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卫所接应-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七十章 卫所接应

    还能有什么深意?大供奉有些不解,自从公子爷遇到这明中信之后就一直神神叨叨的,这明中信就如此妖孽吗

    真搞不懂,这些才智高绝之辈一举一动都有深意?但是,他心中又对公子爷充满了信心,毕竟,之前每次公子爷都算无遗策,虽然刚开始公子爷的做法自己无法理解,但最后,次次都证明了公子爷是对的!早已培养成了他从心底无条件相信公子爷的信念!如今,公子爷居然认为这明中信的行为有深意,他自是不会怀疑公子爷,只会怀疑自己的智商不够,无法看透这明中信。

    难道,这明中信的心思居然与公子爷能够相提并论?不然,为何公子爷如此重视这家伙,还将这次的重心放在他身上,要知道,刚开始,他们可是将目标放在了王守仁身上!是公子爷坚持,所以才将目标重新选定在明中信身上!

    公子爷肯定是对的!大供奉再次在心中坚定道。

    他紧紧盯着特使,看他还有什么心得!

    久久,特使摇头不已,显然,还是没想到明中信有何用意!

    “行了,不想了,大供奉,下去传令,让大家加快速度,尽快追上那明中信,否则让这影响扩大,只怕再想收拾他就难了!”特使抬头吩咐道。

    是!大供奉一阵担心,就连公子爷都无法猜透那明中信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特使吩咐完之后,继续低头思索。

    大供奉看了一眼他,摇头叹息一声,看来,这次公子爷真的是遇到对手了!罢了,自己尽忠职守,辅助好公子爷就行,实在不行,只能自己去孤身刺杀那明中信了!

    打定主意,大供奉瞬间心胸开阔了,转身而去。

    这面追赶暂且不提,且说明中信,他与李兵交待之后,就交一切尽数抛下,安心凝神养伤,真可谓做到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把伤来治!

    接下来的日子,战船稳稳地行进在长江航道之上,居然再无波折,不,也不能说再无波折,只不过是没有贼人再来袭击,反而是掩护他脱身的学员们陆续赶来,上了战船。

    学员们自是一番庆祝,毕竟,此次虽然有所波折,但学员们居然未有一人损失,最倒霉的也就是李林了,被贼人围剿,虽然被李兵所救,便却也受了重伤。

    不过好在,大家又重新聚在了一起。

    明中信接到赵明兴的报喜之后,更是安心治伤,不再理会战船内外的诸般闲事,将这些琐事尽数交给了李兵处理。

    当然,他的建议也得到了贯彻,李兵将钦差大人的旗号挂了出去。

    沿途经过各府,自有官府人员前来拜访,却也被李兵以各种借口一一挡了回去。

    本来,李兵还很是担心那些贼人贼心不死,会在长江航道之上再行围剿,未曾想,这一路之上平静无波,所有的担心居然尽数白费,所有的布置也未曾用上。

    不过,李兵倒是没有太大怨念,毕竟,能够平安到达,那就是自己最大的功劳,反而暗暗松了口气!

    这一日,钦差卫队来到了重庆府地界,靠岸进行补给。

    这一路之上,李兵从未下过船只,也是怕有所闪失,而假扮钦差大人的明中信借由被贼人所伤,一直将养在战船之上,最多就是在各府长官前来拜访之时露一面,继续养伤。

    这次,在重庆府依然如此,毕竟,此处离那宜宾已经不远,补给之后,下一站就是宜宾,离那云南也是不远了,大家自是心中兴奋无比。

    很快,战船已经补给完毕,李兵一声令下,战船离开了码头,踏上了这长江航道的最后一程。

    然而,就在他们驶离码头之时,突然,从前方航道之上驶来一大片船只。

    李兵第一时间得到回报,心中一惊,连忙冲出船舱,凝目望去。

    却只见这些船只居然尽皆是战船,李兵心中更是一惊,抬头望去,打头的战船上面打着旗号,上书“重庆卫”三个大字。

    李兵心中松了口气,也许这是前来拜见钦差大人的吧?

    然而,还是不能松懈,他暗暗下令,大家停船在江面之上,暗自警戒。

    渐渐地,前面的船只停在了十丈之外,船头有人大喊道,“对面的可是云南赈灾钦差王大人?”

