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峰回路转-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九十三章 峰回路转

    南京太医院泄漏出来的?这怎么可能?

    吴御医满面惊骇地望着“王守仁”,喃喃道,“真的是?”

    “王守仁”紧紧盯着他,“你忘记徐小公爷之事了?”

    啊!吴御医眼神一凝,徐小公爷?一瞬间,他的眼前闪过那一幕幕令人心惊肉跳的往事,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恍然,不敢再行怀疑。

    是啊!想当初徐小公爷被害,那某人的手段自己岂不是也未曾发现?还为其掩护,却未料到居然还有幕后黑手!那毒如果不是明中信发现只怕自己还真以为徐小公爷的死是钦差手下所为呢!再想想,那毒还是某人自己研制发现的,如今“王守仁”如此断定,那这毒难道与其还真的是同源?还是说那小子之前根本就是编的假话,其实研制的毒已经成形,并且已经上交了,而他当时也只是在迷惑大家?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毒只怕已经被运用于宜良百姓身上了,否则,“王守仁”绝不会如此断言。

    一时间,吴御医脑海中种种念头纷至沓来,无所适从。

    “吴御医,当前最紧要的不是知晓来源之处,而是咱们面临的困境,必须有人打破这个屏障,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啊!”“王守仁”面色凝重,缓缓道。

    “不错,钦差大人说的是,当前最紧要的是如何防治这毒!其余一切皆可放于一旁!”吴御医听得此话,一下明了了“王守仁”的意思,显然,他的目的是想如何将此毒解除,拯救宜良百姓。就是不知,宜良现在究竟是何状况?希望没有乱到不可收拾吧!

    “吴御医,你有何良策,或者良方能够解了此毒?”

    “这?”吴御医一阵皱眉,确实,他还真心不知道这是何毒,又哪里能够解毒?还有何良策,咱可只是一位大夫啊!您将这么重的担子压在我身上,这合适吗?

    吴御医望着“王守仁”苦笑一声,“想当初,连那小子的毒我都没发现,如今这毒我也毫无头绪啊!可惜明师爷不在此地,否则,依他的医术,必然能够手到擒来!”

    “明师爷?”“王守仁”目光怪异地望着吴御医,久久不语。

    怎么?难道明师爷也在此处?吴御医望着目光怪异的钦差大人灵光乍现,双目圆睁,一丝惊喜闪过眼中。

    “王守仁”见状,微然一笑,就待开口。

    “谁?”

    “何人敢闯钦差仪仗?”

    一阵呼喝之声传来。

    “钦差大人?”一阵高呼之声传来,呼声中充满了质疑与惊喜。

    当然,先是惊喜,随后就是质疑了。

    “拿下!”一阵呛啷之声响起,显然,外面动了刀兵,然而,这刀兵之声却是起得也快,消失得更快,顷刻之间恢复了平静。

    “王守仁”一愣,与吴御医对视一眼,也顾不得再行探讨,掀帘而出。

    “发生何事?”“王守仁”沉声问道。

    却只见李兵飞奔而来,回报道,“大人,抓到几名擅闯钦差仪仗之人!”

    “王守仁”微一皱眉,吩咐道,“带过来!”

    李兵回身高喊一声,自有军士五花大绑着几人来到近前。

    却只见几名衣衫褴褛的百姓被推抢而来。

    其中一位百姓面露疑惑之色,望向“王守仁”。

    “大胆刁民,钦差大人当面,居然还不下跪?”李兵喝骂一声。

    几位百姓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抬眼打量一下“王守仁”,再偷偷对视一眼,有一人微微摇头,几人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噗嗵一声跪下,声音颤抖着道,“小民见过钦差大人!”

    “王守仁”并未让他们起身,只是打眼观瞧着他们,一语不发。

    却只见这几人瑟瑟发抖,如同打摆子一般。

    良久,场中寂静无比。终于,其中一位开口了,“大人,小民等不知钦差大人当面,闯了仪仗,还请恕罪!”

    “哦,你们这是要前往何处啊?”“王守仁”回过神来,冲李兵使个眼色,李兵心领神会,不接话茬,反问道。

    “宜良地震频发,小民等不敢呆在宜良,想到邻县找个生机!”

