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三章 城外激战-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一十三章 城外激战

    学员们自顾自,听取明中信的指示,运用各种工具,挖掘被埋的百姓。

    大家齐心协力之下,终于有人出现在房屋废墟之下,学员们一阵欢呼。

    加快进度,小心翼翼地将人挖出。

    明中信上前为其施针救治。

    就这样,一位位百姓被救出生天。

    虽然大地依旧在摇晃着,然而,明中信脸上却是浮现出了几许笑意,救人出生天的感觉还真是好啊!

    看看正在施救的学员们,心中叹息一声,终究是人少啊,无法将自己神识之内的百姓救出,他也只有先行将那些伤重的救出,至于被压于房屋之下尚无生命危险的百姓,他也只能表示抱歉,待这些重伤的救治了,再行挖掘他们吧!

    “教习!城南有暴民攻击!想要冲出城去!”就在此时,突然一位学员狂奔而来,禀报道。

    唉!明中信面无表情,但心中却是叹息一声,终究有人乘火打劫啊!

    神识扫过,见房屋底下并无重患,松了口气,他在心中暗暗道歉道,各位对不住了,待平复暴民,我再来救你们!

    大手一挥,明中信带领学员们冲向了宜良城南门。

    当然,一路之上,不忘记运用神识扫视百姓,从他们的情绪浮动之中检视是否有心怀叵测之人。

    还别说,真让他察觉了不少,也不废话,扬手就是一针,令其晕迷倒地,周围百姓一片哗然。

    然而,此时的明中信哪有时间向他们解释,放倒那些疑似暴民之后,他飞身而去。

    至于学员们,更是全心全意地相信教习,无一丝怀疑,紧紧跟随他狂奔而去。

    却留下了满脸愕然的百姓,但他们随即就转身而去,为自己寻找安全所在。

    地震依旧在继续,百姓依旧在为生命奔波。

    明中信虽然在奔向南门,但他却深感忧虑,毕竟,这一路之上,被他放倒了几十人,这些可都是百姓装扮啊!但他们却心怀叵测,难道,这宜良城真的已经从根子里烂掉了?怎会有如许多的暴民?

    然而,他却没有心软,依旧心狠手辣地将那些暴民放倒,毕竟,这些都是隐患,如果任由他们在城中煽风点火、惹事生非,只怕这宜良城中真的就会大乱,到时一发不可收拾,自己也就不用再向王守仁交待了,只能自刎了事!更何况,乱世用重点,这些暴民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谁让他们包藏祸心来!

    终于,明中信赶到了南门,却只见赵明兴正带领着学员们拼命地阻挡着百姓们冲出城门,然而,百姓却是越聚越多,鼓吵着冲向城门,学员们左挡右支,拦截着百姓,然而,在百姓面前,他们根本就是独立难支。再加上地震带来的晃动之感,他们也唯有勉力阻挡大家。

    如果被百姓冲破这道防线,只怕堆堵着城门的沙袋就会被搬开,到时,可就海阔凭百姓跃了!那情势可就真的不可收拾了!

    此时的他们遍体鳞伤,狼狈异常,然而,他们却不敢下重手。明中信面色阴沉地看看他们。

    明中信望着赵明兴轻叹一声,再看看人群中的一些人,眼中闪过一丝狠辣,大手一挥,率先冲向百姓。

    学员们毫不犹豫,抽出钢刀,紧随其后,冲向了百姓。

    啪啪啪,明中信扬手就是一阵敲击,一位位百姓晕倒在地。

    身后的学员们有样学样,如狼似虎地冲进人群,将百姓击晕。

    而赵明兴等学员,瞬间精神大震,出手再不留情。

    瞬间,百姓人群大乱。

    然而,这一切,阻止不了明中信的行动,百姓虽然惊叫,但明中信却毫未手软。

    盏茶工夫,围在城南门的百姓尽数被敲晕。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喊杀之声响起,一队人马冲向此处。

    明中信抬眼望去,却只见明义一马当先,冲向此处。

    明中信笑笑,静候他来到近前。

    明义见一群晕倒在地的百姓,为之愕然,抬头将探寻的目光投向明中信。

    “百姓被别有用心之人鼓动,攻击南门,将其击晕,乃是权宜之计!”明中信解释一声,随即看向他身后的这支队伍,“这是?”

