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前路遇阻-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八十一章 前路遇阻

    啊!王石大吃一惊,抬头看了“王守仁”一眼。

    “王守仁”贱笑一声,转身就走。

    “怎么?不问我了?”王石心中忐忑,不解地冲他的背影叫道。

    “王守仁”头也不回道,“我想要知道的已经心中有数了,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王石愣在当场,什么叫你想要知道的已经心中有数了?

    “王大人,你知晓什么了?”李兵在旁边好奇地问道。

    “王守仁”神秘一笑,并不答话。

    李兵心痒难奈,却无处发泄,只好恨恨地瞅了“王守仁”一眼。

    这家伙,神秘兮兮的!有什么了不起的!

    “王守仁”来到正在就餐的灾民面前,怔怔发愣。

    时间一点点过去,学员们不时向赵明兴审问贼人的方向望去。

    终于,赵明兴一脸疲惫地走了过来。

    大家将期望的目光投向他。

    “王守仁”也将目光收回,望向赵明兴。

    赵明兴看看灾民,冲“王守仁”使个眼色。

    “王守仁”瞬间理会,转向向旁边避近之处走去。

    李兵屁颠屁颠跟着他们。

    三人来到避近之处,赵明兴开口就爆出个大事。

    “那些贼人招供,他们此次奉命前来,只是打的前站,后面依旧会有人陆续到来,阻止咱们前去云南!”

    哦,这样啊!早有预料!“王守仁”与李兵对视一笑,并不以为意。

    “那王石乃是曲靖府的行者!”

    这也不算什么!

    “此次云南全省境内弥勒会教众,尽数被下令,要不惜一切代价,破坏云南境内的稳定。”

    啊!“王守仁”与李兵面面相觑,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不错,这与他们之前的猜想一般无二。

    弥勒会真的是疯了,他们势必是想要在这南疆,尤其是在这云南,借助云南宜良灾情之势,掀起一番风云,进而混水摸鱼,为其复辟打开一条通路。

    “另,有特使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务必拦截住咱们,不让咱们顺利抵达云南宜良。”

    这更是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还有吗?”李兵追问道。

    赵明兴摇摇头。

    “王守仁”眼中闪过一缕失望之色,本来他还指望能够获得一些更进一步的消息,未曾想得到的只是这些无关痛痒的消息。

    心中一想,也对,这些都是小喽啰,岂能接触更加深层次的信息,问他们等于是问道于盲,就算知晓,也必然是那王石还可能知道得更多。

    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行了!

    “明兴,干得不错!再接再厉吧!”“王守仁”拍拍赵明兴的肩膀鼓励道。

    “王大人!”赵明兴一阵惭愧,自己真心没帮上什么忙啊!他自是知晓“王守仁”想要知晓什么信息,但他努力了半天,也只是问出这些信息,尤其是对那王石居然束手无策,真真是愧对“王守仁”的信任啊!

    “李将军,时世艰难,云南宜良危在旦夕,刻不容缓,咱们起程吧!”“王守仁”冲李兵道。

    李兵点点头,转身就要下令开拨。

    “王大人,这些人?”赵明兴一指灾民与贼人,问道。

    “灾民带上,贼人就地解决掉!”“王守仁”面色不变,淡然道。

    啊!旁边的贼人们瞬间傻眼了,这钦差居然如此冷血,要将他们处决。唯有那王石面不改色,既然吃这碗饭,他自是早已料到有今日,也只能冷然面对。

    灾民们也是面带凄然之色,本来嘛,他们想要逃离云南宜良,寻求活路,现在却要重新前往那个鬼域之地。

    赵明兴也是一时为之愕然,虽然他见过明教习的冷酷,但他却没有见过明教习的杀人模样,如今“王守仁”居然对杀人如此淡然,他脊背后不由得冷风直冒。

    “怎么?下不了手?”“王守仁”驻足望向赵明兴,皱眉道。

    赵明兴看看贼人,再看看“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毕竟,这可是活生生的生命啊!自己真的能够下得了手吗?

