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互诉遭遇-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八十四章 互诉遭遇

    “我说什么了吗?”明中信一阵无辜地冲他们一摊手。

    大少爷,就是你没说什么我们才觉得可怕啊!吴起心中苦笑道,然而,这话还没法说出口。

    吴起讪讪一笑,“没,您没说什么,就是咱们没照顾好兰姑娘,内心无比自责,无比内疚,想在此向你致歉啊!”

    “那都不是事!”明中信满不在乎道。

    吴起与李兵这两位明白明中信腹黑的将军心中一个激灵,坏了,这明师爷越表现得没事,越得出大事!

    瞬间,二人的脸色就变了,当然,他们的变脸不一样,李兵是担心明中信玩得太过火,坏了他们的感情,吴起变脸则是想到了明中信的厉害,深怕他让自己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让自己吃大苦头!心中无比惧怕,自己还不知要受多大的罪呢!

    “别,咱们还是说清楚,明师爷想要咱们怎样?否则咱就会内疚得无法睡着啊!”吴起连忙道。

    明义一阵无语,这两位是怎么了?居然这样!人家明中信明明都说了不会放在心上了!

    “这样啊!”明中信沉吟不语。

    吴起一脸紧张地望着明中信,心中既希望明中信提出条件,又怕明中信提出自己无法承受的要求。

    “既然吴将军如此诚心,明某也没办了,只好被逼接受了!”

    众人一听,翻翻白眼,这吴起还真是贱啊!上赶着向人家赔偿!但这明中信也太无耻了,接受了还说是人家逼的!

    大家再一次见到了明中信的无耻。

    吴起一脸紧张地望着明中信,如同等候最后的审判一般。

    “那就罚你!”明中信缓缓道。

    而众人的目光齐齐投向明中信,看他要出什么幺蛾子!

    明中信抬眼看看大家,表情严肃地将惩罚说出了口。

    “就罚你将此番分开之后的经过细细道来!”

    啊!一瞬间,大家都傻了,明中信的要求居然是这个?

    吴起则是一脸的懵逼,自己都准备好了被明中信狮子大开口,吐血出珍藏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这个条件!他有这么好心?

    “怎么?嫌这个惩罚轻了?那咱们换个重的!”明中信戏谑地望着他。

    显然,这小子很是享受大家被震惊的样子。

    “啊,不,这个就好,这个就好!”吴起瞬间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叫好,是啊,如果被明中信换个,只怕自已怎么也得脱成皮啊!

    众人齐齐笑了,吴起这家伙还真是好笑!

    “好了,快快道来!”明中信笑着催促道。

    吴起清清嗓子,缓缓道来。

    却原来,吴起、明义率队与明中信他们分开之后,按照明中信给他们提供的线路,日夜兼程,赶往云南宜良。

    当然,他们也一直盼望着明中信能够率队赶上他们一同南下。

    然而,日复一日,明中信他们根本就没有赶上来,就连明中信他们的消息也是全无音讯。

    兰馨儿如同望夫石一般,每日频频向后观望,当然,这是徒劳无功的。

    一日日的绝望,令得兰馨儿有些憔悴,但好在队伍之中有吴御医这位太医,一直照顾调理着她的身子,倒也无大的问题。

    说到此处,吴起将目光投向明中信,深怕他责怪,然而,明中信却是平静无比,面上全无异色。

    吴起松了口气,继续道。

    就这样,大家逐渐地绝望了。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消息传来,说是钦差王大人的旗号被竖起了,还是在长江航线之上,他们瞬间猜到是明中信假借的钦差大人的旗号,向他们传递消息,显然,明中信现在很是安全,这下子,大家就放心了。

    听到如此好消息,大家心气也上来,气氛也逐渐缓和起来,情绪也逐渐高昂起来,更甚者,兰馨儿的身体也得以恢复,面上的笑容逐日增多。

    然而,突然,情况急转直下,钦差王大人的旗号突然消失无踪,驿站的消息再也无法打探到明中信他们的下落。

    吴起他们心中有些慌,难道明中信又出了什么事?然而,他们鞭长莫及,根本无法得到更加确切的消息。

    就在此时,他们遭遇了正在寻找明中信他们踪迹的弥勒会余孽,当然,这是小股的,凭借着吴起与明义的英明指挥,将这小股贼人灭了,也得到了消息,明中信他们居然在长江航道上被围剿,而且已经狼狈逃窜,他们正在搜寻明中信等人的踪影。

    这下,大家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但是,想帮也无从帮起啊!

