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特使将至-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零一章 特使将至

    “唉!”望着已被治愈的百姓与军士,“王守仁”轻叹一声。

    “怎么?大人,有何烦忧之事?”吴起没心没肺地问道。

    李兵想要阻止时已经晚了,不由得以手抚额,真是被吴起这愚蠢之举打败了。

    今时今日,钦差大人还能有什么烦忧之事?

    “王守仁”倒是没发火,只是奇怪地看了吴起一眼摇摇头,转身而去。

    邵绩跟在“王守仁”身后,斜眼看了一眼吴起,摇头叹息一声而去。

    “怎么?我说错了什么吗?”吴起一头雾水地望向李兵。

    李兵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也摇摇头,紧随“王守仁”而去。

    这一个个怎么都这样啊!吴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望着李兵的背影,叫道,“老李,究竟怎么了?大人在愁什么?”

    旁边的军士们摇头叹息,咱们这位吴将军啊!真是心大啊!如此明显的事居然还要问别人,真不知道,他这将军是怎么来的?

    待吴起的目光投过来,军士们立刻将头转向其他方向,不敢与之对视。

    吴起摇着头,不解地快步追向“王守仁”。

    “大人!”就在“王守仁”即将来到陆凉卫军士们检查之所时,旁边闪过一个身形,拱手道。

    嚯!正在沉思的“王守仁”吓了一跳,抬头望去,哟,不是别人,正是那前去查探贼人来历的赵明兴。

    “王守仁”抬手制止了赵明兴的言语,看看周围,转身向一个避静的角落走去。

    大家紧随其后。

    “查得如何了?”“王守仁”停下脚步,回身问道。

    “还请大人率领大家尽快离开此地!”赵明兴开口就建议,同时眼中一缕焦急之色一闪而过。

    “哦,有情况吗?”“王守仁”一愣。

    “大人,那特使即将赶来,之前那些贼人乃是在此先行打探消息的先头部队。”

    什么?特使?他们在说什么?紧跟着“王守仁”的邵绩心中一阵讶异,随之就是一头的雾水。

    紧随而来的李兵与吴起却是一脸的骇然,那位有智近妖的家伙要来了?一时间,他们二人将目光投向了赵明兴。

    “你确定?”“王守仁”却是一皱眉。

    赵明兴不再说话,从背后取出一物,递给“王守仁”。

    “王守仁”定睛一看,哟,却是一节竹管。

    “已至,待援?”打开竹管,取出纸张,打开一看。

    “王守仁”抬头望向赵明兴,“从何能够看出那特使即将来到?”

    “我们尾随贼人,偷偷前去打探,未曾想,那些贼人居然也到了盘江边上,而且,还有船只静候。”

    什么?“王守仁”面色一变,急问道,“那他们与明义将军他们遇到了吗?”

    “那倒没有,他们所行进的路线乃是另外一条隐蔽的路线,而且是那盘江一处隐秘所在!”赵明兴摇头道。

    哦!“王守仁”松了口气,冲赵明兴示意继续。

    “在他们上船之后,不到一盏茶时间就有信鸽飞出,学员们将信鸽打下,发现了这张纸条!本来,咱们想要回来复命,但却发现,居然有人暗暗潜出,不知所往。暗暗将其擒下,随后,咱们严刑逼供,贼人承受不了招供说,他们乃是奉特使之命前来探信,昨日发现钦差卫队的踪迹,暗暗尾随,本来想要探听更多的消息,未曾想遭遇了陆凉卫,只好潜逃,以作匪徒状,麻痹咱们。”说到此,赵明兴看了一眼邵绩。

    邵绩一听,脸色微红,是啊,当时自己以护卫钦差大人为借口,推辞了追击之举,是自己大意了,本以为这些乃是普通的贼寇,所以将他们赶走之后,就急忙前来护卫钦差大人。未曾想,这些匪徒居然是探子,差点坏了大事啊!

