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 城中诊治--续-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一十七章 城中诊治--续

    “咦!大家为何不用膳食?”明中信治疗完最后一位百姓,长出一口气,疲态尽显,转头环视,却发现大家居然尽皆坐于原地,静静等候,而旁边却是热气有些稀少的稀粥,脱口问道。

    明中信吩咐赵明兴后,全心全意为百姓驱毒根本没有注意到百姓们没有用膳。

    百姓们却是没有回答,只是担心地看着他,毕竟,此时他的面色苍白,如同大病初愈一般,令人担忧。

    在百姓想来,定是为他们驱除疫病耗损精力所致,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感激莫名。

    “大人,还请先行用膳!”旁边一位百姓双手捧着刚刚盛好的稀粥恭恭敬敬地递向明中信。

    “这?”明中信看着他,眼中闪过莫名的情绪,是啊,这些百姓是如此的淳朴,你给予他们一丝好处,他们就会感激一辈子,这哪里是一碗粥啊,这是他们滚烫的火热的心啊!

    明中信面色肃然地接过这碗粥,低头狂吃。

    毕竟,他早已饿了嘛!岂能不顺水推舟!

    更何况他知晓,如果他不吃,只怕这个帐篷中的任何一位百姓都不会吃的!又哪里推辞得了!倒不如干脆一些,也省得大家跟着他挨饿!

    见明中信狼吞虎咽地吃下了稀粥,大家面上浮现出一缕欣慰的笑意,大人领会了他们的心意,这比什么都重要!

    “好了,大家吃吧!”明中信意犹未尽地抹了一把嘴巴,冲大家笑道。

    至此,大家也就不再矜持,纷纷上前打粥用膳!虽则只是一碗稀粥,但他们却吃得如同山珍海味一般,香甜无比。

    明中信笑笑,站起身形向帐篷外行去。

    等他的身影出了帐篷,大家齐刷刷抬起头颅,望向帐篷口处,在火折子的映照下,每一位百姓眼中却闪烁着几滴晶莹。

    “明兴,每个帐篷都送到了吗?”明中信看看站立一旁的赵明兴,问道。

    “嗯,都送到了!但是”赵明兴微微有些尴尬。

    “有话就说?”明中信眉头一皱,不悦地望向他。

    “这点粮食根本就吃不饱,只能保证每人吃上暖暖肚子!”赵明兴苦笑一声,“如果不是明天钦差大人能够提供粮食,只怕明天就得断粮!”

    唉,事急从权,这也没办法,谁知道这天灾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明中信心中苦涩,今日一番地震,将之前自己的心血尽数毁掉了!不然至少能够维持半月啊!这天灾不比**,真是难以预料啊!

    “好了,不要再发牢骚了,今日宵禁,传达到每个帐篷,如有违抗,必当严惩!”明中信望望发出微弱光芒的帐篷,眼神一凝,吩咐道。

    赵明兴讪讪一笑,点头应是。

    “余下的未曾驱毒的帐篷,你将此药发下去,融于水,就说能够暂时抑制疫病,待明日再予以治疗!”明中信稍稍思索片刻,无奈地从袖中取出几个瓷**递给赵明兴。

    本来,他还想要今日治好大家,但此时却发现,自己的精力已经有些用罄,神识隐隐作痛,如果再次强行运用,只怕自己不会变成白痴,也会造成维以弥补的伤害,于自己今后的大道有碍,甚至可能永无窥探大道的机会!他岂敢大意,无奈只好取消计划,今晚休整一夜,明日再行驱毒!

    赵明兴却是满面笑容地接过瓷**,毕竟,他早已发现明教习的神色不对,心中痛惜,也早就想要劝说明教习不要这般拼命,休息一下,但却被深在骨中的对明教习的敬重所压制,无法劝说出口,如今他自己想通做出决断,真是太好了!

    赵明兴喜悦难以自禁,活蹦乱跳地前去传令。

    明中信望着他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哭笑不得,摇头叹息道,“唉,真是长不大的孩子!”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自己这具身体不也是还未长成的少年模样吗?

