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中毒再爆-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一十九章 中毒再爆

    更何况,这些消息乃是沐王府及云南布政使传来的消息,他如果视而不见,别人不知道还则罢了,这几位主事人必然心中对他有所成见,到时自己又如何自处呢?

    好在,现在自己有一个极好的借口,宜良城内瘟疫漫延,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更兼有不时爆发的余震,静候他处置,故此,他可以此为借口无法脱身。

    更何况,现在云南行省的叛乱是在自己来到之前已经开始,只不过,这几日突然变得更加频繁混乱。明中信说的没错,自己也没有插手云南政务的理由,毕竟,自己的钦差职责是赈灾防疫,地方政事与已还真心无关!

    有明中信的建言,再有自己的职责管束,王守仁也就息了出手相助云南行省一把的心思!

    就在王守仁在宜良纠结插手与否的时候,云南各府的叛乱如火如荼地进行,星星之火为可以燎原,整个云南行省陷入一片混乱当中。

    宜良城内外有几人心中一片焦虑,时刻注意着云南行省的情势,如雪花般的信息堆向宜良。

    相应地,经过明中信几日来的认真诊治排查,终于,宜良百姓所中毒素尽数除尽!组织百姓投入了宜良重建的工作当中!

    但是,王守仁几次三番想要进城,援助明中信进行重建工作,但却被他严词拒绝了!

    询问他为何不让进城,他却又说不出个道理来,这些令得王守仁心下有些间隙。

    然而,明中信却是有苦说不出,他也说不什么道道来,只是心中感觉不对劲,但究竟是什么,他却难以描述,就是感觉心中别扭,一定有事发生。这些是在他前世都是经过无数次生死考验中验证过的,所以,他宁愿被王守仁误会,也不允许他涉险。

    就在这一日,明中信带领百姓正在清理碎粒。

    百姓们这些时日热情高涨,毕竟,人家明师爷是为的咱们重建家园,人家都如此热心,咱们岂能不尽力!

    明义与赵明兴及学员们分别组队,进行清理工作。

    突然,传来一阵惊喜的叫声。

    明中信微一皱眉,难道他们挖到了金银?

    一阵阵惊叫连连响起。

    众人纷纷为之侧目。

    赵明兴快步前去,查探究竟发生何事?

    须臾之后,赵明兴一脸怪异地回到了明中信跟前。

    明义以探寻的目光投向赵明兴。

    赵明兴冲明中信回禀道,“教习,大家刚才清理瓦砾,居然清理出一个出口,进去之后,才发现是一间暗室。”

    明中信一皱眉,望着赵明兴不语,等候他将未尽之语说完。

    “暗室里面居然是满满一屋子的金银与粮食!”赵明兴继续道。

    “好啊!那咱们就不用再担心粮食不够用了!”明义惊喜地叫道。

    然而,赵明兴却是根本没有笑容,反而是一脸诡异地看看明义。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明义不解地看看赵明兴。

    明中信却是轻声一笑,赵明兴如此表情,显然,事情不是那么的简单。

    “那些粮食还真的不够用!”赵明兴看一眼轻声言笑的明中信,教习应该胸有成竹,心中一阵挫败,本来,他还想用这件事卖卖关子,看教习是否会有好奇心,然而,试验的结果却一如既往,人家根本就是心中有数,自己的这些小伎俩无用了!望着明义摇头苦笑道。

    明义一听,瞬间有些懵。

    不是已经挖出粮食了吗?粮食怎么会不够用?难道粮食不多?

    好在,赵明兴继续解释道,“谁曾想那些金银被百姓抢在手中,却瞬间变瘪了,而且还从中冒出一股香味,甚是好闻。然而,百姓们却是失望至极,本以为要发一笔横财,未曾想只不过是一股云烟,消逝不见!”

    “那粮食呢?”明义却不关心金银,只关心粮食,毕竟,此时此地,宜良城最重要、最需要的是救命的粮食,而那些金银即便堆成山,现在也无法买到一粒粮食啊!

