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中信解秘-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十二章 中信解秘

    “我此前痴痴呆呆,一直潜心学习准备科举。一日外出,见到一位路边病倒的老人家,一时好心,将他救起,为其医病。老人家病好后,一定要报答于我。”明中信眼神迷离,仿佛陷入了回忆。

    众人心知,这就是那位师傅了!仔细倾听。

    “他说我的学习方法不对,这般学习根本科举无望。他说对了,此前数次科考我皆未中,还说如果我按照他的学习方法,学业一定会突飞猛进,我不服气,与他打赌,跟随他学习一段时间后,还真的学业有成,于是我就跟随他学习,陷入了如痴如狂的境地,所以在外人看来真的是傻傻愣愣。”

    “在随后的学习中,他老人家周围慢慢聚集来一些曾被他施恩的百姓,每个皆有其所长,说皆为我师傅所传。我佩服之下正式拜其为师,接触到了以前都不敢想的高深技艺。”明中信一脸肃然。

    这就对了,不然明中信不可能短短时间,就有如此大的变化,而且明家老夫人会让他代掌家权,可能也是这位师傅的原因。众人深以为然。

    如此说来,这一切就解释得通了。

    却不知这一切皆是明中信在忽悠他们,这一切变化的真正原因,不过是明中信换了一个神识。

    “最近发生的种种事件皆是他老人家在暗中帮我摆平,他老人家说这次是因为我技艺尚未大成,所以他老人家就帮我摆平了,今后,他不会再出手,如果我让人害了,也是我学艺不精,技不如人,不配当他的徒弟。而且他老人家已经隐居在一个隐秘的地方,连我都不想再见,所以很抱歉不能为你们引见。”明中信叹息道。

    明中信的话令众人一阵无语,这还怎么说,人家直接把路堵死了。

    不对,明中信既然将话题摊开,交代种种原因,就说明他还是信任咱们的。

    至于为何说不能引见,自己等人并不需要去见这个所谓的师傅,而是应该与明中信深谈,即使他师傅隐居,就不信没有给他留下后手和帮手。

    他如此说,只可能是想待价而沽,再看看咱们的诚意!

    众人也有些明白了。这个小滑头!

    看来,要做好被他狠狠宰一刀的准备了。

    “而且,我师傅很孤僻的,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我可是吃了很多苦的。况且,就是去了,我也怕你们会被他赶出来,伤了各位大人的面子,那就不好了!”明中信一副为众人着想的样子,让众人看了真想揍他。

    “好了,明家主,我们也不需要见令师,只是有些情报信息想与你们共享而已。”石文义打断明中信的瞎掰,直言道。

    “哦,那就可惜了,我本来还想好好求求我师傅,让他见一见你们,既然你们说算了,那我就不用费劲了,好吧!”明中信一脸可惜的神情。

    这个表情太欠揍了,就连钱师爷也看不过眼,低下头不想再看他那得瑟样。

    “不知石大人还想知道什么?”明中信收起那副嘻皮笑脸欠揍的神情,正容道。

    “这”石文义一时被难住了,是啊,自己想要知道些什么呢?望向张采。

    张采也是一脸无奈,自己根本就是两眼一摸黑,除了明面上的事情知道,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好了,也不难为你们了,就说弥勒会这个事情吧,实际上,我师傅已经收集到这县分舵首领使者以及几个暗藏的细作的画像。不知你们可想要?”在众人无从说起的当口,明中信扔出一个重磅炸弹。

    他说什么?石文义与张采掏掏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明中信居然收集到了弥勒会县分舵首领及细作的画像,他怎么做到的?除非打入弥勒会内部,或者高层被策反,否则毫无办法。

    他居然能够做到这一点,这是得有多逆天啊!

    “是真的吗?”众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众人一脸呆滞地望着明中信,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既然你们不相信这是真的,那我也就不给你们了,留着我自己观赏吧!”明中信耸耸肩,摊摊手,不经意地道。

    “不行!”众人反应过来,异口同声地道。

    “很好嘛,真有默契!”明中信一本正经地点头道。

    众人哭笑不得,这小子,太损了!

    但这毕竟是最重大的线索,如果掌握,将这县分舵叛逆一网打尽,这得是多大的功劳,自己等人不要太风光了!也不怪明中信拿捏自己等人。

    石文义站起身形,向明中信拱手肃容道,“明家主这份人情,石某心中谨记,今后但有所差遣,石某不说二话,一定竭尽全力为你办到。如有违此约,天神共愤!”

    “张某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但有差遣,必定为明家主达成。如有违此约,天神共愤!”张采也是一番表态。

    “这是怎么话说的?明某决无此意,决无此意。”明中信连忙站起,摆手推辞。

    “好了,明家主,不要再说笑了,还是拿出画像来吧!”钱师爷终于发话了。

    明中信嘿然摇头笑道,“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明中信也知道,这种情形下,如果再拿捏,那就不是玩笑的事情了。是会得罪人,是会死人的!

    “请诸位大人稍等片刻。”回身到内堂去取出东西。

    稍顷,明中信手中拿着几个画轴出来。

    石文义等饿狼般,盯着他手中的画轴,眼睛一眨不眨。

    明中信将画轴递给钱师爷。

    钱师爷反手递给石文义。

    石文义一把抢过,与张采二人徐徐展开第一幅。

    上书“弥勒会县使者月影,真实姓名不详,悦来客栈幕后老板。”下面是具体面容。

    包括钱师爷皆未见过。

    这是真的!石文义和张采终于确认明中信说的是真的,在看到画之前,他们一直是难以置信的!

    徐徐展开第二幅。

    上书“弥勒会县秘谍密星,真实姓名不详,身份不详。”

    旁边钱师爷一声惊叫,指着画像说不出话来。

    石文义与张采看过后,也是一惊。

    这,这,竟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