    明中信转身朝几具没有光芒的帐篷走去。

    到了跟前,一一挑帘观看,这些帐篷却是空无一人。

    明中信再朝四周其他帐篷看看,并无动静,欣慰地点点头,看来,明义此事办得甚是妥贴啊!

    但他不敢大意,一一检查,确认并无一人潜藏,随后,走向了周围警戒的李府家丁。

    “大人!”警戒的家丁一见明中信,脸泛笑意,恭敬地施礼道。

    “辛苦了!”明中信和颜悦色地拍拍家丁肩膀,问候道。

    “不敢!”家丁受宠若惊,躬身道。

    他可没想到,居然能够获得这位大人如此亲切的问候,要知道,这位大人可是员外爷的贵宾,更是前来赈灾的大官啊!如此亲切,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啊!

    明中信不经意间问道,“那些帐篷中的百姓哪里去了?”

    “听,听,那些百姓说,那位将军,害怕,害怕他们,刚刚痊愈的病体,再被,再被传染,所以要,转移他们,去另外的,另外的住处!”家丁结结巴巴地回话道。

    “别紧张,我就是问问!”明中信笑着再度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是,是!”家丁无法镇定,依旧结巴道。

    明中信笑笑,不再难为这位家丁,向前行去。

    看来,明义将军深怕走漏了风声,连这些转移出城的百姓都骗啊!这份心思,实在是高,实在是高啊!

    心中赞叹,明中信缓步而行,转周围检查着防守漏洞,顺便检查一下,是否有家丁懈怠,值得安慰的是,这些家丁居然尽忠职守,无一人偷懒。

    顺便他体查了一下帐篷之中的动静,令他欣慰的是,虽有小小的喧闹之声,但却也并无大的喧哗,更无恐慌生事之人。

    “教习,都已安排妥当!”赵明兴来到近前,汇报道,“每位学员负责几个帐篷,任何消息都会在第一时间传出!”

    明中信点点头,并无嘉奖之色。本来嘛,此次带他们出来,就是要锻炼他们的胆色与本事,这些事情份属应当,这般程度刚刚合格而已,他要的是赵明兴他们任何一个能够独当一面,如果出了纰漏还得吃挂落,现在嘛,连给吃甜枣的机会都不会给他们,更不用说更高一层的嘉奖了!

    赵明兴却也不以为意,静静立于明中信身后,听从吩咐。

    这一路行来,明中信的背后永远是他的身影,这已经成为了习惯。

    二人静静立于暗处,望着这些帐篷,不知在想什么!

    暗夜中静静地,呼呼飞舞的地震余尘渐渐远去又飞来,却是那般的呛人口鼻,然而,二人却一无所觉。

    “明师爷!”一个声音叫道。

    明义!明中信瞬间回魂,望向声音来处。

    明义来到近前,暗影之中,他语带喜气地低声道,“一切妥当,钦差大人已经接收。”

    明中信却是淡然地问道,“注意事项是否已经给了钦差大人?”

    “当然,我还在信中暗暗嘱咐,这些百姓绝对不能过份接近城外之人,待一日之后,观察无误,再行接纳!”明义了然,汇报道。

    “那就好!”明中信点点头,一抱拳道,“明义兄,那些家丁另择地方让他们休息。今晚,就拜托你与学员们在此看顾百姓,轮番巡逻,绝不要出半点差错!”

    “好,中信快些去休息,务必保证身体康健,今后一切还得靠你啊!”明义语重心长道。

    明中信轻声一笑,调笑一句,“自然,我可比谁都惜命啊!”

    二人心照不宣地一笑。

    各人分工而做,然而,这一夜却是余震频频,当然没有造成大的损失,但大家提心吊胆,却无一人能够睡好。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进来,明中信在帐篷中睁开双眼,精芒电射,熠熠生辉。

    他仿佛没有受到余震的影响,重新恢复了神采,虽然没有百分之百的恢复,但却也恢复了七八成,应付今日的事宜却是绰绰有余。

    明中信一挺腰,站起身形,不错,是一挺腰,因为,他一夜未睡,而是在打座修复神识,毕竟,一切应对今日局面的基础皆是神识,一夜时间,足以令他的养神**有所收获,而这七八成的精神恢复也得益于这养神**。

    掀帘而出,迎面就是赵明兴的背影,是那般的笔直。

    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感动,是啊,赵明兴在此守护了他一夜,他岂能不知!

