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城中惨况-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零九章 城中惨况

    “不错,我正是从云南行省昆明城沐王府借兵而来!”王守仁也不再卖关子,开言点透,“其实,我在路上已经见到了吴将军,他已经将宜良百姓之事尽数说与我听,这一遭辛苦了!”

    说话间,拍拍明中信的肩膀,眼中充满了无言的感激。

    “吴将军呢?”明中信恍然,受不了他感激的目光,转移视线环视周围,却没有发现吴起的身影。

    “你不是让他负责西面的宜良百姓吗?”王守仁提醒道。

    “哦!”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好笑,自己安排的事情居然忘记了,但随即转念一想,不对啊!如果吴起遇到王守仁,向他汇报了宜良百姓的染毒事件,他岂能如此清闲地快速地赶到此地,他应该与吴起在西路收罗拯救百姓啊!

    一时间,他以探究的眼神投向王守仁。

    王守仁终究没有憋住,笑出了声,“其实,前往西面的宜良百姓已经被我赶来之时收罗了七八,再加上吴将军这一路之上的尽心追赶,前往西路的百姓已经尽数被咱们一打尽了。现在由吴将军率领太医们为其诊治。”

    明中信一听,笑意盈面,看来,西路已经提前完成了任务了啊!

    王守仁却是看着明中信,感叹道,“这一路之上,幸亏有你交给我的那几位学员,他们可真是起了大作用了!尤其是这宜良的处理事宜,说实话,即便是我也做不了这么到位啊!”

    哦!明中信瞬间想起,自己可是没有见到那几位保卫王守仁安全的学员,他们如今何在?不由得环视四周,想看看他们如今如何了?

    然而,环视一遍,却是毫无踪迹,明中信皱眉不已。

    “行了,别担心他们了,我让他们随吴起一同救治那些百姓了!没有跟来!”王守仁解释道。

    “刚才您说他们起了大作用?”明中信这才放下心来,但随即想起刚才王守仁的话语。

    “不错!”王守仁面含笑意道,“其实,我们比吴将军更早地见到了宜良百姓。”

    啊!明中信担忧地望着王守仁,上下打量着,看他是否已经染毒。

    “行了,别担心,我没事!”王守仁自是了解他在担心什么。

    “真的?”

    “这就得亏那些学员提醒了,毕竟,从灾区出来的百姓,极有可能染疫,这我是知晓的,然而,当时却是一时未曾想到,就想立刻施粥诊治,但学员们却阻拦了我,建议先行让这些百姓原地休息,随后派人施粥,令他们安心,再加以诊治,是否染疫。尤其随后居然接到你的书信提醒,我们更是加倍的小心,将沿途的百姓收罗起来,详细检查之后,确认他们没有染疫之后才允许自由行动。然而,令我们想不到的是,这些百姓居然没有染疫,反而中了毒,这就令得我们束手无策了。”王守仁一脸的庆幸。

    “那你们没被感染吧?”明中信急道。

    “唉!”王守仁叹息一声,“还别说,真的有人中毒!”

    “什么?”明中信大惊,如果那毒素传染开来,可就真心不得了了!

    “别担心,没有传染开来!”王守仁仿佛知晓他担心什么,安慰道,“其实,有学员及你书信的提醒,我们自是无比小心,将那些宜良百姓与大军远远隔离开来。即便这样,你那几位学员由于冲在第一线,一时不慎,染了毒!”

    明中信一听,担忧地望着王守仁,静待他的解释。

    “学员们染毒后,嘱咐咱们不得靠近,他们拖着染毒的身子,积极地控制着毒素不让其传染开来,就这样,我们被拖在了一地,无法前行。就在此时,吴将军及时赶到,更兼带着一些太医,运用治疗手段,令那毒素得到了控制!”

    那就好!明中信轻轻松了口气,只要吴起他们赶到,自然不会令那毒素传染开来!

    王守仁苦笑道,“其实,当时,我们已经很是小心了,在收罗宜良百姓第一时间,就将他们与军士们隔得老远,让各位学员们为其检查,在确认百姓们未曾染疫之后,咱们带领着他们赶来宜良,未曾想,前行不远就有人毒发,唉,本官大意了啊!”

