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飞虫现身-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九十七章 飞虫现身

    大家面面相觑,不再有异议。

    “王守仁”环视一圈,见大家无异议,微微一笑,弯腰下去,从地上捡起几粒石子,挺身望向吴起,吩咐道,“吴将军,我石子所放之处,你领着军士们对应着将一尺长的树枝埋下去。记住,埋地一寸!不可多,也不可少!”

    虽然有些疑惑,但吴起却是不敢怠慢,令几位军士去取树枝,好在,大家刚才搭帐篷,留下了一些树枝,想找,还是很容易的。

    说完之后,“王守仁”疾步上前,在大家聚集地的周围谨慎地放下石子!

    随后,他来到人群之中,左放一粒,右放一粒。

    在“王守仁”身后,紧跟着吴起与几位军士,依言而行,埋下树枝。

    百姓与军士们一头雾水地望着他们,心中无比诧异,这是做什么?有何意义?

    赵明兴等学员却是眼中闪过一丝了然,毕竟,他们在陵县明家农庄中见识过一次,那一次,也是同样的作为,刚开始他们也是一头雾水,但在最后,却起到了难以置信的作用,将那些匪徒一网打尽。想必,现在大人的所作所为一定也是饱含深意吧?

    但他们心下仍有一丝不解,疫病传播之下,这样做又有何作用呢难道,他想要将大家困死?唉,想不通啊!想不通!

    严主簿、云老爷等虽想询问,却看看面无表情的“王守仁”,咽回了快到嘴边的问题。

    “王守仁”完成之后,回到马车前,坐于马车辕上,望向大家。

    “开始!”一声令下,诊脉开始。

    在“王守仁”的炯炯目光中,吴起带头,先行来过,一一上前。

    在他们的眼中,“王守仁”只是将右手探到大家的腕脉之上,闭目一刻钟之后,放开腕脉,让人走过一旁。

    没什么区别啊?这样就行?大家疑惑不已。

    然而,此时此地,却是没有任何人上前去质疑于他,只是一头雾水地继续检查。

    一位位被诊脉,被检查的人越来越多,但却没有一人毒。

    本来已经恢复平静的大家渐渐交头接耳,声音嗡嗡作响。

    “王守仁”却是并不理会,依旧慢条斯理地诊脉。

    吴起等嫡系几次想要开口询问,但看看满面肃然的“王守仁”,终究未敢再行打扰于他。

    反而回身向大家瞪视,压下了心浮气躁的百姓与军士。

    “嗡”一阵声音响起。

    这是什么声音?大家一怔。

    却只见端坐于马车之上的“王守仁”一跃而起,随着他的身形,一道白光从他身上射出,落于人群之中,一道隐约的光芒在大家身周闪过,因大家注意“王守仁”,却无一人发现这缕光芒。

    而“王守仁”却是飞身向声音传来之处奔去。

    大家为之愕然,钦差大人这是怎么了?就待要跟上。

    “大家原地待命,不可乱动!吴起、明兴,维持秩序!”“王守仁”的厉喝之声传来。

    吴起、明兴二人听出了他声音中的急切与肃然,厉喝大家,维持秩序。

    虽然大家心中惊奇,但却不敢有违钦差大人的命令,保持在原地待命,但却纷纷伸长了脖子望向钦差大人奔向之处。

    此时的“王守仁”面色森然,直奔一处,沿路的军士百姓呆呆望着他,一脸的不明所以。

    突然,“王守仁”飞奔的身形立于当地,面色肃然地望着一位军士,手臂连挥,一道道银光直奔这位军士。

    这位军士哑然,就待向他行礼。

    “别动!”“王守仁”厉喝一声,制止了他。

    军士呆立当场,不敢动弹,傻傻望着“王守仁”。

    一时间,这位军士与“王守仁”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外人眼中,却只见这位军士的脸色瞬间变得青黄,咳嗽大作。

