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变数再生-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二十章 变数再生

    暗室之前,百姓们坚定地立于之前,密不透风,面色赤红地望着赵明兴,大有一副如果赵明兴施行明中信的命令就会与之拼命的架势。

    赵明兴无奈一笑,他心中明白,这些百姓辛辛苦苦将这些粮食挖出来,在这饥寒交迫的时候,他们将那些粮食视若生命,本指望通过这些粮食渡过最难熬的时候,未曾想,明中信居然下令要将其销毁,岂能淡定地眼睁睁地看着将其销毁,故此,才如此激动。

    这份心情,他自是无比理解,然而,教习的命令却是无法违背。

    因而,他也只能无奈地回头望向明中信,虽然他心中想要坚定地执行命令,但终究无法对这些百姓施以强制手段,唯有望向明中信,希望他为这种做法做出解释。

    明义站于一旁,望着这一幕,听到明中信的命令,他也无法理解,为何明中信会下如此荒唐的命令,这些可都是救命之粮啊!难道?他心中虽有猜测,但却也没出面,只是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同样希望他给个明确解释。

    这些情形,明中信自是看在眼中,大家的心情他也理解,然而,那个原因却是无法喧之于口。

    他只能心中轻叹,唉,说出真相实在是怕大家惊慌,发生不必要的骚动,更甚者会在绝望之下发生暴乱,但不说,大家却又不会理解,真心两难啊!

    明中信缓缓站起身形,向百姓们走去。

    来到近前,他环视大家一周,举起手中的银针,“诸位乡亲父老,看到这是什么了吗?这就是疫病的根源,而这根源,来自于这些粮食,这几位百姓就是服食了粮食,才被感染了疫病,这些白虫就是证据!”

    这些话震得大家心头大震,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白虫,这就是疫病的根源?

    “故此,这些粮食根本不能留存,甚至都无法经过处理食用,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将其销毁,灭掉这疫病根源。否则,如果被人偷偷食用,只怕疫病就得传播开来,到时宜良城可就真的完了!”明中信无奈一笑,继续解释道。

    凭借之前的所作所为,百姓们自然是无比相信他的解释,然而,他们却转头将不舍的目光投向暗室,确切地说是投向了那些粮食,毕竟那些粮食是咱们的命啊!如此销毁,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大家不用这般不舍,我保证,今日之后,城内粮食绝不会断!只会源源不断地供应大家!”明中信目光炯炯地望着百姓们,立下诺言。

    啊!百姓们一个个惊喜地望着明中信,要说别人做出保证,他们绝对会有所怀疑,但是明中信之前对赈灾防疫之事如此尽心竭力,他是绝不会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撒谎的,毕竟,这事关几万人的生死。

    按说,宜良城中余震不断,房屋倒塌,大家根本无立锥之地,如此惨状,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宜良,另谋生路。

    然而,大家却为何没有想办法离开宜良呢?一则,是因为发生了瘟疫,别处如果发现他们染疫,只会将他们烧死清除疫源。而明中信在此地却能够不嫌弃他们,还为他们解除疫病,百姓们自是要留在此处,让他为大家除疫;二则,如今的云南行省情势可是极其严竣的,虽然明中信他们封锁消息,不让云南行省各地动乱的消息告诉大家,然而,那些乡绅富户自有途径从中知晓,免不了就有一两家不慎将这消息走漏出来,令百姓们隐约间有所了解,如果此时出宜良城,说不准,连宜良地界都没走出去,就会被匪军抓壮丁或者被杀害。这两者,就是百姓们没有要求离宜良城而去的主要原因!

    外面情势如此严竣,大家哪个傻了才去找死!留在此地不仅有钦差大人带沐家军保护他们,还有明中信为他们除疫,故此,大家才安心留在宜良!

    更何况,如今竞然还能够保证大家有足够的粮食,不至于断粮,既能够安全的在此休养生息,又能够远离战乱,他们心中自是无比满足,也就不再坚持不让毁粮!