    于是,吴起他们经过商讨将这个消息瞒着兰馨儿。

    就在此时,他们再次遭遇了一股弥勒会余孽,这下,可不同往日,狭路相逢,一场激战在所难免。

    虽然,他们冲出了重围,也重创了贼人,然而,他们的损失也不可小觑,而且,就连兰馨儿也不慎被流矢所中。

    幸好,军中有太医院的御医们在,保住了兰馨儿的小命,然而,却身负重伤,只能将养。

    但军中没有女子,只能就地请了一位村妇服侍兰馨儿,当然,是许以重诺的。

    行进了几日,他们突然又听说钦差王大人的旗号又在曲靖府出现,大喜之下,直奔曲靖,然而,由于军中有伤员,行进速度缓慢。

    为了快速到达云南宜良,也为了早日见到明中信等人,他们只好就近寻找船只,从水路南下。

    未曾想,明中信等人前路受阻,回身来到盘江,就这样,两队人马不期而遇了!

    这,就是吴起他们一路的遭遇!话虽简单,但他们遭遇当中的凶险之处,明中信是深有体会的,毕竟,他也是这般过来的。

    “中信,兰姑娘的伤是我的疏忽,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吴起说完,冲明中信一拱手。

    “还有我,当日夸下海口说一定会保证兰姑娘的安全,却未曾想,我们毫发无伤,兰姑娘却身受重伤,是我失职啊!”明义也是一脸惭愧地望着明中信。

    “好了,战阵之中,损伤在所难免,你们就不要这样了,不然,我可真的要惩罚你们了!”明中信笑笑,摆手道。

    “真的不怪我们?”吴起皱着眉头,向明中信问道。

    “不怪!”

    “那就好!谢了,中信!”吴起终于面上浮现出了笑容。

    “唉,别这么说!要谢就谢馨儿!这可不是我不想出这口气,而是馨儿说是你们这一路对她照顾有加,不希望我因为这点小事与你们翻脸!依我的脾气,必须让你们出点血才行!”明中信翻翻白眼,没好气道。

    “兰姑娘真是慧质兰心,菩萨心肠啊!”吴起感叹道。

    哼!明中信报以重重的一声冷哼。

    吴起缩缩脖子,不敢再行得瑟。

    “你们说,是在上游购得船只?”明中信一皱眉,冲吴起问道。

    “是啊!”

    “当时几位船家与你们相谈?”

    “三个吧!”吴起回道,“怎么?有问题?”

    “有问题?问题大了!”明中信面色一沉。

    “什么问题?”吴起与明义就是一惊,不由得望向明中信。

    “你们这船是贼人的赃物!”明中信一口断言道。

    “赃物?”

    这下,就连李兵也是很是吃惊。

    “你们就不想想,三个船家如何能够有如此多的船只?”

    三人细思,还真是,盘江沿岸只需一艘船只就可以摆渡或出包,如何一家就能够有这么多?

    “况且,你们当时是否在岸边仅有这三人,其他船家根本就没有了!”

    “中信,会不会就是那些贼人所购买的船只呢?”李兵眼前一亮,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嗯!明中信笑着点点头。

    购买?吴起与明义更懵。

    李兵笑着将事情说与他们听。

    啊!瞬间,二人明白了,可不嘛,两相对照,还真是!自己二人还真是买了贼赃了!

    “不对啊!既然那些贼人购得船只,不设法销毁,为何还要卖掉呢?他们就不怕你们再买回来,或者是从江上再截获吗?那样的话,他们的计划岂不是前功尽弃?”吴起提出疑问。

    明中信笑笑,“谁说卖掉船只是贼人们的决定的?”