    “不错,正是钦差大人在此!”李兵令人回话。

    “重庆卫百户戴云在此求见钦差王大人!”对面船只上有人拱手喊道。

    李兵一听,举手示意,船只迅速向前驶去。

    来到近前,李兵一拱手,望向对面船只,“不知哪位是戴大人?”

    却只见一位满面长须的大汉上前一步,声如洪钟道,“下官戴云,在此见过将军!”

    李兵上下打量一下,喝,好一位壮汉,只见他浓眉下一双瞳仁炯炯有神,黑的深不见底,双眼闪着寒光,异常渗人。

    “钦差大人座下护卫李兵,不知百户大人前来有何贵干?”李兵连忙拱手报名道。

    “哦,原来是李将军,本官此次前来,乃是代我家指挥使于仁大人向钦差王大人谢罪!”

    “此言何意?”李兵闻听,就是一愣,谢罪?人家地方上的卫所,需要向咱们请罪吗?

    “实不相瞒,咱们布政使大人下令,要各个卫所护卫钦差王大人顺利过境,未曾想,匪寇猖獗,于大人只好亲自带领弟兄们前往剿灭,无法亲至,所以让戴某代为请罪,同时护卫王大人过境!”

    哦,原来如此!李兵心中一松,看来,这南疆的官吏们还算对朝廷有所敬畏,要知道,之前一路之上,各府官吏们也是如是说,而且,各大卫所也纷纷派人护卫过境,这是应有之义啊!

    毕竟,之前钦差大人在长江航道之上遇险,相信各府已经知晓,如果在自己境内钦差大人出现问题,他们自是免不了要有失责之罪,故此,为防万一,各府都做了决定,在境内保护钦差大人的顺利过境!

    不过,一个小小的百户想要见钦差大人,却是有些不妥。不过,他是代表了重庆卫指挥使,那就破例让他见一见吧!

    “实不相瞒,钦差大人因受到贼人伏击在船上养伤,无法亲自出来迎接百户大人,还请百户大人海涵!”李兵满脸歉意地拱手道。

    “岂敢,岂敢!本就应是本官前往拜见钦差大人,岂能让钦差大人相迎!”戴云诚惶诚恐道。

    “那就请百户大人过船来见吧!”李兵也不客气,直接应道。

    戴云也不推辞,一挥手,旁边划过来一只小船。

    戴云飞身跳上小船,驶了过来。

    戴云上船之后,李兵引着他向船舱走来。

    “王大人,重庆卫百户戴云求见!”李兵来到船舱外躬身道。

    “请!”一个声音传出,却是那般的虚弱。

    帘子一掀,赵明兴走了出来。

    “百户大人,请将兵刃交出!”赵明兴来到戴云面前,伸手道。

    戴云一皱眉,看向李兵。

    “戴大人,这位是钦差大人的贴身护卫,自打钦差大人遇袭之后,每位求见之人必须解去兵刃才准相见!”李兵解释道。

    戴云面色稍稍舒展,点点头,反手取下了腰间兵刃,递给赵明兴。

    赵明兴接过兵刃,就待收回。

    然而,兵刃却是纹丝不动,赵明兴眉头一皱,看向戴云。

    却只见戴云满脸笑意地望着他。

    赵明兴心中明白,人家这是要给自己下马威啊!如果自己连人家手中的兵刃都无法取去,那就对不得人家带兵刃进船舱了。

    到时,那是自己没本事!还有能埋怨人家!

    看来,这家伙心中有气啊!

    赵明兴冷哼一声,双臂用力,拉向怀中。

    戴云用力,手背上青筋冒出。

    二人一瞬间,青气上涌,面色紫青,较起了劲。

    旁边的李兵却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二人。

    他倒也很想看看,这赵明兴究竟有何本事?毕竟,这家伙除了对明中信言听计从之外,对自己也是带理不理,跩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如今正好乘此机会,让这戴云刹刹他的威风。

    此时的戴云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震惊地望着赵明兴。

    虽然,二人都是面色紫青,但他却明显地感觉到,这赵明兴还未使出全力,因为,人家的眼神异常地淡定。

    就在他分神的一瞬间,赵明兴手指轻抚一下戴云的手臂,他只觉得,手臂一阵无力,手中一空,兵刃已经被这赵明兴夺了过去。

    “百户大人请!”拿了兵刃的赵明兴,一脸的云淡风清,侧身闪过一旁,抬手示意道。

    李兵瞬间有些瞠目结舌,他是怎么办到的?

