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身陷重围-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六十五章 身陷重围

    一赵明兴一听,心神一震,教习有任务

    瞬间,他全面复活,是啊,接下来,就让自己来保护教习吧!虽然,自己的能力有限,但自己能够保证,只要自己还有一息尚存,必不会令贼人们靠近教习一步。

    赵明兴心中暗暗发誓,满面坚毅地望着明中信,静候他的吩咐。

    “相信你也看出来了,现在我这身体根本就身不由已,所以,接下来,最重要的一点,封锁这个消息,绝不能让除了咱们以外的第三个人知晓。”明中信满面凝重地吩咐。

    赵明兴重重点点头,他心中明白,教习一则是怕学员们再行混乱,二则只怕也是怕暗中的贼人发觉教习身无缚鸡之力,之前教习营造的战无不胜的威慑力消失,那时,咱们可就只能任人鱼肉了。

    别以为这是危言耸听,不只是他清楚,就连贼人们也清楚,这支队伍当中,唯一能够令贼人忌惮的,也只有明教习了,因为,他那层出不穷的手段令人害怕恐惧,如果这支队伍丧失了这个威慑之人,只怕贼人们会蜂拥而上,将他们吃个精光。

    所以,保留这个秘密不外泄,是当前最重要的事!

    “还有,咱们不可能一直在江上行船,还得补给,所以,你派几名学员,下船为我准备一些物事!”明中信继续,“再有,将这些丹药分发给大家,要时刻保持旺盛的体力,可以轮班倒,令船只不停歇,一直向前,能赶多远是多远。”

    当啷当啷几声响起,赵明兴望去,只见地上滚着几**丹药。

    而明中信的双手却是无力地低垂着,赵明兴不由得眼眶又红了,教习究竟受了什么样的内伤,现在居然连手也无未能抬起来了?

    赵明兴强自忍住流泪的**,上前将丹药收入怀中。

    “你随时注意岸上的情况,我想,这一路之上必定会有人监视咱们,毕竟,这弥勒会势大,但不用理会,只需密切留意即可!”

    明中信说完,沉吟片刻,继续吩咐道。

    “你出去看着他们,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赵明兴担忧地看了他一眼。

    “行了,别担心我,只是有些脱力而已!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明中信笑笑,安慰他道。

    赵明兴心中一阵腹诽,您骗傻子呢?吐了那么多血,如今手脚无力,这还只是脱力?然而,习惯听令而行的他,只能将这份担忧放于心底,依言转身出去。

    见赵明兴出去,明中信一口气泄掉,瞬间萎顿于地。

    明中信长叹一声,自语道,“唉,此番真是亏了啊!这神识,终究还是无法突破限制!这副身体,真心无法承受啊!但现在必须得快速恢复啊!这段时间,希望明兴能够承受这种压力。”

    明中信强自撑着,取出一粒丹药,放入口中,闭目养神,极力运转养神**,努力恢复神识体力。

    如此这般,平静了数日。

    每隔几日,赵明兴就要让船只靠岸进行被给,而在补给之时,他也是紧张异常,每次学员们上岸补给,他都下令学员们打起十二分精神,随时防备着贼人们的突然袭击。

    然而,接连数日,没有任何动静,但赵明兴却更是深深感到了压力,要知道,令人崩溃的不是大战,而是大战来临之前那死寂一般的沉静,给人以如同泰山般沉重的压力。

    几日工夫,赵明兴居然眼眶深陷,目光中透露出深深的疲惫。

    这一日,又到了补给的时候,大船停靠在了码头处。

    突然间,岸边码头的人潮涌动,居然尽数向大船涌来。

    赵明兴大惊,连忙制止了想要上岸的学员们,警惕地望向这蜂涌而来的人群。

    然而,这些人群并非针对他们这艘大船而来,而是从他们的身后或者是上游飘下来一些船只,人家是冲的那些船只。

    一个个纷纷簇拥而上,围向了这引起船只。

    “船家,我等要去下游南京城!”

    “我等要去苏州府!”

    “我等要去松江府!”

    “我等要去常德府!”