    “找生机?”李兵若有所思地望着这些百姓。

    “他们身上有何物事?”“王守仁”问道。

    “他们身背包裹,至于身上,并无长物!”李兵回道。

    “哦,看过他们包裹中是何物了吗?”“王守仁”眼睛微眯,问道。

    “还没有检查!”

    “查!”

    “大人,这些都是小人们的家当啊!并无违禁物品啊!”百姓纷纷哀嚎道。

    “这?”李兵有些迟疑,是啊,这些人只不过是躲在林中,根本就没有冲撞仪仗,只不过是见了咱们要逃,才将其拿下,看这情形,也只不过是一些寻常百姓而已,用得着如此吗?

    “查!”“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李兵无奈地摇摇头,一摆手,自有军士将他们的包裹拿过来,置于地上,打开。

    嚯,却只见尽是一些破布衣裳物件,并无任何违禁之物,显然这些百姓还真没撒谎。

    军士们面面相觑,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王守仁”。

    “大人啊!我们真的是百姓啊!无心之下闯了仪仗,还请饶咱们一条活路啊!”这几位百姓纷纷叫道。

    “王守仁”深深看着这几位,面泛笑意,但却没有放他们走的意思。

    “大人,咱们赶路要紧,还是将他们放了吧!”李兵上前劝道。

    “吴御医,为他们检查一番,看他们是否得了疫病!”“王守仁”却不理会,反而吩咐旁边的吴御医道。

    几位押着百姓的军士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不自觉地退后几步,稍稍离得百姓们远一些。

    哦!李兵恍然,原来,大人是怕他们身带疫病啊!还真是,如果咱们放过这几位百姓,他们将疫病带到邻县,那可就糟了啊!还是大人想得周全!不由得他心中闪过一丝惭愧,一切都得大人提醒,自己还有何用!

    不提李兵在此惭愧,单说吴御医带上口罩上前为这几位百姓检查。

    一番检查之后,站起身形,冲“王守仁”摇摇头。

    李兵及军士们轻吐一口气,面上的紧张稍稍有所减缓。

    “大人,如果没私事,还请放我们一条生路!”百姓们喊道。

    “王守仁”微微一笑,看着他们问道,“尔等究竟是何言人氏,为何擅闯钦差仪仗?”

    “啊!”百姓们傻了。

    李兵、吴御医也傻了,之前不是已经问过了吗?这何钦差大人还问?

    “您是钦差?”相反,那位第一个说话的百姓却是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抬头问道。

    “怎么?不像吗?”“王守仁”反问道。

    “官凭玉印呢?”百姓问道。

    什么?这下,连李兵都有些懵了,这位被抓的百姓还真是大胆啊,居然向钦差大人要官凭玉印?太嚣张了吧!本来还为他们鸣不平,钦差大人太过份了,明明已经检查完了,没有终点,居然还不放人家,现在这家伙居然如此嚣张,还真不怕死啊!

    相反,“王守仁”却是目光一凝,更加仔细地上下打量起这位“百姓”来。

    却只见这位“百姓”挺挺胸膛,瞬间气色有了改变。

    面上浮现出了一丝丝不同寻常的官气。

    “你是?”“王守仁”心中一动,问出了声。

    “吾乃宜良县主簿,现执掌宜良一县之事!”“百姓”傲然道。

    什么?就李兵可是吓了一跳,这位居然是宜良主簿?

    众人纷纷望向这位装逼的“百姓”。

    “你是宜良主簿?”李兵回过神来,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我不像吗?”“百姓”回敬李兵一句,目光却望向“王守仁”道。

    “大胆,钦差大人当面,一个小小的主簿竞敢如此嚣张?”李兵反应过来,喝骂道。

    “你真是钦差?”“百姓”却是不理会李兵,只是眼睛一眯,细细打量着“王守仁”。

    “王守仁”仿佛早已知晓这位的身份,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淡然笑道,“主簿大人,你为何要这副打扮呢?”