    众人大惊,瞬间远离这名军士,惊骇地望着他。

    “王守仁”面色肃然,双手连挥,银光连闪。

    军士的青黄面色逐渐消退,咳嗽渐止。

    然而,“王守仁”依旧不停止,围着这名军士转动不停,渐渐地,军士的浑身扎满了银针。

    终于,“王守仁”停下了动作,从怀中取出一根一尺长的金针,右手一抖,金针瞬间变直,直指军士。

    他双眼紧紧盯着军士,一眨都不眨。

    “忍住!不要动!”他厉声命令道。

    军士强忍着难受,站直身形,但是,他的身躯依旧无法抑制地颤抖着。

    “王守仁”面色肃然,眼中冒着寒光,眼珠紧盯着军士的胸腹。

    突然,他右手一挥,金针如电闪一般,插入了军士的胸中。

    啊!紧盯着他们的军士们与百姓们惊骇地大叫。

    要知道,如此长的金针一针下去,难道不会插死这名军士吗?

    然而,随着这根金针插下,只听得军士大叫一声,软倒在地。

    “王守仁”瞬间扶住他,以手握脉,凝神诊脉,片刻之后,他的眼神闪过一丝释然,浮现一丝笑意。

    双手一捏军士两颊,将一粒丹药投入他的口中。

    大家一见之下,瞬间了然,这名军士没事了。

    然而,他们很是好奇,钦差大人这是怎么了?难道这位军士也染毒了吗?

    就在大家心下有些释然之时,突然,“王守仁”面色一变,挺身而起,冲向一侧。

    同样的处理手法,不同的是,这次是一位宜良百姓。

    望着钦差大人,大家有些难以置信,他是如何看出来的?如何诊断出来的?要知道,当时,他可是离这位百姓、那位军士至少还有一丈之地啊!自己这些近在咫尺的人都无法查觉,他就能查觉到了?

    一时间,百姓们议论纷纷。

    “你们说,咱们这位钦差大人为何这般神奇呢?”

    “那还用说,据说,这位钦差大人乃是两榜进士,他可能是文曲星下凡啊!”

    “对啊!天上星君下凡,自然有些神奇的手段!”

    “我想,这可能就是咱们皇上派他前来的原因了吧!”

    大家自以为是的猜测令“王守仁”心中好笑,但他现在在治疗百姓,也不好说明,更无法说明,他总不能说,是因为自己的神识随时注意着各位百姓军士的身体状况,一有异动,就能够发现吧!

    就这样,在大家的议论纷纷之下,“王守仁”先后治疗了五位军士、百姓。

    “大家别动这几位,让他们就地休息,过会儿就会好的!”“王守仁”站起身形,冲大家吩咐道。

    “大人,咱们还继续诊脉吗?”有人叫道。

    一时间,大家的眼神齐聚于他的身上。

    “当然继续!”“王守仁”笑笑。

    大家一片哀嚎,然而,钦差大人的吩咐,岂能不遵从,没办法,只好依次排开,等候诊脉。

    好在,有钦差大人之前的吩咐,大家没有乱了队形。

    “王守仁”环视一周,眉头一皱,弯腰从地上捡起几粒石子,一扬手,这些石子又飞往了之前布置的树枝之处,神奇的是,这些石子居然不差分毫地落于树枝上面,纹丝未动。

    “王守仁”看看四周,眼中闪过一丝满意。

    “大家开始吧,一个个来!”“王守仁”无视大家的惊讶,冲大家笑笑,吩咐道。

    这次,他却没有再回到马车之上,而是站在了最靠近马车的一个树枝前。

    大家见识了这几位军士百姓的情形,心下不再怀疑,反而心怀忐忑地深怕自己是下一个染毒之人,争先恐后地来到“王守仁”面前,等候诊脉。

    随着时间的推移,军士百姓逐渐减少,但却再无一人出现异状,已经诊过的百姓军士喜笑颜开,未曾诊过的心怀忐忑。

    终于,就乘下六七人了,而这几位居然皆是百姓。

    当然,还有五位被诊治过的军士百姓。

    “王守仁”轻呼出口气,停下了诊脉,反而望向这些百姓,沉吟不语。

    “大人,还是先给咱们诊脉吧!”百姓们眼中闪过一丝犹疑,怯怯地开口道。

    “王守仁”未曾回答,反而踏步上前,进入了树枝围绕的范围。

    树枝包围的范围外,吴起等人一脸诧异地望着范围内的百姓,心中嘀咕,难道这些百姓都染了毒?

