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 钦差遇刺-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三十四章 钦差遇刺

    贼人首领望着城头咬牙切齿,这大明钦差还真是能人所不能啊!想出的招数居然如此阴损!

    这一计下来,不只是伤及了攻城兄弟们的身体,更甚者连他们的士气都一网打尽,如此招数一经施展,这次攻城可就真心没有后续可言了。俗语说的好,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今看兄弟们虽然咒骂连连,但却士气低落,又如何能够在如此惨烈的战场上再行战斗,罢了,鸣金收兵!

    见城外贼人如潮退去,城头官兵们一阵欢呼,此战,不只是在**上击退了他们,在精神上也是将其打了个体无完肤。

    王守仁与沐将军也是相视一笑,他们也未想到此计居然如此好用,贼人们的面皮如此之薄,不过退兵就好!稍作喘息之机,也算是功德一件!

    此时的他们对明中信的妖孽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没想到那家伙除了医术之外,对这战阵守城之法还如此了解,哦,不,不能说是了解,而应该说是如此怪异的解读令他们刮目相看啊!

    再想想,这家伙对守城的其他解读,那可真说不定是些奇思妙想啊!值得探究!

    二人细细观察城外的贼人阵营,发现,贼人们居然真的是彻底地鸣金由兵了,回转军营,那些攻城器械也尽数归营,一副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的景象。

    看模样,贼人阵营像是经过此番挫折,居然不再安排攻城,显然是士气得到了极大的打击,短时间内绝不会再行攻城,现在他们想的应该是如此激发士气,再展开新一轮的攻击。

    二人心中一阵安慰,至少,这些家伙有自知之明,短时间内再行攻城绝对无法取得效果,反而是消耗兵士。咱们也可以歇息整顿一番,毕竟,咱们的人数可是人家的几分之一,可受不了如此大的消耗,否则,破城之日就近在咫尺了!

    就在二人心中松气之时,突然,一阵急切的马蹄之声传来,瞬间二人心惊不已,望向城内。

    只见几骑军士飞奔而来,却是满面的焦急。

    二人心中就是咯噔一下,又出事了!

    “报,城南出现贼人踪迹,已经被围,好似有两千余人!”

    “报,城东出现贼人踪迹,已经被围,好似有两千余人!”

    “报,城北出现贼人踪迹,已经被围,好似有两千余人!”

    连续三通战报,令二人面面相觑,这些家伙是商量好的吗?

    “贼人可已攻城?”沐将军探出头问道。

    “未曾,只是安营扎寨,好似要长驻围城的样子!”军士们纷纷回答,三面居然皆是一般无二。

    一时间,二人陷入思索,这些家伙真的准备围城?难道,二人突然心中一惊,不由得再次回身来到城垛之后,探头望向城外。

    此时的贼人的营寨之中却是灯火通明,吵杂无比,好似准备用膳,至于攻城之举,却是再无迹象。

    一时间,二人相对无语。

    “沐将军,你怎么看?”久久无语,王守仁却无法保持,毕竟,作为一位行政长官,他得拿主意啊!

    “这?”沐将军沉吟不语。

    “有何话说,但讲无妨?”王守仁微微一笑,鼓励道。

    “大人,此番四面围城,显然,各面已经尽数有了援兵,因为之前咱们退兵之后显然人数未有如此之多,故而,我想,贼人不外乎是两条目的,一则围困咱们于此孤城,二则想要围点打援,毕竟,您在此,如果云南都司、云南布政司及沐王府如果知晓您被围在此,定会派兵来援,虽然,现在已经无法派兵前来,但毕竟您的身份在此,他们不会不救!到时,这些贼人就可以将来援兵马一一歼灭,不费吹灰之力就可消灭云南有生力量!那时”沐将军沉吟片刻,终于做出了判断,但最终的判断却是不敢说出口。

    是啊!王守仁也深感忧虑,毕竟,他也是担心此事,但由于对云南局势不了解,故此才询问沐将军,以辅助自己的判断,如今沐将军的判断与他却有九成相似,难道,自己来云南错了,只是来成为云南各府平乱的累赘的?

