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 中信冲阵-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三十章 中信冲阵

    却原来,贼人首领是看到,那援兵冲来之处,不只是隆隆之声不绝,其后树林之中居然也是尘烟滚滚,显然,是有一队精兵前来,如此军心大乱之际,再有自己受伤之身,想要指挥这场战斗,还真心不是那般容易的。好在,咱们本来接到的命令就是前往应援宜良城,此处之事无关痛痒,还是先撤吧!

    贼人首领下达了撤退之令,然而,明中信岂是如此轻易放弃的人。

    更何况此番差点就在敌阵之中败亡,虽然,真正来说,这些贼人根本无法危及他的性命,皆因,他前世那般牛的一位,岂能没有保命之法?但如果施展那些秘术,只怕短短时日内,他可就真的无法恢复神识了,故此,在如今这般凶险之时,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会自断手尾,让自己丧失最大的仪仗呢!

    但此番也是他大意,再加上神识经过这些时日连番运用,他也无法扼制地减弱了一些,自己也无法掌控,才令得他无法全神一击,让那贼人首领逃脱一命。而将自己置入一个如此凶险之地,万般无奈之下,他已经准备动用那些秘术,却未想到,就在此时居然有援兵赶到,他大喜过望,在贼人心神动摇,出现一丝缝隙之机,强提神识运用身法脱出生天。

    但在自己出来之后,贼人首领居然要撤退?岂能如你之意?

    明中信率领学员们冲杀向那贼人首领大旗飘摇之处,竟是紧追不舍。

    沿路贼人大惊失色,奋勇向前,阻挡着明中信的去路,然而,此时的明中信却是凶焰滔天,更辫运用了战阵之法,与学员们互为犄角,形成了一支利箭,插向贼人阵中。

    真可谓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了!

    刚开始,贼人们还有序地列队拼杀,阻挡明中信等人,然而,随着明中信等人凶悍无比的砍杀,残肢断臂齐飞,血雨腥风狂落,再加上耳边不时响起的轰隆之声,以及同僚之人的惨叫连连,终于,贼人们崩溃了!

    一时间,贼人们鬼哭神嚎,四散逃窜。

    这下,贼人首领的大旗更形明显,显现于明中信身前。

    “杀!”明中信目光之中闪现一丝狠意,率先拨马冲向贼人首领之处。

    学员们自无不可,毕竟,在他们看来,明教习就是一杆旗帜,指到哪,他们必然打到哪,不带一丝犹豫的。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明中信分明已经看到了贼人首领那惊骇欲绝的面容。

    然而,就在此时,贼人首领身旁冲出一队人马,齐齐迎向明中信。

    明中信眼中瞬间闪过一丝血光,这队人马一看就是悍勇之徒,每个都是一脸的彪悍,眼中血气上涌,绝对有人命在手。

    然而,时至今时今日,他已经退无可退,一狠心,奋勇向前。

    但却有一丝嘱咐穿过天空,入了赵明兴耳中,“提醒大家,此战使出血战之术,以命搏命,实在无法,可以暂避!”

    赵明兴一听,目光一凝,第一时间将明中信的嘱咐传向身后,一时间,大家如临大敌,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绝然之色。

    终究,一声长嘶,两队人马冲在一起。

    却只见明中信第一个与贼人队伍接触,却只见一缕血光冲上天空,学员们目光一凝,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之色,那道血光是明教习的?

    随之传来明中信一声长啸,“痛快,以命还血,快哉!”

    就在此时,一具头颅飞上了天空,显然,有明中信之言,那绝非他的头颅,定然是贼人之首!

    众学员心中一定,看来教习没有受到致命之伤!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学员们的士气大振,血战之术,以命搏命,心中默念当日所炼战法,冲进了人群之中。

    一时间,血光闪现,一位位学员身上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势,然而,看过去,却是贼人们伤亡比较大,不是极其惨重,一次冲杀,在明中信的带领下,虽则人人皆伤,但却取得了极其辉煌的战果。

    一队贼人居然伤亡过半。

    贼人首领望着这一幕,心惊不已,急速地歇斯底里地催促着贼人们撤退。

    明中信倒是未曾追赶,只是战马回旋,重新转向了那队残军。

    学员们凭借精湛的马术,纷纷策马紧随于他,虽则人人身上带伤,却是面泛笑容,这般以血还血,以命搏命的战法真是深得他们心啊!眼见着自己负出一缕伤痛,就将贼人们一个个斩于马下,这种感觉,不要太爽了啊!

