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城东厮杀-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二十五章 城东厮杀

    军士们一片欢呼,贼人旗帜倒了,显然出现了援兵,一时间士气大振。

    偏将却是没有那么乐观,只是满眼的疑惑,谨慎小心地细细观瞧。

    而城下的贼人显然没有看到这一幕,仍旧催促着百姓向城门而来。

    于是,战场上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前方战场上,一片惨叫之声,后方却是一阵骚乱,阵形有些混乱。

    一阵铜锣之声响起。

    咦,贼人退兵了!

    而城下的百姓听到贼人们驱赶向后的消息后,如获大释,狂奔向后。冲得贼人阵形大乱。

    在偏将眼中,看到,锣声响起之时,几股贼人正在赶往大旗倒下的地点。

    瞬间,他眼神发亮,好时机啊!此时出战冲阵,只怕即便不得大胜,也能出出这口被围的恶气。

    然而,想及的沐将军的死守命令,眼中闪过一丝遗憾,“城在人在,城亡人亡!”不由得犹疑起来。

    “报!”就在此时,一阵马蹄急驰之声,突然出现一个声音。

    偏将眼前一亮,望向声音来处。

    却只见嗖一声,一支利箭射上城头。

    啊!偏将一惊,然而箭矢射中城头柱石,啪一声掉落地上。

    “沐将军令,请郭将军接令!”来者大叫。

    一位军士取过利箭,递与郭偏将。

    郭偏将利箭上的纸信展开一看,眼中闪过一丝喜悦,厉喝一声,“集合!上马!”

    令出如山,瞬间,人喊马嘶,沐家铁骑于城头之下整装待发。

    “出城,杀敌!”郭偏将大吼一声。

    “杀!”军士们齐声断喝。

    城门洞开,一支铁骑冲出城去。

    贼人阵中一见城门洞开,瞬间反应过来,厉喝连连,以作应对。

    瞬间,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严阵以待。

    当然,百姓们又被他们推到了前方,作第一道防线。

    百姓们也发现了沐家铁骑冲阵,惊恐万状,纷纷向两旁躲避。

    贼人们鞭影重重,抽打着百姓,挥动屠刀,砍杀逃避的百姓,一时间,惨叫之声,厉喝之声,怒骂之声,接连响起,更有甚者,有百姓奋起反抗,以肩上沙袋砸向贼人,继而冲向贼人,与贼人搏命。

    贼人们惊怒交加,他们未曾想平时温顺的百姓居然敢反抗,一时间,居然未曾反应过来,接连被百姓群殴。

    后面的贼人冲上前去,想要镇压暴动的百姓。然而,前面却有同僚阻挡。

    一时间,贼人阵中乱作一团。

    郭偏将大喜过望,催动马匹,口中断喝,“杀贼寇,救百姓!”

    “杀贼寇!”

    “救百姓!”

    军士们士气大振,齐声应和,眼中冒着凶残的火焰,冲向敌阵。

    就在此时,突然,贼人身后一阵号角之声传来。

    郭偏将面上大喜过望,断喝道,“兄弟们,沐将军大胜,来援助咱们了!”

    瞬间,军士们眼中如同冒出火焰一般,杀气盈天,士气高昂,急急催动座下马匹。

    瞬间,沐家铁骑气势如虹,冲入了敌阵当中。

    一时间,血浪翻滚,人头飞窜。

    贼人后方,却是人人面色凝重,眼望着眼前倒地的死尸。

    “怎么了?”

    一时间,周围所有的贼人将目光投向声音来处。

    却原来,那几股贼人终于来到了旗倒之处,为首之人断喝询问。

    大家面前,一个枣红色脸庞的壮汉满面肃然地望着他们,眼中喷射出阴狠之色。

    瞬间,大家齐齐打个冷颤,惊慌的情绪得以缓解。

    “梅尊者身死!”

    “什么?”枣红色脸庞壮汉大惊,环顾四周,刚才他只顾训斥这些不顾手尾的家伙,现在他才发现大旗倒地之处居然有一具尸体。

    不是别人,正是此行特使大人钦定的宜良城东门主事之人梅尊者。

    一时间,他居然也有些感觉棘手。

    “凶手何人?”枣红色脸庞壮汉紧锁眉头问道。

    这下,贼人们面面相觑,无法回答。

    “怎么,梅尊者身死,居然没有人知晓凶手是何人?”枣红色脸庞壮汉气急败坏地厉喝道。

    这下,贼人们尽数低头不语。

    不是他们不说,实在是不知如何向人解释啊!

