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八章 云南惊变-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一十八章 云南惊变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百姓被救出来,居然有二十余位之多。

    这下,不只是明义目瞪口呆,那些家丁也是瞠目结舌地望着明中信,这位还真是神人啊!居然救出了如此多的百姓,而且这些百姓尽数未死!最厉害的,也不过就是腿脚被压,血肉模糊,经过救治,却没有一人死亡!

    太逆天了!他是如何知晓这些人还活着的!

    大家眼神中的崇拜与敬佩清晰可见!

    明中信淡定地转身望着那一片废墟,神识再次扫过,确定不再有遗漏生还之人,他轻出一口气。

    回头看看正在等候他命令的百姓与学员,他轻笑一声,“好了,咱们回吧!”

    “不再挖掘了吗?”明义好奇地问道。

    “嗯,该救的人都已经在这儿了!”明中信点点头,当先向帐篷方向行去。

    百姓与学员们小心翼翼抬起这些刚刚救出的百姓,满眼兴奋地跟随而去。毕竟,救出这么多的乡亲父老,他们也与有荣焉啊!今后说出去,自己救了乡亲父老,他们在这宜良城中也算是真心有面儿了!

    明中信回归帐篷所在之处,立刻开始了新一轮的救治。

    经过一夜的休整,明中信如同打了鸡血般,诊治的速度比之昨日更加快速,一位位百姓被治愈,欣喜非常,每当有人治愈,大家就欢声雷动,送上祝福!

    虽然百姓们各自被限定在帐篷之内不准离去,但不时传来的欢呼之声,令这些以为自己被感染的百姓心怀希望,知晓被救只是时间问题了!

    无论是学员还是百姓面上的笑容渐渐增多,不知何时,一种叫做希望的气息充斥着整个宜良城!呈现出了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宜良城有多久没有出现这种氛围了!

    各位乡绅富户的当家主事之人冷眼旁观,心思各异地望着这一幕。他们知晓,这一切,都是这位明师爷带来的啊!

    之前,他们未曾出面,一则是考虑到自己的利益,之前那位王书吏那般强势地逼迫他们捐出粮食,说是要抗震救灾,救济百姓,但现在如何,还不是不见了踪影,有此前车之鉴,他们心中自是不再相信官府,而这位明师爷现在在城中可是代表了钦差大人,谁知道他们是想赚一笔就走,还是真心想赈灾救民。还是先看看吧,顺便也自保一下,否则再被骗,只怕自己真得喝西北风了;二则也是不相信这样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人,虽然他是秀才,也代表钦差大人,但这世事却绝非学问能够解决的,得务实啊!他能比王书吏做得更好?而且他的目的何在?这一切如云山雾罩,不得而知啊!还是先冷眼旁观吧!

    昨日他上门为大家解毒,为他们除疫,这一切的一切看在眼中,他们心中有所松动,但还是想看看,接下来,这明中信究竟要如何做?

    但却不想,居然发生了余震,一日之间,那些本就危殆的房屋被毁,大家六神无主,竟相逃窜,就在此时这明中信挺身而出,在地震之时派人尽心竭力收罗百姓,同时救援被压在房屋之下的百姓,进而对百姓分轻重缓急分类管理,规划救灾。

    这些举动他们看在眼中,也赢得了他们的好感,但他们却还是不敢将一片真心抛给他,谁知道之前是不是手段,想将他们骗下水呢!故此,才在赵明兴等学员上门求援之时相拒。

    直到今日,他居然再次救出了埋在房屋之下的这许多的百姓,现在又不辞劳苦,为百姓除疫。他们才心有所动,心中有所明悟,这位明师爷还真心是为百姓办事!

    见百姓的心已经被他收买,这些乡绅富户主事人心中隐隐有些后悔。

    但如果现在直接找他,面子上却又有些过不去,唯今之计,也是要找个合适的当口与他有所交集,缓和之前的拒绝心结,如此才能打破这层壁垒!