    “如何?”明中信大喝一声,“爽吧!来,随我再来一拨!”

    大喝一声,明中信催马急速狂奔,向贼人残军奔去。

    学员们精神振奋,冲向贼人残军。

    然而,令人惊慌的是,那队贼人居然面无表情,也是策马回旋,重新向他们杀来,阵形居然未变,反而一个个眼中泛着血光,那狰狞嗜血的脸庞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赵明兴等学员一接触这些贼人的目光,不由得心中一寒,同时,也深有明悟,为何明教习直接让咱们运用血战之法,这般悍勇的贼人,绝不是一般战法能够扼制的,也唯有此法,才能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战果。

    心有定见,更是不惧,赵明兴奋力催马,奔向明中信身后,他要履行守护明教习的职责,岂能让教习自己独挡如此悍敌!

    一时间,马蹄急急,学员们纷纷催马,直奔贼人。

    一瞬间,两队人马冲撞于一起。

    这一次,毫无花巧可言,血光乍现,即如血雨,洒落半空,一种血腥之美映照于空中。

    远远望去,真如一朵血莲乍然绽放。

    然而,一声尖叫响彻云霄,“明师爷!”

    这声惨叫如刺耳魔音,令人心丧若死,如杜鹃泣血,悲痛欲绝。

    这时已经冲过敌阵的明中信听了这一声,心下为之一怔,望向声音来处。

    嚯,以他神识,虽则无法再行运用杀敌,但观察一下远处情形,却是不妨的。

    哟,这不是吴起吗?原来,刚才那股援兵是这小子啊!

    “教习!兄弟们无一阵亡!”赵明兴一脸喜悦地上前禀报。

    “哼!伤势呢?”明中信面色一肃,冷然道。

    “这?”赵明兴为之一滞,是啊,虽无阵亡,但伤势却是不轻啊!

    “快快敷药疗伤,伤重之人就地整休,余者,随我撕杀!”明中信冷然下令道。

    赵明兴一听,神情一凝,应是而去。

    也未管他们,明中信将马勒回,头冲缓缓撤退的贼人军阵,双腿一夹座下战马,冲向敌阵。

    正在传令的赵明兴一听马蹄之声,心下大惊,“兄弟们,随我杀!”

    不管不顾,一马当先,冲向贼人军阵。

    一阵阵马嘶之声,蹄声隆隆,学员们纷纷策马急奔,向贼人阵中冲去。

    赵明兴赶上了明中信,口中叫了一声,“教习!”

    “混球!”明中信却是面色难看地回身冲他呵斥一声。

    啊!赵明兴慌了,教习为何骂自己?难道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吗?

    “看看身后!”明中信轻叹一声,知晓无法阻挡,回头不再说什么。

    赵明兴依言望向身后,一瞬间,他的脸色如雪般白,“混球!”

    同样的,他也骂出了声。

    然而,他的眼睛却是微微一红,却原来,那些学员无论身受何等伤势,现在居然尽数策马跟来。

    他是明教习的学员,他自是知晓这种感情,只因不舍得自己的教习兄弟在战场之上冲杀,自己却在旁边观战,那般割舍,他无法做到,这些学员们也无法做到,能做的,也只能是以身相随,生死与共。

    更远处,吴起满面激动之色,策马狂奔而来。

    刚开始,他见明中信冲出贼人阵中,心中无比欣喜,皆因此番他冒险援救明中信,实则是胆大妄为,没想到居然取得了成功,再看那些贼人退去,心中雀跃,然而,再见到明中信居然衔尾追杀,他很是无语,尤其是见到居然有一队贼人护卫冲阵阻挡,他心中极是担忧,然而,没想到明中信等人两战功成,将其护卫杀得一个不胜,虽然受了些伤,这却是应有之意,你总不能只让敌人伤亡,自己却毫发无伤吧!敌人可没那么仁慈!

