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 重新起航-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八十三章 重新起航

    望着明中信的背影,吴起脸泛笑意,大喝一声,“算你小子跑得快!”

    吔!

    “又哭又笑,小狗洒尿!”明中信逃命过程中,返身冲吴起扮个鬼脸!

    吴起瞬间被气到,作势就要追向明中信。

    明中信瞬间怪叫,更加快速地奔向明义。

    然而,突然,他面上痛楚忽现,脚下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

    啊!李兵瞬间面色大变,飞身冲向明中信。

    李兵一把扶住了正在强力维持着站立姿势的明中信。

    “你呀,让你别使力,你就是不听!”李兵面含严霜,厉声喝问明中信。

    然而,任谁都能听出他口气中的关切与心痛。

    吴起也是面色大变,飞奔过来。

    “怎么?中信受伤了?”急切地冲李兵问道。

    李兵看看面色苍白的明中信,叹息一声,点点头。

    “行了,不用大惊叫怪,不过就是有些疲累,脱力而已!”明中信抬起头来,笑道。

    “闭嘴,看你还是一脸苍白,骗谁呢?”吴起没好气地冲他吼道,“李兵,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明师爷受伤了,你却毫发无损?”

    李兵望着明中信,叹息一声,就待道出因果。

    “教习,你怎么了?”一阵叫声传来。

    哦,李兵、吴起、明义向声音来处望去。

    却只见远处,烟尘滚滚,一队人马急奔而来,当先几名学员飞奔到来。

    却是满面的紧张,望向被李兵扶着的明中信。

    明中信冲他们一举手,几位学员瞬间停在几尺之外,但依旧关切地望着他。

    “好了,我没事!先行将物资运上船!”明中信面色一肃,吩咐道。

    学员们瞅了他一眼,不敢违抗,应声而去。

    “明义兄!”明中信冲明义点点头,见过礼。

    明义回礼以点头。

    “两位,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要知道,咱们身后可还有弥勒会余孽,快些将物资运上船只,赶往云南宜良,有事上船再说!”明中信根本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直接吩咐道。

    令明义难以置信的是,李兵、吴起这位老牌将军,居然不反驳,听话地各自前去组织装船。

    “明师爷,你看,我有何要做的?”明义望着明中信,心中有些感慨,这家伙还真是奇怪,就这些时日不见,居然又降服了一位将军,他身上到底有何魅力呢?

    “明义兄,别来无恙乎?”明中信反问道。

    “哦,还不错!一路之上终于见到了南疆的乱象,明师爷的判断极其准确啊!”明义稍加回忆,脸上一片钦佩之色,明中信向老公爷的预测居然一一实现,他可真心是佩服啊!

    “是啊!南疆乱象已现,只怕从此多事了!”明中信叹息一声,转移话题道,“不过,明义兄是随我们继续南下?还是回转南京城呢?”

    “明义既然奉老公爷之命,护送钦差大人前往宜良,自是责无旁贷,必定会到达目的地的!”明义满脸正色道。

    明中信一阵无语,要知道,现在钦差王守仁可还不知道身在何方呢!他如此说,就是赖定自己了,毕竟,现在打出钦差旗号的是自己啊,假扮钦差的也是自己啊!明义的意思就是要护送自己前往宜良,罢了,有这个保镖也算不错了!

    “好,那就委屈明义兄了!”

    二人相视一笑,一切默契尽在心中。

    “咦,馨儿妹妹呢?”明中信将一切事务安排妥当,左右观察,奇怪地向明义问道。

    啊!明义一脸的古怪,将目光投向远处的吴起,却正与正偷偷观望这边的吴起对个正着,吴起一见明义看过去,连忙转过头去,吆五喝六安排事宜。

    明中信一见明义这般模样,心中咯噔一下,一把抓住明义的胳膊,急问道,“明义兄,馨儿妹妹怎么了?”