    “粮食?”赵明兴面色更苦,望着明义一阵摇头,“那些粮食到是没问题,但是”

    说到这儿,赵明兴看看明中信。

    “快说啊!粮食如何了?”明义急得如同火烧火燎。

    “粮食中居然生了虫子!还是如此恶心的白虫!”赵明兴一脸尴尬道。

    啊!明义为之一愣,本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未曾想,居然是这样的事!

    愣神之后,明义瞬间回神,满面笑容,“我还当出了什么问题了呢!虫子怕什么,能吃就行,只当它是肉了,你小子,就知道大惊小怪!有粮有肉,百姓们该乐了!”

    赵明兴一想,还真是,刚才那些百姓可没有当这是大事,皆是满面笑容。显然,他们认为,虽则金银成灰,但粮食在啊!这就是救命的发现呢!

    “不错,今时今日,有粮就不错了,还挑三捡四,难道,这就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的由来?”明中信在旁打趣道。

    赵明兴这才知晓,自己那般大惊小怪,真心有些不妥了!讪讪一笑,请示道,“教习,那这些粮食如何处置?”

    “还能如何,运回帐篷处,用于赈灾!”未等明中信回话,明义直接抢话道。

    “不!”明中信却持不同意见。

    啊!明义有些不解地望向明中信。

    “将发现暗室的百姓统计一下,先向他们发放一袋粮食,再统计一下参加清理工作的百姓,向他们发放一小斗粮食,以资奖励!”明中信稍加思索,吩咐赵明兴道。

    赵明兴应是而去。

    明义却是满面钦佩地望着明中信,这招好啊!既然能够堵住大家的嘴,还能够奖励百姓,提升他们做工的积极性,真是一举两得啊!

    “希望如此能够安抚一下百姓!”明中信却没有他这么乐观,心中暗暗担忧。

    噔噔噔,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二人放下思绪,望向来处。

    只见赵明兴如飞而回,满面焦急之色。

    二人就是一愣,随即心中咯噔一下,暗叫不好,又出事了?

    “如何,出什么事了?”明义未等赵明兴近前,急急追问道。

    赵明兴轻喘口气,“有百姓中毒了!”

    一句话,如石破天惊,把个明义震得晃了三晃,就连明中信都有些难以置信。

    毕竟,百姓们的毒是他亲自驱除的,他自是清楚无比,在百姓们的体内根本就再无毒素,就这,他还观察了几日,重新诊脉之后,确诊百姓痊愈,他才敢让百姓们解禁,出来走动,清理重建宜良。现在居然有人中毒,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诊断有误?

    不,绝对不是!难道,又有毒源出现,人们被感染了?明中信心中咯噔一下,不再说什么,转身迈步疾奔向事发地点!

    明义、赵明兴对视一眼,紧锁眉头,百思不得其解,按说,明师爷(教习)的医术超卓,不会出现误诊啊!他们来不及思考,紧紧跟随明中信奔向事发地点。

    来到人群处,却只见人们如同躲避恶魔般,远远地,惊恐万状地望向躺在空地这上的几位百姓,只见他们面色发黑,眼睛圆睁,口中呵呵不已,却无法说出口。

    明中信一皱眉,迈步向几位百姓走去。

    “教习(师爷)!”两声急切的喊叫声响起,赵明兴与明义满脸焦急地叫道。

    明中信头也不回,冲后摆摆手,厉声喝道,“你们别过来!”