    此时再见明中信又要率队冲阵,吓得他无法再置之不理,只好率队前来,以作应援,他总不能让明中信在眼前身死,如果那样,不只是钦差王守仁会将他剥皮,就连那些同僚李玉等人也会将他视为耻辱!如此压力他可承受不了!

    但抱怨几句还是可以的,他口中喃喃不已,“就知道见这明师爷没好事,还真是至理!唉,我咋这么傻,陪他干这无脑之事!我是上辈了欠你的吗?”

    口中虽然如此嘟囔,但行动可未缓慢,一阵蹄声过后,一队骑兵随在他的身后,冲向敌阵。

    却说此时,那贼人首领见明中信居然群追不舍,再看到自己的护卫队居然一个不剩地被宰杀,心下震骇不已,要知道,这队护卫可是自己精挑细选,专门从军阵之中选出的精悍之人,每人手中至少也有百十条人命,如今居然被这几十位年纪幼小的娃娃们砍杀,还真是不可思议啊!难道这些小娃娃是魔神降世?否则怎会如此勇武?他的世界观差点崩溃!

    然而,此时可不是感慨的时候,强自压下心骇之情,口中命令不断,一阵阵人马被他派到了前面阻挡明中信,借此以为他争取撤退之机。

    如意算盘打得好,但明中信脱身在外,与学员们组成战阵,却是无论如何没有贼人能够阻挡的。

    有的可能,也只是略微阻挡一下明中信等人的冲势,稍缓一下他们的进程。

    望着越来越近的明中信,贼人首领心中闪过一丝绝望,难道,今日自己真的要在此殒落吗?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马蹄之声急奔而来。

    贼人首领眼前一亮,抬眼望去,却只见一队人马风驰电掣而来,足有五百余人,而且尽数身披战甲,眨眼间,已经离咱们不远了。

    贼人道领面泛大喜之色,援兵终于来了。

    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惭愧。

    本来,自己是前来应援人家的,却未曾想,先让人家应援了,真是羞煞人了!不过,好在自己的性命终于保住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不对,如今援兵赶到,咱们岂能不干他一票,就让咱们将这股敌军围歼于此地,也好泄了咱的心头之恨。

    刚刚脱离生死之险,贼人首领心中泛起了一丝狠毒。

    “停!”一声令下,贼人们停止了撤退的步伐,不解地望向他。

    “兄弟们,咱们被这些敌军打得如此凄惨,你们就没有一丝愤恨?”贼人首领环视一眼身边的贼人,怒喝一声。

    贼人们却是面面相觑,咱这头领脑袋有些秀逗了吧?如今咱们可是才脱离死亡的阴影,您这是干吗?

    “兄弟们,随我杀回去,与援兵一同将这些敌军围歼,出了这口恶气!”

    贼人们看看身前正在撕杀的明中信等四五十人,再看看远处奔来的几十人,心中有了一丝明悟,怪不得咱头领如此说,这是看到了软杮子,好捏,再加上援兵降临,一鼓作气,还真有可能将这些敌军一举成擒。一时间,众贼人底气泛起,面泛狰狞之色。

    不由得齐声高喊一声,“杀!”

    贼人首领满意地看看贼人们,将手中兵刃向前一指,“杀!”

    然而,随着他的喊声出口,他却偷偷望向那援军来处,眼中泛出一丝喜色,却原来,此时援军居然已经近在咫尺,须臾之后就会越过他们,冲向明中信等人。

    “杀!”这下,贼人首领更加有了底气,意气风发地大喝一声。兵锋一指,一往无前,一位果断英勇的统帅跃然人前。

    然而,此时的贼人们被胜利冲错了头脑,居然无人欣赏,只是一心立功,冲向了明中信等人。

    贼人首领望着这些不解风情的属下,摇头叹息,自己这般英明神武的形象居然无人观看,真真是失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