    “记住,咱们与他们是生死之敌,不共戴天,如果你现在无法下手,以后上了战场,又将如何?还是做这妇人之仁?”“王守仁”冷然道。

    “王大人!”李兵在旁望着犹豫的赵明兴,眼中闪过一丝不忍,是啊,这可只是十三岁的少年啊!他如何能够下得了手,见得了血!就待向“王守仁”求情。

    “此事与李将军无关!”“王守仁”冲他一瞪眼,冷森森道。

    李兵苦笑一声,看来,今日这赵明兴不动手还真的不成了!

    赵明兴看看满眼冷然的“王守仁”,牙关一咬,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上前一把将王石提起,冲学员们一摆手,“走!”

    学员们看看“王守仁”,眼中闪过犹豫之色,但看到步履坚定的赵明兴,对视一眼,眼中闪过无奈之色,迈步上前一一将贼人抓起,紧随赵明兴而去。

    望着进入旁边树林的赵明兴等学员,“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欣慰,转头冲李兵道,“李将军,整顿军马,走!”

    李兵看看“王守仁”,轻声叹息一声,回身下令。

    “王守仁”一声令下,大队人马起程,学员们还未赶来。

    李兵望向身后,再看看黑着脸的“王守仁”,欲言又止,摇头叹息不已。

    大队人马悄然向前,除了马蹄之声、车轮之声,再无杂音。

    咯噔咯噔,一阵马蹄声传来。

    众人悄然回头望去,却只见赵明兴等学员驱马赶来。

    不由得众人望向“王守仁”。

    却只见赵明兴赶到“王守仁”面前,在马上拱手回道,“启禀王大人,赵明兴前来复命!”

    虽然他声音铿锵有力,但那苍白的面色显示了他此番的心绪。

    “王守仁”深深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嗯,继续去护卫物资!不得有失!”

    赵明兴应声而去。

    此番曲靖府上路之后,“王守仁”就将守护物资马车的重任交付给了学员们,由赵明兴负责。

    “王大人,这样真的好吗?”李兵看一眼赵明兴的背影,催马来到“王守仁”跟前,低声道。

    “不经磨砺的雏鹰永远无法自由地翱翔在天际!亏你还是军中将领,这个道理不懂吗?”“王守仁”淡然瞅了他一眼道。

    “可他才十三岁啊,你不觉得如此太过残忍吗?”

    “总比他上了战场,因一时的妇人之仁,丢了性命要强吧!”

    李兵一时为之语塞。

    他无语地盯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王守仁”,心头一阵不适应,这家伙是之前的明师爷吗?

    要说之前他还很是羡慕明中信与学员们的相得之情,现在却是对明中信如此冷酷感到有些难以接受。当然,他明白,明中信此时的做法是正确的,也是必要的。毕竟,早点让他们感受一下战场及生死之敌的残酷,有利于今后他们的发展。但这画风转得太快,令他感到极不适应,更何况学员们呢!他们毕竟还是少年,如果对明中信产生怨恨,那可就对之后的行动太过不利了!

    但这“王守仁”却是一意孤行,自己还真的毫无办法,只能静观其变,只能希望学员们理解他的苦心吧!

    无奈,他只好叹息一声,加紧催促着队伍急行军。

    不说他们,且说赵明兴回到马车押送队伍当中。

    学员们关切地围了上去,以目示意他们的关切之意。

    赵明兴笑笑,就待说什么。

    突然,面色一变,以手捂嘴,嘴巴一鼓一鼓,显然是想呕吐。

    苍白的脸色瞬间憋得白中泛红。

    “赵大哥,怎么了?”学员们纷纷上前道。

    终于,赵明兴压下了呕吐之意,抬头笑笑,“无妨,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有点恶心罢了!”

    哦!学员们面面相觑,这赵大哥今日不对啊!要知道,武堂之中论身体强壮程度,他居第二,可没人敢居第一啊,居然会身体不舒服?

    此时,却唯有与他同时行刑的几位学员明白,赵明兴哪里是身体不舒服,而是亲手宰了那些贼人,有些反应吧了!

    想到此,他们也有些恶心,面色一变,差点也吐了!

