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再添帮手-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一十一章 再添帮手

    “大人,您就别开玩笑了!”李员外愕然地望着明中信,自己不就是被揍了一顿吗?何至于中毒如此严重!

    “怎么?不信?”明中信苦笑一声,“其实,我也希望我所说的是假的,是骗你的!”

    啊!这下,李员外更加懵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明义在旁若有所思。

    “李员外,你是否中毒可以让那位老大夫为您诊治一番不就清楚了吗?”

    李员外眼前一亮,旁边的妇人却是在听到明中信说员外爷中毒之后,早已经早面色苍白若纸,此时一听,瞬间反应过来,跌跌撞撞冲出了房中。

    “大人见笑了,贱内妇道人家有些沉不住气!”

    “老员外伉俪情深,令人羡慕啊!”明中信却是满脸笑意。

    李员外瞬间眼中闪过一丝温柔,但随即收敛,不好意思地冲明中信一笑。

    “不管怎么说,你不让府内之人出入是对的!这也防止了这毒素传染开来!”明中信沉声道,“希望员外爷继续下令,管束住家人!”

    “大人此言何意,如果全城百姓尽数被感染,这管束住本府家人又有何用?”李员外有些疑虑,望着他问道。

    “不怕说句不好听的,其实李府内人尽数已经中毒,而且有些人已经表现了出来,但是,那些表面上看到健康的,就如同尊夫人,虽然已经中毒,但还未曾表现出来罢了!而且,现在宜良城内中的毒素不尽相同,如果出去与人交往,只怕会相互交叉感染,哦,就是互相感染,到时产生新的变种毒素,只怕更加可怕,更加无救了!”

    瞬间,李员外的面色苍白无比,眼中的惊惧之色呈现。虽然现在还未证实明中信所言是否是真,但他却是已经感觉,明中信绝不会骗他,毕竟,如此谎言待老大夫到了,一戳就破。人家也不需要骗自己啊!

    “那大人有解药吗?”李员外面带惊容,充满希冀地问道。

    明中信苦笑一声,“明某不想骗员外爷,此时我还不知晓究竟为何毒,谈何解药!”

    一听此言,李员外瞬间面色发青,眼中闪过一丝绝望。

    就在此时,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疾步之声。

    妇人当先而入,人未至,催促之言已经传来,“快快,冷大夫,还请为我家老爷看看!”

    老大夫推门而入,看到明中信等人,瞬间一愣,但随即恢复了平静,只是将目光投向了李员外。

    “冷大夫,有劳了,请查查,我是否也中了毒?”李员外强自平复情绪,然而,声音中却还是充满了忧虑。

    冷大夫一听,却是面色愕然,李员外中毒了?他心下不解,但是,东主有命,他岂能不从!

    点点头,冷大夫上前为李员外把脉。

    李员外面色苍白地望着冷大夫,希望从他的口中听到好消息,他心中充满了万一的希望,希望冷大夫能够证实,明中信此言乃是胡言,乃是骗他。

    然而,冷大夫的面色却是越来越肃然,渐渐地脑门上浮现出了汗珠。

    随着时间的消逝,李员外与妇人的面色越来越难看,显然,他们知晓,冷大夫这般表情间接已经印证了明中信所言的真实。

    明中信此时却没有被人验证自己所言是真话的快感,反而充满了悲苦之色。

    李员外渐渐地恢复了平静,缓缓道,“冷大夫,事实如何,但讲无妨!”

    冷大夫长叹一声,满眼的惭愧,“东主,您真的中毒了!而且,与那些家丁所中一模一样!恕冷某无能解毒!”

    妇人瞬间捂着嘴巴,痛哭流涕。

    李员外长叹一声,安慰道,“罢了,夫人,不要再哭了,我现在又无事,况且,明师爷在此,既然他能够查出我中了毒,自会有解毒良方!”