    啊!一瞬间,主簿满脸的尴尬,是啊,自己为何这般打扮,还这般牛得向人家钦差大人反问?

    一时间,他竟然无从说起。

    而旁边的几位百姓却是不自觉地将身体移到了这位主簿的身周,显然,是想要保护于他。

    这下,李兵确定了,这位还真有可能就是宜良主簿,但他为何这副打扮,逃出宜良?难道,这家伙真的与弥勒会有关,现在这是中饱私囊想要逃窜了吗?

    “李将军,去将云老爷与赵秀才请来,认认,这位可是主簿大人?”“王守仁”见他不回话,吩咐李兵道。

    李兵眼前一亮,对啊,咱们就不要在此猜了,有现成的人证如果不用岂不是傻?他应是而去。

    主簿却是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尴尬,随即隐去。

    现场瞬间恢复了平静。

    “大人!”云老爷与赵秀才来到近前,向“王守仁”躬身行礼道。

    “不必多礼,来,看看,这位可是宜良主簿?”“王守仁”笑道。

    啊!主簿?二人一愣,将目光投向了跪在地下的几位“百姓”。

    那位主簿却在此时低垂着头,好似不敢与云老爷对视一般。

    云老爷与赵秀才满面激动地来到近前,低头左右打量着这几位。

    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望着主簿那张熟悉的脸庞,二人一阵激动,抬头望向“王守仁”。

    “不错,正是宜良主簿!”二人齐声道。

    哇!李兵、吴御医瞬间心中大叫,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嗯!”“王守仁”淡定地冲破云老爷、赵秀才点点头,转头望着主簿,肃然问道,“主簿大人,您这是要前往何处啊?你将宜良百姓置于何处?”

    “王守仁”语气中的肃然冷厉之气令得主簿一个激灵,抬起头颅满眼惊恐地望向他。

    “原来你也有今日!”云老爷与赵秀才却是满面欣然地望着主簿,恶狠狠道。

    二人语气中的欣喜与感激溢于言表。

    主簿转头望同二人,一丝惭愧之色浮于面上,“云老爷,严某对不起你!”

    “哼,你岂只是对不起我,你对得起林兄等诸位兄弟吗?”云老爷满面不屑道。

    “是啊!我对不起诸位富户商家!”严主簿满脸惭色应道。

    啊!这下,云老爷也愣了,这位居然直接就承认了?不由得面色诡异地望着严主簿,这位还是之前那位意气风发的严主簿吗?难道,他被钦差大人吓破了胆,所以直接招认了?

    此时的“王守仁”却是轻叹一声,“严主簿,你为何要害那些富户商家?”

    严主簿眼中闪过一丝挣扎。

    旁边的几位百姓叫道,“主簿,你还是将实情相告吧!相信钦差大人会为你做主的!”

    啊!这下,在场之人都懵了,难道这其中另有隐情?

    云老爷与赵秀才也是面面相觑,眼中闪过一丝疑虑。

    严主簿面上的挣扎之色反而平息下来,抬头望向“王守仁”。

    “钦差大人,小人已经活不了几日了,还请大人拯救我宜良百姓!”

    啊!瞬间,在场之人都傻了,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之前听云老爷与赵秀才的讲述,这位严主簿可是十恶不赦啊!如今这是什么画风,他居然为百姓求救起来?

    “王守仁”却是面不改色,只是静静地盯着严主簿的眼睛,一眨不眨。

    片刻之后,“王守仁”缓缓点头道,“你且说说,宜良百姓究竟遭遇了什么?如果你具实相告,也许,你的性命可以得到延续!”

    什么?严主簿一听,双目圆睁,眼中闪过一丝激动。

    那几位随着严主簿而来的百姓却也是满眼的兴奋,对视着,眼中的欣慰之色充盈着眼眶,随即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严主簿,充满了期待。

    众人一片哗然,钦差大人居然说这严主簿的性命可以延续,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想要饶恕严主簿的大罪恶行?

    尤其是云老爷与赵秀,眼中闪过激愤、痛楚、不甘、难忍等等情绪,随即将目光投向了“王守仁”,这下,可不再是钦佩与感激,而是怨恨与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