    看了一眼明中信,王守仁叹道,“就这一念,令我们差点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明中信也是苦笑不已,是啊,谁能想到,这弥勒会的贼人们居然运用蛊虫传播毒素,真是令人防不胜防啊!

    “但也幸亏这一念啊!否则”想到后果,王守仁不由得打个寒颤,眼神中闪过一丝后怕。

    “是啊,您这一念之间,却救了云南多少百姓啊!”明中信感叹道。

    “也幸亏早点遇到了吴将军,否则,再耽搁此时日,只怕咱们都无法再见面了!”王守仁苦笑道。

    “那你们!”明中信一指远去的沐家军。

    “无妨,吴将军已经让太医们为大家检查驱毒了,无甚大碍,仅有的一些染毒之人也被留在了吴将军跟前,由太医们予以治疗。”王守仁向他解释道。

    “吴将军留在了西路?”

    “没有!”王守仁摇头道。

    “那?”明中信有些不解。

    “我已经将他派往南路。当然,我已经分一些沐家军护卫着一些太医与百姓在一处避静之处疗养。”提及此,王守仁怪责地瞅了他一眼,“唉,你小子啊!虽然总体考虑南路不需要操心,但你也不能做得这么狠啊!毕竟,南方的百姓也是大明的百姓啊!”

    明中信还能说什么,只能苦涩地笑了一声。

    “我理解,你人手有限,无法兼顾四方!你的策略也没什么问题,毕竟,得保住这大明南疆不能乱啊!就算是骚乱,也要确保不出这云南境内,这大的方略是没错的!就算我当时在场也只能如此安排!”王守仁叹息着,对他的做法予以了肯定。

    “至于吴将军,我派他前往南面,务必要将此事控制在有限的范围之内,否则,我们此次前来赈灾防疫之事,可就真的功亏一篑了!”王守仁叹息道。

    明中信理解地点点头。

    “罢了,不说了,现在这宜良城中究竟是何情况,又要如何应对啊?”王守仁也不再纠结,转头望向宜良城头,仿若自语道。

    明中信苦笑一声,王大人这是在向自己询问宜良城的应对措施啊!这消息本来就是自己向他说明的,现在也已经下令沐家军围困宜良城,控制事态。接下来,就是如何解决这个隐患了!但自己也真心不知道城内的详情啊!

    “大人,为今之计,就由明某带领人员进入城中,见机行事,您负责在外主持大局,您看如何?”明中信看着王守仁,建言道。

    “这?”王守仁踌躇了,毕竟,自己身为钦差,这一路之上,一切事务尽数被人家明中信干了,还以自己的名义做事,赢得了无数的民心赞誉,现在自己就在当面,却仍旧要人家出力,真心有些不是滋味啊!

    况且,如今城中情势复杂,情况不明,相信其中不只有疫病毒素的威胁,还可能有贼人余孽在暗中伺机袭击,危险重重,如果让明中信前去,那可真是有可能九死一生啊!自己怎忍心再让他冒险啊!不行,绝不能再让他冒险了!

    王守仁心下拿定主意,就待否决。

    “不错,就由明义与明师爷一同前去吧!”正在此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二人转头望去,却只见明义正疾步走了过来,二人面上一喜。

    哦,明义率队赶了回来!

    “见过钦差大人!”明义到了近前冲王守仁施礼道。

    “明义将军辛苦了!”王守仁回礼道。

    明中信望向远处,却只见明义所领军士及百姓尽数已经回归,显然,他们是得到了钦差大人带领大队沐家军前来增援的消息,返身回归。

    “见过钦差大人!”严主簿从明义后面转了出来,向王守仁行礼道,但他的眼神却是如此的奇怪,不时看看王守仁,再看看旁边的明中信。显然,还在纠结之前明中信所扮的王守仁,正在比较这二位正牌与冒牌之间的区别。