    明中信却是未曾考虑这些,一心只想尽快为百姓解毒,好赈灾防疫,将这云南之事尽快了结,回京备考!毕竟,那才是他应该考虑的,来云南赈灾也只是各方妥协的无奈之举,京师,才是他的舞台!

    就在众人各情心思之时,突然,外面传来一阵疾奔之声。

    明中信一皱眉,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专心救治百姓。

    须臾,赵明兴掀帘而进。

    一看明中信正在诊治,面上闪过一丝犹豫,但随即面色为之坚定,来到近前,凑在明中信耳边就要汇报。

    “闭嘴,出去!”明中信面色阴沉地喝了一声,但手上却是纹丝未动。

    赵明兴身子为之一震,看看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犹豫,转身出去。

    明中信心无旁骛地为百姓医治,他的行为令得百姓百感交加,如此为民着想的官员还真是少见啊!居然被自己碰上了,自己还真是三生有幸啊!

    不提百姓心中感慨万千,但赵明兴却是焦急万分,皆因这个消息出乎预料,相信明教习听后也会心中震惊,然而,明教习的脾性他知晓,如果自己强行插入,只怕会受一番挂落。

    当然,吃挂落他是无妨,但最难受的是,明教习居然将奖罚与自己的训练相连,如果自己犯错,得一月不得进入那武堂练习,到时,可就真的与别的学员天差地别了!

    皆因,那武堂的训练效果可真心恐怖,进去一趟就如同连了几年一般,学员们梦寐以求的就是在其中待长一些时间,然而,不知为何,武堂居然能够依照大家的身体承受善,自行选择,到了极限,必然会驱逐出武堂,连一分钟都不会多呆。

    一直以来,他们很是惊奇这个武堂的神奇,然而,没有明教习的解释,他们却是问都不敢问!

    日日积威之下,众人即便不怕明教习,但对于惩罚不得进入武堂却是心有余悸,毕竟,不入武堂不知深浅,入了武堂却是欲罢不能啊!

    这,也算是明中信掌握了他们的一个把柄!有这一个把柄在,令得学员们欲仙欲死,无法反抗。

    赵明兴正是心中惧怕这个惩罚,所以对明中信不敢违逆,只好静候于帐篷之外。

    终于,明中信将这个帐篷中最后一位百姓治愈,站起身形,吩咐一番之后,不再理会百姓的感激,出了帐篷。

    “怎么?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明中信望着赵明兴,有些不悦,在他想来,如今第一要务就是治好百姓,令得宜良城恢复正常秩序,其他任何事情都是没有必要的!

    “教习,钦差大人传讯,询问咱们的进度如何?还有,传来一个消息!”说着,赵明兴看了明中信一眼。

    “有什么事就说,吞吞吐吐,我就这样教的你们吗?”明中信面色阴沉道。

    赵明兴一咬牙,“教习,钦差大人询问的同时,传来消息,现在云南各府都发生了难以想像的动乱,就连各府的官军居然都出现了内奸,现在各府已经被贼人们占据了过半,云南行省情势危殆,钦差大人想的是,如果宜良城实在无法救援,只能放弃了!毕竟,现在云南行省情势紧张,咱们必须尽快与沐王府及云南布政使、云南都督取得联系,共同进退,才能将这弥天大祸消弥于无形!”

    明中信一听,紧锁眉头,望向赵明兴。

    “此乃是城头值守学员所得飞箭传信,准确无误!”赵明兴解释道。

    “现在有哪几府被攻陷?如何被攻陷?云南布政使及云南都督有何应对之策?云南沐王府准备如何处置此事?这些有信吗?”明中信一阵询问,令得赵明兴瞠目结舌,根本无法应答。

    毕竟,这些钦差大人信中可未提及,只是将云南行省面临的形势述说一遍,根本没有如此细致地将情形通报。

    “行了,先去查探,或者去向钦差大人请示!宜良城丢不得!”明中信满面肃然道。

    赵明兴都被问懵了,此时望着明中信,根本无法思考。

    明中信轻叹一声,这些家伙还得锻炼啊!他们距离独挡一面还差得太多啊!