    “教习!”听到身后的响动,赵明兴第一时间转过身形,望着他。

    “嗯!大家如何?”明中信将情绪深藏心底,问道。

    “余震连连,大家一夜无眠,守护着百姓!”赵明兴简短截说回道。

    明中信迈步前行,向那些帐篷行去。

    “教习!”一位位学员挂着一双熊猫眼向明中信问好。

    明中信心中轻叹,面上却只是轻轻点头应对。

    学员们问好后,转头继续警戒。

    明中信神识微扫,大部分百姓此时正在睡觉,毕竟,一夜之间余震连连,现在刚刚平息,尽皆身心疲惫,休养生息。

    “明兴,集合大家,再叫来李府家丁,咱们先去解救那些被压在房屋之下的百姓!”明中信吩咐道。

    啊!赵明兴面色一变,对啊,昨日只顾收罗百姓到此,却忘记了,那些深埋于地下的百姓,他们经过一夜余震,在房屋底下还能活着吗?

    “至于此处,留下两位学员看顾即可,相信他们能够应对!”明中信却看也不看他,稍加思索继续吩咐。

    赵明兴张张嘴,欲言又止。

    “中信,你说现在救那些埋在房屋之下的百姓?”明义一脸惊愕地望着他。

    “是啊!”明中信一脸的理所当然。

    “你认为,他们经过一夜余震之后还能活着?”

    “尽人事听天命罢了!”明中信敷衍道,总不能说,他昨日已经运用神识探查过了,那些被深埋的百姓所处位置除非是大的地震,否则他们在那个狭小的空间中比在外面还要安全!

    明义翻翻白眼,咱们现在活人都顾不过来,如何去顾及死人啊!在他想来,明中信只不过是不想让百姓死无全尸,挖出来,不过是想让他们入土为安罢了!

    然而,赵明兴却是坚定的执行明中信的吩咐,不大一会儿工夫,将学员们集合于二人面前。

    “明义将军,李府家丁就由你统领了!我们先去,你们随后就来!”说完,明中信不顾明义的感受,当先而去。

    学员们,自是唯他马首是瞻。

    明义无语地望着他的背影,这家伙,放着驱毒的正事不做,反而去做些无聊的事,唉,真是任性啊!

    心中虽然如此想,但他却不敢耽误明中信的事,快步前去集合那些李府家丁!

    然而,待他赶到明中信所处位置之时,却是满脸呆滞。

    皆因为,在他面前,居然已经有两位灰头土脸的百姓毫发无损地出现在他面前,不,确切的说,是躺在他面前的地上。

    “这,这是你们救出来的?”明义有些结巴地问道。

    赵明兴翻个白眼,不屑中带着骄傲,“当然,要不然,你是见了鬼吗?”

    但是,明义明显不信,转周围打量着二位百姓,想找出证据证明这二位是明中信忽悠他的。

    然而,明中信岂会如此无聊!他自是只能承认是自己见识浅薄,孤陋寡闻,无法尽数理解这个世界!

    “明义将军,现在可以开始了!分工合作,一起救人!”明中信却是不理,只是吩咐道。

    事已至此,明义还能如何,只能依言而行了,不过,此事之后,他必须问个清楚,明中信究竟是如何确认,这些百姓还活着,还有,他是如何准确知晓他们被压的地方的!

    明中信不再废话,将人分为两队,李府家丁与学员们混编,一队由赵明兴带队,李府家丁们挖掘救人,学员们负责救出人之后的诊治;另一队,当然由明义带领,同理家丁挖掘救人,学员诊治。而他,则负责随时指明位置,以利他们挖掘。

    随之,更令明义惊奇的事情发生了,明中信的指挥居然是如此的神奇,居然避开了大型的石块,以最合理的方式挖掘出百姓来!太令人难以置信了!然而,此时却不是打问的时机,只好强压下好奇之心,一心投入到救人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