    对啊!妇人眼前一亮,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明中信苦笑一声,这位李员外还真是老狐狸,他根本就不相信之前自己所言,没有解药,毕竟,自己没有为他诊断就一语道破他中了毒,这在别人看来是异常神奇的。

    而自己既然知晓他中了毒,即便没有解药,也必定有办法能够缓和此种毒素,况且刚才自己都说了,全府上下尽数中了毒,他作为一家之主,自是得为全府上下谋算。

    此时他借机将矛头对准了自己,同时也是将自己一军,看自己如何下台!如果真能解毒,自是皆大欢喜,如果没办法,也可以顺便安慰一下夫人,真是一举两得啊!

    噗嗵一声,妇人上前跪倒在地,“大人,还请救救我家老爷!妇家必接草衔环相报此恩此德!”

    明中信看了一眼那只老狐狸,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夫人请起,明某必定竭尽所能,为员外爷解毒!”

    妇人一听,喜上眉梢,仿佛明中信一答应,李员外就好了般!

    冷大夫却是在旁冷眼旁观,眼中闪过深深的忧虑,妇人看不出来,他却是看出来了,这明师爷对于解毒,只怕也并没有什么好办法!但他此时却无法揭破,毕竟,话头是李员外先提出来的!

    “行了,你先下去为大人准备酒食吧!”李员外吩咐道。

    “啊,对啊!”妇人瞬间醒悟,欢天喜地地下去准备。

    一见妇人下去,冷大夫忍不住了,上前问道,“这位大人,您有解毒之药?”

    明中信轻轻摇摇头。

    冷大夫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毕竟,此毒他束手无策,虽然不些惭愧,但他却希望有人能够解毒,救救这些家丁以及李员外,毕竟,医者父母心啊!

    “不过”明中信看看冷大夫,再看看李员外,“也不是全无招数,明某身上有一物,能够暂时缓解此种毒素。”

    啊!冷大夫瞬间双目放光。

    旁边的李员外更是大喜过望,本来他没指望这明师爷,未曾想,居然有意外之喜,试想,谁不惜命?谁想先死?这一线希望令他精神大振,甚至身上的伤痛也不再疼痛!

    “还请,还请这位大人让冷某见识一下!”冷大夫眼神中充满着渴望,望着明中信一阵踌躇。

    “那是自然!”明中信笑笑,从袖中取出一个瓷**,递给冷大夫。

    冷大夫颤抖着双手,激动异常地接过瓷**,细细观瞧,久久不取药见识。

    李员外却是激动异常,颤抖的双手,欲要伸手抢要的那份渴望,却又不敢,偷偷看看明中信,深怕明中信将药物收回,那份模样,令人发笑。

    终于,冷大夫打开瓷**,深深吸了口气,闭目凝思,须臾,面上充满了一丝惊喜,然而,接下来就是一丝不解,再有,就是浓浓的疑惑。

    瞬间睁开双眼,将丹药倒于手心,放于眼前,细细观瞧,然而,半晌之后却是长叹一声,摇头叹息。

    “冷大夫,怎么,药不对症吗?”旁边的李员外却是随着冷大夫的表情心绪七上八下的,深怕从冷大夫口中说出药不对症,无效的结论!

    冷大夫惭愧地一笑,“此药确实是解毒灵丹,但是”

    “但是什么?”李员外紧张地望着他,脱口问出。

    “但是,冷某却是无法判断出此药乃是哪些药物熬制而成!”冷大夫叹息道。

    哦!李员外放下了心绪,管你是哪些药物熬制而成,只要有效就成。

    “此药只能治标,无法治本,还得精研,才能解毒!”明中信却在旁边向他拨冷水道。

    唉,此时哪管他是治标还是治本,先保住这条命再说吧!李员外心中急切道,一脸渴望地望着冷大夫手中的丹药。

    明中信笑笑,“罢了,冷大夫,此药融于温水之中,取一碗为李员外服下吧!”

    “快快!”李员外一听,立刻催促道。

    冷大夫却未听从,看看李员外,眼中闪过一丝愧疚,随即将目光转向明中信,欲言又止,“这位大人,那些”

    李员外仿佛想到了什么,面色骤变,眼中闪过一丝挣扎。

    明中信看在眼中,却是并不答话,只是望着面色骤变的李员外。

    唉!李员外变色一阵青一阵红,变来变去,终究长叹一声,“明师爷,不知此药是否还有?”