    他自是知晓,如果馨儿妹妹身体康健,如果得知自己在此,必然在第一时间狂奔而来,而直到此时却还是未有一丝讯息,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刚才是因为自己突然看到有船只,再加上突见故人,心情激荡,未曾留意到馨儿妹妹,此时心情平复,自是想起了她。难道,馨儿妹妹出事了?想到此,明中信浑身一个激灵,心中闪过一丝不祥之兆,眼中放射出骇人的光芒,直勾勾望着明义。

    明义心中苦笑一声,这吴起,他自己不敢开口向明中信提及,现在居然将这个烫手的山芋交到了自己的手上,还真是“好队友”啊!

    “中信啊,你别激动,馨儿姑娘没什么大碍!”明义劝慰道。

    “没什么大碍?没什么大碍,那她现在身在何处?”明中信急得跳脚。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明义连忙用手抓住明中信的双臂,然而,他在抓住的时候,双手震颤,哟,好大的劲!吃惊地望着明中信,他未曾想到,明中信居然有如此神力?

    然而,此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明义将这个念头甩开,紧紧盯着明中信的眼神道,“中信,馨儿姑娘没事,只是在船舱之中静养!”

    船舱?静养?明中信一听,一把甩开明义,飞奔向船只。

    吴起见明中信奔来,心知无法隐瞒,只好苦笑一声,迎了上来。

    “中信!”吴起想要解释。

    “说,馨儿在哪个船舱?”然而,明中信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把抓住他的双臂,用骇人的眼神盯着他,急问道。

    吴起知晓现在说什么解释什么都没用,只好用手一指,“兰姑娘就在那艘船上!”

    未等吴起的话音落下,明中信一把将他甩过一旁,飞奔向那艘船舱。

    吴起站定身形,望着明中信飞奔的身影,无奈地摇摇头,“唉,这下惨了,没想到中信居然反应如此之大!”

    “废话,人家是青梅竹马,还是未婚夫妻,关系岂是寻常可比!”此时明义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叹息道。

    “你说,如果中信见了兰姑娘的面之后,会不会把我撕碎?”吴起不自觉地问道。

    “那还用说,不将你大卸八块就算开恩了!”明义看着吴起,摇头不已,那表情,好像吴起已经被五马分尸了一般。

    “去你的,不说点好话!”吴起一把将他推开,翻个白眼,以作鄙视。

    然而,鄙视完明义,他却是不由自主的打个冷颤,是啊,依明中信的反应,只怕这一关自己还真心不好过啊!

    “馨儿妹妹!”却说明中信来到船头,望着船舱门帘,一阵心虚,颤拦着声音轻声叫了一声。

    然而,船舱之中却是鸦雀无声,没有任何反应。

    明中信脸色瞬间苍白无比,眼神更加涣散,也更加的手足无措,想要掀开门帘进去,却是如同近乡情怯一般,根本不敢举手掀帘。

    就在他纠结无比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问道,“这位官爷,您这是想要求见馨儿姑娘吗?”

    啊!明中信瞬间转身,望向身后,他心情激荡之下,居然没能发现有人来到身后。

    只见身后是一位衣着朴素的村妇,正在一脸惊吓地望着他,双手紧紧地护着胸前,脚边却是被打翻的一碗水,显然是被他突如其来的回身吓着了。

    “你是?”明中信问道。

    “啊,啊!”村妇终于回过神来,依旧一脸惊容,不过还算回复了正常,吃吃回话道,“我,我,我是被雇来照顾馨儿姑娘的村妇!您,您,您要见馨儿姑娘吗?”

    “是,是!”明中信一听,连忙退后一步,冲村妇拱手问道,“这位大嫂,不知馨儿姑娘如何了?”