    当然,百姓当中还是有人对他的保证表示怀疑,毕竟,明中信的话说得有些大了,这可是几万人的口粮啊!他如何能够保证供应,这不开玩笑嘛!然而,他们却也没蠢到当面质疑明中信的程度,乱世用重典,如果他们此时揭穿明中信,只怕会被扣上扰乱军心的帽子,进而被一刀两断,去见阎王,故此,他们只是沉吟不语,目光闪烁地望着明中信。

    这些,明中信神识在手,自是心中了然,但他要求的只是大部分人同意不闹事即可,至于其他人,到自己兑现诺言之时,自会消除疑虑!不足为虑!

    明中信举手示意,百姓们听话地让开了道路,任由赵明兴带领学员们进入暗室,实施毁粮计划。

    赵明兴一番布置,随着他们的出现,一阵烟雾从暗室之中喷涌而出。

    须臾之后,浓烟滚滚,从暗室之中涌出,随之,一阵粮食烤熟的香味传来。

    百姓们闻着香味,看着浓烟,面上浮现出深深的痛惜之色。

    此时的明中信却是不再管这些,他迈步回到那几位躺卧在地的百姓面前,继续从事驱毒除疫的艰巨工作。

    此番驱毒除疫可不比之前,毕竟,此番是再度感染中毒,比之前可要复杂了不只数倍,明中信得全副精神投入其中,不敢有任何杂念,他那严肃的表情及额头那渗出的汗滞表明了此番驱毒除疫的艰难程度。

    众百姓皆望着那暗室唏嘘不已,痛惜不已。

    而赵明兴却在完成销毁任务的第一时间就回归到了明中信跟前,如同门神般护卫于他。

    明义自是在旁安抚百姓,同时防止有百姓心中难忍,上前争抢粮食。

    就在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的时候,突然,百姓中一阵骚乱,惊呼之声传来。

    明义瞪大双目一脸吃惊地望着百姓,却原来,百姓中突然有些人双手扼喉,面色发青,作难以呼吸状倒于地上。

    一瞬间,周围的百姓惊恐万状地迅速逃离他周围,深怕感染上这“瘟疫”。

    然而,在他们当中,却不时出现这般症状之人,倒地不起。

    这下,可没地方躲了,一时间,一个个惊恐地望着周围的乡亲父老,戒备着,远离他。更有甚者,居然向外逃去。

    明义回过神来,不由自主地看了明中信所在的方向,然而,此时的明中信哪有时间关注他们,只是一心为百姓驱毒除疫。

    明义神情一怔,随即轻叹一声,唉,自己还是之前的明义吗?居然在灾难发生的第一时间望向明中信,却不想自己解决,看来,这段时间受其影响日甚啊!不行,必须找回之前英勇果断的自己。

    “围住,不得让他们走了一人!”明义冲学员们吩咐道。

    好在,学员们虽然对百姓突然骚乱有些措手不及,但他们却心思坚定,没有惊慌失措,听得明义命令,更是心中大定,疾步上前如言而行,分出人手急追那些逃走,余者尽数围成一个大圈,将百姓限定于圈内。

    当然,这是指那些没有症状的百姓。

    至于有症状的百姓,却被留在了原地。

    虽然,情势得到控制,但是,发作百姓却是越来越多,并未得到控制。

    无奈,明义只好下令,让学员们将这些发作的百姓抬到一旁,远离正常的百姓们。

    望着越来越多倒下的乡亲父老,百姓们面上惊惧之色越来越浓,这究竟是什么疫病,居然如此厉害?难道,宜良城真的要成为死城了?一些心态悲观的百姓居然面色发青,双目发直,如果有外力诱导,只怕他们立刻就会崩溃吧!

    明义望着这般情形,知晓如果再这样下去,只怕百姓们压抑的平静就会到了临界点,到时暴了,那可就难以收拾了!

    终究,无法忍住,再次望向了明中信,如今这般态势,也只能寄希望于明中信了!