    不,本官此来乃是为的拯救宜良黎民百姓,岂能自我否定!王守仁目光坚定,道心得到再次坚定,本官要自救!区区贼寇岂能阻我儒道!

    “沐将军,你且在此守城,万不可有失!本官去查探一番!”想及此,王守仁冲沐将军拱手道。

    “末将遵命!”沐将军立身相应,他明白,此时的钦差大人乃是全城的支柱,得前去处理一应事务,绝不能呆在城头作这守城军将。

    “来人,护送钦差大!”沐将军高声喝道。

    “慢!”王守仁却是制止道,“此处人手短缺,本官孤身一人即可!”

    “这?”沐将军一阵难为。

    “末将护送钦差大人吧!”一人从旁闪出。

    二人望去,却正是那位明义将军,此时的他却是已经是短衫打扮,毕竟负责后勤,那身盔甲太过繁琐累赘。

    这次王守仁倒未曾推辞,点点头,头也不回直奔城下。

    “明义将军,拜托了!”沐将军冲明义一拱手道。

    明义抱拳笑笑,紧随王守仁而去。

    王守仁下得城头,翻身就要上马。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急蹄之声传来。

    王守仁愕然,难道还有事发生?

    上马之后,勒住缰绳静候那来人。

    “拜见钦差大人!”来人急奔而来,转过街角,抬头看到王守仁正立马持缰,不由得稍稍愕然,随即在马上拱手高喝,“明师爷让某前来应召听命!”

    “哦,严主簿啊!”王守仁反应过来,不由心中一暖,明师爷这是让这位地头蛇前来帮衬自己啊!这人选,还真心不错!他心中暗暗点头,然而,此时却不是寒喧之时,战情紧急,还是办正事要紧,随即直接开口吩咐道,“严主簿,你速速上城头,协助沐将军做好这城西的各项守城保障工作,本官另有要事!”

    吩咐罢,也不等严主簿回应,拨马便走。

    严主簿望着他的背影轻叹一声,本来还想来此辅助钦差大人,兴冲冲而来,希望弥补之前的犯错,再在钦差大人心中留些印象,未曾想却是缘见一面,又被丢下了,唉,自己真是命苦啊!然而,他却不敢违抗钦差之命,毕竟现在守城乃是第一要务,摇头叹息不敢怠慢直奔城头,去见沐将军!

    却说王守仁,离开城西,他并未奔向其他地方,而是直奔城南,毕竟,那处有明师爷,此番战情紧急,还是先行与他商量一下吧!

    “防疫重地,来人止步!”但是,未等到了城南,却只见前面用树木门板制成的岗哨却是高声喝止他的前进。

    哦!王守仁就是一愣,勒住缰绳,望向那拦路军士。

    明义喝道,“此乃钦差大人,快些让路!”

    “见过钦差大人、明义将军!”却见那军士丝毫未曾动容,只是拱手道,“明师爷有令,防疫重地,必须消毒换衣才能进入,否则,即便是钦差大人也不得入内!”

    啊!这下,明义也没话说了,人家明中信如此吩咐自有其道理,自己哪能令其破坏规矩呢,不由得将目光投向王守仁。

    王守仁笑笑,翻身下马,缓步上前,“好,还请这位军士指导一下,如何消毒着衣!”

    军士一脸严肃地回头喝道,“李队长,此处有人要进入重地!”

    话音未落,一支队伍疾步前来。

    嚯,却只见他们全副武装,身着防疫制服,手持一些****罐罐来到近前,也不答话,冲着王守仁就是一阵喷洒,连他的马匹也未例外,尽数被喷洒了一身白粉,随即二人上前架起了他就走,直奔旁边的一间帐篷。

    明义就待上前,然而,那军士却再次上前将他阻拦。

    明义虽然心中焦急,但却不敢造次,毕竟,他了解明中信,如果不是必然,绝不会如此做,只好静心等待。

    好在,时间并不久,不到一刻钟,全身防疫制服的王守仁从帐篷中出来。

    随即,又是一阵折腾,将明义也是这般处理。

    王守仁与明义对望一眼,摇头失笑,这明中信搞什么鬼!这般大的阵战,难道城中还能再有疫病!

