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 局势变迁-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三十五章 局势变迁

    “大人!”明义疾声怒吼,愤怒如狂,手中兵刃狂挥,力斩奸细无数,冲向王守仁倒身之处。

    赵明兴反手挥刃,斩向冲上前来的贼人,挺身而立,如一道雄关,力保王守仁不会再被伤害。

    然而,王守仁身上却是插着几支箭矢,一动不动,不明死活。

    学员们疾奔而来,军士们也是围拢过来,一时间,官方各人愤怒无比,对这些奸细恨之入骨。

    谁也未曾想到,奸细居然如此胆大妄为,混迹于宜良百姓当中刺杀钦差大人。

    故而所有人此时尽皆震惊无比,但现在不是查探之时,最紧要的是尽速将这些奸细拿下,一时间,喊杀之声不绝于耳。

    奸细们居然奋死拼杀,想要杀到王守仁近前,再行砍杀。

    然而,如此多的官军岂能让他们如意,更何况还有明义与赵明兴以及学员们在,渐渐地王守仁跟前围拢了越来越多的军士,学员们却是并不让开,紧紧围拢于王守仁周围护卫着他,不敢让军士们近前。

    毕竟,谁也没想到百姓中居然隐藏了如此多的奸细,那些军士们难道就没问题了?赵明兴指挥着学员们防备着任何一位陌生人,不能再让钦差大人再受到伤害了!

    很快,随着军士们越聚越多,奸细们绝望了,奋力搏杀,却又冲不到王守仁面前。

    “加把劲,将他们拿下!”明义高声怒喝。

    然而,就在此时,突然,所有的奸细们牙关一咬,瞬间口角流血,栽倒在地,无一例外。

    瞬间,所有的军士们丧失了目标,尽数为之愕然。

    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些奸细居然如此绝决,如此狠辣!一言不合就殒命当前。

    “来,我看看!”吴御医急冲冲冲到了近前,就要拨开赵明兴,为钦差大人诊治。

    然而,赵明兴却是毫不相让。

    “快让开,让我为钦差大人治伤!”吴御医急得跳脚。

    “任何人等,现在都不能接触钦差大人。”赵明兴望着吴御医,斩钉截铁地森然道。

    “这?”吴御医看看满面严肃的赵明兴,为之哑然。

    “不错!”明义也是一脸肃然,环视周围,如鹰眼一般,探究的目光射向每一位靠近的军士百姓,深怕再有人行刺杀之事。

    吴御医望着这倔强的二人,急得跳脚,然而,人家不让自己也没办法啊!

    “明师爷来了,明师爷来了!”一阵低喝之声传来。

    瞬间,大家精神一振,不错,明师爷来了,就定然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一时间,大家将目光投向疾步走来的明中信。

    却只见他满脸疲惫,却是一脸的从容,只不过疾行的步履暴露了他急切的心情。

    “中信!”

    “教习!”

    明义与赵明兴满面惭然之色,低头行礼。

    “哼!”明中信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冷哼一声,走向圈中。

    二人心中惭愧,垂头不语,只是在明中信进入圈中之后,立刻封闭了通道,环视众人,鹰眼狼顾,将明中信与王守仁阻断于人眼之前。

    一时间,明义与赵明兴身后成为众人目光所注之地。

    须臾之后,明中信面沉似水地走出圈子,低声吩咐一声,“将钦差大人抬着,走!”

    说完,头也不回地迈步走去。

    明义、赵明兴自是应诺,吩咐学员们去找担架。

    一阵忙活之后,王守仁被他们移到了帐篷之中。

    “你们出去吧!待我为钦差大人疗伤!”明中信看着拥进来的吴起、李兵、邵绩、吴御医等人,皱眉道。

    “中信,钦差大人如何了?”吴起性子急,如同未听到明中信的吩咐般,急切问道。

    与此同时,大家将目光投向明中信,希望从他口中获知王守仁具体的伤势,是否严重?是否有救?