    然而,这个答案只在“王守仁”心中,他现在可没时间为大家解释。

    “大家站好!”“王守仁”吩咐道。

    百姓们瞬间听话地直站立,眼神中饱含着惊惧,目不斜视地望着钦差大人。

    “王守仁”缓步来到大家面前,突然,手中银光乍现,一排排银针扎在了这些百姓的身上。

    各位百姓身形一僵,立于当场。

    就在此时,突然,嗡嗡之声大作。

    “王守仁”一听,面色大变,瞬间,几枝金针出现在他的手中,紧紧盯着这几位百姓。

    然而,嗡嗡之声却是突然向远处飞去,原来,这是要逃跑啊!

    “王守仁”面上浮现出一丝笑容,飞身向嗡嗡之声处追去。

    这几位百姓一见之下,大惊失色,虽然身形无法动弹,但眼神中却出现了惊惧之色,钦差大人走了谁人为咱们诊治啊?

    然而,他们想要叫喊,但却如哑巴一般,口中根本无一丝声音出现。

    这下,大家更是惊慌,然而,却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现在大家的视线紧紧地跟随着“王守仁”而去,想要看看,他究竟在搞什么鬼?

    却说“王守仁”飞身向前,而此时眼尖的百姓与军士看到了他所追的东西。

    嚯,看到它的人一阵恶心,呕吐之意上涌,差点吐了。

    却原来,“王守仁”追着的,居然是几只飞虫,而当先一只却是那般的丑陋,当然,这只有核桃那么大,故此,大家看得清晰无比,只是那狰狞无比的容貌令大家心中反胃。

    “王守仁”却是面色紧张,眼神中充满了意外与吃惊,眼睛紧紧盯着当先那只飞虫。

    突然,几只飞虫如同撞到了墙上一般,反弹落地,好在,大家这个“飞”字不是白瞎的,就在落地的一瞬间,又飞了起来。

    继续冲向前方,然而,效果照旧,无法通过。

    几只飞虫振翅飞翔,快速抖动,冲向前方。

    一时间,嗡嗡之声大作。

    然而,他们的努力注定白费,依旧如同碰壁一般,不断撞击,不断落下,几次重复之后。

    在那只领先飞虫的带领下,大家回转身形,望向飞奔而来的“王守仁”。

    “王守仁”缓步来到近前,紧盯着飞虫,一言不发。

    “嗡嗡嗡”飞虫呈飞形梯队,三角形,振翅飞翔,但队形却是丝毫不乱,显然它们也在积蓄力量。

    空气中凝重的气息越来越重。

    大家惊讶地发现,“王守仁”的眼神居然也是那般的凝重。

    百姓与军士却是满眼的惊奇,前所未见啊,居然有人与飞虫对峙!

    吴起等人则是兴奋中带着一丝丝紧张,期待中显现着一丝担忧。

    而只有赵明兴等学员们却是满眼的兴奋,眼中闪烁着渴望的神光,显然,在他们眼中,没有教习不能处理的事情,一脸的看好戏的神情,并无一丝担忧之色!

    “嗡”一声,飞虫动了,直地冲向了对它们虎视眈眈的“王守仁”。

    “王守仁”却是毫无动静,只是盯着他们的飞行方向,一动不动。

    “快躲!”大家情不自禁地提醒道。

    然而,眨眼的工夫,“王守仁”与飞虫们异位,重新变为了对峙之势,只不过,他们二者的方向对掉了个个。

    怎么回事?钦差大人没事吧?大家震惊无比,钦差大人是什么时候动了的,自己等人居然没有看到他动?

    然而,这是注定没有人为他们解释的,就连吴起等人也是满眼的震惊,他们未曾想,钦差大人的动作居然如此快速,眼神根本无法捕捉到他,太神奇了!

    又是久久的对峙!

    “嗡”又是一次冲锋,飞虫们再次冲向“王守仁”,依旧无所收获。

    不过,这次,“王守仁”出手了。

    几枝金针如电光般射向了飞虫,不过,待大家反应过来,却也仅有一只飞虫中招,跌落尘埃。

    吱吱!领头那只飞虫一阵大叫,声音中大家居然听出了一丝丝凄厉。

    不由得大家面面相觑,难道,这只飞虫居然还有感情?这可太过神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