    “那贼人说了特使现在身在何处吗?”“王守仁”的关注点显然不在这儿。

    “这他倒是不知,但在我们的刑讯逼供之下,他隐约招供说是几日前,特使好像在乌蒙府,听到钦差大人的信后已经星夜赶来了。估计这几日就会到来!而且,特使还严令各坛,他们只能延迟钦差的步伐,绝不可与钦差卫队发生正面冲突。”

    这样啊!“王守仁”陷入沉思。

    赵明兴面上虽急,但却不敢打断“王守仁”的思路,在旁边抓耳挠腮,焦急不可名状。

    “大人,咱们就在此集结兵力,静候那特使前来,决一死战!”旁边的吴起却是满面兴奋,建议道。

    这一路之上,他一直被特使追打着,如今这般情形之下,他自是想要报了此仇。

    李兵冲着他翻个白眼,这个棒槌,也不看看咱们现在的情况,就想着快意恩仇了。

    “大人,咱们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与特使硬碰硬啊!”李兵见“王守仁”没有反对,拱手道,“大人还请示下,咱们究竟要如何应对?”

    相形之下,李兵的建议才比较靠谱吧!旁边的众人点头认可了李兵的建议。

    大家将目光投向了“王守仁”。

    “王守仁”却是并不表态,只是抬头看了二人一眼。

    “想必你已经将那人带了回来,看好他,稍后我会亲自审讯!”他冲赵明兴吩咐一声,转向吴起与李兵。

    “现在先看看陆凉卫是否染毒,随后再说!”说着,他不再理会大家,反身向正在为陆凉卫检查的吴御医等太医们走去。

    大家面面相觑,不明白钦差大人这是何意!但人家既然如此吩咐了,显然心中定有定见,罢了,再说吧!谁让人家现在最大呢!

    “大人!”吴御医见“王守仁”过来,拱手施礼道。

    “如何?”

    “并未发现有染毒染疫之人!”

    “那就好!”“王守仁”点点头。

    邵绩在旁听了也是松了口气,虽然他一直装着酷酷的,但他心中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他看到了“王守仁”为百姓军士们驱除毒素之时剿杀的那些面目狰狞的蛊虫,心中自是有些惊惧,想想也是,那般恶心的蛊虫在自己体内窜行,搁在谁的身上,也得感到恶心害怕。尤其是在听说宜良百姓居然携带毒素而去,陆良县作为离宜良县最近的县城,被百姓们光顾的可能性极大。那陆良可是有他的家人族人在呢?他岂不心惊!岂能不为那些家人族人担忧?

    然而,此时他的任务是护卫钦差,而钦差大人的目的却正是将这些毒素疫病一网打尽,正好也是他所想要做的,他心下暗暗下了决心,此次必须全力以赴,保证钦差大人的安全!

    “王守仁”看看大家,眉头紧皱,沉思半晌,抬头一指,“你,你,你,诸位,随我来!”

    吴起、李兵、邵绩、吴御医、严主簿、云老爷、赵秀才愣了,显然,钦差大人是要安排下一步的事情,但他为何要让云老爷与赵秀才跟来,这就令他们有些疑惑了。毕竟,这二位可是肩不能抬,手不能提,让他们参与真的好吗?

    然而,他们不敢置疑钦差大人的吩咐,只好带着满肚子的疑惑跟随来到一处的帐篷。

    当然,赵明兴这个跟屁虫也跟着而来。

    “王守仁”冲赵明兴使个眼色,赵明兴会意,一招手,几位在远处警戒的学员立刻跑来,与他共同守护着这座帐篷。

    几人鱼贯而入,在帐篷内坐定。

    “诸位,现在情况紧急,我也就不客气了!”“王守仁”,见大家坐定,满面肃然道。

    众人面色凝重地向他施礼。他们知晓,现在的情势严竣异常,要知道那些被王书吏更可怕的是,他们自己根本不知晓中毒,如果那毒素被传染了出去,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好在,钦差大人已经派人向各县城送了信,相信各县城应该也有了准备,只要不让他们进城,那就什么都好说!

    然而,话虽如此,但谁能保证这些县城的官吏就能够接受他们的建议,也保不齐啊!现在,最紧要的,就是制定应急措施,必须争分夺秒,抢在毒素疫病传染出去之前,将那些百姓聚在一起,为他们驱毒,消灭那毒源蛊虫!