    “我等要去武昌府!”

    而那些船只也纷纷靠岸,船老大们纷纷满脸堆笑地招揽客人。

    讨价还价之声,争吵上船之声,埋怨之声,纷至沓来。

    一时间,吵杂之声频传。

    赵明兴细细观察,还真别说,这里面还真没有什么猫腻,如假装登船观察他们,或假装讨价实则注意他们,当然,也可能是他经验浅薄,无法发现。

    但反正,赵明兴觉得除了今日的人有些多以外,这一切很是正常。

    随即,他放下了戒备之心,但警惕之心还是没有放松。

    他以目示意,领命的学员们下船前去采办。

    与此同时,码头的船只越来越多,招揽生意之声,问价之声更是杂乱无比,吵得赵明兴都有些头大。

    然而,他却也毫无办法,毕竟,人家是做买卖,相互应酬实属正常,总不能因为你嫌麻烦就不让人家做生意了吧!

    唯有暗暗吩咐学员们注意岸上的人群,密切观察是否有人在密切关注自己这艘大船,相互交流着,防范着。

    还真别说,他们真心发现了几拨人马,正在码头不时走动,但眼神却是飘忽不定,不时将目光投向他们,行动之间有些鬼祟。

    几人的注意力不知不觉间放在了那些人的身上。

    好在,自始至终,这些人也只是在注意并观察着他们,并没有采取什么拦截措施。

    终于,前去采办的学员们回来了,赵明兴深深出了口气,还好,没出什么事!罢了,咱们还是赶紧赶路吧!

    待他与船老大商议要出码头之时,却傻眼了。

    却原来,河道码头早已被各式各样的船只围了个水泄不通,现在想要挪动那是真心不能了!

    而他们也被围在当中,想走,别妄想了!

    赵明兴紧皱眉头,与船老大面面相觑,毫无办法。

    唯有等人家船只离开码头才能跟着出这安庆府啊!

    赵明兴吩咐学员们警戒,弯身来到了船舱。

    此时的明中信正端坐于船舱当中,闭目养神。

    听得有脚步之声进来,明中信缓缓睁开双眼,笑道,“怎么?无法挪动了?”

    “啊!”赵明兴一愣,“您知晓了?”

    “当然,这外面吵杂如此,我岂能不知!”明中信点点头。

    “教习,咱们还是得等等了,好在,兄弟们已经发现了探子的踪迹,密切注意着他们,如果他们有任何举动,咱们拼死也会杀出一条血路,护送教习脱身。”赵明兴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坚定道。

    “唉,咱们其实已经身在包围之中了,你没发现吗?”明中信皱眉道。

    “什么?”赵明兴心中一惊,目光圆睁,望向明中信。

    “你呀,还得历炼一番啊!”明中信长叹一声,“你就不觉得今日之事有些蹊跷吗?”

    赵明兴眉头一皱。

    “那些船只来得到是巧啊!为何咱们来之前没有呢?但在咱们来这后迅速来到,还有,那些问价乘船之人是否真的都是乘客呢?他们的物事呢?”

    赵明兴一听,眼前一亮,对啊,刚才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总想不起来哪里不对劲。

    如今,听明教习一番询问,他想明白了,不对劲的地方在于,那些乘客居然大部分只有一个包袱,而身无其他长物,要知道,这长江航道最重要的就是通商了,出趟远门不容易,即便是孤身一人,出趟远门,也必然会带些特产事物,但很大一部分单身旅客却是孤身一人,而且他们也没有归心似箭的感觉,好似是在例行公事一般,平静无比地询问船家,这就有问题了。

    况且,想要乘船的大部分都是行商之人,但今日却很少见到有拉着货物询问船只的,而且,那些问话之人也只是询问船资多少,但却在询问之后,没有依照正常的方式,快速按照行事决定,反而像是没事找事般,与船家不断扯皮,就是不达成协议。这就极其奇怪了!

    而更奇怪的是,这些船家居然还如此地有耐心,与这些乘客纠缠,要知道,今日的客人可是极多的,根本不愁没有客人,但他们却还是如此耐心,这就更奇怪了!