    “好了,大家打起精神,各司其职,别被贼人有机可乘。”赵明兴吩咐道。

    学员们哄然应是。

    行行复行行。

    突然,前方有马蹄之声传来。

    “王守仁”与李兵抬头望去。

    却只见一骑飞驰电掣而来。

    “报!”来人翻身下马,单膝跪地喝道。

    “说!”李兵厉喝一声。

    “前方山谷道路被树枝石块填充,无法通过!”来人禀告道。

    啊!李兵一阵讶异,不由得望向“王守仁”。

    “可还有路通过这道山谷?”“王守仁”问道。

    “回禀王大人,有,但却还得绕路三十余里。”

    “这样啊!可能清理干净?”“王守仁”微一皱眉,问道。

    “这?”来人迟疑片刻,回道,“清理到是能清理,但得耗费一定时间!”

    李兵眼前一亮。

    “王守仁”不再说话,冲李兵点点头。

    “行,来一队人马,前去清理!”李兵会意,吩咐道。

    一队人马拨马而出,与来人飞奔而去。

    “王大人,你说,这凭白无故的,为何山谷道路被填满呢?”李兵疑惑道。

    “你觉得呢?”“王守仁”反问一句。

    “定是那弥勒会贼人所为!”李兵脱口而出。

    “你还不笨嘛!”“王守仁”戏谑一句。

    李兵脸色一红,是啊,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嘛。

    啊,不好!瞬间李兵面色大变,人家既然堵路,岂能不派人镇守,只怕自己派去的人会有危险?

    “知道不妙了?”“王守仁”微然一笑。

    “你早就知晓?”李兵急道,“为何不提醒我呢?”

    “行了,你看队伍中少了什么人?”“王守仁”笑着一指后面道。

    少了谁?李兵不由自主地望向身后。

    哦!李兵看了一遍,眼前一亮,对了,赵明兴!

    确实,明中信的学员有些已经消失不见,显然,定是他们去了支援!

    李兵松了口气,那就好!

    然而,就在此时,突然,前方一阵轰隆之声响起。

    “王守仁”面色大变,抬眼望向前方。

    却只见前方一片火光冲天。

    “不好!”“王守仁”大叫一声,“李将军,你且在原地候命,来一队人马,与我前去查探!”

    未等吩咐完,他早已拨马飞奔而去。

    一队人马迅速赶了上去。

    李兵叫之不及,只好安抚军心,留在原地。

    且说“王守仁”飞奔到山谷之前,却只见前方山谷之处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而之前的一队人马,正呆立当地,学员们也在他们侧面的一丈之地,勒缰而立。

    显然,未等他们赶到,山谷处的树林已经被点燃。

    望着面前的火光,“王守仁”一阵无语。

    这些家伙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见假扮灾民之计无用,立刻用此招数阻挡他们的前行之路,真是,唉,“王守仁”摇头叹息。他四下打量一番,却只见这山谷之处不只是道路中央的树木被焚,就连山谷峭壁之上的破败杂草也被点燃,爬无可爬!

    看这情形,即使现在将火灭掉,只怕山谷处的山石也已经滚烫无比,岂能过去?

    一句话,此路真的不通了!

    罢了,还是变换路径吧!

    “所有人等,回归队伍!”“王守仁”一声令下,大家回转军队。

    “王守仁”冲李兵苦笑一声,换路而行。

    然而,就在他们再次走到另一条路上之时,却又被人破坏了道路,马车根本无法通行!而他们又无法飞越过去。

    不得已,放弃!

    就这样,几次改路,但尽数被这样那样的破坏,根本无法通过!

    “王守仁”望着眼前被破坏的最后一条路径,一阵无语!

    你说,本来,这条路任何人也无法破坏池,但这弥勒会的贼人却不知怎么想的,居然从别处运来了无数石块树木,将道路填充堆满,令人马无法逾越,真心佩服这位想出此计的贼人,真是人才啊!见无法破坏,居然能够想到要将其堆满,令咱们无法逾越,真是人才啊!

    更不用说,他居然是在几日之内就将这些道路以各种方法进行破坏,阻止咱们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