    这一切的行动,都得看钦差大人如何安排了!

    是以,所有人将目光投向了“王守仁”,静候他的指示。

    “好了,客套的话就不说了,现在分工,吴将军,你率领五十名军士,前往西面云南府昆明方向,在沿途收罗宜良县逃难的百姓。李将军,你率领五十名军士,前往北面嵩盟州方向,同样,在沿途收罗宜良县逃难的百姓。邵将军,你率领陆凉卫,前往陆良县、路南州今石林县方向,在沿途收罗宜良县逃难百姓。”

    “大人!”邵绩一脸难意的样子。

    “嗯,邵将军有何话说?”“王守仁”一皱眉,不悦地望向他,显然,他对于邵绩打断他的安排有些不满,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候,如果被毒素传染开来,只怕整个云南都将陷入动乱当中。

    “大人,卑职的任务是护卫您的安全,不敢擅离职守!”

    “邵将军,现在百姓的性命更重于我,如果有人怪责于你,自有我向他们解释!”

    邵绩张口就待分辨。

    “行了,听令而行,否则,你就哪里来的,回哪里去!”“王守仁”面色阴沉,不容置疑道。

    邵绩轻叹一声,只好躬身应道,“卑职领命!不过”

    “说!”“王守仁”一皱眉,但想到他已经应命,想必是有说的,但现在情况紧急,无法再听他细说,言简意赅道。

    “大人,卑职也带领五十名军士,余者划归大人麾下,保护大人的安全!”

    “也好!”“王守仁”看看他坚定的眼神,知晓改变不了他的主意,更何况,自己还有大事要做,身边的军士越多越好,也就不再推脱,点头应道。

    邵绩释然地一笑,退过一旁。

    “王守仁”不再理会于他,继续吩咐道,“吴御医,你将五十名太医院的太医们分为三队,挑选一位熟练掌握防疫及驱毒技艺的太医,任命其为队长,率领太医们分别随三位将军前去就地救治百姓。”

    吴御医自是应命而去。

    “云老爷、赵秀才,你们二人在百姓中挑选出几位经多见广的百姓,也就是说对宜良县的百姓了如指掌的,同样的分为三路,随各位将军前去辩论是否是宜良百姓,务必做到不遗漏一人,同时,将沿途救治的百姓造出花名册,以备日后查正校对。”

    云老爷与赵秀才一时恍然,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啊!应命前去安排。

    严主簿见众人都有差事,自己却是毫无任用,一时间面色有些难看,眼中闪过一丝渴望。

    “王守仁”见之一时哑然失笑,这位还真是心气高啊!

    “严主簿!”

    “是!”严主簿一听,瞬间精神倍增,目光炯炯地望着“王守仁”。

    “你与我前去宜良县,会会那王书吏!”

    啊!严主簿一愣,去会会王书吏?想及他之前是如何对待自己的,一时间,思绪飘飞,目光中放射出一缕仇恨之光。

    “大人,你这前去宜良,要做何事?”李兵若有所思地问道。

    邵绩与吴起满眼的感兴趣,是啊,在此紧要关头,他前去宜良做何事?

    “你们不用操心此事,只要将宜良县逃难的百姓收罗好,就是头功一件!”“王守仁”却不解释,反而向他们肃然道。

    三人疑惑地看看钦差大人,他们知晓,此时再问,只怕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好闭嘴。

    “去吧,整肃军队,待太医与百姓安排停当,不用回禀,即刻便起程吧!”

    “诺!”三人应命而去。

    “大人,咱们去宜良是?”严主簿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咱们前去会会那王书吏,看他在宜良还有何阴谋?”“王守仁”神秘一笑。

    阴谋?严主簿疑惑地看着钦差大人,不对啊!将毒素传染开来,不就是王书吏的阴谋吗?他在宜良还有何阴谋?

    他很想问问钦差大人,究竟是何阴谋,然而,看钦差大人神秘的样子,只怕不会告诉他了,只好把这个疑惑放在心中,躬身问道,“大人,您还有何吩咐?卑职也好下去准备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