    明义笑了,“这些乃是李府的家丁,被李员外临时派遣前来助明师爷一臂之力!”

    哦!明中信眼中一片恍然,怪不得见这些家丁眼熟呢!

    冲家丁们点点头,家丁们却以感激的眼神望向明中信,议论纷纷。

    “这就是那位活菩萨,救了李二他们的大人!”有人一脸的神秘。

    “真的?”有人不信,毕竟,明中信的年岁太小,无法令人信服。

    “那是!”有人傲娇道,“我亲眼所见!”

    明中信的强大神识之下,这些议论自是入得他耳,笑笑。

    此时,赵明兴带着满脸惭愧,来到明中信面前,“教习!”

    “你呀!”明中信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教训道,“如此时刻,还妇人之仁,如果被百姓冲出宜良城,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你又不是不知道!临阵决断也是将领必须具备的素质,今后要分轻轻重缓急,切不可贻误战机!”

    赵明兴满脸肃然地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来人,将这,这,这个,那个五花大绑绑了,抬到城门处!”明中信不再理会于他,抬手指着百姓中的一些人,吩咐道。

    学员们依言而行。

    “行了,余下的百姓抬到空旷的地方,妥善安置!”明中信一指原地的百姓,吩咐道。

    赵明兴屁颠屁颠地带领着学员们安置百姓。

    须臾之间,安置妥当。

    就在此时,地震之感逐渐减弱,终于,地震停止了!

    赵明兴等学员面上浮现出了笑容,这天灾终于过去了!

    “明兴,现在不用管这些城门了,刚才我赶过来之时,在南门不远处有个广场,从现在开始,将百姓聚集于一处,以此处始,将四面房中空地上的百姓驱赶到此处,从现在开始,咱们得将百姓集中管理了!”

    赵明兴等学员自无不应命。

    “明义将军,你且带这些家丁维护那处广场的秩序,不能让居心叵测之人坏了咱们的大事!另外,将路上那些晕倒之人送到此处!”

    啊!明义眼中闪过一丝恍然,他还以为那些百姓是饥寒交迫无法承受才倒地不起的,未曾想居然是明中信所为,难道那些百姓有问题?

    仿佛听到明义的心声,明中信淡然解释一句,“那些百姓乃是细作奸细!”

    明义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依命而去。

    明中信见只余自己一人,回身望向那些被放于城门之处的“百姓”,冷凄凄一笑,缓步向他们行去。

    顺手,一支响箭飞上了天空。

    此时,城外,却是一片狼藉,两队人马正在冲杀不止。

    一队人马正在围着沐家军狂攻。

    此时的沐家军重骑兵,已经变为了步兵,长枪向外,围成一圈,护卫着王守仁与百姓,抵御这支人马的不断攻击。

    而沐家军中央,王守仁紧锁眉头,望着眼前这一支人马,心下暗恨!

    但随即他的眉头平复下来,却是他感到了地震不再肆虐,已经平息。

    王守仁不自禁松了口气。

    毕竟,虽然地震对他们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但却会危害宜良百姓。此时平息,正是百姓的福气啊!

    同时,也到了与眼前这支军队算总帐的时候了!

    王守仁面色一沉,冲那位沐将军点点头。

    乘击退敌军的间隙,沐将军令旗一挥,军士们瞬间翻身上马。

    队列齐整地直面敌军。

    而此时的敌军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号角之声。

    瞬间,敌军后队变前队,前队变后队,依旧保持着阵形,向后退去。

    追!沐将军一声令下,大队人马冲向了敌军。

    隆隆之声在战场上响起,眼见着,敌军衔尾的军士已经近在眼前,沐家军露出狰狞的神色,长枪举起,就要冲杀于敌阵之中。

    面对着沐家军的隆隆气势,敌军终于慌乱了起来,队伍逐渐有些变形。

    突然,敌军闪向两旁,嚯然,前方发出漫天的箭雨,寒光闪闪地射向了沐家军。

    然而,这箭雨根本无法阻止沐家军的冲击之势,箭羽射在沐家军的盔甲之上,一阵金石之声过后,纷纷落地。

    突然,一阵强劲的雷鸣之声传来,战场之内清晰可闻。

    沐将军瞳孔一缩,面色大变,望向空中。

    却只见数道寒光射向了沐家军重骑兵。

    细看之下,赫然是两米长的巨箭。

    “床弩!”沐将军差点吐血,这些敌军怎会有床弩?