    “废话,我还未与钦差大人诊断,如何得知他的伤势如何?”明中信沉声道。

    这一句却是令众人失望无比,毕竟,他在他们眼中,明中信无所不能,即便他们知晓,明中信也不是神仙,王守仁的伤势如何,必须经过详细的诊断才能下结论,然而,他们就是相信明中信,如今明中信居然也说没把握,他们可就真心没把握了!

    钦差大人的伤势究竟要不要紧,是否危及生命,这下,谁也不敢断定了!

    本来,在他们心中,明中信的医术在他们当中寇绝群伦,但现在连明中信都无法做出准确判断,他们自然心中无底,更形忐忑。

    尤其是吴御医,他可从未见过明中信居然如此的没把握,这就显示了,钦差大人王守仁现在所受伤势绝对超出了明中信的治疗范围,也就是说,明中信也没把握能够治好,那么,这就表示,王守仁的伤势治无可治,或者换个说法,根本就是没办法治疗了!

    这个结论,令吴御医心惊不已,当然,他也没放弃,毕竟,他没有亲眼相见。

    然而,明中信会让他见吗?他深表怀疑,而事实上,明中信还真没有让他诊治,而只是自己诊治之后,立刻吩咐军士们,不,学员们紧紧围绕着帐篷,做出了严密的保护,不让任何人接触钦差大人。包括吴御医等南京来的太医们,这就令得他们万分奇怪了!虽然,吴御医相信,如果明中信无法治好钦差大人,自己出手也是徒劳,但是,这般连个机会都不给,他真心没法接受。

    然而,现在的宜良城乃是军管时期,自己仅只是一个御医,或者说是大夫而已,又能做什么呢?只能听从吩咐,做份内之事!

    于是,明中信直接下令,宜良城各路军队首领,各位百姓首领尽数聚拢,来到了防疫重地的帐篷之中,听候明中信对钦差大人的诊断,以备后续各项安全防范措施。

    就连沐将军及各城头偏将副将尽数到场,毕竟,钦差王守仁的安危注定了宜良城的守备方略,相形之下,城头的得失却是又轻了许多,故此,所有宜良城钭领尽数到位,听候明中信的安排,或者应该说是王守仁的安排。

    于是,云南史上有名的宜良之盟在这诡异的氛围内召开了。当然,对于老百姓而言,这宜良之盟一直都是奇怪而神秘的,但却对云南的整体局势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这是勿庸置疑的!

    宜良之盟的内容,成为了云南史上最最不可思议,也是最最神秘的盟约,直至千年之后,也为学者们所研究,但却研究不出一丝一毫的内幕,有的,也只是只言片语,传言而已。

    但是,这些尽数是猜测而已,至于宜良之盟的具体内容,却是云山雾罩,令百姓学者困惑不已,一直没有什么定论,故此,这宜良之盟也成为了云南史上不可解之谜。

    当然,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明中信却是心中清楚无比,但他却终其一生,也未言明,故此,令后世学者猜测不已,却无定论。

    然而,当时的具体的情况就是,明中信以王守仁重伤为由,不让任何人觐见,唯一让大家依从的是,钦差大人王守仁那一纸圣旨印玺。

    而王守仁的最后一道命令,就是,令明中信全权代表钦差行使职责,一应事务尽数由他一言而决。

    这下,众人无话可说了!

    只因为,钦差印玺盖在了一份圣旨之上,令诸人听从明中信的吩咐,当然,事实证明,明中信真的力挽狂澜,拯救了云南的局势,甚至是南疆的局势。

    然而,当时来说,无论谁都没有想到,明中信这一介秀才居然将云南局势甚至南疆局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令大明的形势走向了一个更加不可测的方向,当然,弥勒会的发展方向也被他所扭转,走向了覆灭的道路。

    这,在此时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

    话说,明中信如今宜良所有将官,只有一个命令,那就是,拼死保卫宜良城不失,而他,是确保钦差大人的小命不至于丧失于这宜良城中。

    当然,他的其他话比放屁好不了多少,但那句,确保钦差大人的小命这句却是令大家精神振奋,也有了源动力。

    故此,从这一刻,宜良城内军士百姓万众一心,只为确保宜良不失。

    而城外的贼人们也发现,在他们确认,钦差王守仁身受重伤,却无性命之忧之后,宜良城内的战斗力可谓爆表,没任何一个人能够攻破宜良城,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他们。