    王守仁看到严主簿,就是一愣,不由得将目光转向明中信。

    “这位乃是宜良县代理县令严主簿,之前被贼人以毒胁迫,但却不失气节,逃出了宜良城,被咱们所救。”明中信向他介绍道。

    王守仁冲严主簿点点头,眼中却是闪过一丝不悦。是啊,即便之前他是胁迫,但此番宜良如此惨相,他这代理县令却是难辞其咎。

    严主簿也是人精,自是知晓钦差大人不待见他,讪讪无语,只好退过一旁。

    “大人,那咱们就去了啊!”明中信乘机向王守仁请辞,说着,他冲明义使个眼色,转身就向宜良城行去。

    “唉,我还没同意呢!”王守仁急了。

    明中信笑道,“大人,现在还需要您主持大局,某去也!”

    这家伙!望着明中信的背影,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晶莹,心中暗骂了一声。

    明义冲他一拱手,随后赶去。

    “明师爷,咱们带多少人?”明义轻声问道。

    “不用,咱们二人即可!”明中信摇摇头,解释道,“如今城内情势复杂,如果人太多,也不方便!”

    明义点点头。

    看着二人的背影,王守仁有些担忧,但想及明中信之前的一贯表现,他既然如此,必有其道理,自己就不掺和了。

    钦差卫队的一众军士与宜良百姓担忧地望着二人,但又不能阻止,只好在心中暗暗祝福他们二人平安归来了。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之下,二人来到城墙之下。

    “开门!”明中信扬声叫道。

    吱呀呀一阵刺耳的响声过后,城门洞开。

    明中信与明义缓步进入了城门。

    随后城门再次紧闭,如同一个黑洞般,将他们吞噬了进去。

    王守仁轻叹一声,随即看看左右,接连下令,安置钦差卫队与百姓,暂且不提。

    且说明中信与明义进得宜良城。

    “教习!”旁边自有学员上前拜见。

    明中信看看左右,却见仅有五人在侧,全副武装,兵刃执手,欧式地望着城内。

    “嗯,如今城内情势如何?”明中信也不废话,直接问重点。

    “我们在赵大哥带领下,潜入城中,先行搜寻王书吏等人的踪迹,然而,却发现,如今城内仅余百姓,至于那王书吏等人,在我们进入之后,就踪迹不见。”

    明中信一皱眉,“明兴呢?”

    “赵大哥正在城中继续搜寻弥勒会余孽,怕其进行反扑。一番搜索之后,我们发现城中有些古怪。”

    “说,怎么个古怪法?”

    “我们发现,那些乡绅富户们大门紧闭,而零散的百姓却是尽数毒发,只是身上有些部位溃烂,却无性命之忧。赵大哥带着我们为其诊治,却发现,这毒居然并非之前的蛊虫传染的毒素,是一种前所未见的毒素,药石根本无效。”

    明中信一听,心中一惊,坏了,这弥勒会居然已经研制出了另一种毒素!

    明义更是满面惊骇,这弥勒会又使出了什么手段?

    “更令咱们头痛的是,乡绅富户们居然也来添乱,一个个家丁就如同发疯般,不时有人冲出家户之中,冲向城外。不得已,我们只好将四门紧闭,狙杀这些疯狂的家丁。令咱们奇怪的是,那些乡绅富户居然并不出来,也是家门紧闭,不出来解释,也不出来找这些家丁!”学员面色苦涩地冲明中信道。

    “那你们是如何处理他们的?”

    “将其擒下之后,五花大绑,却依旧无法令其安静,反而惨叫连连。”

    就在此时,突然,前方一间宅院之中突然传出一阵惨叫之声。

    “这是?”

    “那就是关押那些发狂的家丁的宅院。”学员解释道,“本来,咱们想要与那些乡绅富户沟通,将这些家丁送回去,由他们看管,然而,令咱们诡异的是,他们居然并不应承,反而坚定地予以拒绝,没奈何,咱们只好找了这么一处空置的宅院,关押他们。”

    “还有吗?”明中信紧锁眉头。

    “还真有,就是,有些百姓居然”说到此处,学员停顿一下,看看明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