    “快去!”明中信吩咐一声,现在的情势不允许他耽搁任意一分钟,他必须第一时间了解云南行省的情势,好做应对!

    当然,在他心中,其他各地的动乱与已无关,那些是云南都督府与云南布政使的事,更甚者,那是沐王府的事,与咱何干!咱只需要完成宜良的赈灾防疫事宜,就万事大吉!毕竟,咱是外来汉,如果插手地方政务,那可是费力不坟好啊!

    至于钦差大人的想法,想必是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吧!

    但那与自己无关,咱们只需守住这宜良,还将这宜良百姓救治清楚,再赈灾,令百姓安居乐业,那就是政绩,也是自己此番与钦差大人前来的初衷!其他一应事务,皆属多余!

    这,就是他的想法!

    所以,这些消息,根本与已无关,那自己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上面可是还有沐王府、云南布政使,更有云南都督府,哪里需要咱这外来的钦差卫队担忧此事!做好本职工作即可!

    至于覆巢之下无完卵,那与自己有关吗?他根本不放在心中!大不了,自己逃离云南,上面自有钦差大人顶锅!又怎会用他操心!

    当然,这些无法宣之于口,但却是他的真实想法!毕竟,此事他可没有当自己是救世主,什么都要插一脚,那真是嫌命长了!更何况,上面可是有那么多的脑袋呢!人家不担心,自己这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如何轮得到自己操心了!

    故而,他心安理得!

    他的思想其实也不能说错,只能说,他还未融入这个官场体系当中,毕竟,他才只是一个秀才而已,更是一位穿越众,又哪里来的责任与认同感!

    赵明兴虽然无法理解教习的想法,但却依言而行,毕竟,在他看来,教习所言皆属正确,又哪里会怀疑他的用心!

    明义在旁总感觉不对,但却找不出错处与漏洞,唯有在旁冷眼旁观!

    与此同时,城外可就乱套了!

    王守仁在第一时间获得此信之后,如被雷劈,自己怎么这么多灾多难?这云南行省难道与自己相克?是自己的不祥之地?

    当然,这个想法无法宣之于口,只能心中打鼓!然而,他更担心的是城中的情况,毕竟,他此番的主要职责是赈济宜良百姓,防止疫情漫延,如果此项事情做好!云南行省动乱与否,与咱何干?

    故此,他在获得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向明中信进行了通报,同时也是想听听明中信的意见,毕竟,一路之上,这家伙基本上没有犯过几个错!有事,自然是第一时间要与他商议!

    未曾想,城墙之上居然传来讯息,只有四个字,“静观其变!”

    这下,他麻爪了!想管,但是没能力管!更没有职权管!

    一时间,他居然觉得自己是这般的无能!

    紧接着,另一封书信让他摆脱了这份心灵的困境!

    就是明中信的另一封信!从城头上射下来的!

    但这封信他却不敢示人,因为,其中太过大逆不道的说词,令他不寒而栗!

    上面只有一句,“钦差大人,云南之事与咱何干,咱们只需管好宜良之事即可!其余诸事,与咱无尤!”

    虽然他心中认可这句话,但却没想到,明中信居然敢如此大逆不道,明目张胆喧之于口。他难道不知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吗?如果这封信被朝堂诸公知晓,如果被天下士子知晓,还不知要闹起多大的风波啊!

    毕竟,自己头顶钦差之名,虽然只是赈灾的钦差,那也是钦差啊!如果自己对地方之事视而不见,回京之后还不知有多少士子官吏会抨击自己呢!

    明中信的话,他虽然认同,但却无法苟同,毕竟,正统的士子教育,令他无法置身事外,唯今之计,只能依照明中信所言,先行观望,静观其变,但在需要他出面之时,他绝对会义无反顾,因为,这是他读书人的骄傲与本份!不得不为!也不能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