    总不能说,他们根本就未发现梅尊者身死,只是听到噗嗵一声,梅尊者就栽倒在地,而大旗也随之断为两截,更甚者,大旗无风自燃,毁于当场。

    正因为现场无比诡异,他们才惊慌失措,未敢翻动现场,只是环视警戒,静待首领们前来。

    此时首领们来了,他们却踌躇不已,不敢立刻道出真相。

    “说!梅尊者如何身死的?”枣红色脸庞身后一人,冲上前来,抓住一名贼人衣襟,双目赤红,恶狠狠问道。

    啊!贼人双眼白翻,双腿乱蹬,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

    “梅二,放手,你要将他勒死了!”枣红色脸庞壮汉皱眉道。

    哼!梅二一把将贼人扔在地上,恶狠狠盯着他。

    “行了,咱们”就在他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光闪过。

    贼人们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是呆呆地看向天空中的飞舞的物事,那是什么?

    噗!一血光冲天而起。

    啊!梅二惊叫一声,最先反应过来。

    望向空中的物事,他眼中惊骇之色,难以掩藏。

    皆因为,他发现,那件空中的物事,正是枣红色脸庞壮汉的头颅。

    一颗大好的头颅,在不知不觉间飞上了半空,那这究竟是何人所为?

    梅二双目电闪,环视周围的贼人,目光炯炯,绝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动静与表情。与此同时,他的目光之中居然射出一缕喜悦之情,随即双眼放射出杀戮血光。

    此时的贼人们惊惧地望向周围,打颤不已,此时,他们就连身边的兄弟也不敢相信,全神戒备着,仿佛身边就有那暗中的杀手。

    毕竟,那道白光可是凭空发出,显然,乃是周围人所为,现在,任何人都有可能是那暗藏的杀手。具体是谁?那可说不准啊!也许,就是身边同铺而卧的兄弟也说不定!

    就这样,贼人们面现惊容,相互防备着,缓缓后退着,想要远离此处是非之地。

    梅二环视一圈,眼中精芒电闪,对每一位贼人都从头到脚打量个遍,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发现,就连那道白光,也是一闪即逝,毫无半点痕迹,那暗中的杀手手脚干净利落,居然无一丝破绽被他寻到。不由得,他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紧随而来的是一片凶光,以及一片血色光芒从他眼中闪过。

    “梅兄,稍安勿躁!沐家军已经赶到,在咱们背后袭扰冲杀,城内铁骑出城呼应,两相配合,情势相当不妙。当务之急,是稳住阵脚,先行退去,否则,被沐家军前后攻击,形成夹击之势,只怕咱们这次就危险了!”旁边一位壮汉看着他的眼神,心惊不已,急步来到梅二耳边低语。

    “不,我不能任由我大哥白死!”梅二咬牙切齿地望着周围的贼人们,目光中寒意凛然,疯狂至极。

    周围的贼人不自觉缩缩脖子,心中发寒,但却不敢流露出丝毫不服埋怨,毕竟,如果此时触怒梅二,只怕身首异处都无处说理去!

    他们深切明白,梅二与那梅尊者的兄弟情深,此番梅尊者身死,梅二未当场发狂都算不错的了,想让他不追究,难啰!

    贼人们心中寒颤不已,只能将希望寄托于那位壮汉身上。

    “梅行者,不要忘了,特使对你的期望!”壮汉厉声喝道。

    特使?梅二一听心中就是一惊,转头恶狠狠望向壮汉,冷然道,“你拿特使压我?”

    壮汉苦笑一声,“别忘了,咱们的目的!”

    梅二一听,眼中闪过一丝惊骇,对啊,目的!

    霎那间,疯狂的情绪得到了压制,梅二眼中恢复清明,痛惜地望向梅尊者的尸体。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壮汉眼中闪过一丝欣慰,拍拍梅二的肩膀,劝慰道。

    梅二却是眼中寒光一闪,深深望了一眼大哥的尸体,目光一凝,转头望向西方。

    那处,一阵尘烟卷起,杀声震天。

    回头再看城门处,却只见沐家铁骑如风卷残云,兄弟们根本就无法阻挡其冲势,被一劈两半。

    再看身边身死的梅尊者与壮汉的尸体,心中一阵无力,此番事无可为了啊!

