见到这一幕的船老大更是跪倒在地,频频冲明中信嗑头,在他心目中,这位官爷可真的是神仙了!

    而大供奉更是瞠目结舌,心中一阵乱跳,这,这,就连咱们弥勒会的会长也没有施展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