    “哦,此言何意?”明中信笑笑。

    “您不是说,府中诸人都已经中毒了吗?如果此药能够暂时抑制此毒,李某向您购买,为诸位缓解此毒!”

    冷大夫一听,面色瞬间苍白,不由得看看自己的手腕,就要摸腕诊脉。

    “如果此药仅有这一枚呢?”明中信却不答言,反问道。

    李员外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叹了口气,艰难地开口道,“李某无法违心地将此药交出,大不了,将此药融于水,争取做到雨露均沾,再去寻求真正的解药!”

    明中信望着李员外,眼中闪过一丝钦佩,这位李员外真心是位仁者啊!要知道,千古艰难唯一死啊!虽然此丹药无法根治此毒,但却能够延缓,如果换个人当面,却也无法做到大公无私将此药献出,救治他人,但这李员外居然想到要将此药与众人分之,这份仁义却也是难能可贵啊!即便是明中信自己,都无法保证在他这种处境之中能够做出此种选择啊!

    旁边的明义与学员却也是满眼的钦佩!

    至于冷大夫却是满眼的震撼,他知晓这位李员外是位大善人,但却从未想到,在此生死关头,居然还能想到别人!亏自己之前还在担心他将此药据为已有,才不通过他,向明中信询问!

    更何况现在知晓自己也中了毒,这份心绪就更加的难明了!也更加地对李员外感激!毕竟,李员外此话过后,此药自己也有一份啊!

    “罢了,明某就做份亏本生意,将此药奉送!”明中信长叹一声,满眼的不舍,从袖中又分别取出几**丹药。

    李员外与冷大夫双目圆睁,惊喜地望向身前桌上的瓷**,那是生的光辉啊!

    “这几**丹药尽数融于一个木桶中,所有府中人分食一碗,即可延缓此毒的发作。待明某找到彻底清除毒素的药物,再行诊治!”明中信不再耍他们,解释道。

    二人自无不可,点头不已。

    “不过?”明中信微一皱眉。

    “大人但讲无妨,冷某自是听从差遣!”冷大夫率先表态道。

    “不错,明师爷但讲无妨,需要什么财物,李某自当奉上!”李员外不甘其后道。

    “不过,李员外还得约束府中人呆在府中,不要再行出入。”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李员外如释重负,如此要求,即便明中信不提,他也自会约束,他就不怕再染毒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还有,就是,冷大夫服药之后,还请随我到军中,为研制毒素出把力!”

    “真的?”冷大夫面泛喜色,他此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医术,如今这位大人让他参与制药,那自是能够学到一些医术,求之不得啊!要知道,这一粒丹药就尽显这位制丹之人的高超医术,他自是渴望能够学到这制丹之术,当然,人家教不教是一回事,但如果跟在此人后面,对于自己的医术必然是一个促进,这份帐他自是算得清的!如此机会,他岂能错过!

    又是一位技术宅啊!明中信心中叹道。不过,也幸亏是这技术宅,否则自己怎么能够忽悠到这样一个免费的帮手呢?

    “事情已毕!你们要如此如此!”明中信向冷大夫与李员外吩咐一番注意事项,以及那些中毒已深的家丁如何解毒处置,尤其是防疫所需要的清理消毒等等措施。

    这一切吩咐,李员外还不觉得如何,冷大夫却是满脸的庆幸,心中大叫,真是没跟错人啊,这一会儿工夫,这位大人就教授了自己如许多的医术知识,太值了!

    明中信也不废话,将事情交待清楚,带着明义与学员离府而去,令得安排停当膳食的妇人埋怨异常,尤其是在知晓已经留下解毒之药,更是心中欣喜,更加殷勤地连连留客。

    但在明中信坚持之下,终于在做出待一切事宜办妥一定到府用膳的保证之后,在妇人恋恋不舍的目光中离去。

    出得府中,明中信与明义擦擦满头的大汗,相视大笑。

    这也算是这诸多繁心之事中唯一值得欣慰的一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