    梅二双目赤红,恶狠狠从口中喷出一声,“摆阵,退!”

    贼人们面现喜色,梅行者真是明智啊!此时退云正当其时啊!

    他们心知肚明,暗中那位杀手,虽然是针对首领们,但谁知晓最后会不会变卦,残杀咱们,现在退去,想必他不会跟来吧!到时,咱们就安全了!

    这下,大家恨不能立刻退去,然而,梅二却不会让他们如意,毕竟,如果撤退太过慌张,只怕沐家军会衔尾追杀,到时如果阵形大乱,那可就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从这看来,这梅二还没被仇恨冲昏头脑!也是,如果他是莽汉,这些贼人岂会听他的?

    一阵呼哨之声传遍战场,撤退之音!首领未死,发号施令!

    将是兵之胆,一时间,贼人们士气大振,一轮攻伐之后,杀退沐家军,随即不再恋战,反而有序地保持阵形向后退却,旁边自有贼人卫队进行掩护,刹时间,贼人们居然阵列井然,进退有矩,城中沐家铁骑再无法肆无忌惮地冲杀,反而被贼人们牵制着,进无可进,退无可退,难受至极。

    当然,这些贼人的目的是安全撤离,倒也再没有上前冲杀,这倒避免了沐家铁骑的损伤。

    郭偏将见事不可为,也缓缓收拢队伍,在外袭扰着贼人,反正不能令他们如此痛快地撤退。

    当然,这也与贼人身后的沐将军援兵有关,两相夹击,尽量避免损伤,保持有生力量,等待总攻的开始。

    一撤一进之间,不知不觉间,贼人们与沐家军铁骑保持着一种默契,缓缓后撤。

    几位贼人护卫着梅二以及几位首领缓缓后撤,双目警示地望着身周的贼人,那防贼的目光令得周围的贼人心中愤恨,但却毫无办法!

    相反,梅二眼中却不时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环视着周围的贼人们,那目光阴冷异常。

    一时间,最安静的反而是这贼人临时的指挥队伍。

    突然,又是一道白光,直奔梅二。

    然而,终究此番梅二有所准备,手中兵刃挡在了白光的前方,当啷一声,金铁交鸣,震耳欲聋。

    挡住了!一时间,护卫们心中大喜,任你这小子精似鬼,也逃不过咱们的护卫阵形。

    梅二心中也是一喜,极目望向白光来的方向。

    然而,那方向只有几位贼人,看他们满面惊骇的表情,显然并非他们。

    梅二却是毫无怜悯之心,冷然道,“杀!”

    霎时间,护卫们一拥而上,将那几位贼人剁成了肉酱。

    贼人们望着那几摊肉酱,心中不禁升起一种兔死狐悲的情绪,一丝怨气在他们眼中闪过。

    瞬间,眼中再度闪过一丝惊惧,连忙低头,深怕被梅二以及他的护卫们看到。

    梅二阴冷的目光扫视着大家,一群人根本不敢与之对视,纷纷低头。

    梅二满意地点点头。

    自有贼人护卫将那道白光呈上。

    梅二一皱眉,低头望去。

    呀!却原来,那道白光居然是一支弩箭,而且是一支只有寸许长的小弩箭。

    梅二倒吸一口凉气,不对呀!这根本就不是之前那道白光!他面色大变,眼神中闪烁出一丝惊慌。

    然而,晚了!

    就在此时,一道白光又射向了梅二!

    这次,白光射来的可不是正前方,反而是从梅二的身后而来。

    在梅二身前的贼人们见到这一幕,根本来不及惊叫。

    梅二再想躲,却是来不及了!

    寒光电闪!

    当啷一声,白光被劈掉。

    一位护卫满脸欣然地紧握钢刀喘着粗气,不错,这支弩箭被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劈掉了!

    梅二惊得出了一身冷汗,心有余悸地望着地上的弩箭,打个冷颤,如果不是这位护卫,只怕自己这条小命还真的玩完了!

    护卫们瞬间将梅二包围了个严实,警惕地望向周围。

    然而,悄无声息地,一道白光从地底直窜而上,瞬间,道道血光喷涌而出。

    梅二身边的护卫们不及躲避,被浑身淋透,一时间,所有人目光之中一片血色湛然。

    贼人们惊呆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惊骇尖叫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