    想及此,王守仁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惊慌,是啊,如果没有疫病,明中信岂会如此如临大敌,这般折腾。

    “快走!”王守仁面罩面具,翁声翁气叫了一声,翻身上马,直奔防疫重地深处。

    明义也是意识到了严重性,不敢再说什么,紧随而去。

    “明中信!”一声断喝打破了防疫重地的宁静。

    百姓们尽皆满面愤然地望向来人,这家伙如此不懂规矩,居然这般喊叫明师爷的大名,太过份了!

    那道道愤恨的目光却令得王守仁脊背生寒,他可没想到,这么短时间明中信居然如此得民心,不由得心中闪过一丝悔意,自己不该如此冒失啊!

    然而,他心中急啊!城外重兵围城,城内究竟发生了何事?这明中信居然如此严密地管理这防疫之地,内外交困,这是要将他逼死的节奏啊!他岂能心中不急!

    “明中信!”又一声断喝响起,王守仁此时也不管不顾了,只要能够了解详情,即便被百姓心中咒骂也罢!

    “大人!”却见一位魁梧的男子直奔面前,躬身为礼。

    “你是-----明兴?”王守仁依希有些印象,却不敢相认,毕竟这小子变化太大了,此时的他,身材魁梧,而且满面紧毅,这根本就是一位久经沙场的战士啊!

    “正是小子!”赵明兴笑笑,“我家教习正在为百姓诊病,未能出迎,还请大人莫怪!”

    “哦!”王守仁面色一红,人家明中信还在为自己做事,哦不,在为百姓做事,自己地邓哪些大呼小叫,真是不成体统啊!但他又心急了解情况真相,只好一拉赵明兴,躲向一旁,“明兴,告诉我,究竟发生何事,居然如此慎重?”

    “这?”赵明兴一脸为难,吱吱唔唔,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人!”正在此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几人转头望去,哦,却只见云老爷、严秀才竟先前来,正立于身后,躬身为礼。

    “哦,你们也回来了,身体可还好?”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毕竟,之前见过,他也知晓,正是这二位的信息才能够令得明中信及时掌握宜良城中情形,不至于措手不及,被那王书吏算计,也算是为朝廷立了一功吧!更兼这两位随队出征,收罗百姓,避免了毒素在云南境内传播的大难,实乃是有功之臣啊!

    “托大人宏福,身体康健!”二人眼中闪过一丝感激。

    王守仁张嘴就待继续,就在此时,突然,一道寒光闪过,啊!

    赵明兴反应敏捷,伸手抓向那道寒光,然而,岂是徒手能够抓住的,一阵皮焦肉香传来。

    噗!啊!

    王守仁惨叫一声,躲闪不及,一道血光喷射而出。

    “何方妖孽?”明义大吃一惊,面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飞身扑出,向那寒光来临之地扑去。

    众人大惊,纷纷围住一头栽倒的王守仁。

    而赵明兴却是暗咬银牙,伸手抽出腰间钢刀,一道寒光闪过,一节衣袖飘起,赵明兴将之裹于手上,双手执手,护于王守仁身前,目光炯炯望向周围,以防再有贼人行刺。

    “杀死狗官!”一声断喝响起,一道道身影从帐篷中冲出,扑向王守仁所在之处。

    “杀!”赵明兴一声断喝,左挡右突,令贼人们无法靠近。

    然而,贼人们却是奋不顾身,任由赵明兴将钢刀砍向他们的身体,不管不顾地拼力扳动手中机关,一道道寒光射向被云老爷与严秀才围住的王守仁。

    这些人居然是死士!

    赵明兴虽然左挡右支,却是无法尽数将这些寒光挡下,依旧有遗漏寒光射向王守仁等!

    啊!啊!云老爷与严秀才中箭倒地,惨叫连连,再无法护住王守仁。

    王守仁的身影再次显现人前,却是倒地不起,身死不知。

    噗噗噗,相继有箭矢射中了王守仁。

    中箭的王守仁的身体抽搐不已。

    赵明兴目眦欲裂,和身扑向王守仁身上。

    噗噗噗,几支避无可避的箭矢射在了赵明兴身上,就差一点,就要再次射中王守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