    就在此时,突然,传来一阵马匹急奔之声。

    明义猛皱眉头,听这般急促的马蹄之声,难道又有情状?他心中大叫,千万不要再有事了,否则,这宜良城只怕真的要乱了!

    然而,事情岂能由他心意,得得之声响起,一匹马进入了大家的视线。

    从百姓如同惊弓之鸟,一脸惊恐地望向奔来的马匹。

    明义强作镇定,迈步迎了上去。

    “有何喜事?”明义轻松地喝问道。

    正满头大汗,急赤白脸的学员在马上一愣,再看看挤眉弄眼的明义,心下有些明悟。

    再抬眼看看那些倒地、被围的百姓,面上闪现一丝明悟。

    他翻身下马,“禀明义将军,钦差大人希望能够进城,与宜良百姓共同进退!”

    这一声,如同炸雷般响起,正在骚动的百姓瞬间如中箭矢,静立于当场。

    “真的?”明义的声音中充满了惊喜,如果细听,只怕会觉得这明义的声音太过于浮夸了。

    然而,此时百姓们被这个消息惊呆了,哪里有心思去揣摩明义的声音。

    “千真万确!”学员斩钉截铁回道。

    然而,在百姓们看不到的方向,学员扬手将一件物事扔给了明义。

    “好,待我与明师爷商量后再予回话!”明义微微点头,应了一声。

    学员立起身形,望向正在为百姓驱毒的明中信。

    明义却是暗暗将手中的物事展开,嚯,却是一张纸条,定睛望去,他面色大变,全身颤栗一下,惊骇地看向学员。

    学员却是面色如常,定睛望着他。

    明义面色苍白,微微闭闭眼,缓和一下情绪,强撑着恢复了笑容,一手紧握将那物事狠狠攥着,转身缓缓迈步走向了明中信。

    来到近前,待要开口,明中信却猛然睁开了双眼,直直望向他。

    明义背对着百姓,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展现,微一拱手,将手一展,展示一下,“明师爷,钦差大人要求进城,与百姓共同进退!不知你意下如何?”

    明中信稍稍一愣,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物事,同时面色一震,眼睛微一眯封,“哦”了一声,不再言语,转头看向被他治疗的百姓,和颜悦色道,“这位大哥,疫病去除,你呆会儿多喝些水,自不会有大的问题!”

    瘦骨嶙峋的汉子感激地强自翻身拜倒于地,梆梆,磕了两个响头。

    明中信笑着将他扶起,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向那些还站立无恙的百姓们走去。

    来到近前,明中信缓缓道,“诸位乡亲父老,如果你们信得过中信,还请稍安勿躁,一切都会解决的!不用担心!”

    明中信有力的话令大家的骚动停滞,静静望着明中信。

    “钦差大人马上就进城了,要与咱们共同进退,我还得前去安排一下,至于那些发病的百姓,我自有安排,无须担心,你们也只需要服食此药,短时间内绝不会有事。还请稍待,我去去就回!”

    说完,转头赵明兴就是一阵吩咐,随后,一拉明义,向南城门处走去。

    啊!明义担忧地转头看看那些愣在当场的百姓,心中暗叫,明师爷如此做法,百姓听得进去吗?

    然而,令他吃惊的是,百姓们居然缓缓坐于地上,不再骚动,只是将痛惜恐惧的目光投向那些发作的百姓。

    赵明兴冲旁边的学员吩咐一声,一只桶被取过来,赵明兴将一物扔进水中,搅拌一下,向百姓分发喝水。

    百姓们见到这一幕,面上浮现出了喜色,毕竟,之前明中信已经向他们验证了这些药的功效,此番一定是明师爷的手笔。瞬间,百姓们喜上眉梢,不再忧虑。

    当然,赵明兴先是向那些发作的百姓分发,这倒是没有引起大的骚动,有的,也只是渴望的希冀的目光。

    看到此处,明义已经被明中信拉着转过了街角。

    明中信急步停下,转头望着明义,“你说,是让沐家军保护钦差大人走,还是让他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