    这样想来,赵明兴心中更是大惊,急切地望向明中信。

    “想通了?”明中信苦笑一声,问道。

    “教习,如此看来,那些船家与客人很多都是贼人派来的探子,咱们只怕已经身陷重围了,如今可怎么办是好?”赵明兴有些惊慌道。

    “遇事不可惊慌!“明中信淡定地看看赵明兴,摇摇头道,“说过多少遍了,你就是改不了这个毛病,镇定,遇事要镇定,切不可自乱阵脚,先分析一番,这些人究竟是来此何干?再行定计!”

    赵明兴瞬间面色通红,是啊,人家只是围在外面,还没如何,自己却在此自乱阵脚,亏自己之前还说要保护明教习,如今一遇到事,就慌了,又如何能够保护明教习!

    赵明兴羞愧无比,抬头望向明中信。

    “咱们的船只现在是否无法挪动动分毫?”明中信淡然问道。

    “是!”

    “那些船老大与客人是否只是在讨价还价?”

    “是!”

    “码头之上,是否还有监视之人?”

    “是!”赵明兴越是回答,越是震惊,明教习一直呆在船舱没有出去过,为何他如此的清楚情势呢?

    “好了,你说,他们为何还不发动攻势呢?”

    “啊!”赵明兴愣了,明教习居然让自己分析?

    随即,他看到了明教习责备的眼神,显然是在责备他,在如此重要的时刻居然在走神,却没有认真思考这些问题!

    他连忙将心神收回,细思明教习的问题,他们为何不发动攻势呢?

    现在的情形是,自己等人已经被围,而且无未能挪动,如果敌人发动攻势,自己等人势必无法逃脱,但他们为何不进攻呢?

    突然,他心中一亮,明教习!不错,正是明教习,他小心翼翼向明中信问道,“他们现在无法确定您是否受伤?无法确定您是否还有什么手段?深怕打草惊蛇,让咱们逃了?”

    “还有呢?”明中信望着他,淡然道。

    赵明兴看着明中信的表情,心中无底,忐忑不已,自己究竟说的对不对?为何明教习就是不给个明确的提示呢?

    “还有?”赵明兴将心思沉浸于分析当中,“还有就是,他们无未能保证能够一击即中,所以在犹豫,是否发动攻击?”

    “嗯!”明中信微微点头。

    赵明兴一见,心中一喜,自己猜对了!一时间,信心大增,“他们还在等候援军,毕竟,现在船只如此繁多,虽然咱们被围,但他们也无法形成有效的包围圈,确保万无一失!想要等到援军赶到,在万无一失的情形下才会发动攻势,一举将咱们擒获!必然是如此!”

    “有进步!”明中信终于开口了。

    赵明兴一丝兴奋浮现于脸上。

    “但是,还不够!”明中信摇摇头,失望地望着他。

    赵明兴心中咯噔一下,难道自己还没有猜对?

    “你还忘记了一个人!”明中信提醒道。

    “啊!”赵明兴懵了,还有一个人?是谁?

    “这次的主事人!”再次提醒。

    “特使?”赵明兴不敢确认道。

    “不错!”明中信面现笑意,点头认可。

    赵明兴迅速开动脑筋,心思电转,特使,特使,明教习!

    对了,瞬间,他想通了,“您是说,他们在等特使?”

    “嗯,有点眉目了!”明中信点头,以鼓励的眼神望着他,“继续!”

    赵明兴照着这个思路道,“想必,那特使很是清楚您的厉害,所以,肯定会嘱咐他们,在没有万全的准备之下,绝不能轻举妄动!”

    “嗯!”

    “而现在他们没有见到明教习您,肯定心中无数,有那特使的吩咐,他们必不会冒然行事,起码会派人向特使请示,这就给了咱们回旋的余地!”赵明兴越说越兴奋,眼前越来越亮,“如果咱们现在走,他们必然不会阻挡,即便阻挡,也不会明目张胆。”

    明中信笑着点点头,这小子,终于有点意思了。

    “这时,就是咱们脱身的机会!”终于,赵明兴确定了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