    床弩,又称床子弩,它是在唐代绞车弩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是将两张或三张弓结合在一起,大大加强了弩的张力和强度。张弩时用粗壮的绳索把弩弦扣连在绞车上,军士们摇转绞车,张开弩弦,安好巨箭,放射时,要由军士用大锤猛击扳机,机发弦弹,把箭射向远方。《武经总要》里记录的这种使用复合弓的床弩有八种,可以依弩的强弱和射程分为两类。一类是双弓床子弩,上面装有两张弓,分别置于粗大的弩臂前端和后部,两张弓相对安置,发射时,先用一条两端带钩的粗大绳索,一端钩住弩弦,另一端勾住绞车的轴,然后用五、七个或十余个战士合力绞动绞车,把弩弦张开,扣在机牙上,专管装箭的弩手安好弩箭,并瞄准目标。放射时,用人手的力量是扳不动扳机的,要由专管发射的弩手高举起一柄大锤,以全身力气锤击板机,于是巨大的弩箭便呼啸着飞向敌方。这些箭很粗大,箭镞是扁凿形的,所以叫“凿子箭“,射程约为一百二十至一百三十五步。

    换言之,至少需要十名军士的力量,同心协力,才能顺利运使这种弩!

    这种弩箭的威能亦是巨大至极,但凡一箭射出,若是直接命中城门,必然能将城门轰出来一个大洞,即便是只打中厚实城墙,也照样直接射进去,保留半截在外面,方便军士们踩着攻城!

    这样的箭矢威能,端的是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但,一直以来,床弩乃是朝廷军队中的必备攻城器械,这可是被朝廷管制的啊!这些敌军怎会有如此凶残的武器?

    此时此地,又岂会有人向他解释!

    电光火石之间,沐家军冲在前面的重骑兵,面色都未来得及变幻。

    噗,噗,噗,血花四溅。

    数位军士、马匹连人带马被箭身射穿,插在地上。

    沐家军虽然惊惧,然而,冲锋之时岂能退缩,隆隆声中,沐家军依然冲向前方。

    前路被身死的人马阻挡,根本来不及躲闪,随后而来的军士尽数被绊倒在地。

    然而,更可怕的是,又是一阵雷鸣之声响起。

    显然,新一轮的床弩发射了!

    直面床弩的军士们为之色变,惊惧无比。

    当啷,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噗,一口鲜血喷了出去,一位军士双手乱颤,手中的长枪脱手而出。

    周围军士们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却原来,这位军士在危急时刻,运用长枪砸向弩箭,想要将其砸偏,然而,他还是小瞧了床弩的威力,被反震而伤,长枪脱手。

    然而,根本没有卵用,弩箭的攻击方向根本未曾改变,直插军士,又是一阵鲜血狂喷,几位军士身死落马。

    雷鸣之声再响,依旧是强劲弩箭,依旧是人仰马翻!

    而四散的敌军却是士气大振,面目狰狞地冲向倒地的沐家军。

    沐将军望着兄弟们人仰马翻,被敌屠戮这一幕,面目眦裂,但却无能为力,毕竟,他也无法阻止人家发射床弩啊!此时的他,只能寄希望于敌军的弩箭有限,毕竟,弩箭重量可是不轻,绝对无法携带众多,待他们射完弩箭,咱们自可以以血还血!

    王守仁在旁看着这一幕,心中滴血,这些可都是大明的精锐啊!而且还是自己向沐王爷借来的,损伤如此多,到时如何向沐王爷交待啊!看看束手无策的沐将军,他心中叹息,唉,如果明师爷在的话,也许会有办法吧!

    就在此时,突然,远处一阵轰隆隆震天炸响传来!

    敌我双方齐齐向响声来处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