    而局中人戴云也是一头雾水,为何自己的手臂突然一软呢?难道是这小子做的手脚?

    戴云怪异地看看旁边的赵明兴,带着疑惑抬步迈向船舱。

    李兵也是疑惑地看看赵明兴,上一秒二人还势均力敌,下一秒就风云突变,被这赵明兴占了上风,看这戴云的表情,他也感到疑惑啊!究竟怎么搞的?

    赵明兴却不理会他,反而跟在戴云身后进了船舱。

    李兵收拾心情,进了船舱。

    此时的明中信,正假扮着王守仁,满面憔悴地拥被而坐。

    “这位就是戴云大人吧!”“王守仁”一脸笑意地望着戴云道。

    “不敢,下官正是戴云,此来乃是奉指挥使于大人之命前来迎接护佑王大人!”戴云抢步上前见礼道。

    赵明兴不知不觉间,站在了他与“王守仁”之间,显然是在防备着他。

    戴云心领神会,不再上前,立于当地,拱手为礼。

    “于大人客气了,公务要紧!戴大人辛苦了!”“王守仁”面上闪过一丝感激,回道。

    “此乃下官的本份职责,王大人客气了!”戴云抬头望着“王守仁”道。

    突然,“王守仁”举起手中绢帕捂住嘴,就是一阵急咳。

    赵明兴脸现担心,抬步上前轻轻为其抚背。

    李兵也是一脸担忧地望着他。

    而戴云却是紧盯着“王守仁”,好似也很是关心一般。

    久久,终于,“王守仁”停下了急咳。

    “本官有恙在身,无法久坐,还请戴大人见谅!”“王守仁”抬起头颅,将绢帕藏于身后,望着戴云歉然一笑。

    “王大人说哪里话来,是戴云打扰您了!请容许戴云告退!”戴云连忙躬身道。

    “也好,李将军,还请招待好戴大人!”“王守仁”强自撑着,吩咐李兵道。

    “是!”李兵带着一脸的怪异表情,低头应道。

    李兵拉拉戴云的衣襟,告辞而出。

    就在他们出了船舱之余,船舱之内又传来了一阵急咳。

    李兵满面愁容地摇摇头。

    “李将军,钦差大人的伤势?”戴云望着李兵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唉,自从王大人遇袭之后,就是如此,急咳不止,也吃了无数的药,就是不见好啊!”李兵长叹一声。

    “那为何不找个地方为钦差大人治病呢?”戴云疑惑道。

    “唉,还不是王大人心系云南宜良的百姓,深怕有负朝廷所托,非要赶往云南!我们也没办法相劝啊!”

    “王大人真乃真汉子啊!”戴云满面钦佩道。

    李兵苦笑一声,不再言语。

    戴云看看他,眉头一皱,悄然将目光瞅向了身后的船舱。

    “戴大人,咱们起程吧!”来到船头,李兵拱手道。

    “好!那就请李将军率领战船进入咱们的编队中央,自有重庆卫护佑王大人!”戴云应道。

    “这?不如由戴大人开路,咱们跟随在你们身后如何?”李兵迟疑片刻,建议道。

    “这样啊!”戴云满面难为道,“如你所说的话,只怕无法护佑周全啊!”

    “之前各府的护卫队也是如此建议,但王大人说了,如果身处重庆卫船只中央,虽然能够护佑周全,但躲于兄弟军队的身后,呈苟且之势,总归是坠了朝廷的威风,故此,他严令,咱们钦差卫队万不可如此,只能跟在兄弟军队的身后,否则,拿我是问啊!”李兵苦笑道。

    戴云沉默许久,抬头道,“也罢!就依李将军!下官去了!”

    说完,他冲李兵一拱手,飞身下了战船。

    号令一响,船只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