    那是什么?三人不约而同地望向明中信。

    “我猜想,那几个贼人只怕是见钱眼开,私自赎卖船只,而非贼人首领的决定!贼人首领的决定应该是,将这些船只烧毁,令咱们买无可买!”

    这样啊!三人恍然,不错,应该如此,那几个贼人只怕现在已经远走高飞了,绝不会等着事情暴露被处以极刑!

    几人相视一笑,看来,有人有私心也不错啊!

    “好了,无论如何,咱们还是得了便宜的,真应该谢谢那几个贼人!”明中信笑道。

    那是!三人对视而笑。

    “对了,中信,你们这一路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吧?”明义笑笑,将话题转移道。

    “那是啊!”不等明中信回应,李兵在旁就诉开苦了。

    吴起冲李兵投以感激的一撇,还是战友亲啊!知晓在此时给以援助。

    “哟,如何个苦法?”吴起回以疑问。

    这些家伙,明中信自是心知肚明这几人的心思,好笑地看看他们,也就不为已甚,静等李兵将他们的丰功伟绩与吴起他们分享。

    这一述说就是一个时辰,毕竟,他们的遭遇确实称得上跌宕起伏、波折四起啊!把个吴起和明义听得是一愣一愣的!

    在这个过程中,吴起与明义不时地将惊异的目光投向明中信,确实,这一路之上如果不是明中信,只怕这支队伍还真得被人家包了饺子。

    怪不得之前人家明中信要自己断后呢!原来,人家的手段层出不穷啊!

    这般凶险的境遇也真是没谁了!吴起与明义心中闪过一丝深深的感激,如果不是明中信坚持要殿后,只怕换作咱们谁也得栽啊!

    “行了,叙旧已经完毕,那咱们就考虑一下下一步的事情!”明中信见他们已经叙完旧,直接转移话题道。

    啊!三人瞬间有些懵,明中信转移话题有些快,他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明中信翻翻白眼,这几个家伙,你们难道不动动脑筋想想,咱们最重要的任务可还没完成呢!

    “就是咱们如何躲过贼人的围堵到达宜良,还有,到了宜良之后如何赈灾?这些难道咱们不应该现在就讨论好吗?”

    “对,对!”

    “应该的!”

    “中信提得真是太及时了!”

    三人缓过神来,纷纷附和。

    “不是让你们附和,而是大家一起想想办法!”明中信没好气地道。

    三人自是知晓,只不过一时被明中信的英勇事迹所震慑,头脑暂时没反应过来,闹了这个笑话而已。

    细心思索片刻,三人对视一眼,转头望着明中信,异口同声道,“不如,就由咱们的‘王大人’做主吧!”

    啊!这下,明中信可是始料未及,这三个家伙还真是同心同德啊!居然将这烫手的山芋交到了自己的手上!自己就不用动太多的脑筋了!真是太狡猾了!

    三人见明中信被吓着,对视一笑,心下好笑,是啊,这一路行来,这是明中信不管是智计、心思都是上上之选,不用他用谁啊!而且,他们三人也对明中信很是钦服,由他做主三人绝无意见啊!

    “那你们也得说说,有何意见与建议,不能由我乾纲独断吧!”明中信无语地望着这三个想要偷懒的家伙。

    “我们就服你,你如何说,咱们如何做!”吴起死皮赖脸道。

    “就是,就是!”李兵随声附和道。

    明中信将目光投向明义,明义也是满面笑容,点头认可二人的说法。

    罢了,明中信心中无奈,只好同意。

    “好了,既然由我做主,那我就当仁不让了!不过,如果王大人回来,就得让人家做主!没意见吧?”

    三人对视一眼,眼中打个商量,心下自是有底,这般情形之下,如果王大人回来,只怕也会将权利下放给这明师爷,这肯定是没跑的,当然,他们现在可是不会挑破!只是连连点头应是。

    “对了,吴御医他们呢?怎么没见到他们?”明中信看看周围的船只,皱眉问道。

    “吴御医?”一听此事,吴起与明义面现异色,将怪异的眼神投向了明中信。

    “怎么?难道吴御医有事?”明中信心中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