    但是,从头到尾,他们的目的就已经被认定,故此,他们不以物喜不以已悲,有的,也仅是上司的命令。

    故此,宜良城自今日起,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没有一只鸟能够突出重围。但却也不再攻城,只是围城,这个目标居然获得了一个诡异的平衡,双方居然默认了。

    一直到云南之役完结,也再未消发生冲突,当然,最终令弥勒会后悔的也是这一点,最令云南军民庆幸的也是这点!

    这,一切都是后话!

    但是,当时宜良城内决定一切的首领是明中信,这是勿庸置颖的,当然,这也是宜良城内各界的一致共识。

    这一决定,或者说是局势,第一时间就被城内的奸细送出了城。

    贼人们一阵大喜,随之就是一阵庆祝,但这个消息却是被封锁在了贼人阵中,却未进入宜良城中。

    而明中信却是未将此放在眼中,他唯一放在眼中的,就是宜良城的防务,而且他将防务放在了第一位,不只是米田国共防守,就连尿液也被他辅以战略武器,第一时间被运上了各个城头,随时准备射向城外。

    在明中信的理念中,他认为,只要守住宜良城,这一切都值得,至于城外的贼人们是否如此认为,他就不管了。

    于是,奇葩的一幕出现在了宜良城中,钦差大人倒卧床头,一病不起,但军中居然不是将军做主,反而是毫无经验的幕僚师爷做主,任何事不经他同意,就不得下发,于是,有史以来,幕僚与将军的最大矛盾诞生了。

    沐将军与明中信面红耳赤,争了个不可开焦,当然,他们争的无非是军队的专属命令,但是由于明中信有钦差大人的任命,沐将军却是斗不过他,只能偏安一隅,却无法掌握大权。

    而大权却是被幕僚明中信一手把控,这也倒至了宜良城中,军方与幕僚的长期对抗,令得宜良城内内乱不止,这却是城外贼人们所希望的。

    当然,具体当时是如何情形,而贼人们又是如何利用这种矛盾的,谁也说不清,唯一能够确认的就是,宜良城没有失守,而贼人们也一直没有获得什么实质的利益。

    但是,宜良城没有失守,却是不争的事实!

    此时,沐将军等军方代表却是没有任何办法,毕竟,虽然沐将军代表了沐家军铁骑,但是吴起、李玉、明义却是站在了明中信一方,对于邵绩,却是因保护王守仁不利,丧失了发言权,只能保持中立,再加上严主簿、云老爷、严秀才这些人对于明中信这位秀才深具好感,虽然心存疑虑,但却也偏向了明中信。

    故此,各方势力的角逐令得明中信正式登上了宜良城的这个政治舞台,一时间,宜良权柄,舍我其谁!

    最终,明中信登上了宜良城的最高权力,谁都无法动摇!

    至于钦差王守仁,因其伤势难愈,也就只能默默的当个幕后老板了!

    于是,明中信无论是政治、军事、民心尽数完爆所有人。

    这个消息,第一时间被城外的所有贼人获知知,也被第一时间传出了宜良城,传向了整个云南境内,甚至,传向了云南最高行政职能部门,云南布政使司,当然,云南都司与云南王府也第一时间获知知了这个消息。

    一时间,明中信这个名字,登上了云南行省的历史舞台,令人如雷贯耳!

    贼人大本营中,特使大人在第一时间获知此消息后,将营帐中所有东西砸了个稀马烂。

    至于云南布政使司、云南都司,包括云南沐王府,却是一片愕然,相应的,明中信的一切消息第一时间被人深究!这些,皆是弘治十二年朝堂在野所有人深究的一个代名词!

    而明中信这个名字,也是在这一年,正式进入了大明各阶层官僚的眼中!