    “哦,馨儿姑娘病体初愈,还是有些虚弱,正在小憩,这不,我刚为她烧了一碗水。啊!”村妇惊叫一声,此时她才想起水被打翻了。

    “你的意思是,馨儿姑娘无恙?”明中信大喜,面上浮现出了惊喜之色。

    “云大嫂,你回来了?”就在此时,船舱之中传来一个虚弱无比的声音,显然,是被那一声惊叫惊醒了。

    明中信一听这个声音,瞬间如同被雷击般,回身望向船舱。

    “是,兰姑娘,水打翻了,我再为你打一碗水去!”说着,云大嫂向明中信歉然一笑,回身下船而去。

    这下,明中信不再犹豫,上前一手将帘子掀开,闪进了船舱。

    啊!船舱之内,一声惊叫。

    “馨儿妹妹,是我!”明中信颤抖着声音,向眼前这位惊慌失色,面色苍白,憔悴无比的女子道。

    啊!船舱内女子瞬间如同雷击般,身子颤抖着,抬眼望向明中信,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你是明哥哥?”女子满面激动地站起身形,望着明中信,身形却是摇摇欲倒。

    “馨儿,你,你受苦了!”明中信急步上前,一把扶住兰馨儿。

    “明哥哥!”兰馨儿一把抱住明中信,口中喃喃自语道,“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不是在做梦,真的是明哥哥回来了!”明中信听得这个虚弱的声音,眼泪差点掉下来。

    “来,馨儿妹妹,坐下来!”明中信温柔地将兰馨儿扶坐在地,准备拉过被褥为其盖上。

    然而,兰馨儿却是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不让他动,一脸温柔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苦笑一声,只好放弃了这个动作,任由兰馨儿看着他。

    “吴将军,李将军,一切都搬上了船,还有何吩咐?”赵明兴来到近前,回禀道。

    “啊!”吴起与李兵对视一眼,望望兰馨儿所在船只,苦笑一声,现在可不能指着明中信发号施令了,还是先让他们这一对分飞的鸳鸯一诉衷肠吧!就由咱们做主,转身冲赵明兴吩咐道,“吩咐下去,起航!”

    三人不约而同地向明中信所在船只走去,毕竟,有好多事他们得与明中信商议,就算打扰明中信与未婚妻的久别重逢再诉衷肠也顾不得了!

    于是,一声令下,船只起航,直奔宜良。

    “吴将军,你们这些船只是从何处得来的?”李兵望着堆满物资的船只欣慰地笑笑,见吴起与明义二人走过来,连忙问道。

    吴起与明义对视一笑,“当然是抢来的!”

    什么?抢来的?李兵有些懵。

    “说来也巧,我们听说钦差大人在曲靖府,就立刻赶来,而在赶到曲靖府之时,又听说你们已经直奔云南宜良,为了能够赶上你们,就想走水路乘船南下,这样不是快嘛?于是,就近到盘江边上寻找船只,却未曾想,居然有一批船只正好停靠在岸边,我们大喜,上前与船主交涉,想要包船,未曾想,人家居然要卖,而且很急,好似拿了钱就要回家乡,于是,我们就买了下来。走到此处,见到了钦差旗号,就来看看,以下你也就知晓了!”吴起解释道。

    居然这么简单?李兵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这有什么可惊讶的?”吴起与明义满脸疑惑地望着李兵。

    李兵无奈一笑,真是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跑断肠啊!

    于是,他就将他们的遭遇一一向二人倾诉。

    “什么?”吴起与明义可没想到,贼人们居然如此的丧心病狂,将这些南下的路都堵上了,居然还将船只一网打尽,不给他们留一点念想。

    “不对啊!既然贼人们将所有盘江沿岸的船只都买下了,为何在上游还有如此多的船只供咱们所买呢?”明义提出异议。

    除非?只有一种可能!三人同时眼前一亮,齐声道,“这些船就是贼船?”

    咦,怎么多了一个人的声音?

    三人齐齐转身望去,不错,正是明中信,正笑意盈盈地望着他们。

    “明师爷!”三人齐齐叫道。

    “嗯!”明中信点点,来到近前。

    吴起与明义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一步,与明中信保持距离。

    “咦,二位怎么了?”明中信一脸的惊讶。

    “不怎么?”吴起与明义强笑道。

    “那你们怎么向后退呢?我只是想与你们亲近亲近而已!我有那么可怕吗?”明中信一脸无辜地问道。

    吴起讪讪一笑,冲明中信拱手道,“中信,没照顾好兰姑娘,是我的不对,要打要罚,你冲我来!”

    “不,是我没照顾好,我的错!”明义急忙抢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