    明义知晓帮不上什么忙,只好远远站定身形,担忧地望着明中信。

    赵明兴却是脚步不停,冲向了明中信。

    明义张嘴想要喊住赵明兴,然而,却没有喊出声,只是百感交集地叹了口气。

    明中信听到脚步之声,眉头一皱,回身看了一眼赵明兴,冷哼一声,扔给他一个口罩,回身继续走向百姓。

    赵明兴却如同没听到他的冷哼般,接过口罩,罩在口鼻之上,缓步跟随于他身后,如同护法一般,寸步不离。

    明中信来到百姓近前,弯腰蹲下,探手握向百姓的腕脉。

    旁边几位身中毒素的百姓也是满脸渴望地望着他,希望从他口中得到他们还有救的好消息。

    然而,久久,明中信闭目不语。

    随着明中信的不语,几位百姓心怀忐忑,一方面抵御中毒给他们带来的惊惧,一方面却又担忧从明中信口中获知他们没救了这个噩耗。

    终于,明中信睁眼了。

    一瞬间,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齐聚于他的身上,眼神中有担忧,有恐慌,有希冀,有焦虑,同时也有着忐忑不安。但同样的,也有信任,就是所有的在场学员们,信心满满地望着明中信,在他们心中,明教习无所不能,即便百姓们再行中毒,也绝不是之前教习误诊,只能是这些百姓重新中毒,或者感染了瘟疫。毕竟,此处乃是灾区,瘟疫爆发简直不要太轻松了!

    而明义却是满面焦虑地望着明中信,继而看看周围的百姓,深怕其中再有人中毒,或者染疫。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未曾影响到明中信,有的,只是淡定、思索,不为外物所动。

    终于,他动了,首先开口道,“明兴,扶住这位百姓!”

    赵明兴依言而行。

    明中信稍稍眯一下眼,不紧不慢地从袖中取出银针、灯烛,消毒,解衣。

    不知为何,见到明中信如此缓慢的行动,大家的心绪居然恢复了平静,不再那般的焦躁与担忧。

    明中信缓缓将银针扎于百姓身上,随即停留半晌,再继续下一个动作,如此这般,这一次的诊疗过程居然是如此的缓慢。

    转眼间,小半个时辰过去了!

    突然,明中信手掌频繁地拍击着百姓的后背,刚开始虽然快速,但却也有一定的节奏,随着时间的推移,掌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人们只听得一阵啪啪啪之声响过,掌影都成了重影。

    百姓们吃惊地望着明中信,此番除疫明师爷居然如此费力,这是中了何种毒素啊?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心安,明师爷既然如此医治,显然,是有针对性的!也就是说,这种疫病明师爷能治!于是,紧接着,大家居然心头一松,不再担忧了!

    就在此时,突然,明中信狠狠拍击了一下被医治的百姓的后背,哇一声,那位百姓瞬间呕吐起来。

    大家不知名地心头一松,治好了!三个字在他们心头响起!与此同时,他们面上浮现出了笑容。

    然而,当他们将目光投向那位百姓的呕吐物上之时,一个个瞬间心潮翻涌,胃肠一阵蠕动,一声声干呕响起来。

    百余位百姓齐齐呕吐,这场面还真心是壮观啊!

    然而,此时此地,却是没有几位有心情欣赏这个场景!

    明义强忍着呕吐之感,心头放下了一块心病,看来,明师爷有办法了!

    此时,明中信冲赵明兴使个眼色,让他扶着百姓走到一旁,他却是不再理会百姓,也不再治疗那些中毒的百姓,反而拿着一根银针探向呕吐之物。

    嚯,好大的白虫啊!银针之上,一条条白虫被串成串,明中信将眼睛凑到跟前,细细观瞧,若有所思,半晌不语。

    “明兴啊,将那些粮食取过一袋!”明中信将银针扔进呕吐物中,吩咐道。

    赵明兴愕然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迅速向一旁奔去,须臾,背过一袋粮食。

    明中信探手伸进袋中,缓缓搅动,将手伸出来。

    嚯,他将手展开,却只见几条白虫呈现于眼前。

    一瞬间,明中信面上浮现出一丝笑容,随着这丝笑容呈现人前,一些聪明的百姓心中恍然,看来,明师爷找到了罪魁祸首啊!

    “明兴,将所有粮食封存,啊,不!”明中信皱眉吩咐一声,然而,瞬间却将自己的吩咐推翻,“将粮食全部搬出来,来,烧掉!”

    啊!赵明兴愣了一下,随后,听令而行。

    然而,旁边的百姓们却是不让了,纷纷鼓燥道,“不行啊,这是咱们今后的口粮啊!”

    更有甚者,一些百姓纷纷上前,将那暗室拦住,不让赵明兴施行。

    赵明兴无奈地看着百姓,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这可如何是好啊!

    不由得,他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教习,您看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